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百年·红色三明 | 湘江战役:英勇壮烈三大阻击战

2021-04-08 18:22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如梦令·元旦》MV视频
编者按:
三明全市参加红军达3万多人,长征途中,三明籍红军指战员大都编入红三军团第4师和红五军团第34师,分别担任长征中最艰巨的前卫和后卫任务。特别是在湘江战役中,前卫红4师伤亡惨重、损失过半。作为总后卫的红五军团34师浴血奋战,大部分人壮烈牺牲、血染湘江。
红军到达陕北后,三明籍红军战士幸存的仅有76人,在册革命烈士6610人,还有许多烈士没能留下英名。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授衔时,三明籍仅有4人被授予少将军衔。
红四师和红三十四师用青春热血写下了中国革命史上最为悲壮的一页,铸就了长征胜利的不朽丰碑。
《湘江战役》 视频来源:薪火相传
《“铁血师长”陈树湘,断肠明志铸忠魂》 视频来源:新湖南客户端1934年发生的湘江战役
是关系中央红军生死存亡的关键一战,
是红军长征中最惨烈的一战。
湘江战役:英勇壮烈三大阻击战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启长征之路。11月25日,中央红军七万余人在连续突破国民党军三道封锁线后,来到湘桂边界,从湘桂边界的永安关、雷口关入桂,发起了突破国民党第四道封锁线的战役,史称湘江战役。湘江战役形势示意图。(庾新顺/供图)
湘江战役的战场包括了湘南的零陵、宁远、道县、江华、江永以及广西的全、兴、灌(即全州县、兴安县、灌阳县,下同),战役主要在湘江的上游,即桂东北三个县打响。湘江战役采取“甬道式”作战,为了掩护红军主力和中央红军机关渡过湘江,防止敌军从“铁三角”三个方向将红军的渡江路线拦腰折断,中央红军的前、后卫与桂、湘两军进行历时一周的殊死拼杀。新圩—光华铺—脚山铺,构成了中央红军血战湘江英勇壮烈的三大阻击战场。
新圩阻击战
新圩位于灌阳县西北部,南距县城15公里,北距红军西进路线最近点大桥村古岭头5公里,距湘江渡口三四十公里,古岭头是红军前往渡口的必经之路。为防止灌阳县城的桂军北上切断红军西进通道,中革军委命令红三军团五师从新圩南下占领马渡桥,将桂军阻挡在新圩以南。
11月27日,战斗就在灌阳马渡桥打响了。红三军团第五师师长李天佑和政委钟赤兵率十四、十五团和军委炮兵营4000人从雷口关入桂,经水车转新圩沿全灌公路南下抢占灌阳县城。但在灌阳县城北的马渡桥便遭桂军阻击。李天佑果断命令部队前锋死守马渡桥,掩护十四团在枫树脚村的公路右侧月亮包山、判官山修建阻击工事,十五团坚守左侧打锣山、水口山、钟山阵地,居高临下阻击北进桂敌。师部设在杨柳井村边山坡上的独立屋,并派部队沿着新圩方向的公路两侧布防,连夜构筑长约20华里的阻击纵深阵地。
11月28日清晨,激战开始了。桂军第十五军第四十三师和第七军第二十四师1个团已从恭城龙虎关一带赶到灌阳,与原驻守灌阳的第四十四师会合后,随即向红五师阵地扑来。桂敌猛攻枫树脚两侧红五师阵地。红五师凭据连夜修筑的山地阵地英勇阻击。敌众我寡,绝对优势的桂敌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展开轮番冲锋。阵地失而复得,得而复失。拼杀一天,红五师趁夜退守杨柳井两侧山地平头岭和尖背岭。29日红五师参谋长胡震、十四团长黄冕昌等在争夺战中牺牲。战至30日,红五师退守新圩、板桥铺、虎形山一带继续顽强阻敌。
