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穆朗玛峰下的来信

2021-03-29 15:0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2020年已经过去,这是极其不平凡而又难忘的一年。这一年的5月,上海市司法局、上海市律师协会向全市律师发出参加司法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举办的支援西藏自治区无律师县公益法律服务活动——“援藏律师服务团”的号召,上海百汇律师事务所的明天棋向上海市律师协会递交了申请,并领受了赴藏服务的光荣使命。
2020年7月21日,父亲、妻子和女儿到机场为我送别。飞机腾空而起,我出发了,第一次去往一个在脑海里盘旋多年而从未踏足的地方——西藏。虽然一直认为自己援助西藏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坐在飞机上那一刻,想起与家人、老师和朋友要分开那么长时间,我忽然感觉到自己可以像理想中的英雄一样,舍小家、顾大家,肩负着上海全体律师的托付、怀揣着奉献雪域高原的使命。这一刻,泪水第一次遮住了我的眼。我被指派进行援助的地区是定日县,定日县隶属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地处喜马拉雅山脉中段珠穆朗玛峰北麓,是珠穆朗玛峰自然保护区的中心地带。我居住的定日县政府公寓海拔4300米,算是住在珠穆朗玛峰下,这也是本文题目的由来。
在赴定日县之前,日喀则市司法局领导多次向我表示,如果身体状况不适应,可以留在日喀则市工作,不必去县城。但看到赶来迎接我的定日县司法局领导的期盼眼神,听到他们讲述当地急需律师的迫切状况,我想,我既然被安排到定日县,就应该去县里工作,既然来了,就要有勇气去挑战。在日喀则市休息两天后,我就随定日县司法局领导,沿途坐车五个小时来到了定日县。
到达定日县后,当地政府对我的生活给予了无微不至的照顾,给我安排了配有供暖、供氧等设施的公寓,食堂提供一日三餐,我很快就从剧烈的高原反应中恢复过来,迅速进入了工作状态。由于民法典草案刚颁布,我刚起步的工作就是为政府各机关部门、学校开展普及民法典的知识讲座。后来随着法律咨询的增多,了解到当地婚姻陋习较多,群众婚姻法治意识淡薄,我就在平时的普法过程中,重点讲述有关婚姻家事的法律规定。民法典进校园
有一个婚姻案子对我触动很大。一位当地的藏族妇女带着六岁的女儿来到定日县司法局请求帮助,向居住在邻县的前夫追讨抚养费。经过县司法局领导联系,我们带着藏族妇女和她的女儿,去见女儿的生父。见到那位父亲后,他却说和藏族妇女并无结婚证,并且现在也有了新的家庭。虽然他认可女儿,但拒绝支付抚养费。类似这样的婚姻家事案件在当地并不少见,大多数婚姻案件中,女性是受害者,有的是未成年人结婚生子再被抛弃,有的是家庭暴力,有的是未婚先孕而独自抚养子女。法治宣传在这里,绝不是走过场的宣讲,而是确确实实有必要。接待咨询
随着我的工作逐渐深入,当地政府也越来越信任我。在此期间,我除了起草、审查合同、函件外,还协助当地政府顺利化解了一起多年未能化解的地震易地搬迁户之间的相邻纠纷,通过诉讼成功为进藏民工追回数百万元拖欠工资。邻近的聂拉木县和拉孜县政府闻讯后,都提出希望上海律师也能为他们提供法律帮助。我的工作范围也随之扩展到三个县。帮县政府修改文件
这三个县中,最小的拉孜县面积4500平方公里,最大的定日县面积14000平方公里,外出工作驱车数小时是很寻常的事情。半年来,我在这三个县参与了各类案件的调解,并为藏民代理了不少诉讼案件。藏民们纯真的笑容,每一次礼拜感谢,都深深镌刻在我的脑海中。在珠穆朗玛峰下,我重新审视了人与人、人与世界的相互关系,切实感受到一个法律工作者可以拥有的更加高尚的理想情怀、更加宏伟的人生意义。
春节期间,我回到上海家中过节。上海市律师协会社会责任促进委员会毛惠刚主任、许海霞副主任,还有我工作单位上海市百汇律师事务所所在的宝山律师工作委员会谭春明主任特意来到我家拜年,向我父母、家人致以节日的问候,并详细询问了我在西藏的生活、工作情况,让我倍感温暖。毛惠刚主任的一句话令我印象特别深刻,我不是一个人来到西藏,我是作为上海三万多名律师的代表来到西藏。在我的身后,有我的家人,有上海市百汇律师事务所,有区律师工作委员会,有律师协会,给我关怀,予我支持,促我动力。此刻,我正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日光照射下小小的县城显得如此纯净,远处的座座雪山,圣洁而又庄严。新的牛年,充满新的欣喜,充满新的期待。我将认真履行我的使命,在珠穆朗玛峰下,继续书写这一段精彩人生。来源:上海市司法局、上海律协
原标题:《珠穆朗玛峰下的来信》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