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鹄
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史所副研究员

我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史所副研究员林鹄,关于北宋时期的政治风云,问我吧!

历史上的宋朝,有过《东京梦华录》里四时不同的果子美食、丰富多彩的伎艺瓦子、文人士大夫玩石赏花的生活美学……然而这场“堪与开元之治媲美”的盛世幻梦,直到西夏叛宋、庆历增币与辽夏战争而画上休止符。此后神宗皇帝一意支持变法,又一次改变了北宋历史的走向,愈演愈烈的党争自此成为宋朝最可怕的内忧,直至女真南下,汴梁陷落,党争以外患始,又以外患终,北宋彻底走向了灭亡。
为何说公元1005年初的澶渊之盟,是北宋政治史上划时代的事件?宋神宗、司马光、高太后,这些历史人物曾如何深刻影响过历史的走向?如何理解历史上复杂多变的宋辽夏三方博弈?我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史所副研究员、清华大学历史系博士后林鹄,著有《忧患:边事、党争与北宋政治》等,北宋何以从繁华到覆灭,问我吧!
思想 2022-07-27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43个回复 共46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柒星2022-07-27

北宋是如何走向灭亡的?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6个回答

林鹄 2022-08-03

青苗法相当于今天的小额信贷,在春天青黄不接时用国家信贷的方式帮助农民,秋后还贷时收取二分的利息(20%)。这样农民就无需向富家大户借贷,后者利率一般比二分高,农民往往最后因为还不上被迫卖掉仅有的田产。同时,国家增加了财政收入。可谓两全其美。
  但在具体执行过程中,王安石只关心贷出去多少钱,盈利多少,这是考核推行青苗法的官员的唯一指标。
  对于春天没有粮食吃的贫农来说,秋天还上本钱就很不容易了,更不用说沉重的利息——尽管可能比地主的利息稍低。为了保证青苗钱能连本带息收回来,就出现了强制摊派给不需要借贷的富家大户的现象。真正需要钱的贫农反而得不到,即便得到了,不能连本带息还的话也很悲惨——欠朝廷一点也不比欠地主好过些。逼极了,有些农民只能饮鸩止渴,找地主借钱还国家。
  从现存史料看,青苗法实施的成效,朝廷挣了大钱,有官方统计数据为证。至于贫农是否受益,众说纷纭,找不到相应官方数据。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朝廷也许并不真正掌握青苗法在地方实施的实际成效,甚至可以说,并不关心。只要钱能生钱,如何放贷,如何连本带利收回,就由地方官各显神通了。
  或许有人会说,没有青苗钱,贫农找地主借,更惨。这也许是事实。但朝廷对待老百姓,只比放高利贷的稍强点,这像话吗?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请问对几次入相,贯通真宗、仁宗朝的寇准如何评价?

林鹄 5天前

与澶渊之盟及天书封祀密切相关,寇准在这两大事件中的作用,是后人关注的焦点。寇准一代名相、千古贤臣的形象,主要来源于澶渊之盟,再加上他在太宗立真宗为储君时的关键作用,真宗朝席卷一切的天书运动中特立独行、不信天书的传说,以及与奸臣王钦若、丁谓的斗争这三方面因素。传统看法认为,寇准在澶渊之盟中力挽狂澜,承担了中流砥柱的角色。我在《南望》一书中已经指出,此说不确,寇准只是配角。而在真宗继位一事中,吕端的风头恐怕要盖过寇准。而寇准在天书运动中的所作所为,我也曾在论文《天书封祀补正——兼论仁宗以降对真宗朝历史的改写》(《隋唐辽宋金元史论丛》第八辑,知网可下载)中做过分析,遗憾的是,这篇论文收入《忧患》时,为了照应全书内容,删去了有关寇准的内容。
  剔除了种种神话,寇准固然是个不错的宰相,但与后世形象存在很大差距。寇准心胸狭隘,难以容人,刚愎自用,专恣不忌,缺点极其明显。但另一方面,和他同一年中进士的张咏,在对诸位同年的评论中提到:“面折庭争,素有风采,无如寇公。”北宋前期的宰相中,寇准有担当,敢犯上,临事明敏,确为异类。关于寇准的虚誉,主要是庆历增币后逐渐产生、流传的。盛世幻梦破灭后,仁宗朝士大夫反思真宗朝历史,不仅否定天书封祀,澶渊之盟也被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两大事件的主角真宗本人责无旁贷。但他们恐怕很难接受,堂堂大宋,居然连一个清醒的大臣也找不出来。在这种心理的驱动下,士大夫无意间塑造了一个本不存在的英雄。
  寇准的性格,恰好与后人心目中敢作敢当的英雄形象相吻合。而天书封祀的主要时段,寇准又离开了中央决策团队,被贬到地方——这对寇准而言颇为失意之事,却成就了他的千古令名。寇准形象被夸大,又使得真宗被贬低成了懦弱无能、毫无主见之人。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