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女护士在副院长家楼顶死亡案庭审延期 父亲发声:望公开审理、其母精神状况变差

2021-03-02 21:24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字号
“安徽女护士在副院长家楼顶死亡案”有了最新进展。3月2日中午,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从护士邓某的父亲邓先生处获悉,原本定于3月3日开庭的该案将会延迟审理。
2月26日,郎溪县人民法院发布了《一周开庭公告(2021.3.1—3.5)》。记者注意到,这则开庭公告中提到,2021年3月3日上午8点半至12点,在该院第三法庭开庭审理(2021)皖1821民初71号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纠纷案件,该案的原告是邓某父母,被告是陈某、郎溪县人民医院。
“刚刚律师给我打电话,说推迟开庭,具体哪一天开庭,目前还不清楚。”3月2日中午,邓先生告诉记者,目前他们还没有调取尸检报告等证据,因为陈某一方先于他们调取了尸检报告,还没有交回来。“今天下午,我们的律师就会向法院申请,重新调查尸检报告,因为这是关键证据。”
“32万,我没有收。”邓先生告诉记者,此前,陈某提出赔偿32万,但是他们拒绝了。因为他们希望公开审理此案,给女儿讨个说法。“我就不谈赔偿了,人都不在了,要32万块钱有什么用呢?”
邓先生告诉记者,到现在已经过去了4个多月的时间,但是医院那边什么说法都没有,陈某也没有道歉。“他来给我赔偿,我也不会接受他的赔偿,我就是要公开曝光他这种丑恶的现象。如果不把他曝光给全国人民看,谁晓得他下次还会到哪去祸害人。”
“我们现在的诉求就是要求公开审理,还我女儿一个公道,早日将这种人绳之以法。”邓先生说。据悉,该案将不公开审理。
采访最后,邓先生透露,女儿出事以后,他妻子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精神状况也越来越差。“情绪不好的时候经常不受控制,哭哭啼啼的要求到医院找她姑娘去。年前去医院检查,被诊断为应激性障碍,现在的病情比以前更糟糕,经常不肯吃饭。现在我一个人已经照顾不了她了,是她妹妹和我一起在照顾她。”
据大众网·海报新闻此前报道,出生于1994年的邓某,2015年毕业后进入郎溪县人民医院工作,事发前是该院血透室的一名护士。2020年10月14日早晨6点多,邓某像往常一样,洗漱完毕之后出门。晚上8点多,邓先生在陈某所住单元楼楼顶发现了邓某的尸体。
“我看到我女儿跪在空调墙边上,脖子上挂着绳子。我赶紧跑过去,发现我女儿身体冰凉,四肢已经全部僵硬了。”此后,警察赶到,经勘验,现场无打斗痕迹,邓某被初步认定为自杀。邓先生认为,女儿不会无缘无故自杀,肯定和陈某有关。
邓先生告诉记者,陈某是郎溪县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已婚。邓某生前曾为陈某堕胎,两人首次发生亲密关系是2019年10月。当天陈某骗邓某到酒店吃饭期间,将邓某灌醉后强行发生性关系,而后两人发展成情人关系。11月,陈某带邓某到芜湖医院做了流产。
“此后,我女儿精神上受到刺激。陈某心情好时就甜言蜜语哄骗,心情不好就拳脚相加,我女儿身上有多处淤青和伤痕。”邓先生告诉记者,此后,邓某还患了抑郁症,且不断地加深,后来发展到重度程度。
同时,邓先生表示,就在出事前两天,女儿刚刚遭到了辱骂殴打。“2020年10月12日,陈某及其妻子在他办公室与我女儿发生了激烈冲突,我女儿被陈某夫妇二人辱骂和殴打。后来,警方到场对陈某进行了罚款。”邓先生告诉记者,他怀疑这可能是导致他女儿死亡的直接原因。
“我女儿死亡的种种迹象都不合常理,空调外机并没有一个人高,我女儿当时的状态是脖子吊在绳子上面,双腿跪在空调外机架下。但是架子离地面仅一米高,而我女儿的身高超过一米六。”邓先生说,同时,邓某手机上面所有的通讯记录和短信息都被删除了,她的微信打开,是她注册的小号,微信里没有任何人,只有陈某一个人,也没有聊天记录。“我女儿死亡也不是我们直接发现的,是陈某好朋友在楼顶发现的。”
2020年11月16日下午,郎溪县针对此事发布通报称,2020年10月14日20:00时许,郎溪县公安局接报警,建平镇某小区顶楼一女子上吊死亡。经县公安机关连夜开展现场勘察、调查走访,排除刑事案件。事件发生后,郎溪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该医院涉事副院长陈某已被免去党政职务,其涉嫌违纪问题县纪委监委已立案调查。目前,县卫健委正协同相关部门处理善后事宜。
原标题:《安徽女护士在副院长家楼顶死亡案庭审延期 父亲发声:望公开审理、其母精神状况变差》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媒体号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