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斗
品牌战略专家

我是品牌战略专家李光斗,薅羊毛何以成为一门大生意,问我吧!

双11在即,你是否也加入了李佳琦直播间,成为3亿抢货大军中的一员?近年来,直播间薅羊毛已成趋势,“京东羊毛群”和“淘宝天猫撸羊毛群”等大型羊毛群也一直有一批忠实稳定的用户。
根据行为心理学的研究,疫情常态化下,消费者习惯的改变就更有可能成为新常态。后疫情时代,薅羊毛何以成了一门大生意?薅羊毛背后反映了怎样的消费心理?人们的消费习惯还有哪些改变?小镇青年正在如何撬动下沉市场?男性和女性在消费选择中出现了哪些差异?
我是品牌战略专家、中央电视台品牌顾问李光斗,著有《疫后经济学:反周期与逆增长》等。关于后疫情时代人们的消费心理,问我吧!
158
焦点 2020-10-22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3个回复 共18个提问,

热门

最新

什么是薅羊毛?

李光斗 2020-10-27

疫后经济学时代,薅羊毛是门大生意。虽然薅羊毛出自宋丹丹的小品“薅羊毛织毛衣”,但其本源还是互联网经济的产物。电商的蓬勃发展,为商家与消费者带来了跨过中介的便利,将批零差价转化为平台、商家与消费者之间的低成本与价格红利。消费者热衷于薅羊毛,更多的还是出于能占到便宜的心理;拼团薅羊毛则能汇集消费者的力量,提升谈判议价能力,由单个消费都变为批发层级的大客户进行砍价。而疫情常态化下,消费者习惯的改变就更有可能成为新常态。线上消费更加深入居民日常生活的各个层面;消费者更加“抠门”,特别是白领群体成为了新的羊毛党。究其背后的原因是:后疫情时代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很多人手头开始变得拮据,更会主动看紧钱袋子;买必要的,买对的、买性价比高的,贪贱吃穷人的剁手党与败家娘们的消费理念将趋于理性;买必要的,买对的、买性价比高的,把钱花在“刀刃上”的消费者意见领袖将更具影响力。不单是图便宜,而是能占到便宜的至高消费理念将更加流行,“薅到羊毛”将为更多精明的消费者既带来利益更增加快感。
薅羊毛虽好,但也要明白羊毛终究出在羊身上,好货不便宜,便宜没好货。拉长时间与空间,就会发现最简单最古老的道理还是最有用的。消费者一定不要陷入为薅羊毛而薅羊毛的陷阱,没薅到真正羊毛反而薅的是没用的猪毛狗毛。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李光斗 2020-10-27

经过前期的恐惧和慌乱,我们意识到,人类将不得不和病毒长期共存。我们已经进入了后疫情时代,人们的生活、生产和消费方式都将发生巨大的变化。
所谓报复性反弹与报复性消费,要从不同的角度区别来看待。报复性消费更多地表现在刚需上。疫情冲击经济,大众老百姓可以不买化妆品不买包,但是不论在什么情况下不吃饭是不行的。我国是世界三大粮食进口国之一,我们地大物博同时也需要养活14亿人口,大豆、小麦等农产品一定程度上依赖进口。而刚需的报复性消费也会带来报复性涨价,中国北方的一些主要城市,在今年5月份甚至出现猪价1天涨1元/斤的势头。
报复性消费与报复性涨价还同时出现在奢侈品行业。疫情严重时,曾使奢侈品消费遭遇断崖式下跌。但是中国的疫情刚刚被控制住,LV就着手报复性涨价,香奈儿也随之涨价逾15%,很多国际一线奢侈品牌都跟风调价,幅度甚至超过往年正常水平。有钱人群体买涨不买跌。听到涨价风,很多奢侈品店外又排起长龙。这与奢侈品的本质属性有关,奢侈品的营销策略就是制造稀缺,营造价值感。奢侈品再降价,普通老百姓买不起还是不会买。
从长远来看,报复性消费是指人们会把以前没有实现的消费加倍补回来。疫情控制之后,大家之所以迫不及待的冲出家门去吃饭、去旅游主要有两方面原因,第一,前段时间憋的实在太久了,需要出去吃一顿、玩一玩,调节调节;第二,必要的社交需求,不管是维护客户关系还是维护亲友关系,人和人之间不能只靠在线联系,否则时间长了总会出现问题,在相对安全的条件下见个面,聊一聊,是十分必要的。这种现象更多的是补偿性消费,跟报复性消费不完全是一个概念。
新冠疫情持续时间长,波及范围广,巨大的不确定性和对病毒的恐惧,从心理上就会抑制人们大规模消费的欲望,真正全面地报复性消费难以再现。人的需求不同,也分各种层次,报复性消费将更侧重于生存需求、安全需求和社交需求。未来免疫力将成为最重要的竞争力。免疫力一方面是指身体免疫力,在新型冠状病毒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世界范围内重症患者和病死者多为老年人和本身患有其他基础疾病的人群,年轻人普遍症状较轻或恢复更快,因为年轻人自身的免疫力更强。另一方面,对于企业和个人来说财务免疫力甚至更为重要,如果企业持续无法开工,必将有更多的企业甚至个人破产。而对于普通大众来说,疫情之后最需要的是赚钱生存,养家糊口,而不是什么报复性消费。所以全世界各行各业都没有等来报复性消费,相反人们开始报复性存钱。这次的疫情一下子给全世界按下暂停键,很多人因此失去工作,没了收入来源,有钱就花的美国人也终于有了危机意识,开始存钱了。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85

