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州红色资源通览】第四次反“围剿”战役——黄陂战役

2021-04-10 18:36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第四次反“围剿”战役
(四)黄陂战役
1932年底,国民党赣粤边区“剿匪”总司令部陆续调集近40万兵力,组织对中央苏区第四次“围剿”。1933年1月底,蒋介石到南昌亲自兼任“剿匪”总司令,决定采取“分进合击”,三路进剿,主力集中于中路的战略,制定了在黎川附近地区一举歼灭红军的作战方案。以陈诚指挥的12个师为中路军担任主攻任务;蔡廷锴指挥的第19路军和驻福建的6个师又1个旅为左路军;余汉谋指挥的广东军队6个师又1个旅为右路军,策应中路军行动。中路军总兵力约16万人,70个团,编成3个纵队。第1纵队指挥肖乾11师、李明52师、陈时骥59师,向宜黄、棠阴地区集中;第2纵队指挥李默庵10师、周至柔14师、高树勋27师、吴奇伟90师向临川、龙骨渡地区集中;第3纵队指挥周浑元第5师、赵观涛第6师、李延年第9师、王锦文79师向金溪、浒湾地区集中。黄陂战役示意图
金溪、资溪战役之后,苏区中央局要求已经集结于黎川地区的红军转移到抚河以西,“进攻南城、南丰并保持和巩固它”,甚至表示“虽大的牺牲也在所不惜!”并以“经中央全体通过”的名义,强令红一方面军执行。在此情况下,红一方面军首长决定先攻南丰的指示,同时,为减少强攻坚城所造成的损失,设想了多种方案。
1、强攻南丰城
南丰城濒临抚河西岸,地处抚河流域狭长平原的中部,扼广昌通抚州大道的咽喉,与黎川、崇仁有大道相连,是抚河战线国民党军进攻中央苏区的重要据点,筑有坚固的防御工事。南丰守军为陶峙岳第8师2个旅6个团,其44、45、47、48团和43团(欠一个营)驻守城内及城郊地区,46团在新丰街,43团2营在里塔,与南城的许克祥24师保持联络。
2月7日,红一方面军首长决定以一部兵力袭击新丰街,主力进攻南丰城。为牵制敌人,保障主力在南丰的作战,以周建屏红11军进至金溪浒湾和南城,红21军进逼永丰,江西军区独立第4、5师在宜黄、乐安以南地区活动。
9日,红一方面军以红五军团和红22军为右纵队,红三军团为中央纵队,红一军团为左纵队,由黎川地区向南丰地区开进,途中,红22军占领里塔,守敌退回南丰,驻守新丰街的敌46团因归路被红军截断,被逼向南城,归24师指挥。
11日,红一方面军主力逼近南丰城。部署:红三、五军团分别由南、北两个方向攻城,红三军团为主攻;红12军在城东南抚河右岸配合行动;红一军团集结于城西之尧石、贯巢地区准备打击援敌。
12日黄昏,红三、五军团各一部分别冒雨向南丰城西郊之敌45团和北郊之敌44团阵地发起攻击,红12军向抚河右岸之敌48团发起进攻。红三、五军团与敌激战一夜,夺得10多个堡垒,但大部分阵地仍在敌手。红12军攻占抚河右岸阵地,敌48团撤回城内与主力靠拢,并破坏浮桥,守城待援。此次作战,红军消灭敌军不足一营,而自己却伤亡400多人,红3师师长彭遨及两名团长牺牲。攻打南丰县城
陈诚获悉红军围攻南丰后,令守军陶峙岳撄城固守,同时急令驻南城的许克祥24师驰援,令中路军各纵队迅速向南前进,企图合围红军于南丰城下。周恩来、朱德当机立断,于13日决定“改强袭南丰为佯攻”,部署一部兵力佯攻南丰以吸引敌人,主力集结于南丰城至里塔圩一线,待机歼灭增援之敌。
