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学习|红色崇阳:王觉非 高枧传奇

2021-04-08 17:42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高枧处大湖山脚下,东临江西修水,南接通城塘湖,处两省三县交界处。在高枧,王觉非是一个真正的传奇。一、锋芒初试
1898年,王觉非出生于崇阳县高枧一个中医世家,父亲王汝霖是当地有名的中医,王觉非是家中独子,望子成长,家境宽裕的老中医送儿子到县城读书。王觉非故乡
王觉非自小颖悟,加上勤奋好学,在县城高小毕业后,即考入县自立中学。青年才俊,时人称学富五车,才高百斗,尤其书法造诣颇深,能两手同时运笔,挥笔自如。
那还是在1906年的清朝晚期,地方上出了一件非常有名的事:通城下段李家与江西上源曹家订秦晋之约,女方姓曹,男方姓李。3年期满,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时,女方却提出一个条件:对对联。女方出上联:淑女于归,八褂罗裙罩住下段腿。男方若对不上,对不起,退婚。
这是个绝对。文采,用典,平仄,谐音,均恰到好处,既带挑战又暗含侮辱,江西诗派创始人黄庭坚故乡之修水,文风浓厚,读书人多,骂人都不带脏字。
都是大户人家,门当户对,钱财家世且放一边,这文若逊了,合族人的面子也全丟了。
对不出,通城人想出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征集下联。下段李家许诺:谁若对得上此联,便是下段李家的座上宾,并有丰厚的报酬。
一传十,十传百,这事像长了翅膀一样,一下子传得很远。但传了很长时间,也没用人对得上,急死人了。
容易。当这事传到高枧时,有人出挺。谁?王觉非。当时通城人不信,王觉非谁啊?一县人都对不上,就凭一个不满18岁的毛头小伙子?
但高枧人信,平地出霸王,深山出宰相,在高枧人心中,王觉非年纪虽小,却有宰相之才。
桐子花开,一根光棍打进上源槽。
绝对,绝对子!通城直接拜服,自古英雄出少年,用八抬大轿,把贵人接到下段李家致谢。
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不信但看筵中席,杯杯先敬有钱人。那天的酒喝得天翻地覆,坐在上席的却是个不满18岁的年青人,但下段李家合族人都来敬酒。人逢喜事精神爽,才子王觉非也是意气风发,指点方遒。喝到高兴处,通城族长提出一个请求:要过年了,王学士能否献墨宝,为下段李家写几幅春联?
行!王觉非一挥手:你们去把所有的大门都贴上红纸,待酒后我来写!
须知,下段李家一共有48个天井啊,通城人又是一惊。
但王觉非早已成竹在胸, 酒足饭饱后,只见这高枧才子似徉似狂,两手挥笔,慢移方步,穿天井过朱户,龙飞凤舞,平仄对仗,见红纸就书,一昼淋漓酣畅,直至写完最后一幅,丟开笔,移步上轿,又让通城人用八人大轿把他抬回崇阳高枧。自此,高枧才子王觉非名动两省三县。到民国时期,时任国民党教育厅厅长的王世杰回崇省亲期间,听闻此事,特召王觉非到回头岭,想纳入其门下。
那次,王世杰带了警卫和谋士,见王觉非前,设了一计,让王世杰夫人在堂屋待客,王世杰与谋士则躲在厢房从窗户观察,派一人持扫帚从堂下过,若看中了,扫帚拎在手上不放,若相不中,则把扫帚丟在地上。
“人才,文才,”那谋士人称有相人之术,“不过”一一待细看王觉非后脑,谋士说:天不假年,此人寿年不长。
扫帚掉在地上。王觉非后人
二、参加革命
城头变换大王旗,王觉非长成的年代是一个军阀混战的年代,各路诸侯拥军自重,你方唱罢我登场,占地盘,抢枪支抢粮食,老百姓水深火热,却无人问津。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看不惯时局的王觉非中学一毕业,直接回到高枧,同父亲一起行医乡里。
1928年春,大革命失败后,山乡高枧来了位叫刘石渠的通城人,他表面上的身份是教书先生,实际上是受党的派遣,来高枧进行秘密革命活动的地下共产党员。
共同的兴趣和爱好,共同的对时局的看法,王觉非早就认识并非常佩服刘石渠,在刘的带领下,积极参加农会,开展抗租抗捐抗税活动。1929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走上革命道路。在高枧密秘串联,宣传革命,发展党员,在当地先后发展了王豪杰、廖金保(女)、王槐生等人入党,活动范围扩大到小山、义源、老胡洞等地,曾一度处于低潮的革命又呈星火燎原之势。
