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振昊
青年导演、编剧

我是青年导演许振昊,低成本电影高回报有多难,问我吧!

5G时代人人都能拍电影?从陈可辛导演用手机拍摄《三分钟》刷屏朋友圈,到到打开抖音人人都在用手机拍故事。科技的发展为电影制作提供了便利性吗?投入的时间和预算越多,电影的成色就越好吗?职业导演和专业人员如何应对技术革新带来的挑战?如何在低预算的情况下,拍出高质量的影片?
我是电影《乘客》的青年导演许振昊,该片耗时四年,独立筹备制作,获得了第43届香港国际电影节华语新秀竞赛单元最佳导演和最佳男演员。关于中低成本电影制作及运作的相关问题,问我吧!
105
文艺 2020-11-17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6个回复 共16个提问,

热门

最新

许振昊 2020-11-18

屏后参赛选手

许导您好!我也有这种刻板印象,票房收入高的,辐射范围广的,例如漫威系列,感觉就是大制作、斥巨资,粗制滥造的话,例如国产扑街的口水电影?逐梦演艺圈。。。这种算中低成本的电影了吧,所以一提到低成本不免就是粗制滥造啊,从剧本到拍摄到最后呈现,给人感觉就是离谱?您怎么保证低成本电影中包含较高的质感呢?还要说服广大受众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许振昊 6天前

您好。
1、以我经验,低成本花钱最多的地方在人员食宿差旅和车辆使用费用。先不论怎么拍拿什么拍,以上这部分是硬支出。至于其他地方,比如场地拍摄费用,团队人员酬劳,服装化妆道具,如果在建立了一个良好团队的前提下,这些的弹性空间就很大,可以适量压缩。当然注意不要轻易压低愿意在一个低成本电影参与的你的团队的报酬,他们都是真正愿意和你共患难打硬仗的亲兄弟。尽可能的给他们你能提供的,如果这次不行就一定信守承诺在其他地方或者之后补上。
2、在开拍之前,一定要做足功课,想清楚自己到底要表达什么,讲什么故事。多探讨,多验证,和能提供给你想法的团队及朋友多聊。多看片拉片,自我验证。因为毕竟开拍前的犯错成本最低,一旦开拍后,直至结束,即使影片出现诸多问题,也都属于补救措施了。另外就是找到合适的制片团队,多和他们交流,让他们最大化的理解你的拍摄方式。以便省去不必要的繁琐开支。
3、这个问题是多方面的,以前莱昂内导演《美国往事》在戛纳电影节摆摊找投资十年之久,耗巨资好不容易拍出来,自己剪了四个小时版本,因不符合市场体逻辑,被制片公司剥夺了剪辑权,制片公司剪了一百多分钟发行,票房惨败。时隔多年又在电影节放映4小时导演剪辑版,轰动电影节,之后影片大火轰动世界,直至今天依然被世界各地影迷观众视为殿堂级作品。这是一种情况,电影从诞生到面世观众,可能会经历各种意想不到的事情,因其参与人员、部门及环节众多的特殊性。还有一种情况很简单,单纯就是一个原因,太烂。

6天前

对普通小白来说,故事片纪录片,哪个更容易上道?

许振昊 4天前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43

这个问题好,保护文物永远是第一位的。这里的“开棺验尸”还需要多做些解释。
首先,对木乃伊的“验尸”并不是扛着锛凿斧锯冲着木乃伊就去了。新闻发布会现场实际上仅仅是打开了外层的木棺,露出内棺,然后就直接对其做X光扫描了,并没有再往下“解剖”。因为再往下进行就有违考古学规范了。为什么呢。一来是因为埃及木乃伊外面的亚麻布,每个年代的裹法都不一样,尤其是这次开棺的这具托勒密时期的木乃伊,他表面的亚麻布本身裹得就有水平,可以算是艺术了,若要真的一层层剥开需要全方位记录出版。30年前,布里斯托大学有个木乃伊烂掉了,大学的埃及学家只能无奈地拆解表面的亚麻布,但是严格地记录了整个过程。亚麻布上有时候会抄写《亡灵书》所以也需要小心地拆;每层亚麻布底下还裹着护身符,所以还要记录它们的位置。这些事情不能人多嘈杂的发布会现场叮咣五四地做。二来是真的不好拆!晚期的木乃伊表面一般有大量树脂,会让表面邦邦硬。19世纪那会儿西方人开party,party上有时候就是看开解木乃伊,一般都是外科医生来做。很难,真的得上锯子剪刀才能野蛮地解开,而且这样一来所有考古学信息就都丢了。
其次,您说得很有道理,这种开棺按理说应该在专业的环境下进行。但是埃及同行们也有自己的考量。一是我相信他们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开棺前可能也对棺做了处理。二是埃及太需要旅游业了,太需要这样的大新闻了,所以这次发布会选在阶梯金字塔,选择“开棺验尸”,都是为了能够吸引世界的目光。此外,X光扫描是现在研究木乃伊的首选,因为的确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这也许就是为啥他们选择这样做的原因吧。我衷心希望您这样热爱埃及,关心文物的人有时间去趟埃及玩儿玩儿,贡献一下他们的旅游产业,他们也就不会老是冒着一定风险,“开棺验尸”来吸引游客了。
再次感谢您的提问,虽然新闻很亮眼,但是您在看到新闻的同时,从文保角度思考其中可能的问题。有您这样细心和有爱心的网友,我们感到很幸运。

42

这是一个好问题,值得咱们网友朋友和学界同仁们去思考。我在这儿说说我是怎么想的,这个答案是开放的,接受大家的的进一步讨论。
从表面来看,当代埃及和古埃及的确有天壤之别:古埃及人信奉自己的宗教,有自己的语言和书写系统。这都和当代埃及的宗教信仰和书写系统不一样。于是乎我们总会有种印象觉得埃及文化断了香火了,和现代文化没什么关系了。可是仔细看看呢?事情或许没那么简单。
古埃及文化并没有完全被团儿灭,就跟恐龙似的,看似灭绝了,结果呢,人家进化成鸟儿了,只是换了模样。比如说古埃及语的书写系统:无论是圣书体还是世俗体都被人遗忘了,但是这个语言本身实际上留了下来。今天埃及的科普特教会依然会使用科普特语来作为仪式用语,而科普教徒如今还占全埃及人口的百分之6到9。即便是说阿语的人也逃不过埃及语的影响。埃及的阿语是有自己特殊的词汇的,而根据一些学者的研究,发现埃及语中的很多词汇其实依然留在了阿语中。除了上层文化,老百姓的中留着很多古埃及时期就有的习俗和习惯,有的稍有变形,有的基本上变化不大。在埃及学界,研究上埃及当代农民生活的人类学调查是被封为圭臬的,因为他们的生活留下的物质文化和古埃及的物质文化有很多重合的地方,比如编篮子的方式,再比如建筑的方式,甚至是吃喝。
所以当我们说当代埃及和古代埃及文化割裂的时候,不要光看宗教文字等上层精英文化。毕竟,从希腊人到罗马人,从法蒂玛王朝到奥斯曼王朝,王朝更迭,埃及人一代一代却都生活在这片不变的国土上,仅仅是信奉不同的宗教、用不同的书写系统,这些上层建筑上的、表面的变化。换句话说,许多古埃及的文化实际上是不随着政治变化而消失的。说得通俗一些,不是说清兵入关了,明代北京人立马就不吃炸酱面了。炸酱面还是照样吃,即便是新的王朝让人们剃头留辫子,但是炸酱面还是炸酱面,换了个关外的酱照吃不误。
再次感谢您的问题,能够引发很多思考啊。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