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舰起义策划组织者王颐桢逝世,享年94岁

澎湃新闻记者 岳怀让

2021-02-25 11:1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澎湃新闻记者从王颐桢同志亲友处获悉,国家海洋局第一海洋研究所原副所长,重庆号士兵解放委员会主席王颐桢于2021年2月23日18点10分在青岛去世,享年94岁。年轻时的王颐桢。  本文图片 重庆晨报

年轻时的王颐桢。  本文图片 重庆晨报

王颐桢就是原国民党海军最大战舰“重庆舰”起义的策划组织者。
王颐桢家乡媒体《扬州晚报》曾于2015年刊文《“重庆舰”起义之谜揭开 策划组织者是扬州人王颐桢》介绍:1949年2月25日,国民党军海军部队中最大的巡洋舰“重庆”号,在上海吴淞口起义,直驶解放区烟台,这是我国人民革命战争中一件震惊中外的重大事件。而这次起义主要策划者、领导者王颐桢是扬州人,他编著的《重庆舰起义――永不磨灭的历史记忆》披露了很多鲜为人知的惊险细节,还原了历史的真实。
王颐桢出生于高邮的一个官宦地主家庭,祖辈是清朝乾嘉时代有名的训诂学者。王颐桢就读于扬州中学土木工程科,1945年高中毕业。后来适逢国民党海军总部在京沪两地招考出国赴英潜艇士兵训练班学员,王颐桢遂报考了赴英潜艇士兵训练班,在军士队中考了第一名。重庆舰全貌。

