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学习教育】中甸县开展地下工作的第一个中甸籍中共党员

2021-04-08 17:29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罗天相(1926~1975),男,又名罗茂昌、罗刚、罗浩,1926年出生在虎跳峡永胜丫叉角村,弟妹7人,罗天相是长子。
罗天相7岁到剑川县城,与表兄冯从礼入报国小学求学。1944年转插丽江省立中学第29班,后考入云南省立鹤庆师范学校第9班。在校受共产党员许森,校长宣学智(伯超)和一些进步民主人士革命思想影响,曾担任班主席、学生自治会副主席、生活部长。1945年下半年,国民党反动派为了镇压瓦解鹤庆师范的进步学生运动,云南省教育厅长、特务头子王政撤了宣学智校长职务,调中国国民党云南省党部执行委员张鸿彦接任校长,军统特务鲍家祥任教官,再以高怀仁、宋吉昌为首,打出“读书会”的假招牌,在师生中秘密建立和发展三青团区分队组织,继而撤换进步教师,开除进步学生。1946年11月,共产党员许森被迫离开鹤师,校长张鸿彦便肆无忌惮地克扣和贪污学生公费,监视和镇压学生民主言行,加强对鹤师的控制。进步师生只好转入秘密学习,隐蔽活动。为分化瓦解“三青团”,掌握反动派活动内情,联班会决定由罗天相、寸汝昌、曹之清约“三青团”骨干宋吉昌到野外游玩,宋透露了张鸿彦准备利用“三青团”对付班联会和进步学生的若干办法和步骤,为进一步摸清他们的情况,罗天相偷偷爬上张鸿彦办公室天花板,侦察了张鸿彦召开的秘密会议情况,即与王北光赶到城中李慈(李万华)家商量对策。1947年6月12日,省立鹤庆师范学生争取民主,反对贪污,驱逐张鸿彦的罢课斗争开始,得到鹤庆县中的支持、声援,声震滇西。张鸿彦为挽回失败,断绝了进步学生的主食供应,开除了王北光、罗天相等10名学运领导骨干。班联会决定:进步学生骨干暂离鹤师,返回原籍,发动农民和知识分子,准备继续斗争。当进步学生骨干撤离鹤师的当天早上,“三青团”操纵的读书会成员手持棍捧、匕首,来到城西西山坟坝,企图追赶、毒打剑川籍进步学生。身材高大的罗天相面对突袭,主动断后,掩护王北光等安全脱险。
1947年9月,经王北光、鲍适矩介绍,罗天相在鹤庆李慈家楼上加入了中国民主青年同盟。被派到剑川金华小学任教为掩护,从事革命工作。
1948年2月,滇西工委派罗天相、寸汝昌到中甸下桥头开展党的地下革命工作。他协助寸汝昌访家长,在各村兴办民众夜校,组织失学青年识字、唱歌、跳舞,在小学教师中发展“民青”。同年5月,学校放农假,罗天相带寸汝昌由三坝、松赞林寺、县城、良美回下桥头,作社会动态、武器分布、流落红军情况的调查,并赴剑川向滇西工委汇报。黄平、欧根、王以中分别到罗天相家中给他俩上了三次党课,后由王以中介绍他俩加入中国共产党,6月6日,由王以中作监誓人举行入党宣誓,预备期半年,1949年1月,由工委赵鼎通知他俩转为中共正式党员。
1948年8月,滇西工委派何仲培、赵鼎泽到中甸下桥头,组建中甸境内第一个党支部。这时,杨国昌已按罗天相的意见建成了哈巴完小还被委为校长。罗天相即介绍何仲培、赵鼎泽到哈巴完小任教,以兴学之名把地下工作推进到三坝乡。
1949年2月5日,王以中、赵鼎、王祖鑫、鲁亮根为一路,罗天相、何仲培、寸汝昌为一路先后赶到丽江石鼓尹启汤家,召开了秘密会议。宣布滇西工委关于成立中共金江特区工作委员会的决定,罗天相为工委委员,与何仲培、寸汝昌一起负责下江片(从礼都至三坝、阿喜至龙蟠)的工作,寸汝昌仍住下桥头完小,罗天相、何仲培直奔哈巴。1949年2月20日,他们介绍回族青年杨国昌入党。并组建了三坝党支部。他们利用演话剧、扭秧歌等形式暗地进行串联、宣讲,在进步青年中发展“民青”,在农民中发展“农抗”会员和“妇联”,在壮大党的外围组织基础上,发展了第一批地下党员。5月,中甸江边成立了三个党总支,6月,总支改为区委,罗天相为区委委员。
1949年5月上旬,特区工委在吾竹召开二次会议,研究特区人民自卫队的组织和行动计划,发展武装,罗天相受派到拉咱古,将礼都、新仁、里仁、桥头自卫队合并起来,成立木笔乡自卫队,特区工委任命罗天相为自卫队长。6月19日,自卫队成立,罗天相向各保收缴积谷,向几户地富征收粮食,供应自卫队,解决了生活问题。
