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加拿大养老基金模式,给予中国养老基金启示

2021-02-17 09:25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AgeClub
中国的养老基金,需要做出一些改变来适应未来。
开篇:
随着中国老龄人口逐渐增多,新出生人口的减少,中国老龄化问题逐渐受到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加上近些年中国城镇化脚步的加快,导致许多城市的人口出现了负增长的情况,年龄结构失衡严重,养老金入不敷出,严重不足。
而与此同时,中国养老金迎来了16连涨,养老基金逐渐走进了公众的视野之中。许多年轻人已经开始考虑,在他们退休的时候,他们所能领到的养老金是否能够覆盖老年生活的需要,多年以后,是否具有抵抗通货膨胀的能力。
在2020年12月19日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第十届社会保障论坛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20》发布式——“养老基金与资本市场”研讨会上,提到了在“十四五“期间,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迫切需要健全多层次养老金体系,壮大养老基金规模。
2020年12月28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中国资本市场建立30周年座谈会上表示,加快推进投资端改革,壮大理性成熟的中长期投资力量,不断拓展市场深度、增强发展韧性。养老基金作为中长期投资力量的代表,近年来受到监管部门的重点关注,年内监管部门多次强调加快养老基金入市步伐。
中国的养老基金需要做出一些改变来适应未来的需要。
其实老龄化问题并不只存在于中国,在许多欧美发达国家,老龄化问题正在发生或早已经出现,老龄化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全球化的问题,而养老基金也是应对老龄化社会无法避开的话题,存在于我国的养老基金问题曾经或现在也同样出现在他们的社会之中。
在世界上,加拿大养老基金近些年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全球杂志中《经济学人》、《财富》、《金融时报》都着重介绍了加拿大养老基金的独特的成功模式,与此同时,纽约也将加拿大作为养老基金的蓝本进行学习。
从资产端看,加拿大养老基金的资产从2003年到2015年,加拿大养老基金所管理的净资产从3,540亿美元 增长到了12,140亿美元 ,翻了3倍。而从回报率来看,根据CEM Benchmarking 的排名,加拿大的OTPP养老基金和HOOPP基金在十年回报率榜单中,占据了第一的位置。
根据世界银行对加拿大养老基金模式的研究报告以及AgeClub的数据整理,本文主要从三个方面来进行介绍加拿大养老基金:加拿大的养老基金结构、四个养老基金的不同点简述、四个养老基金的投资特色和特点简介。
01
加拿大养老基金的结构
从上图我们可以看到,加拿大人在退休之后,他们可以拿到的养老金是由三部分组成:
由政府支付的第一支柱+以企业年金为主的第二支柱+以私人储蓄计划组成的第三支柱。
第一部分OAS、GIS和其他政府项目。(由政府支出,评价机制:收入、年龄、居住时间)
OAS和GIS养老金项目是作为加拿大老年退休后的最基础的保障。
OAS负责给那些符合居住条件(一般为20年,如若不到20年,则每次离境时长不得超过183天)的65岁以上的老人,最大给付金额为6, 800美元(2016年)。对于那些年收入超过73,800美元的人,OAS 收入将会减少甚至没有。
GIS为“长者收入保证补助金”,负责提供给那些居住于加拿大的低收入65岁以上群体。
加拿大有大约1/3符合GIS标准的长者(从2017年开始,GIS是自动纳入,无需自己申请,因此标准不明)。对于这些长者,如果他们想要拿到GIS养老金,他们首先要符合OAS的标准。GIS每年的最大给付金额为9, 300美元(对于单个孤寡老人),而对于夫妻是12, 300美元每年。