2月22日,敌中路军第2纵队正由抚州向南城进发,第3纵队准备由金溪地区南下,第1纵队准备由乐安、宜黄地区迂回红军后方,围歼红军于南丰地区。周恩来、朱德鉴于敌兵力过于集中,打援无取胜把握,在南丰地区与之决战更为不利,毅然决定撤围南丰,采取退却步骤,从2月23日起,以周建屏红11军伪装主力,大造声势,由南城新丰和里塔圩之间东渡抚河,向黎川方向佯动,迷惑和吸引敌人。红军主力则秘密转移到以宁都东韶为中心的南团、洛口、吴村地区隐蔽集结,待机歼敌。
2、乐安登仙桥战斗
2月25日,红一方面军主力在宁都东韶、洛口地区集中完毕。由于苏区人民封锁消息,陈诚误以为退向黎川的红11军是红军主力,决定以第1纵队于宜黄以南地区集中,然后出广昌、宁都堵截红军归路;第2纵队由南城、南丰出康都侧击黎川、建宁;第3纵队由金溪地区南下,从正面向黎川方向进攻,企图合击红军主力于黎川、建宁地区。登仙桥大捷旧址
罗卓英依照陈诚的部署,率第1纵队肖乾11师由宜黄南下,令李明52师、陈时骥59师由乐安地区东进宜黄黄陂,同肖乾11师会合,尔后向广昌、宁都进攻。
周恩来、朱德获悉上述部署后,认为敌第1纵队与第2、3纵队相距较远,态势孤立,且李明、陈时骥两师由乐安向宜黄黄陂开进,穿行于崇山峻岭之中,山高林密,行动不便,联络协同困难,决心集中红一方面军主力,采取各个击破的方针,在乐安谷岗、登仙桥以东,宜黄河口、黄陂以西地区选择有利地形,以伏击战首先歼灭52师、59师于东进途中,尔后相机歼灭其他各路敌军。部署红一军团(辖红7、9、10、11师)、红三军团(辖红1、2、3师和红7军)、红21军为左翼队,由林彪、聂荣臻统一指挥,从宁都洛口、东韶地区秘密北进,集结于乐安金竹、大坪、望仙地区,并适时前出,待李明52师进入登仙桥、蛟湖、桥头一线时,突然对敌行军纵队发起进攻,分割围歼该敌;红五军团(辖红38、39师和红15军)、红22军为右翼队,由董振堂、朱瑞统一指挥,从水口、吴村地区,集结于横石、侯坊一线,准备占领黄陂、霍源地区,歼击由谷岗、西源向黄陂前进的陈时骥59师,并保障左翼队侧翼安全;江西军区独立第4师在永兴桥至杨坊之线、独立第5师在河口西北上源、下源地区,牵制敌人,配合主力红军作战;红12 军为预备队,随右翼队行进,保障右翼队侧翼安全,随时准备投入战斗。红一方面军总部随红五军团前进。红一方面军总指挥部——南村管坊渭元村仲璋大祠红一方面军总部——谷岗登仙桥何家村节孝坊红一军团指挥部——金竹杭村商卿公大祠
25日,总政委周恩来、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向全军发出政治工作指示,要求各部队利用战前或作战中的间隙进行政治动员和宣传鼓动,提高部队士气,号召红军指战员以最大的决心和勇气来争取反“围剿”第一仗的完全胜利,给进攻的国民党军以迎头痛击。随后,红军各部队先后进入预定区域,封锁消息,侦察情况,进行临战准备。红一军团指挥部——谷岗火嵊小金竹村管氏祠堂