30日上午,中革军委急令红五师驰援兴安界首。红五师新圩阻击战鏖战三昼夜,红三军团第五师第十四团、十五团和军委炮兵营,全力抗击桂军7个团的疯狂进攻,红五师伤亡2000多人。30日下午3时,红六师第十八团赶到新圩阻击阵地接防红五师阻敌。12月1日,红十八团退守陈家背楠木山至古岭头被桂敌包围。全团将士昼夜血战伤亡殆尽。李天佑后来在《把敌人挡在湘水面前》回忆录中写道:“无论敌人何等的凶恶、强大,要想消灭革命的武装力量——中国工农红军是不可能的。”红三军团第五师新圩阻击战战场所在地。(庾新顺/供图)
脚山铺阻击战
脚山铺是个20余户人家的村庄,北距全州城15公里,南距界首镇30公里,桂黄公路穿村而过。在这里,由林彪、聂荣臻指挥红一军团两个师万余人与刘建绪指挥的湘军四个师四、五万人展开激战。
11月26日晚,湘军刘建绪部进占全州,在城外布置了警戒线。这时,红一军团二师五团从全州县枧塘乡的屏山渡渡过湘江后,奉命抢占全州县城,与湘军前锋发生遭遇战。红五团退守鲁板桥、脚山铺一线,连夜构筑防御工事。27日,红一军团二师第五团在脚山铺与从全州城南下的湘军展开战斗。全州至兴安间有四个渡口,从北到南分别为屏山渡、大坪渡、凤凰嘴、界首。北面的屏山渡离全州县城仅10公里,脚山铺与屏山渡相差6公里,战争开战后,屏山渡很快落入湘军手中。
27日红二师四团占领兴安县城以北15公里的界首。28日晨,红四团将界首和光华铺阵地移交红三军团四师部队,紧急赶往北面30公里外的脚山铺增援红五团。红一师第二团从全州凤凰乡大坪渡口渡过湘江,紧急投入脚山铺阻击作战。29日晨,林彪、聂荣臻指挥红一军团四个团凭据脚山铺公路两侧土岭高地,从东往西是黄帝岭、尖峰岭、冲天凤凰岭、美女梳头岭、米花山、怀中抱子山,顽强阻击湘军四个师的疯狂进攻。
30日晨,红一师师长李聚奎、政委赖传珠带领两个团赶到脚山铺,奉命坚守桂黄公路西侧米花山。湘军调集火炮猛轰红军阵地,派出飞机向各个岭头的红军工事扫射。林彪、聂荣臻命令红一、红二师拼死阻击、相机反击,击退了湘军两个师的集团攻击。血战至下午,米花山、美女梳头岭、尖峰岭相继失守,红五团政委易荡平等千余将士战死。战至黄昏,林彪、聂荣臻指挥部队退守怀中抱子山和黄帝岭继续顽强阻敌。湘军向前沿阵地的东、西两侧阵地发起猛攻。入夜,林彪、聂荣臻命令各团交替掩护,退守水头、夏壁田至珠兰铺、白沙河一线,拼死控制着剩下的三个渡口。
12月1日拂晓,战斗就打得更为惨烈。湘军用炮火猛烈轰击后,利用松林灌木土岭的掩护,又实行整连整营轮番冲击红军阵地的战术。红一军团与占绝对优势的湘军鏖战,用极其惨痛的代价才得以把湘军挡在白沙河、珠兰铺、水头以北。
打到中午时分,红三、红四团防守的珠兰铺被湘军突破,红一军团部遇险,军团政委聂荣臻后来回忆说:“这一天,红一军团部也遭到了极大危险。敌人的迂回部队打到了我们军团部指挥所门口,这是多年没有的事。”军团政委聂荣臻、红四团政委杨成武和五团团长钟学高都负伤,两个师伤亡近4000人。其中以红三团损失最大,时任红三团党总支书记的肖锋在日记中统计,红三团在长征出发时有2700人,脚山铺阻击战结束后仅剩八九百人。午后,红一军两个师交替掩护向越城岭大山边撤退。红一军团第一、第二师全州脚山铺阻击战战场。(庾新顺/供图)
光华铺阻击战
光华铺阻击战,也称界首阻击战。光华铺是位于兴安县城以北约20华里、界首以南约5华里的一个小村庄,在公路旁。
11月27日,中央红军前锋第一军团第二师四团已抢渡湘江,在占领兴安与全县交界的重要圩镇——界首后,立即转兵南下兴安县城。但白崇禧已令驻兴安县城的第七军一个团北上,两军打响了遭遇仗。红四团退至光华铺抢占有利地形以阻敌北进。28日,张宗逊师长和黄克诚政委指挥红三军团第四师赶到界首。红四团将光华铺移防第十团后,奉命北上脚山铺会同红五团、红六团。第十团在光华铺、枫山铺一带构筑工事,与坚守界首湘江两岸的红十一、红十二团共同阻击从桂林扑上来的敌军第七军第二十四师,以拱卫中央纵队从界首渡口过江。