您的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实际上触碰到了对古埃及图像比较“硬核”的理解。可谓大隐隐于问答区啊!
我的答案也比较玄乎:是,也不是。对埃及人,是,对我们,不是。怎么解释呢?且听我给您掰开了揉碎了讲。
对于“像”与“不像”一个人这件事儿,现代人和古埃及人的观点差得八丈远。我们现代人,尤其是从西方美术的视角来看,一个图像要“像”一个东西或者人,必须在细节上和真实的事物和人物尽量接近。埃及人的“像”比较不同。古埃及人说“像”叫“twt”(发音类似“图特”,一般做动词指“和...像”,名词指“图像”、“形象”。比如著名的法老图坦卡蒙,Tutankhamun里头的“图”就是“形象”这个词)。这个词儿例句很多,咱们看一句就明白了。哈特谢普苏特女法老在卡尔纳克神庙修了个方尖碑,碑文说她和阿蒙神的关系如何亲近,最后修了这个碑。然后她跟底座儿上刻了句话说当人们见到这个方尖碑的时候会知道我不是在吹牛而是惊叹“这个和她多像啊”!其实这里指她和这个碑上描绘的自己与阿蒙的关系是一样的。从这个例子(以及其他类似的话)学者们认为埃及人的“twt”指的并不是图像和事物相似,而是包含很多其他方面的。比如小明行的端做得正,是个好人中理想的典范,人们听到了小明的事迹就会说“这和小明多像”。这里的“像”是一种对事物理想的属性的像(好人),而不是光学现象层面的像(小明)。咱们中国人可以照“得其神”来理解。所以,埃及的雕像、面具描绘的是一个人作为国王、贵族或死者,理想中应有的面貌。虽然并不一定像其本人,但是刻上名字就可以说是本人了。
因此,对于我们而言,这两个面具可能不像死者,但是对埃及人而言,这就是死者应有的模样。尤其是黄金装饰的脸部,描绘的是一个神(神的皮肤是黄金的),表达了死者经过来生的变化,幻化为近似神祇的存在。
再次感谢您的提问,牵出了一个埃及学上重要的观念,还顺道儿学了个古埃及语单词呢。

46

您提出的问题很多人都问过。很多人都认为现代埃及人和古埃及人人种和文化联系不紧密所以“不配”研究古埃及。我可以理解这种认识,因为从咱们中国人的角度出发,我们华夏民族在这里生活了几千年,有着绵延不断的历史和文化传承,中国人研究自己的过去是有资格的。由此我们觉得其他文明也应该找到像中国人一样“合法”的“继承人”。但是世界古文明中有几个能像华夏文明一样幸运呢?反过来讲,人种、血统和地缘属地真的就等于绝对“有资格”吗?历史学家罗文索(David Lowenthal)和考古学家霍德 (Ian Hodder)都有过“过去即异乡”或类似的表达。即便是我们自己对自己的祖先的想法都不一定有百分之百的理解和认识,尚需要进一步探索。虽然“过去即异乡”在学术界有争议,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古埃及这个“异乡”是一个全人类共同面对的“异乡”,是我们共同拥有的文化遗产,也是全人类都要去努力还原、理解的古文明。如今,埃及学是一个国际学科,来自全世界各国的人,包括中国的埃及学家同仁们,都在从自己的文化背景出发,贡献着自己的学说,丰富着人类对古埃及共同的理解。没有人比其他人更高尚,更有资本,也没有谁比其他人更低贱,更没资本。
如果您让我说谁最有资本探索古埃及,我会说,最有资本的人,不是所谓血统上或者地缘上距离古埃及最近的人,而是能平静地看待埃及千年来的风云变幻,宠辱不惊的人,是热爱这个古文明,希望拂去时间的尘埃来重现期过去的人,是能以开阔的胸襟保举宇内,以全人类的眼光看待世界的人。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