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鲁鱼:开放与创新的深圳商业40年

2021-04-05 11:5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人物介绍:刘鲁鱼,1958 年出生于北京,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企业与市场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博士。从上世纪 80 年代末开始,他参与过深圳多项市、区商业规划和重大商业投资事项。从 1989 年设立深圳农产品公司,引入拍卖等制度 , 到1996 年引进沃尔玛第一家超市,他都担任项目组组长,成为引进国际商业连锁超市“第一人”。他参与制定的深圳商业网点规划、前海深港经济合作区综合规划,对深圳商业,尤其是规划商业片区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一、特区寻梦:时代赋予的商业机遇
1989 年,刘鲁鱼研究生毕业,南下深圳。那时深圳经济特区的开发建设已经近十年。和内地相比,深圳的特区气息让人耳目一新 , 让人热血沸腾,这和刘鲁鱼想干一番事业的想法非常吻合。
当然,和大多数刚来深圳的人一样,刘鲁鱼最初的想法虽然很美好,但也很模糊。“当时连个像样的百货商店都没有,只有菜市场,买根针都不知道到里买,真是一穷二白。”刘鲁鱼笑谈道。
深圳是先行先试的试验田,很多事情在内地是不允许的,但在深圳就可以摸着石头过河,利用改革开放的政策进行尝试。这样的时代背景,也给了第一批来深发展的商业企业和创业者提供了很多机会。刘鲁鱼是经济学博士,又身处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这个政府决策咨询部门,顺理成章地参与了许多商业项目,也接触了很多商业企业。

二、沃尔玛:引入中国的国际超市新业态
引进沃尔玛是刘鲁鱼在深圳打开局面的早期杰作。因为那时政策不允许,沃尔玛从北京到广州,没有城市可进驻,也没有可供借鉴的经验。沃尔玛要进驻深圳,这在当时的难度和阻力都是非常大的。
深圳市政府把这个任务交到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研究院成立了项目专题组,组长就是刘鲁鱼。接到任务的刘鲁鱼,带领专题组开始了项目研究、投资规划、选址布局和政策制定等工作。
那时,大家对超级市场基本一无所知,只知道王府井百货和东安市场。“无知者”无畏,一百来人的工作团队一边日夜研究、制定方案,一边与当时的国家计委、商业部等部门沟通各种合作政策的可能性。用时半年多,刘鲁鱼和团队胜利完成了研究和可行性报告编制工作,形成了一个较完善的项目投资策划案。
最终,沃尔玛在中国内地的第一家购物广场和山姆会员店于 1996年在深圳开业。之后,沃尔玛委托刘鲁鱼编制全国 12 个城市的连锁方案,包括全面向国际资本开放的方案。
此后,2000 年深圳引进百安居、2002 年引进永旺,刘鲁鱼都是项目组组长,参与把世界排名前列的国际零售巨头引入中国,落地深圳。至今说起,刘鲁鱼依然很有成就感。

三、行业发展“三级跳”
回首往事,刘鲁鱼认为,深圳商业的发展经历过“三级跳”。
一是在计划经济时代,商业是公有制经济,商店都是国营单位。深圳做的第一个改革就是商业向非公有制经济开放,解决了深圳城市生活供给的基本问题,这成为商业发展的起步阶段。
二是向国内资本开放,成就了天虹和新一佳这样的“内联企业”,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有一大批企业,包括赛格、华强、中航都到深圳投资,被称为“外引内联企业”。
三是在上世纪 90 年代中期,深圳对国际资本开放。从 1996 年引进沃尔玛、家乐福,一直到 2002 年引进永旺,各大国际零售巨头齐聚深圳。同时,深圳从商业引进逐渐开始成为一个资本输出的平台,沃尔玛在全国各大城市的门店拓展,亦是国际企业在全国各地投资的缩影。
刘鲁鱼还举了两个例子:深圳华强北的赛格市场,成为在全世界都有名的电子产品集散地;深圳农产品公司,全国 26 个省级城市的一级批发市场都掌握在它手里,也是深圳国资委负责农产品的一二级批发渠道。
深圳行业发展的“三级跳”,正是深圳四十年商业的缩影。
刘鲁鱼说,深圳的商业不是从零售起步,而是从源头、从批发行业开始冲破传统体制。改革开放前,批发尤其生产资料和农产品受到国家严格管控,深圳率先在华强北和布吉农批进行渠道、源头的改革,凭借敢闯敢拼的精神,完成了很多体制上的突破。
这些尝试在全国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不仅对商业有影响,对整个市场经济建设也具有关键意义,进一步推动了中国市场经济改革的步伐。

四、未来:永远离不开创新

从 2006 年深圳颁布的第一个商业网点规划,到 2010 年第二版深圳市商业网点规划的公布实施,刘鲁鱼都是主要负责人。当记者问到他对未来深圳商业的看法,刘鲁鱼将目光投向前海。从第一版的前海深港经济合作区综合规划,到最新一版的产业发展规划,刘鲁鱼都是经济和产业规划负责人,也因此获得了很多全国奖项。
刘鲁鱼介绍,前海具有与中国香港合作、共同开发的政策优势,又包含前海湾保税港区,具有建设免税超级商业中心的先天条件,但能否落地,还取决于免税政策和政府的推动。在2019 年公布的“前海合作区”综合规划中,提到鼓励发展生活性服务业。包括鼓励发展专卖店、专业店、连锁便利店、综合超市、大型购物中心等零售业态;探索试行保税零售业态;禁止发展摊位制批发市场、农贸市场、旧货市场等影响本地区高端产业活动的业态;限制发展仓储式会员店、大型家居店等对道路交通要求较高的零售业态。
谈到未来,刘鲁鱼说:“展望未来,依然离不开创新这个主题。深圳商业改革既是商品源头的创新,更是业态的创新,从仓储式现代超市、到连锁经营、再到购物中心和电子商务,深圳商业一直在创新。前海将是整个粤港澳大湾区创新的风向标,也会成为彰显深圳商业活力和影响力的重点区域。”他坚信这一点。
文|《中国商报》记者 郭嘉慧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