2月26日,李明52师、陈时骥59师由乐安分两路东进。52师辖2个旅6个团为右纵队,沿乐安太平圩、登仙桥、大龙坪向宜黄黄陂前进;59师辖2个旅及1个独立团共5个团为左纵队,沿乐安罗山街、龙王庙、宜黄霍源向河口前进。当晚,52师、59师分别在乐安太平圩、罗山街宿营。27日继续东进,当时细雨蒙蒙,云遮雾障,10米之外人物难辨,摩罗嶂大山雄居两师之间,部队通讯联络、互相支援困难,天候、地势均于其不利。红一军团无线电——谷岗水口坪坑建英公祠
李明52师按155旅为前卫,154旅(欠309团)为本队,师部和市直属队在本队后跟进,309团为后卫,依序向东开进。前卫155旅为缩短行军长径,以便相互掩护和策应,将所属3个团分为两个行军纵队。旅部率310团、311团经蛟湖向黄陂前进;312团经坪口、跃龙坪右侧道路向黄陂前进。该师因受游击队的袭扰,行动缓慢,误以为红军主力远在南丰、黎川地区,故在行军途中几乎全无侧方警戒,对隐蔽其行道南侧之红军主力毫无察觉。
27日13时许,当52师前卫155旅进至桥头附近,本队154旅到达蛟湖,师部和师直属队到达大龙坪,后卫309团越过登仙桥时,红一军团突然发起攻击。彭雄红7师主力由杨梅嵊首先向蛟湖之敌攻击,将敌行军纵队拦腰切断,并以一个团插至蛟湖与大龙坪之间地区,阻止蛟湖之敌回援。李聚奎红9师主力由苦竹坳向大龙坪之敌攻击;红10师29团和红11师33团向进至登仙桥附近之敌后卫部队进攻,14时,寻淮洲、李井泉21军赶到登仙桥附近,截断敌人退路。这时,敌已被分割,林彪即令红10师、红11师主力协同红7师、红9师围歼大龙坪、蛟湖之敌;红11师33团协同红21军攻歼小龙坪、登仙桥之敌。敌军仓皇应战,由于情况不明,联络被切断,加之浓雾笼罩,观察困难,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困境中。经3小时激战,红一军团全歼52师部、师直属队、后卫309团,本队154旅一部,俘获师长李明。李明由于身负重伤,抬至苦嘴蚴时死去。
与此同时,取道大龙坪、坪口、跃龙坪向黄陂推进的155旅312团也遭到毁灭性打击。
52师前卫155旅主力到达桥头地区后,从激烈的枪声中判断大龙坪方向和霍源方向发生战斗,因情况不明,遂就地占领阵地,转入防御。27日16时,红三军团先头部队红2师到达桥头的下庄、安槎地区与敌接触。18时,红三军团主力到达,即将155旅合围。28日2时,彭德怀部署:红2师向下庄、安槎之敌攻击,主力集中于安槎方向;红3师向桥头、安槎之敌攻击,适时迂回军坪,断敌退路;红7军向蛟湖之敌攻击,协同红一军团继续围歼154旅残部。红1师为预备队,集中于拿山附近,随时准备支持桥头与蛟湖方向作战。28日6时30分,红三军团向被围之敌发起攻击,8时,红2、3师在安槎、罗山一线与敌展开白刃搏斗,逐次夺占安槎阵地,但遭到罗山之敌阻击。9时,彭德怀适时以红1师从安槎、蛟湖之间楔入敌阵,迂回至安槎之敌右侧背;红2、3师乘势占领安槎以北罗山一带敌人阵地,并向西阻截,激战至11时,将桥头之敌全歼于摩罗嶂东麓山谷中。歼灭桥头之敌后,彭德怀即以红2师和红3师一个团,向大源、田西方向攻击前进,支援右翼队作战。与此同时,向蛟湖进攻之红7军在红7、11师协同下,全歼154团主力。红三军团指挥部旧址——刘氏宗祠
这一战役,红军左翼队全歼敌52师,俘师长李明、312团团长彭梦耕,毙307团团长房少赋,伤师参谋长柳际明、154旅旅傅仲芳、309团团长吕国铨、310团团长王岳。敌自称损失士兵6000余名,步枪3000余支,机枪80挺,迫击炮10余门,无线电机7部。