但是如果退休长者每从其他退休项目中(不包括OAS)每拿到1美元,那么从GIS拿到的养老金就会下降50美分,如果长者的年收入超过了17,300美元(单人)、22,800美元(夫妻),那么GIS将不再支付养老金。
第二部分CPP、QPP。(强制性和国家覆盖、收入累计制、部分融资)
CPP和QPP的目的是为保障供款人在老年退休时,或者因伤残而失去工作时,本人及其家人不至于陷入经济困境。
CPP覆盖加拿大除魁北克省以外其他省份,魁北克则有自己的QPP方案。
CPP和QPP包括退休金、遗属抚恤金、伤残抚恤金,以及已故或伤残人士子女抚恤金。
CPP和QPP的覆盖人群为收入在3, 500美元到56, 900美元之间的人群,按自己年收入的4.95%(QPP为5.25%)进行交纳养老金,企业主为雇员额外缴纳4.95%(QPP为5.25%),而企业主自己的养老金则自行承担全部金额(CPP为9.9%,QPP为10.5%)。
他们可以自由选择提早或者推迟领取养老金,相对应的也就会减少或增加在退休后可以领取到的养老金数额。
而可以从QPP/CPP领取到的养老金上限为13,000美元每年(2016年数据)。
同OAS一样,领取人在年满65岁后,也可以开始推迟领取CPP的时间(最多5年),每晚开始领取一个月,则每月领取的金额将会比正常金额多0.7%。但与OAS不一样的是,CPP也可以提前开始领取,最早在60岁就可以开始领取,只是每早开始领取一个月,则每月领取的金额将比正常的金额少0.6%。如果刚满60岁就开始领取,将会比正常值低36%。
第三部分:工作场所养老金和私人储蓄计划。(自愿性、个人主导、最小比例)
第三支柱增加了额外的养老退休收入,其中包括注册养老金计划(RPPS,由企业主、工会或者其他赞助者组成)和独立个人或者团体退休储蓄计划(RRSPs),此外,自2009年起,还有免税储蓄账户(TFSAs)。
第一部分不需要个人缴纳任何费用,只要符合相应的OAS/GIS标准,即可领取。
第二部分需要自己在工作时根据自己的收入来进行支付相应的金额,根据缴纳年限和领取时间的不同会有不同。
而第三部分则在于自己在年轻时的个人选择。
在退休后,这三部分养老金共同组成了加拿大退休人的养老金。
加拿大养老基金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养老基金的多样性,除了这些公共养老基金外,加拿大还有许多其他具有特色的大型养老基金,接下来将介绍四家加拿大四家大型养老基金公司:AIMCo、CDPQ、HOOPP、OPTrust。通过这四家养老基金的发展历史和运作模式、投资方向,我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了解到什么是养老基金的“加拿大模式”。
02
四家养老基金的不同点简述:
规模、资产分布、主要目标、历史和起源
资产规模
这四家养老基金中, CDPQ的资产规模是2,710亿美元,OPTrust的资产规模是190亿美元,AIMCo的资产规模大约在1,000亿美元,HOOPP的资产规模大约在700亿美元。
任务和权限
CDPQ和AIMCo 更加注重于资产的增值和管理,而HOOPP和OPTrust作为一家综合性养老基金,更加注重资产和负债端的平衡。
这也就导致了四家公司的投资决策方面有所不同:AIMCo更加注重于资产端的最大化回报,而HOOPP和OPTrust投资决策更加偏向于关注未来将要支付的养老金(负债端)。CDPQ则因为本身的特殊性质,投资决策同时具有两个目的:最大化回报的同时还要给魁北克省份带来经济的增涨。
资产分布
虽然四家公司的投资标的都呈现出多样化的特点,但是四家公司在标的的权重上依然有着明显的差别。比如HOOPP公司的投资组合更加偏向于固定资产,CDPQ和OPTrust 则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新型市场上(比如CDPQ ,2016年在India设置了分部)。
同时,CDPQ、AIMCo、OPTrust逐渐增大自己的投资于基础设施上,但是HOOPP则对基础设施敬而远之。
历史和起源
CDPQ(1965)和HOOPP(1960)都经历了半个世纪的发展,已经成为了一个成熟的组织。相比较而言,AIMCo和OPTrust 都是新玩家。OPTrust 成立于1995年,AIMCo则成立于2008年。
CDPQ 成立的原因在于帮助魁北克省经济的发展,HOOPP最开始则由安大略医院组织为了更好的提供给组织内部人员养老基金,OPTrust最开始由一群希望对自己的养老基金拥有话语权的人而发起设立的。AIMCo 则是为了亚伯达省的养老基金管理的更加有效率性。
