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远迹】瓦仓起义:打响鄂西秋收暴动第一枪

2021-04-12 18:19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瓦仓起义:
打响鄂西秋收暴动第一枪
在远安1752平方公里的红色的土地上,中国共产党领导远安人民走过了大革命、土地革命、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艰难岁月,开创了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新时期,创造了彪炳千秋的辉煌业绩,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英模人物。这些感人至深的英雄事迹,既是远安人民艰苦奋斗的历史见证,更是激励远安人民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继续向更高目标迈进、实现发展新跨越的强大动力。百年大党,初心如磐,为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县融媒体中心联合县档案馆推出“初心远迹”专题报道,与全县人民一起了解远安革命斗争史,汲取历史滋养、激励广大党员干部担当作为,在全县掀起“学党史、悟思想、办实事、开新局”热潮。在今天的节目中,为您讲述波澜壮阔的瓦仓起义革命史。一、起义的背景
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确定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并把发动农民举行秋收起义作为党的主要任务。会上,毛泽东提出了“以后要非常注意军事,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取得的”的著名论断。远安有着起义良好的政治和群众基础。1922年冬五县(荆门、当阳、远安、南漳、钟祥)边界的方家口成立“乡俗改良会”,开展革命启蒙运动,其骨干成员如李时鲜、汪效禹等不少后来成为远安地方党组织的领导成员和主要负责人;1925年7月,陈海涛、梁子厚、张汉千等3人到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期间均加入共产党,9月初结业后回到武汉地委报道,随后以“湖北省农民协会特派员”的身份回到远安领导农民运动和党的地方组织创建工作。9月底,经中共武汉地委批准,中国共产党远安县支部委员会(简称中共远安县支部)成立。这是党在宜昌地区的第一个支部;1926年8月,陈海涛在南乡成立远安县第一个农民协会——南乡农民协会。9月,从4000多名会员中挑选出350名会员,成立了南乡农民自卫团。张汉千也在北乡成立农民协会并组建北乡农民自卫团,随后各地相继建立起34个乡级农民协会,会员发展到2.2万人。1927年8月,中共中央批准了湖北省委秋收起义计划,称远安是鄂西地区“工作最好的地方”,并把远安作为鄂西秋收暴动的“总大本营”。二、起义的准备
(一)加强领导,周密部署
1927年8月中旬,成立中共鄂西区特别委员会(简称“鄂西特委”)。省委特派曹壮父等直接参加瓦仓起义的组织领导和策划。