时高枧驻有国民党的自卫团,有36条枪,团总廖东林,是个鲜廉寡耻,心狠手辣的刽子手。面对党在高枧的活动,廖东林恨之入骨,又莫可奈何,便上报给其主子国民党崇阳县政府,他们将县保安团的两个班增拔给高枧自卫团,倚仗人多枪多,倒行逆施,肆无忌惮地欺压杀害人民群众。为了彻底揭露廖东林及国民党的反动面目,王觉非在高枧桥上大庭广众之下,痛斥廖东林等人助纣为虐,鱼肉乡民,敲诈勒索,奸淫烧杀的反革命暴行。王觉非此举在当地引起轩然大波。廖东林被戳到痛处,恼羞成怒,阴谋以通匪罪企图杀害王觉非。为保存革命力量,党组织极时将王觉非等人转移入江西,并加入江西赤卫队。
三、夜袭自卫团
1929年农历4月初八,天空飘着细雨,夜,乌漆麻黑。在江西至高枧的山道上,急匆匆走着一支队伍。他们是王红三纵队邱丙清团的红军,这天晚上,由王觉非带路日夜兼程袭击高枧自卫团的。深夜子时,红军到达高枧,按计划扇形撒开,对自卫团突然发起攻击。毫无防范的团丁在睡梦中直接当了俘虏。与此同时,王觉非带着部队,直扑廖东林卧房,可惜当晚廖东林没有宿在团部。睡梦中忽闻枪声的廖东林,急忙披衣起床,一边开枪射击,一边组织人马负隅顽抗。王觉非见敌人已有准备,便让赤卫队在正面吸引火力,他趁乱转到另一个窗户底下,将手榴弹投入室内,碰的一声,浓烟中,王觉非和几个队员冲入室内,只见自卫团副团总廖东林的弟弟廖赤林被炸得血肉横飞。这次战斗,只用了10多分钟时间,虽然廖东林漏网,但全歼了高枧自卫团,击毙副团总赤林,活捉团丁20余名,缴枪13枝,而我军无一伤亡。初战告捷后,王觉非又带领赤卫队配合红三纵队攻打崇阳县城,大获全胜,全歼县保安团。
四、经受考验
高枧之役,廖东林苦心经营的一点本钱,一夜之间输得精光。从此对王觉非恨入骨髓,必欲置之死而快。但高枧山大人稀,加上人心所向,成丧家之犬的廖东林欲速报仇,谈何容易。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不久,廖东林又施出一条毒计。
廖东林潜回高枧,纠集当地地痞流氓,将王觉非的妻,媳,女儿统统拘押起来。威逼王觉非的同姓族人向王觉非写信劝降,扬言三日内若不照此办理,就将王觉非的亲人统统杀光。万般无奈,王姓族人经过一番商量,由一位年高望重的老人写了劝降书。廖东林见阴谋成功,立马派人到通城把劝降信送到通城县苏维埃政府。此时,王觉非正担任通城县苏维埃政府副主席。同时,廖东林又派人到通城县城,大造王觉非叛变的谣言,蛊惑人心。鉴于战争年代的残酷性和复杂性,通城县党组织将王觉非暂时调离领导岗位,并将其安排到阔田红色小学任教员。
那是王觉非的至暗时光:亲人遭敌手,自已又被怀疑,但王觉非对党的信仰却坚决不动摇!离开领导岗位后,在阔田小学安心教学。是年秋天,刘石渠自江西返回通城,经过大量的调查,终于查清所谓"王觉非叛变"纯属敌人的阴谋陷害。通城县委重新研究,一致同意撤销原决定,恢复王觉非的原任职务。不久,湘鄂赣边特委调王觉非到江西造内任江西西北区苏维埃政府秘书,兼任宣传部长,参加四次反围剿斗争,均取得胜利。
五、为革命流尽最后一滴血
1934年,在王明左倾路线的干扰下,第五次反围剿失败,10月,中央红军从于都出发,开始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国民党反动派一面对西行红军进行围追堵截,一面对留下的红军进行疯狂的围剿,红十六师师长孔荷宠叛变,六七月事变后,湘卾赣省委书记红十六师政委陈寿昌在老胡洞战斗中英勇牺牲,1935年9月,师长徐彦刚遇害,中国革命走到生死存忘的关键时刻,苏区湘鄂赣开始了最难艰的三年游击战争。
1935年2月,西北区苏维埃政府召开紧急会议,决定退出造内,转入游击战争。当伤病员刚刚撤出,大批敌军蜂拥而至,王觉非带着机关人员沉着应战,边打边撤,正当要突出重围时,突然发觉有一批重要文件尚未带出,便立即带领赤卫队杀入敌阵,返回造内,抢出重要文件,并将带不走的文件连同房屋一并烧毁。这时,闻讯赶来的敌军将他们团团围住。“快走”!王觉非把重要文件交给可靠的赤卫队员,让他们快去寻找自己的队伍,而他自己则仅带着2名队员留下阻击敌人,并以密集的火力吸引敌人,掩护战友撤退,一个多小时后,最终寡不敌众,王觉非和两名赤卫队员相继中弹牺牲,为革命流尽最后一滴血,时年仅36岁。
司马迁先生曾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如鸿毛。为革命而死,王觉非传奇而短暂的一生,重于泰山。
原标题:《党史学习|红色崇阳:王觉非 高枧传奇》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