03
四个养老基金的投资特色和特点简介
AIMCo:主要客户为亚伯达省的养老基金
发展历史和规模
AIMCo成立于2008年,成立的目的是为了亚伯达省的养老基金管理的更加有效率,所以AIMCo的主要客户大多数为亚伯达省公共养老基金。
AIMCo 在亚伯达省共有32个基金来源,包括公共养老基金、慈善基金、政府基金和其他特殊基金。
AIMCo现在为加拿大第八大养老基金,AIMCo总共管理了1, 000亿美元,其中养老账户中的资产大约为600亿美元。AIMCo 总共拥有超过400名雇员,集团总部建在埃德蒙顿,其他三个分部分别落在多伦多,伦敦,卢森堡。
AIMCo是一个全球化投资基金,通过积极主动的投资策略和追求长期回报策略,自从2009年以来,年平均回报率达到了8.6%。
特别是从2009年到2016年,AIMCo取得了490亿美元净资产增值回报的好成绩的时候,AIMCo的净成本仅仅增加了42亿美元。在AIMCo的投资组合里,近四分之一的资产都为流动性很弱的资产,比如基建、私募股权投资、房地产。
基金特点:在接受政府监管的同时,风险共担、合作共赢。
AIMCo与当地政府之间有两个特点:公共部门的合理监管、合作和风险共担。
AIMCo 管理的绝大多数资产来自于亚伯达省公共养老基金,可以说亚伯达省公共养老基金一方面是AIMCo最大的客户,而与此同时,亚伯达省公共养老基金也为AIMCo养老基金提供战略指导和制定投资政策。
AIMCo CEO指出了AIMCo发展需要的三大原则:1. 强大的人员团队。2. 深度理解客户的需求。3. AIMCo 独立于政府运营。
在团队的选择上,董事会将范围扩大到全球去寻找最合适的候选人。
AIMCo 选取了很多亚伯达省以外的人才进入高管团队,首先应该注重候选人和公司的愿景和公司保持一致,同时为人才团队所有的行为设置明确的绩效激励和可量化的评判标准,设置长期的考核目标,忽略短期内由于市场波动所带来的影响,以确保能够招聘到那些足够具有天赋的投资团队。
在深度理解客户的需求上,保持客户至上的原则。
AIMCo在早期中更加注重投资回报,而现在AIMCo更加注重让客户参与到投资决策中来。“努力建立一个恒定的、与客户进行多方面的对话,创造最佳的透明度,了解他们的需求,以便我们能够更好的为他们提供服务”已经成为AIMCo公司的第一原则。
这就意味着AIMCo的投资团队要更多的与客户进行接触,了解他们对于风险和回报的偏好,以便制定更好的投资方向来符合客户的要求。
有趣的是,AIMCo的客户都偏向于流动性差,波动性小,长期投资的项目。因此,这些偏好导致了AIMCo在投资方向上,多倾向于选择具有这些性质的项目以便于更好的去满足客户的需求。而与此同时,因为AIMCo许多投资项目都落在了亚伯达省, 所以AIMCo的成功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享受到了亚伯达省发展的红利。
在保持独立运营上,AIMCo保持着作为一个独立公司的主体。
由于AIMCo的公司财政预算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政府批准同时要接受政府审计,在这一点上,AIMCo 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限制。但是这种政府监管所带来的影响,从实际运行结果来看,并不涉及到投资决策、人员管理、公司框架、和公司其他运营方面。
CDPQ:最大化回报的同时,支持魁北克经济发展
历史
CDPQ成立于1965年,一开始成立CDPQ的目的是为了管理QPP(魁北克省养老基金计划)。到2016年,CDPQ的养老基金规模已经扩展到2,630亿美元。
投资方向:深耕基建投资
CDPQ近些年开始多样化了资产投资,无论是在地理范围还是在标的选择上。
在地理范围上,CDPQ开始了他们在美国和澳大利亚的投资,在范围上包括了港口、机场、高速、风力农场、原油、天然气、电力交易和分发系统、水利系统等等。
在CDPQ刚开始创立时,专注于投资债券市场,在1967年进入私募股权市场,并且在1970建立了第一个私募股权投资组合。在1970年到1980年间,CDPQ持续多样化投资策略,开始进入全球私募股权市场和房地产市场。在1990年间,为了更多样化CDPQ的投资方向,CDPQ更是将私募股权投资比例从40%提高到了70%。在1999年,开始涉及基建,CDPQ成为了第一个投资Ontario的407高速的加拿大养老基金。