9月7日,成立瓦仓起义指挥部。指挥部下辖行动小组,李超然(简介李超然其人)任总指挥,汪效禹任副总指挥兼行动小组组长,瓦仓区委书记傅恒之担任行动小组副组长。
9月11日,鄂西特委在当阳洪柿坪秘密召开远、当两县县委联系会议。出席会议有起义总指挥李超然、当阳县委代理书记李述礼、远安县委书记陈海涛等21人。会议对起义的时间、路线、集结地点、缉捕官吏土豪劣绅名单以及起义后的各项事宜作了缜密的研究和周密的部署。
(二)深入宣传,激发热情
党的八七会议后,中共鄂西特委及当阳、远安县委,深入农村宣传八七会议精神,揭露国民党新军阀叛变革命,残杀民众的罪行,演出话剧《捉贪官》,激发民众进行武装反抗的革命热情。农协还在妇女和儿童中教唱《农民歌》,告诉人民只有团结起来斗争,才能改变贫穷的命运。9月上旬,中共瓦仓区委在老观窝为被敌人残杀的中共党员李时鲜(老观窝人)举行了有万余人参加的追悼大会。烈士灵堂的两侧写有“时逢潮流转同仇敌忾,鲜血流成槽骨肉相连”的对联,横额是“报国雪恨”。追悼大会群情激愤,“向反动派讨还血债”、“为死难烈士报仇”、“打倒贪官污吏、土豪劣绅”的怒吼声,此起彼伏、震荡山谷。追悼大会实际上变成了鼓舞士气、准备暴动的誓师大会。
(三)扩充队伍,筹集武器
瓦仓农民自卫团是起义的基本武装力量,被命名为鄂西工农革命军第一团,由原来的1600人扩充到2000多人。任命汪效禹为团长,傅丹湘、李勋臣为副团长,洪勋为政治指导员,傅恒之为参谋长。下设三个营,汪文化、黄冠柏、李时新分别任一、二、三营营长。
武器弹药方面,川军秦汉三旅部支援步枪30支、子弹若干箱;自卫团自己在周家冲修械所赶制土铳、土炮、大刀和梭镖数百件;南乡农民自卫团送步枪4支、手枪2支;到起义爆发时,全团共有步枪40多支、来复枪14支、土铳700余支、罐子炮14门以及大刀、梭镖等武器2000余件,暴动者人人都有了武器。
(四)争取当地驻军,做好统战工作
当时,国民党在荆当远驻防的川军是秦汉三、罗福祥和杜伯乾率领的两个旅,也是当阳人,旅参谋长罗福祥和李超然在川军中是同事,后加入共产党,他和秦汉三发动兵变,解除杜伯乾的职务。罗福祥按照鄂西特委的指示,将部队移防到荆门县的大烟墩集,以防荆门之敌进入瓦仓地区。三、起义的经过
9月14日夜,起义总指挥部下达了“杀尽反动官吏和土豪劣绅,无情地镇压一切反革命”的命令。瓦仓农民自卫团以攻打瓦仓区团防局为标志,打响了鄂西地区秋收暴动的第一枪。瓦仓区团防局(团防局,为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地主阶级反动武装的指挥机关)盘踞在石马槽,吩咐团丁们日夜防守,还请来大刀会助威。石马槽的岗顶三面陡峭,只有一条小路连着庙前至瓦仓的大路,上面修筑了比较坚固的围墙,易守难攻。自卫团战士在汪效禹的指挥下擂着战鼓,向山顶进攻,点燃土炮打向土围子。土围子的土炮也不示弱地响起来,双方炮战持续了一阵,寨墙上的许多垛口已被打飞,敌人的火力减弱,汪效禹又挥动小红旗,战士们抬着云梯,举着大刀、梭镖发起冲锋。黄冠柏指挥二营迅速冲到土围子墙边,竖起云梯攀登围墙,敌人突然从墙上掀下大量滚石和檑木,砸死砸伤不少自卫团战士。但战士们仍不顾生死地继续攀登云梯,在墙头上与团防局、大刀会激烈地拼杀。这时,敌人又不断地将浇满桐油的柴草点燃后扔出来,土围子墙外顿时变成一片火海,云梯被烧着,战士们没法靠近。在这种情况下,汪效禹果断地决定鸣锣撤退,第一次进攻受挫。
