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剑
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我是北大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全球经济是否陷入衰退,问吧!

近两周来,美国股市经历了历史性的“三次熔断”,令全球金融市场震惊。而本就带有“基础疾病”的欧洲经济,也显现疲态。美媒据此指出,全球市场已进入了一个“没有历史、没有模型、没有估值和利润图表”的状态。
我是苏剑,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新冠疫情、油价崩盘、经济发展规律,哪个是导致全球股市暴跌的直接原因?美联储动用紧急贷款杀手锏,还会像2008年次贷危机时那样有用吗?面对全球经济的现状,世界各国是如何应对的?国内又有哪些措施?关于全球经济的现状及对策,问我吧!
12k
焦点 2020-03-18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41个回复 共47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您觉得高考政治经济体出的怎么样

苏剑 2020-03-19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58

您好,谢谢您的提问。欧美国家对于新冠疫情在开始的时候基本都没有积极地应对。按照常识来讲,是很难理解的。因为,在历史上,发生过多次规模很大 的瘟疫,中世纪的鼠疫,近现代的天花、霍乱,还有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西方的卫生防疫有很长的经验教训。特别是意大利、西班牙、法国500多年前就有专业的卫生机构,专门用来应对瘟疫,隔离检疫也是在中世纪的时候就创立了。英国比他们晚一个世纪,在16世纪初,也开始隔离检疫。他们本来有成熟的经验。意大利民众的做法,英国政府当局的表现,令人啼笑皆非。我个人觉得,这还是与他们的观念、价值观以及利益有联系。这个疫情,虽然有中国的前车之鉴,但是在危难没有到来之前,大家还是没有意识到它的严重性,这是其一。在英国、美国的朋友们因为比较了解疫情,当时也给我们传递了他们对所在国家做法的无法理解。其二,还是自由民主的观念,自由、民主这些东西在西方国家,在体制上即便已经很成熟了,也很难对它们的范围进行界定,自由民主在有时候是可能走向极端化的。西方人对自由非常热爱,但是新冠病毒与他们的自由是相反的。在不明了其危害严重时选择不戴口罩也是正常的。其三,不同政党之间存在政治利益的博弈,谁也不愿意对民众的行为过分压制而导致他们的反感,那么在未来就可能失去选票。当然还有的原因,也是非常重要的,隔离检疫是要有经济代价的,西方国家本来失业率就很高,经济再衰退,可能导致更大的社会问题,为什么现在美国连枪支都被买光了,可能民众也预见到什么,缺乏安全感。他们到现在也不愿意戴口罩,对于一些民众来讲,也部分地可以用情绪情感来解释,他们自由散漫,漫不经心,自我,猎奇,觉得那样很有意思,好玩儿,也就会那么做。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