为了加强CDPQ的基础建设投资的能力,CDPQ在2015年成立了一个子公司,CDPQ基建公司。
CDPQ基建公司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公司,他是为了在全世界范围内新型基建项目而成立的。当一个地方的政府觉得他们需要某种基础设施来满足他们的需要时,CDPQ 首先对项目进行评估并且符合他们的商业需求后,他们就会向政府提交一份完整的商业计划书,他们负责设计、建造、融资、运营、维修全套体系。
这种设计对于所有合作者都有好处,政府在将项目交付给CDPQ之后,就可以将在建的基建项目暂时从他们的财务报表中移除,而CDPQ也可以在项目建造和运营的全过程中持续的为他们的客户创造利润。
而在经历了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后,CDPQ更是新增了两大新的原则:
管理风险。
1.改变投资风格,改为自下向上的投资方法,这让他们的投资可以更加专注于单个标的,而不是关注于一系列指数;
2.放大风险。将原来的投资委员会更名为投资风险管理委员会,针对于单个标的,鼓励投资团队和风险团队相互之间辩论,从而更好的对投资标的风险和收益进行评估。
进行投资者教育。
对于他们的养老基金持有者进行投资教育,做好事前工作,让持有者对于养老基金的投资策略有更深的理解,在碰到短期波动时,有更平稳的心态。
基金特点:助力魁北克省经济发展
CDPQ与其他加拿大养老基金相比,有一个明显的特点是,CDPQ除了最大化收益之外还同时具有为魁北克省经济发展助力的任务。
虽然有的人认为CDPQ和魁北克政府之间的关系会对CDPQ的独立性产生影响,但是CDPQ为了保持独立性,与政府之间制定了公平交易原则,同时CDPQ也取得了与之相匹配(同规模养老基金)的资产回报率,在2011-2016年间CDPQ的基金年化回报率达到了10.2%。
CDPQ 的这种双重目标性,体现在他们所有的投资决策中。其中比较有特色的是,对于魁北克省的投资中,不设置回报率要求。魁北克省政府为了当地的经济发展,经常希望CDPQ能够做许多直接投资,而这些投资很多时候并不完全贴合基金追求财务回报的需求,但是可以在其他方面带来收益,比如在当地的影响力。
CDPQ的董事会主席Robert Tessier说,“我并不认为我们的双重目标存在冲突,我们在魁北克省的投资都收到了很好的回报,并且魁北克省内的公司都知道我们,他们知道CDPQ在魁北克已经很长时间了,他们在有需求的时候也会第一时间想到我们。”
CDPQ的CEO Michael Sabia说到“我们用我们的经验和人脉去支持那些中型公司,加速他们的成长和扩张(经营范围超出魁北克省)。我们所有的投资人(养老基金购买人)和魁北克经济都可以从中获益,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双重目标并不冲突的原因。”
毫无疑问,CDPQ无论在养老基金中还是在魁北克省的投资者中,都算一种特例的存在。但是通过专注于魁北克省内投资,他们对于魁北克省内几乎所有公司和项目都有深刻的了解,所以可以为他们的投资者(养老基金购买人)挑选出其中最好的标的。
时至今日,CDPQ已经成为一家受到业内尊敬的长期投资者。
HOOPP:董事会成员的双重身份,负债驱动投资策略
历史演变
HOOPP成立于1960年,最早由Ontario Hospital Association 成立,目的是为了给Ontario的医护人员提供统一的、方便的养老计划。
在HOOPP成立之前,许多医院的招聘合同中并没有包含退休计划。在1960年,HOOPP是第一个综合雇主养老基金计划,但是在当时,HOOPP只有71名雇员,不到10,000个会员,900万美元的资产管理规模。而在1980年,HOOPP的资产管理规模则发展至10亿美元,在1990年发展至80亿美元。
而在2016年,HOOPP共有321,000个会员,管理超过700亿美元的净资产,10年期年均回报率9.08%,他们为Ontario的500个医疗行业企业提供养老基金服务。
与其他全球范围内的养老基金不同的是,他们所有的分部都建立在加拿大。
在过去的20年里(1996年-2016年),年均回报率超过9%。在2014年的CEM 排名中,HOOPP在124家全球基金中,排名第一。
管理:董事会成员也是基金受益人、单一集权制管理模式
HOOPP的管理模式有以下特点:
16名董事会成员:8名来自Ontario Hospital Association,其他8名来自于四个赞助机构(每个机构出2名);
董事会成员有各种背景:医院管理层,工会,基金管理者,个体户;
任何重大规则变更必须全体一致同意(5个组织共同同意);
董事会是单一集权制的。同时对方案执行和方案设计负责,保证计划的连续性和可行性。
这种管理模式带来了以下几点好处:
董事会成员同时也是基金受益人,这种结构让董事会成员可以站在受益人视角,而不是站在雇佣者和管理者的角色去从事于他们的工作;
HOOPP的创始人之一, Cliffnordal,也是基金的受益人,所以他能够很公平的站在养老基金和受益人之间的权益;
种集权制的董事会结构,董事会成员要同时参与到基金的设计和实际执行上,这让计划和执行具有前后的连续性,同时这种连续性让养老基金的投资计划的有效性更强;
HOOPP这种管理者和受益者之间的关系(许多董事会成员也是基金的受益者),让客户和养老基金管理者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这种内部团结的力量可以很好的抵抗外来威胁。
投资特色:负债驱动投资策略
在2000年的时候,HOOPP发展的很快,规模有了很大的突破,但是与此同时,他们也遭遇到了很大的冲击,这次冲击主要来自于两个因素:股市崩溃和利率下行。在这个时候,HOOPP意识到了他们所管理的资产和他们的负债完全脱钩,这样的模式存在很大的潜在风险。
于是2000年,他们就将投资政策变成了负债驱动投资策略,从负债端出发来考虑需要的收益率,从而制定合适的投资策略和选择投资标的。
同时,他们将风险分成三大主要来源:股市风险、通货膨胀风险、利率风险。
通过分析,他们认为他们所管理的资产中,存在太多股市风险和通货膨胀风险,并且在2007年,他们通过改变资产结构减小了他们的这两大风险,减少权益产品的权重,而增加了房地产、实际收益率债券和名义债券。
通过这种改变,HOOPP的投资组合从60%权益产品和40%固定收益产品变化到了46%权益产品和54%固定收益产品的结构。
转换到了负债驱动投资策略之后,HOOPP也开始涉及衍生品市场,包括期货合约、期权等金融衍生品,以便于更好的管理风险和增加投资回报率。
HOOPP的资产负债管理委员会主席说,人们通常认为(负债驱动投资策略)是用来对冲负债的,但是在我们看来,这只是我们用来寻找收益,同时可以减少市场风险的一种手段而已。
通过这种策略调整,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HOOPP所管理的资产只下跌了12%,而其他同规模的养老基金普遍损失在15%-25%。与调整之前相比,避免了20亿美元的资产损失。
同时因为这次调整,在2010年时,在没有增加任何回报率的情况下,HOOPP又迎来了一次规模的暴增。
HOOPP总结认为他们的负债驱动投资策略主要有以下两个大的方向:
HOOPP的投资组合被分成了两个投资组合:“寻找回报”投资组合(主要比重)和“负债对冲”组合。寻找回报投资组合主要组成成分为:公开交易市场(二级市场)、私募股权市场、公司信贷产品、长期期权产品。而负债对冲组合主要包括短期资产、名义债券、实际回报率债券和房地产。
投资政策和程序需要在负债驱动战略中被重新定义和聚焦,策略需要更加关注风险而不是传统的收益至上策略。
这种策略(负债驱动投资策略)让这个独立的商业体只有单一的目标:实现养老基金的承诺。这种模式让董事会和管理者的注意力更加聚焦。
OPTrust:投资风格从资产配置到风险配置
历史演变:
OPTrust 由两大股东发起成立:Ontario政府和Ontario 公共服务雇员工会。OPTrust成立的目的是为了让成员能够在他们的养老基金中有更大的话语权。
在财政紧缩时期,公共部门工会与政府进行了一场利害攸关的劳资谈判,促使该计划成为现实。政府将一项共同托管的养老金计划放在谈判桌上,作为对公共部门工会的让步,工会接受了这个计划,于是有了OPTrust养老基金的诞生。
虽然OPTrust才成立20多年(成立于1995年),OPTrust的前身为PPP(公共服务养老基金的子公司,成立于1920年),但是OPTrust现在在所有养老基金规模排名中排名14,总资产管理规模大约190亿美元,总共为大约90,000个会员提供服务。
基金特色:政府客户,最大化满足客户需求
OPTrust的管理框架类似于HOOPP,在OPTrust的管理运营中,OPTrust的会员和Ontario政府拥有同等的管理权限。