紧急关头,颇有军事才能的黄冠柏提出采用声东击西战术,即用少量部队在正面佯攻,汪文化带领一营绕到寨后猛攻,使敌人误以为自卫团要从寨后进攻,立即抽调重兵后援,这时,黄冠柏抓住时机在正面强攻。炮火硝烟弥漫,一团团火焰穿梭般飞来飞去,一阵阵战鼓咚咚地直响,农民自卫团的战士们飞快地抬起云梯,顶着盾牌(湿漉漉的棉絮和门板),举着大刀、梭镖向土围子冲去,枪炮声、呐喊声响彻云霄。他们很快又重新靠近土围子,迅速竖起云梯,顶着盾牌,一个跟一个爬上去。寨墙上的敌人拼命地向下打铳,推下滚石和檑木,自卫团的战士前面的人倒下了,后面的人又接着往上冲。敌人点燃浇满桐油的柴草甩出墙外刚一落地,就被战士们用铁叉挑到一边。经过反复搏斗,自卫团战士终于登上寨墙,跟敌人进行肉搏战,战士们和敌人扭做一团,兵器的撞击声、呐喊声、负伤的惨叫声混作一团。一营也赶过来,左右夹击。至此土围子四周的防线均被攻破。自卫团的战士源源不断地冲进土围子,他们的勇猛震慑住了寨内的敌人。团总汪和廷胆怯了,见势不妙偷偷地翻墙逃窜时被自卫团战士活捉。
与此同时,一、二营配合各乡、村农民协会连夜捉拿土豪劣绅和反动贪官污吏。一营营长汪文化包围了大恶霸雷申之的家,击中企图顽抗的雷的手腕;二营战士逮住了躲在屋顶上的地主方业臣。一夜间,起义军拘捕土豪劣绅和反动官吏80多人,并将其中罪大恶极的30多人处以死刑。
第二天,即9月15日,中共鄂西特委在瓦仓傅家祠堂主持成立了鄂西地区第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革命政权——瓦仓工农革命政府。下辖10个乡农民协会。10月初,瓦仓工农革命政府改称为瓦仓苏维埃政府。
在瓦仓起义的激励和鼓舞下,当阳观音、九子山,远安南乡、北乡,以及荆门、南漳的农民自卫团也纷纷举行暴动。在不到10天的时间里,在荆当远边界地区,形成了一块以瓦仓为中心面积达1500多平方公里、人口达12万多的红色区域。
起义的胜利,震慑了国民党反动派,引起了湖北军阀的极大恐慌。10月下旬,军阀曹静佛纠集荆当远三县团防武装与邬炳南的反动建国军共计1万多人,向瓦仓苏区发动疯狂进攻。为了鼓舞“士气”,曹向团丁们宣布:“每杀一个人,赏钱五串,杀错了不追究,放错了要受罚”。由于敌众我寡力量悬殊,为了保存革命力量,部队化整为零,分散突围。突围中,团长汪效禹、指导员洪勋不幸被捕,壮烈牺牲。敌军攻占瓦仓地区后,残酷镇压农民协会,疯狂屠杀共产党员和农协会员,使瓦仓苏区遭受重大损失。
11月,汪文化、黄冠柏、傅丹湘等起义军领导在南乡三孔村李树湾集合100多名突围出来的农民自卫团战士,在远安县委的支持下,重新组织起400余人的鄂西地区第一支工农革命武装——鄂西挺进大队,返回瓦仓地区开展反“清剿”斗争,串联农协会员和农民自卫团掉队队员,不断扩充队伍,继续开展武装斗争,在周围百余里的地域与敌人周旋,再一次掀起了斗争高潮。
值得一提的是,汪文化、黄冠柏等颇有军事才能,他们认真吸取前期的斗争经验教训,总结出“敌来我飞、敌去我追;白天分散、晚上拢堆;你要作恶、我就治罪”的战术,灵活对付进攻之敌。这个和朱德、毛泽东在井冈山总结的“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十六字游击战术非常接近,实在是了不起!