29日,桂军飞机炸毁了红军在界首渡口架起的浮桥,第二十四师又一团沿着湘江东西两岸向界首镇发起疯狂进攻。当夜,红军收集船只和铺板,再次架起浮桥。下半夜,桂军偷袭界首南面的上游渡口,企图迂回到红三军团身后直插界首圩渡口。
30日凌晨1时,韦国清带领军委干部团特科营赶到界首镇,连夜征借民众的船只和板料抢架浮桥。在30日的激战中,红十团团长沈述清率一、二营与敌人进行数次拉锯式的反复冲杀,拼死控制了光华铺阵地和界首3个浮桥渡口。红十团血战3天伤亡千余人,沈述清团长牺牲,政委杨勇组织部队反击。
红三军团红四师师长张宗逊命令师参谋长杜宗美兼任团长,再向桂军发起进攻。杜宗美向三营交代完任务,立刻赶往二营阵地,刚爬上土坡岭头前沿阵地就壮烈牺牲。副团长萧远久立即代理团长一职,指挥余部继续坚守阵地。
29日彭德怀军团长和杨尚昆政委于从灌阳赶到三官堂指挥部,调动部队保护浮桥,掩护中央军委纵队渡江。随后,中革军委主席、红军总司令朱德,在界首三官堂庙设立渡江总指挥部。总政委周恩来则在界首湘江东岸组织渡江。30日下午,朱德总司令和叶剑英副参谋长率中革军委总部转到界首西北部的全县大田村指挥作战。
12月1日是湘江战役最惨烈的一天。是日凌晨1时半,中革军委电令林彪、聂荣臻、彭德怀、杨尚昆:红一、三军团主力要不惜一切代价,阻击由兴安、全州向界首进攻的桂、湘两军,并钳制从灌阳北上的桂军和后方的蒋系敌军,掩护红五、八、九军团突过湘江。
两个小时后,中共中央局、中革军委、总政治部又联署政治训令:“……我们不为胜利者,即为战败者,胜负关系全局。……”战局险恶,牺牲已到最后关头,生死存亡在此一举!
这一天里,从拂晓起,各路敌军就在飞机掩护下,向红军各阻击阵地发起疯狂进攻。中央红军的主力红一、红三、红五军团与围追堵截的国民党军展开生死拼杀。血战直到深夜,红军还控制着湘江大坪、凤凰嘴两个渡口,接应红八、红九、红五军团十三师和红一军团十五师突过湘江,才交替掩护,西退至越城岭下的咸水至清水江山地,继续阻击湘敌。
12月1日中午,红三军团团长彭德怀和政委杨尚昆还在界首三官堂庙,指挥第四、第五、第六师继续在界首湘江两岸抗击桂军。这时,桂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以两个团占领了光华铺,一个团在唐家市东沿着湘江向界首进逼。在最危急之际,李天佑带着红五师十四、十五团赶到渠口增援红四师,才打退了桂军四个团对界首的轮番进攻。
彭、杨多次命令红三军团四师向光华铺发起进攻,都未能收复失地,只好坚守光华铺北端的第二道阻击线。五、六师为掩护中央纵队,确保军委纵队左翼安全,拼死守护界首渡口和东岸渠口阵地,与桂军展开了鏖战。至下午,仍然控制着界首渡口和西进通道。
军委得知四师一部在光华铺被敌切断后,第一是命令三军团收集部队,于界首西南拦阻敌军;第二是派出小部队于界首东岸防敌偷袭,守住渡口;最后,增派了一个团阻击光华铺之敌,确保了中央纵队和后续部队从界首渡江。傍晚,各师交替掩护突过桂黄公路,西进越城岭下的鲁塘、华江地域。
在红三军团掩护中央纵队向鲁塘、洛江至华江、塘坊地域撤退的过程中,敌人占领了界首,封锁了界首渡口。红九军团在突过湘江时伤亡过半,红八军团突过湘江后仅有1300余人,红三军团第十八团在灌阳阻击战中全团伤亡殆尽,红五军团三十四师还在灌阳拼杀牵制敌军。湘江血战,中央红军以损失过半(有近20名师团级指挥员牺牲,副总参谋长叶剑英、红一军团政委以下万余将士负伤)的惨痛代价,最终突破湘江天险,转移挺进越城岭。在界首渡口,毛泽东向周恩来、朱德郑重提出:“一定要讨论失败原因!”