OPTrust的会员主要为Ontario的公共服务从业者,包括一部分政府职能部门从业者。
OPTrust作为一家全球化投资者,他们在多伦多、伦敦、悉尼均有分部。
OPTrust的投资策略主要是为了追求长期回报,这种策略直接影响了他们对于投资标的的选择,从而可以避免去选择那些大量的短期回报产品。
除了强大的管理能力和稳定的长周期投资策略,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OPTrust的客户服务做得非常出色。他们提供个性化和投前服务,帮助每一位会员充分理解他们养老基金做的投资战略。这使得他们每年的客户满意度调查上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近些年,为了保障提供高质量的客户服务,OPTrust还在2016年开启了多个项目升级养老基金管理系统。
OPTrust 在公共政策和工厂环境问题上的讨论尤其活跃,特别关注气候变化、退休保障政策、投资责任。而且他们也对这些方面的投资很感兴趣,并且参与了一些新型市场的投资。这也与他们的投资策略息息相关。
管理和投资策略衍变:从双团队管理到单一CEO模式,从ESG到会员驱动型投资策略
在过去的十几年中, OPTrust的管理框架和投资策略都发生了重大变化。
管理框架:
在一开始的时候,OPTrust 的创始人更倾向于任命高级公务员和那些公司退休高管,他们认为这些人在养老基金、投资、金融和管理方面拥有更丰富的经验。
同时,他们将公司分为两大板块:管理板块和投资板块,他们认为这种公司结构可以让没有哪一方可以单独掌控公司整个的运营活动。
而通过金融危机之后,他们重新思考了这种公司管理模式,并且做出了改变,认为单一CEO的管理模式或许更加的合适,并且在2011年做出了改变,虽然一开始推行这种模式的时候遇到了很大的困难,但是随着董事会和管理者的权责逐渐细化,这种模式逐渐的被接受。
董事会的职责也从每天的日常监管变成了目标制定,而CEO负责具体的执行。
投资策略:
从资产配置转换到了风险配置(会员驱动投资策略)。
在最开始的时候,他们利用ESG投资策略(环境、社会、公司治理)来评估他们的投资标的。
OPTrust的年化收益率达到了8.4%,远远超过了基金的长远目标6.15%。于是资产配置成为OPTrust的主要投资策略。
OPTrust的另类投资(比如房地产、基建、私募股权)占到了很大的比例(38%)。
在2015年,一方面由于受到人口老龄化、投资市场波动变化、长期低利率、经济下行的影响,另外一方面,基金缴纳人/基金领取人指标的严重下滑,在1995年的时候这个指数还为12.8,而在2015年时,这个比例已经下滑到了1.3。在多重因素的影响下,让董事会重新开始思考基金的投资策略。
他们的投资策略从资产配置转换到了风险配置模式,他们将这种新型投资模型叫做会员驱动模式。
会员驱动模式是指从过去专注于投资和回报上变为聚焦于养老基金的确定性上,为会员们提供一种稳定、可持续化的投资回报。考虑的因素也从如何分配资产上转移到了如何配置风险上。
同时将基金的年度报告更名为基金现状报告,董事会和管理者认为,养老基金的首要目标就是要提升稳定性,这种更名可以让会员们对他们的回报率更加有信心。站在长周期视角,他们的目标是,付出和回报更加有确定性。并且为基金制定了两个目标:可持续性和稳定性。
同时规定,OPTrust的资产负债比要维持在95%到110%之间。
会员驱动模式也从基本上改变了OPTrust的传统投资做法,以前OPTrust的真实回报率经常会超过养老基金所需要的回报,这就意味着他们在选择标的上承担了更大的风险,而新的投资策略则让他们在选择投资标的时候更加的谨慎和小心,更加关注风险。
为了更好的了解风险,他们将风险做了更加全面和深度的细分,分为可量化风险和不可量化风险。
为了更有效的配置风险,OPTrust 利用其他工具,包括购买国债的手段,以便于更好的应对市场上的利率波动对养老基金的负债带来的影响。
为了确保会员驱动型投资策略的有效实施,OPTrust也重新改变了公司治理框架。从注重资产增值的资产管理组织变为了一个充分利用风险工具以提供更好的灵活性的风险分配组织。
OPTrust这种模式的转变是否有效,还需要经过一段时间市场的考验,我们拭目以待。
-END-
作者丨郭信
编辑丨Mico
关键词 >> 养老基金,加拿大,养老行业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