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辛
上海师范大学教师

我从事韩国政治学研究,韩国历任总统为何不得善终,问吧!

疫情之下,韩国仍有十分之一的人走进影院,为影片《南山的部长们》买单。此片讲述了总统朴正熙刺杀事件始末,也揭露了中央情报部的一系列秘闻。实际上,不止朴正熙,从首任总统李承晚到2017年被弹劾下台的朴槿惠,韩国总统屡屡不得善终,那么他们为何难逃所谓的青瓦台魔咒?
我是上海师范大学老师李辛,毕业于韩国首尔大学政治学系,致力于韩国政治外交、中韩关系和比较政治研究。中央情报部是一个怎样的存在?韩国的历任总统缘何不得善终?这背后有哪些个人、体制与时代的因素?关于韩国总统与韩国政治生态,问我吧!
6k
焦点 2020-03-24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8个回复 共58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李辛 5天前

您好!感谢您提问!
在此,简单的说一下财阀与政治。
前面说过,某种程度上,选举是金钱的游戏。相当一部分候选人的竞选资金都来自企业的捐款,即使候选人本人没有参与这种交易,他身边的人比如秘书、辅佐官等也会参与。这种规定实际上将左翼排除在外,因为左翼较难得到大财团的支持,募捐的金额又十分有限,无法筹集到足够的资金,不能参加选举。右翼集团得到了财阀的支持,获得的社会资源多,在竞选中总是处于有利位置。即使卢武铉这样一般被认为偏左的人,在当选后也不得不对财阀集团做出妥协。
财阀与政政治人物勾结有三种方式,一是派代理人,比如财阀支持的候选人,选举取得胜利后的回报。二是通过联姻,比如前总 统卢泰愚的女儿卢素英嫁给四大财阀之一的SK集团的崔泰源。三是财阀本人从政,比如现代集团的郑梦准既是现代重工的老板,在1987年,36岁时当选为国会议员,又在2002和2012年两次挑战总 统宝座。
历任总 统中有一位总 统非常神奇,可以说是集财阀、宗教与媒体三方加持于一身,他就是李明博。李明博既做过现代建设的社长,又是DAS公司的实际所有人。他毕业于高丽大学,高丽大学和《东亚日报》属于一个财团。《东亚日报》是韩国三大报纸之一,对舆论有重要影响。此外,李明博是大型教会——所望教会的长老,他在担任首尔市长时曾说过,要把首尔市先给上帝。所以李明博是得到财阀、媒体和宗教势力支持的所谓“天选之子”。当然,后来也成为人民的“弃子”。
关于青瓦台的风水,有很多传闻,而韩国人恰好也比较相信风水。但以风水来评论政治,颇似李商隐所感叹的“不问苍生问鬼神”。

韩国的领导人为什么那么“易碎”?宗教处于什么地位?

李辛 5天前

您好!感谢您提问!
高级别官员甚至领导人及其亲属、亲信的腐败在各国都存在。韩国表现得比较极端原因有三。第一是和选举制度有关,这已经在“不得善终最重要的原因使什么”问题中作答,请您移步该题。第二是问责机制。韩国民众对腐败的容忍度非常低,因此,一旦官员和领导人被证实腐败,不仅会受到法 律惩处,也会马上受到国 民和舆 论的一致指责。第三是政治 清 算。韩国每五年进行一次总 统选举,每当政党轮替,新总 统入主青瓦台,执政党就会对在野党进行政治 清 算。其他国家和地区也有类似的情况,但韩国将上述三个原因结合在一起,这是政治人物的不幸,但又何尝不是韩国百姓的幸运呢?
佛教和基督宗教(包括新教、天主教)在韩国的势力相当。根据韩国统计厅2015年的数据,在韩国总人口4905万人中,有2155万余人表示有宗教信仰(占比约43.9%),其中佛教信徒为1058万(占比约21.6%),基督宗教即新教和天主教徒分别为844万、501万,合计占比约27.4%。
我臆测您比较关心基督教。有人把韩国分为“信基督教的人”和“不信基督教的人”,“打高尔夫的人”和“不打高尔夫的人”。信基督教的人和打高尔夫的人重合度很高。基督教在韩国上层社会的影响很大。韩国的基督教来自美国,1784年李承薰筹建朝鲜教会在北京寻访圣职未果而自行创立的,有人说没有圣职者入国传教,而自发建立教会是世界传教史上的特色。韩国的基督教有原教旨主义倾向,有很多狂热的信徒,传教士数量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基督教国家。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58

您好,谢谢您的提问。欧美国家对于新冠疫情在开始的时候基本都没有积极地应对。按照常识来讲,是很难理解的。因为,在历史上,发生过多次规模很大 的瘟疫,中世纪的鼠疫,近现代的天花、霍乱,还有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西方的卫生防疫有很长的经验教训。特别是意大利、西班牙、法国500多年前就有专业的卫生机构,专门用来应对瘟疫,隔离检疫也是在中世纪的时候就创立了。英国比他们晚一个世纪,在16世纪初,也开始隔离检疫。他们本来有成熟的经验。意大利民众的做法,英国政府当局的表现,令人啼笑皆非。我个人觉得,这还是与他们的观念、价值观以及利益有联系。这个疫情,虽然有中国的前车之鉴,但是在危难没有到来之前,大家还是没有意识到它的严重性,这是其一。在英国、美国的朋友们因为比较了解疫情,当时也给我们传递了他们对所在国家做法的无法理解。其二,还是自由民主的观念,自由、民主这些东西在西方国家,在体制上即便已经很成熟了,也很难对它们的范围进行界定,自由民主在有时候是可能走向极端化的。西方人对自由非常热爱,但是新冠病毒与他们的自由是相反的。在不明了其危害严重时选择不戴口罩也是正常的。其三,不同政党之间存在政治利益的博弈,谁也不愿意对民众的行为过分压制而导致他们的反感,那么在未来就可能失去选票。当然还有的原因,也是非常重要的,隔离检疫是要有经济代价的,西方国家本来失业率就很高,经济再衰退,可能导致更大的社会问题,为什么现在美国连枪支都被买光了,可能民众也预见到什么,缺乏安全感。他们到现在也不愿意戴口罩,对于一些民众来讲,也部分地可以用情绪情感来解释,他们自由散漫,漫不经心,自我,猎奇,觉得那样很有意思,好玩儿,也就会那么做。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