12月2日,中央红军主力突破湘江天险,转移西进越城岭山区,继续与桂湘敌军和反动民团进行激烈战斗。博古、李德仍坚持沿红六军团路线,拟从大埠头北上出湖南新宁县,相机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林彪、聂荣臻指挥红一军团和红九军团西进越城岭油榨坪,抢占西延区大埠头(今资源县城)。但蒋介石严令桂军尾追,协同其他军队围歼红军于湘桂黔边。湘军已先我占领大埠头,湘军和中央军重兵堵截红军北进。
12月3日中革军委电令:湘敌已占领大埠头,截断北上新宁之路。我野战军现决脱离敌人继续西进。
4日朱德、周恩来、王稼祥发布《后方机关进行缩编》命令,终于丢掉坛坛罐罐,精简机关,整编部队,轻装翻过越城岭,西进至通道以南地域。北路林彪、聂荣臻指挥红一军团和红九军团抢占车田,但西出城步县未果。
5日,南路朱德、周恩来、博古、李德和叶剑英所率的中革军委总部在红三军团主力掩护下,由塘坊边经洞上、中洞、白竹向塘垌、社水西进;中路的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和董必武、林伯渠、徐特立、谢觉哉等随中央纵队在干部团掩护下,由华江、千家寺走古道翻越雷公岩、老山界,进抵雷公田寺。
6日,军委两个纵队分别从老山界、中洞进抵塘垌、李垌、社水地域。这天,还有红三、红五、红八军团的失散部队在华江、司门前、千家寺、黄腊王隘地域与穿插追击的桂军展开激战,掩护主力翻过猫儿山。
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在西进越城岭中,公开批评第五次反“围剿”以来的中央军事路线,并就红军战略进军方针,向周恩来、朱德建议放弃北上湘西,转向湘黔边,寻机创建川黔边根据地。红三军团第四师兴安光华铺阻击战战场。(庾新顺/供图)
湘江战役宣告博古“左”倾军事路线的破产,全军将士从湘江血战中觉醒。12日,中共中央在湘西通道县城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红军战略进军方向。博古、李德仍坚持北上会师红二、红六军团,周恩来支持毛泽东进军贵州的建议。13日,中央红军全部离开龙胜,进入湖南通道县境。14日中革军委电令全军夺取黎平、锦屏,开辟进军川黔边的道路,这就是著名的“通道转兵”,中央红军由此获得了转机。
湘江战役是红军将士用血肉之躯杀出西进血路,改写了中国革命的历史。宣告了国民党蒋介石围追堵截阴谋破产,中共中央从惨败中猛醒,经过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等运筹越城岭,才有通道会议、黎平会议直到遵义会议,中国共产党和中央红军开始新的征程,有了新的希望。红军长征过广西的十九天,是决定中国革命命运的十九天,客观上为后来的通道转兵、黎平会议和遵义会议的实现提供了契机!
本文摘自《湘江战役》(《美丽广西》2018年第1期)
来源:三明市融媒体中心综合
原标题:《党史百年·红色三明 | 湘江战役:英勇壮烈三大阻击战》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