1949年9月4日,拉咱古自卫队遭到汪学鼎、杨汉钦反动武装包围,罗天相、何仲培与寸汝昌组织自卫队分好位置,挖好枪眼,各就各位,各自为战,毙敌四人。敌人虽屡攻不下,但地形对自卫队不利,拉咱古村后是高山,村下是悬崖,且三面临江,恐孤军失守。罗天相、何仲培与寸汝昌召集班以上干部碰头会,研究了突围计划,由寸汝昌带六人突围出去,占领了高地。附近群众奋不顾身前来支援,敌人在里外夹击之下逃跑了。但他们不甘心失败,9月7日汪学鼎又派400马队来支援,罗天相权衡众议,认识到自卫队力量还小,活动区域地形狭小,消息不通,敌人数倍于自卫队,决定先撤过江,待特区指示后视机反攻。7日晚自卫队撤过金沙江,住于龙蟠,沉了木船,构筑工事,防止敌人偷渡。汪部占领拉咱古,拼命向对岸射击,抢劫群众财物。9月10日,张之奇、冯之斗率金江4大队4中队前来换防,罗天相率队到石鼓整编,奉命抽调金江特区中甸一侧撤过江的部分同志,到永胜找三支队司令员兼政委杨尚志,编入滇西北人民自卫军三支队四大队,罗天相任教导员兼党总支书记。9月底,滇西北人民自卫军三支队奉命开赴鹤庆松桂,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第七支队35团,罗天相任团政治处工作队长兼支部副书记,10月,被分配到该团3营9连,任指导员兼支部书记。11月初,35团在剑川马登一带和进犯滇西北解放区的保安团作战,罗天相参加了给敌以大量伤亡的乐天场战斗,19~22日又参加了剑川城“围城打援”战斗,敌陇生文278师师部和保安7、8、9团撤回大理,罗天相随部参加牛街军政检讨会议,公开党组织,成立团党委,罗天相被选为团党委委员兼3营副教导员。
1950年1月,“华永联防剿匪司令”杨振寰受西康盐边土司“川康滇反共救国军第四纵队司令”诸葛世槐指使,率300多人窜袭永胜,为胡宗南、贺国光打通外逃通道,35团奉命经宾川挥师永胜,增援34团,解放华坪。诸葛世槐兵分两路窜犯华坪,35团合歼进犯三阳乡及棉花地罗寿林等3个大队1600多人。3月正与“西康盐边与川康滇反共救国军第四纵队”作战时,罗天相不幸患胃出血送回华坪司令部医务处治疗。24日,35团奉命参加西昌战役,医生不准罗天相随部队前进,七支队副司令员杨尚志决定送罗回剑川后方医院治疗,行前罗要求转组织关系,但杨尚志说:“部队完成任务即回丽江整编,我们缺少有文化的政治干部,你一定要回部队工作,要是编队时病还不好,再转给你”。直到1951年2日,罗才回到部队,后又到丽江边防区基干团工作,竟以“逾期三个月未过组织生活应作自动脱党处理,若日后有杨尚志证明党籍和职务,再根据工作表现论处”,对罗天相作自动脱党处理。
1952年,罗天相到昆明报考医士学校,在校多方证明,请求恢复党组织关系未果,于10月21日重新递交入党申请书,说“脱党应由上级负一部分责任。我为革命倾家荡产,平时不怕苦,多次战役中从未后退畏缩过,但功臣思想危害了自己,今后一定接受党的教育,以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争取重新入党”。医校毕业,留校工作,被送到省政府行政干部学校学习数月,1954年3月又返校继续实习,始发现肺结核病,经治疗,1959年12月调昆明市商业局医院工作。
在“左”的路线指导下的历次政治运动中,罗天相常被人抓住“出身地主家庭,脱离过党,脱离过部队”的“辫子”,当作“靶子”打,长期蒙受不白之冤,在自责、自卑、自咎中生活,慢慢疾病缠身,医治无效,于1975年含恨与世长辞。至死也未实现再一次成为共产党员的夙愿。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1982年2月6日,中共中央对云南省委《关于解决云南地下党,“边纵”历史遗留问题的报告》和《关于为郑伯克同志恢复政治名誉的报告》作了批示,1985年6月17日,中共丽江军分区委员会作出决定为罗天相落实政策,恢复了党籍。
罗天相同志是被派到中甸县开展地下革命工作的第一个中甸籍的中共党员,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团结同志,依靠人民,开展斗争,在解放滇西北的战斗中出生入死,因而受到了滇西北各族人民的爱戴和深切的怀念。
(中共香格里拉市委党史研究室整理)
原标题:《【党史学习教育】中甸县开展地下工作的第一个中甸籍中共党员》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