1928年2月,总指挥李超然被杀害于当阳长坂坡。5月,敌人正规部队和民团数千余人兵分四路再次围剿瓦仓苏区。面对进攻,鄂西挺进大队占领祠堂冈、黑头垴两个高地坚守,一次又一次打退了敌人的进攻。5月16日,祠堂冈失守,挺进大队牺牲了80多名战士,其余人员突围到涂家寨。5月17日,涂家寨又被敌人攻破,挺进大队又牺牲了50余人,队伍被冲散,瓦仓苏区随即丧失。但突围出来的部分战士在黄冠柏的带领下,转移到南远边界地区创建南安游击队继续开展武装斗争,到1931年发展成为荆当远独立团,最后加入到了贺龙领导的红三军(据史料记载,远安共有20多人参加了红军长征,例如杨和清),踏上了新的革命征程。四、起义的意义▲瓦仓区苏维埃政府遗址
瓦仓起义是党直接领导下的红色革命,在鄂西地区秋收暴动中声势最大、坚持时间最长(达8个月之久),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在鄂西地区革命斗争史上,荣获“三个第一”:第一,打响了鄂西秋收武装暴动的第一枪(毛主席领导的秋收起义爆发于9月9日);第二,诞生了鄂西第一个人民当家做主的革命政权——瓦仓工农革命政府;第三,组建了鄂西第一支脱产武装——工农革命军鄂西挺进大队。瓦仓起义对鄂西地区革命斗争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为荆当远革命根据地的创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也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五、瓦仓起义精神
(一)为理想信念不怕牺牲的精神
“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瓦仓起义的先烈们,之所以如此英勇顽强、视死如归,最根本的原因是他们具有崇高的共产主义理想和信念,并且有为之牺牲的精神。9月上旬,中共瓦仓区委在老观窝为被敌人残害的中共党员李时鲜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瓦仓起义的副总指挥兼行动小组长汪效禹在追悼大会写下了一首《追悼李时鲜烈士》的歌词:“死难烈士李时鲜,浩气凌青天。奋勇迎枪弹,抗军阀、争民权、肝脑涂城垣。血中振臂呼,呼声破敌胆。再接复再厉,责任在吾肩。革命的目的,务求其实现。那么,殉难烈士方得含笑于九泉。”歌词反映了先烈们的心声,正是这种信念,鼓舞先烈们赴汤蹈火,前赴后继、勇于献身。据史料记载,在瓦仓起义中,共有220多名共产党员和农协会员英勇献身。
(二)敢为人先的创新精神
瓦仓起义,打响了鄂西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具有首创意义。大家看,瓦仓起义时间是9月14日,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是9月9日,只比秋收起义晚了5天,实属不易!太了不起了!
瓦仓暴动创下了“三个第一”。这种敢为人先的精神代代相传,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远安曾取得了宜昌地区的十一个“第一”。当代“远安精神”中的“进取”,正是这一精神的传承和光大。
(三)不屈不挠的拼搏精神
1927年11月,瓦仓起义遭到反动势力的疯狂围剿,汪文化、黄冠柏、傅丹湘在南乡三孔村集合100名突围战士,组建了鄂西地区第一支工农武装鄂西挺进大队,在周围百里的地方与敌周旋,后加入了贺龙领导的红军队伍,开始了新的革命征程。像这样千万股的力量汇集到一起,长期不懈地坚持斗争,取得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1949年10月终于迎来了新中国的成立。
(四)团结战斗的协作精神
无论是在战斗的准备阶段,还是在战斗过程中,都充分体现了团结战斗的协作精神。准备阶段,当阳、远安的党组织共同筹划;战斗打响后,自卫团三个营协同作战;外围的南乡和九子山的农民协会进行策应。这种团结协作的精神,是取得革命成功的重要因素。
(五)为民谋福祉的民本精神
革命必须依靠人民群众,革命的目的是为人民求解放、谋福祉。瓦仓起义的第二天,在瓦仓地区诞生了鄂西地区第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革命政权——瓦仓工农革命政府。瓦仓工农革命政府没收地主的粮食、耕牛、农具等分给贫苦农民,烧毁了地主的田契、借据。对于小地主的土地,农民协会组织了减租委员会,按二五减租的办法,解决租种土地的贫苦农民租课过重的问题。瓦仓起义的胜利,在鄂西这块土地上,打破了千年沉寂、卷起了万仞波澜。分到田地的贫苦农民扬眉吐气,苏区到处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为人民谋幸福,正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共产党因此而得到了人民的拥护,取得了政权。
来源 ¦ 远安县档案馆
融媒体记者 ¦ 伍玉华 王亚南 何磊 余飞
编辑 ¦ 向何禾 编审 ¦ 陈大春 终审 ¦ 温宜飞
原标题:《【初心远迹】瓦仓起义:打响鄂西秋收暴动第一枪》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