史军

我是植物学博士史军,植物世界里隐藏了哪些“为什么”,问我吧!

有人说,植物,不就是花吗?植物,不就是个草嘛。植物,不就是木头疙瘩吗。植物,有什么意思?其实只是打开方式不对。多姿多彩的植物世界,藏着许多为什么,最早的花朵是怎么出现的?蜡梅和梅花有亲戚关系吗?柑橘家族的橙子橘子柚子是怎么出现的?吃完红心火龙果为什么嘴唇舌头都会变红?
我是植物学博士史军,“玉米实验室”创始人,前果壳阅读图书策划人,前《科学世界》杂志副主编。毕业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主要研究方向为兰科植物繁殖和保护。著有《植物学家的锅略大于银河系》《植物学家的筷子和银针》《花花草草和大树,我有问题想问你》,还是《Lonely Planet》旅行丛书的译者之一。新近主编了”少年轻科普”丛书,希望小朋友们能看到更丰富生动的科学世界。
真正让我对植物情有独钟的,是一部名为《植物私生活》的纪录片。它让我第一次深刻认识到,从发芽、开花直到结果,植物绝非人们想象的那样简单,事实上,植物“很有智慧”。关于植物世界,如果你有什么疑问,欢迎来问我!
965
百科 2018-09-05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4个回复 共87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史军 2018-09-07

首先谢谢对我们的支持。
很多家长朋友都注意到了这个轻,我想说的所谓的“轻”并不是指知识的低幼和简单,而是在深入浅出的讲解一些问题。
在很多时候,我们有一种错误的认识,就是给小朋友讲的科学知识一定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把简单的概念和问题先讲,在说困难的,我相信这些处理方法在数学、语言的教育中显然是需要的,但是,对于逻辑思考并没有这么简单的划分。
其实,问题和问题之间并没有难易的差别。举个栗子,天为什么是蓝色的,电脑为什么会计算,这两个问题,哪个简单,哪个难呢?乍看之下,肯定是天空这个更简单,很多朋友说,这不就是因为阳光吗,但不对啊,为啥不是红色的呢?有人说这跟光的颜色有关系,好那为啥蓝光出来了呢?为啥照在玻璃杯上的太阳光没有出现这种蓝色呢?等等等等,这些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
这也是我们一直以来想引导孩子学习的重要技能,那就是学会思考。去不断地重新认识世界,这个世界之上有太多看似轻飘飘的问题,有可能掌控着人类的未来。
真正的轻实际上就是举重若轻,让孩子真正有兴趣和勇气去接触科学问题,让他们对科学问题有充分的思考和自己的见解,而不是人云亦云,少年轻科普就是想摆脱传统的灌输式教育的模式。更多的是从呵护孩子好奇心,激发孩子兴趣层面来探讨很多开放式的问题。
当然了,这样做就给家长带来一些小麻烦,因为小盆友读了书之后,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希望家长朋友能多点耐心,与小朋友一起去探寻答案。虽然过程很麻烦,但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收获哦。

2018-09-05

植物会思考吗?植物有情感吗?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4

总体的感觉是:学术气氛浓厚,研究环境充实而开放。
首先,就学术氛围而言,我认为主要体现在如下两个方面:
一.日本在较早的时期就把电影作为一种学问来研究,在亚洲,日本应该是最早的。
上世纪50~60年代,来自法国的电影理论和以新浪潮为代表的最先端的电影制作手法在日本开始受容,继之,大量的相关书籍被翻译出版。与此同时,以电影为对象的研究学会和学术刊物陆续问世。比如今天依然活跃在学界的“日本映像学会”及其学术刊物《映像学》,是其代表。另一方面,在大学里还开始设立“电影学”这个专业。其研究领域包括“电影制作”和“电影理论”两大部分。迄今,日本的很多大学,比如东京大学、京都大学、早稻田大学、日本大学等都设有电影学科目。我所在的东北大学起步相对较晚,但是校方很重视,在师资配备和资料提供方面给予积极的支持。
二.学界的学术活动频繁,民间自发的相关活动活跃。
这主要表现在大学等研究机构的学术活动和与国际同行的交流方面。我们经常可以接触到一些著名的电影人和外国专家。此外,民间和地方行政团体也积极热心地举办各种研究会和学习会,比如一些个人开设的迷你电影院,会不定期地邀请电影人与观众一起举办座谈会。一些地方行政机构也不时出面,举办一些面向一般民众的,类似“电影制作和研讨夏令营”等的活动。(不过,最近中国的电影学研究,与日本相比,有一种后来者居上的趋势。可喜可贺。)
其次,就研究环境而言,我认为主要表现在如下三个方面:
一.研究资源共享带来很大便利。
全国所有的图书馆的网络系统基本实行了联网制,一键即可查到所需的资料,这为借阅查找资料的所在,提供了便利。至于映像资料,大学图书馆就不用说了,一些公立图书馆,即便学生也可自由借阅,而且不论国籍,只需提交身份证明,办完卡后就能拿到所需的映像资料。这些映像资料中,甚至包括一些战前的电影和动画片,除极个别版权之类的情况外,基本上没有什么限制。
二.日本对电影进口的限制也似乎不算严格,世界上最新的话题作品,同时在日本也很快能看到。不过,美国电影占据了很大比例。这显然受到了市场运作和现代日本人喜欢美国文化等因素的影响。
三.各级别的电影节遍布日本各地。
日本的电影节可以说呈现着百花齐放的态势。上至国际公认的东京国际电影节,下至近年来颇受世界关注的东京动画大奖节(TOKYO ANIME AWARD FESTIVAL)、大阪亚洲电影节等,既有国家级的、都市级别的电影节,也有地方市镇和街 道主办的地方级别的小型电影交流节。这些电影节都各具特色。其中值得一提的是,联合国难民组织与地方小型电影院联合举办的“难民电影节巡回展”,很有特色。我去看过几次,并成为了他们的会员。通过这些以纪录片为主的难民题材电影,可以让大家了解目前国际难民的处境,是一个比较严肃的电影节。我参加以后很受感动。至于一些地方的小型电影节,它们在担当文化宣传交流的角色的同时,还担当起振兴地区经济的任务。
总而言之,日本电影学的研究环境应该算是宽松而条件优越的。但就我个人来说,其实同时希望借助日本的研究平台,通过对日本电影史的研究,来了解中国电影。因为中日两国的电影曾经有过非常密切的交流关系,了解日本电影,其实也是在了解中国的电影。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