重庆舰全貌。

1948年5月19日,英国政府为抵偿香港英国当局代为保管中丢失了的中国6艘港湾巡逻艇,将该舰移交国民党政府,遂改名“重庆号”。经近3个月的航行,于8月回国,停泊上海,准备参加内战。“重庆号”是国民党海军中最大最强的主力战舰,被视为“王牌”军舰,不仅军政要员登舰参观,连蒋介石都在舰上召开东北战区国民党高级将领会议。
王颐桢前往英国受训2年后,于1948年8月随“重庆号”归来。王颐桢是当时“重庆号”巡洋舰上的一名鱼雷中士,也是“重庆舰起义”的主要策划者和组织者。当年担任“重庆军舰士兵解放委员会”主席的王颐桢,在《重庆舰起义――永不磨灭的历史记忆》中讲述了他亲历的“重庆舰起义”,王颐桢以时间线索,以编年体的形式串联起“重庆号”起义的惊险之路。
1948年10月10日,“重庆号”在国民党海军总司令桂永清亲自指挥下,用舰炮从葫芦岛向解放军占领的塔山、高桥阵地猛烈轰击,“重庆号”被推上内战的第一线。国民党政府将此舰当成阻止解放军南下渡江作战的江上武库。
在舰上服役的近600名官兵,都是1946年初冬前,抱着建设中国强大海军志愿,前往英国受训2年后,于1948年8月随舰归来的。舰上的一些爱国青年,在人民解放战争迅速胜利形势的推动下,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策动和中共政策的感召下,通过潜伏在“重庆号”上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官兵的秘密串联,相互联络,逐步形成两个大的秘密组织:一个是以王颐桢、毕重远、陈鸿源、武定国、洪进先、张启钰等27名士兵组成的“重庆舰士兵解放委员会”(简称“解委会”,王颐桢担任“解委会”主席),其中毕重远是中共南京市委的地下党员,张启钰是中共四川省眉山县的地下党员(与组织失去联系);另一个是以曾祥福、莫香传、蒋树德、王继挺等16人组成的起义组织,其中曾祥福、莫香传、蒋树德、郑光模、王淇是基层军官。这两个起义组织分别按照各自的计划平行活动,在当时特定的环境下彼此缺乏信任,一直没有建立横向联系。
“重庆号”回国时,正是战略决战的前夕。中共南京市委派陈良与毕重远取得联系,指示他采取各种方式,把进步士兵团结起来,遇有时机,就可以组织起义;曾祥福、莫香传等组成的起义组织,与中共南京市负责策反的市委书记陈修良及史永取得联系,后来因“重庆号”常驻上海,为联系方便,南京市将关系转到中共上海局领导。起义准备工作进展很快。中共上海局还通过各种渠道,对“重庆号”舰长邓兆祥和官兵进行策反工作,收到很好的效果。
1949年2月17日,“重庆号”从高昌庙启航开到吴淞口,突然抛锚停下,根据种种迹象判断,可能要逆长江而上,配合江阴海防第二舰队,阻止解放军渡江。如果军舰驶进长江,因江面狭窄掉头困难,又处于江阴和吴淞口两地炮火威胁之下,处境将会对起义十分不利。“解委会”当机立断,改变原来海上航行中起义的计划,决定在停泊中起义。
1949年2月25日凌晨1时30分,在“解委会”的集体领导和组织下发动了起义。王洛切断电话电源,洪进先关闭、控制了所有无线电台,毕重远和于家欣诱引上甲板哨兵和司令走廊的值更士兵至雷达室缴了械,迅速打开枪架和弹柜的锁,武装了全体“解委会”成员。接着,“解委会”成员立即按照分工到达各自指定位置,行动组分舱逐段地拘禁了所有军官和上士,王颐桢马上通知另一起义组织的王继挺,由他叫醒其起义组织的人员一同参加起义。“解委会”作了最坏的准备,分工陈鸿源、周正负责炸舰任务。陈鸿源将三四十发炮弹垒在弹药库走道上,一旦起义失败,引爆弹药库,炸沉军舰,同归于尽。
“重庆号”舰长邓兆祥,两次赴英留学,是一个正直爱国的老海军军官。“解委会”希望邓舰长深明大义,和士兵们一同起义,由他领航开船。邓舰长在事先不知道舰上酝酿起义之事的情况下,考虑到“重庆号”的命运和舰上几百名官兵的生命安全,毅然加入了起义的行列。亲自制定航线,下令开航,指挥航行。25日凌晨5时45分,“重庆号”正式开航,快速顺利地驶出航道复杂的长江口,转向北上,以24节的航速驶向解放区烟台港。
1949年2月25日早晨,“解委会”发布了《重庆军舰起义告全体同学书》和《重庆军舰起义告海员同志及技工同志书》。王颐桢通过舰上广播向全舰宣告军舰已经起义,动员全体舰员拥护起义,号召大家:“为了四万万人民的解放,为了促进幸福的新中国的迅速到来,为了下一代子孙的生存,我们必须反对四大家族,将他们交给我们的武器,把他们消灭掉!”
1949年2月26日清晨,“重庆号”经过25小时的持续航行,行程520海里,胜利到达山东解放区烟台港,受到烟台市军政机关领导人的热烈欢迎。3月24日,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给邓兆祥舰长和全体官兵发了慰勉电,热烈祝贺他们英勇起义,指出:“中国人民必须建设自己强大的国防,除了陆军,还必须建设自己的空军和海军,而你们就将是参加中国人民海军建设的先锋。”
蒋介石最担心的就是“重庆”号落入解放军手中,不仅威胁到长江防线,而且日后防守台湾海峡也是心腹大患,因此严令空军必须炸沉“重庆”号。
1949年3月18日,国民党重型轰炸机追踪到葫芦岛,此时“重庆”号上的燃料油已经消耗殆尽,需要从英国进口,因此“重庆”号只能呆在港口动弹不得。当日的轰炸,使舰上的6名战士先后牺牲。
1949年3月21日,国民党空军又来轰炸,一枚航空炸弹击中“重庆”号舰尾,使舰体受到严重损伤。为保存舰体和海港安全,经请示中央军委同意,邓兆祥指挥水兵在将舰上的主要机件油封,将舰上大部武器拆卸上岸之后,打开了舰舱底门,将“重庆”号自沉于葫芦岛港口。由于舰体庞大,“重庆”号整整用了8个小时,才侧沉于冰冷的海水之下。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蒋晨锐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干部逝世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