3、宜黄黄陂霍源战斗
2月27日11时,红军右翼队先头部队到达黄陂、秀源一线,发现左纵队陈时骥59师正从霍源一带向黄陂前进。董振堂、朱瑞决心集中兵力,歼灭该敌。部署:罗炳辉红22军(欠红66师)向霍源方向急进,先于敌人占领黄陂西北高地,红66师由太源向西源方向迂回前进,陈伯钧红15军在红22军左侧占领匡鹿梯一带阵地,红38师接替独立第5师任务,占领黄陂以西高地,向安槎方向警戒;红39师准备接替红22军(欠红66师)阵地,以便红22军集中力量迂回兜击敌人;独立第5师集结于黄陂待命。黄陂霍源村黄陂战役战场旧址
13时,陈伯钧红15军同敌59师前卫第177旅354团接战,激战数小时,将其击溃,红军乘胜占领军坪。战斗打响后,敌师长陈时骥一面令后卫175旅351团和独立团迅速向西源集中,保障后方安全;一面率175旅352团和351团1营向前增援。当陈时骥到达佛岭坳时,得知前卫354团伤亡严重,即令352团增援该团。激战至黄昏,敌59师参战部队伤亡过半。陈时骥遂令各部就地转入防御,加强工事固守。是日,国民党军第1纵队队长罗卓英率11师由宜黄南下,先头部队进至河口以北杏坊附近,但未能与52师、59师取得联系。
根据上述情况,董振堂、朱瑞决心加快战斗进程,赶在敌11师到达前消灭敌59师,当夜调整部署:以红22军之一部向河口方向侦察警戒,阻击敌11师增援,该军主力经佛岭坳兜击霍源之敌;红39师一部从正面进攻霍源之敌,配合红22军作战,一部配合红12军夹击云峰山之敌;红38师与红15军协同作战,歼灭军山之敌;独立第5师协同红22军一部阻击宜黄增援之敌。要求各部当夜做好一切准备,次日集中全力猛攻。蛟湖战斗旧址——蛟湖村
28日8时,红军右翼队向陈时骥59师发动全线进攻。红38师与红15军首先歼灭军山之敌。15时,红12军和红39师继歼云峰山之敌;担任迂回兜击任务的红22军,在红39师和红15军以及先行赶到的红三军团第3师一个团的配合下,于19时全歼霍源之敌。师长陈时骥风败局已定,率残部数百人乘夜暗向蛟湖方向逃窜,并给李明写了一封乞援信:“文献兄:弟无能,于本日午后一时失利,现部队已溃散,弟仅率士兵数十人在距蛟湖七八里之山庄中,请迅速援助为盼。”当逃至蛟湖附近时发现52师已被歼灭,于是又向乐安方向逃窜。蛟湖战场遗址红军指挥所旧址——李氏宗祠红军临时医院——坳背李氏宗祠林彪指挥所(石亭)
3月1日上午,逃至登山桥东北地区时被红一军团歼灭,陈时骥被活捉。
至此,敌59师除在西源一带的独立团和351团大部在肖乾11师接应下逃脱外,其余均被消灭。红军活捉敌师长陈时骥,毙175旅旅长杨德良,伤177旅旅长方靖、354团团长李青。
在这次战斗中,红五军团39师师长王树亚英勇牺牲。王树亚墓所在位置
黄陂战役,歼国民党军近2个师,俘师长李明、陈时骥以下官兵1万余人,缴枪约1万支。螺峰山庙旧址(捉敌59师师长陈时骥)五大哨口——坳背哨口五大哨口——坳上哨口五大哨口——保卫哨口五大哨口——丁哨背口五大哨口——郭安哨口
来源:中共抚州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
原标题:《【抚州红色资源通览】第四次反“围剿”战役——黄陂战役》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