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问福岛核废水排海:为何急于排放?影响几何?各方怎么看?

澎湃新闻记者 陈沁涵

2021-04-13 19: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日本政府4月13日召开内阁会议,正式决定福岛第一核电站核废水经过滤并稀释后将排入大海。
“排放处理过的废水是停用福岛第一核电站过程中无法避免的事项,这是基于现实的判断。”日本首相菅义伟13日在内阁会议上强调,政府将确保排放的废水达到安全标准,同时采取措施尽力应对风评问题,政府希望获得民众的理解。
据日本广播协会(NHK)13日报道,日本政府作出决定后,经过处理的福岛第一核电站核废水将在2年后开始向大海排放,预计需要30年排完所有废水。 
对此,日本国内农林水产从业者和环保组织纷纷发声反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称“这种做法极其不负责任”,韩国政府也对此决定表示“强烈遗憾”。不过,美国国务院则支持日方决定,表示该做法“似乎符合全球公认的核安全标准”。
在国内外强烈反对声浪之下,日本为何坚持要将福岛第一核电站核废水处理后排入大海?废水入海后的危害性究竟有多大?
为何急于排入海?
2011年3月11日的东日本大地震引发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由于反应堆炉心熔毁,东京电力公司(简称“东电”)在日本政府指示下不断向核反应堆注入海水进行冷却,防止堆芯全面熔化,正是这些海水在冷却后成了核废水。
东电共准备了约1000个储水罐存放核废水,总容量约为137万吨。据日本广播协会(NHK)报道,截至今年3月,约九成的储水罐已被装满,目前废水还在以平均每天140吨的速度流入罐内,预计将在2022年9月突破上限。
据《朝日新闻》报道,日本政府工作组曾在2016年提出5种处理废水的方案,包括置于地质层中、以蒸汽形式释放等,但之后日本政府经分析发现将废水稀释后排入大海是所有可行方案中花费最低、速度最快的方式。因储水罐爆满迫在眉睫,菅义伟曾不止一次表示此事“不可一直拖延”。
环保组织“绿色和平”2020年10月发布的报告指出,福岛核废水中的放射性同位素碳-14和其他放射性物质的含量之高相当“危险”,存在损害人类DNA的潜在隐患。
核废水的主要危害在哪?
日本政府一再辩称,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废水”和“处理水”存在本质区别,排放入海的是处理水。
据东京电力公司网站的信息介绍称,核废水中包含63种放射性物质,除了利用常规方法难以去除“氚”,其余的62种放射性物质均可通过ALPS处理设备将其浓度降至标准线以下,经过除污后的“处理水”将排放入海。
至于废水中氚的处理,东京电力公司称,将会把氚的浓度稀释到日本国家标准的1/40,在废水缓慢流入大海后,氚的浓度会进一步降低,因此不会对健康造成影响。
不过,日本政府强调“处理水”和“废水”差异也遭到一些质疑。韩国《金融新闻》报道称,将表述改为“处理水”是日本政府为了消除“废水”一词带来的负面形象。
在4月13日的日本内阁会议上,经济产业省专家小委员会发布的报告书称,在排放过程中,东电会将核废水稀释到世界卫生组织(WHO) 指定的饮用水辐射安全标准的七分之一。
美国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研究员、海洋化学家肯·布塞勒4月12日对澎湃新闻表示,福岛核废水中的氚的危害性相对其他放射性核素危害较小,排入大海稀释后危险性减弱。
布塞勒补充说,相较于氚,核废水中的放射性同位素碳-14、钌-106、钴60、锶-90更值得担心,它们对健康的危害可能更大,且更容易被鱼类在内的海洋生物吸收。
自2011年福岛核事故发生后,消费者就对海产品安全尤为关心,如今处理水入海再次引发人们的担忧。
韩国环境运动联合会(KFEM)和韩国辐射观察中心3月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福岛县周边水域检测出的同位素“铯”的水平比日本其他地区高11倍,10%的福岛县海产品带有放射性物质。
福岛县渔业联合会2021年2月在对澎湃新闻的书面回复中表示,福岛附近海域捕获的所有鱼类都会接受辐射量检测,符合日本国家标准后才会上市。尽管如此,在日本国内,福岛水产虽然销往39个都道府县,价格与其他产地的鱼类同等,但销量并不理想。
“总体来讲,核废水排入大海是会对我们有影响的”。中国地质大学海洋学院刘恩涛告诉《健康时报》, “人类处于食物链金字塔的顶端,海鲜等生物富集的放射性元素,会通过食物链的传递影响到人类。”
入海影响范围多大?
根据日本政府的计划,福岛第一核电站经过处理的核废水将被排放至太平洋。德国海洋科学研究机构“基尔亥姆霍兹海洋研究中心”(GEOMAR)的计算结果显示,从(核废水)排放之日起,放射性物质在57天内就会扩散至太平洋大半区域,美国和加拿大在3年后也将遭到核污染影响。德国海洋科学研究机构“基尔亥姆霍兹海洋研究中心“(GEOMAR)对核废水扩散速度和影响的模拟效果图。图源:GEOMAR官网

德国海洋科学研究机构“基尔亥姆霍兹海洋研究中心“(GEOMAR)对核废水扩散速度和影响的模拟效果图。图源:GEOMAR官网

作为日本的近邻,韩国不免受到影响。韩媒报道称,假使日本的核废水入海,被污染的海水只需220天就会抵达济州岛,400天后就会到达韩国西海岸。
俄罗斯方面也传出关切声,俄社会组织“萨哈林环境观察”负责人德米特里•利西岑向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表示,当放射性污染进入本州岛海岸附近的太平洋时,它将被黑潮迅速带往东北方向,随后进入北太平洋洋流,可能影响该海域正在生长的鲑鱼。
据俄新社11日报道,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太平洋海洋学研究院海洋环境毒性实验室高级研究员、生物学博士弗拉基米尔·拉科夫认为,核废水的后续运动与倾倒地点密切相关,其或将随日本暖流流动,进而对美洲和鄂霍茨克海产生影响。
核事故废水排海有无先例?
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被国际原子能机构列为七级核事故,为最高等级。目前与之同级别的仅有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彼时为防止进一步的核泄漏,苏联政府用水泥浇筑成“石棺”,把事发的4号反应堆仓促封存,2019年乌克兰政府又建造“新安全围堵体”取而代之,其可将有害物质封存长达百年之久。
至于其他等级较低的核事故,如1979年发生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三里岛核电站的反应堆泄漏事故,其被评定为五级事故,也遇到了核废水处理问题。据美国核能管理委员会网站介绍,三里岛核电站的善后处理与如今的福岛核电站类似,都是采用大量冷却水对反应堆进行控温,并为此修建了储水罐。当涉事的美国巴布科克和威尔科克斯公司想要将废水排入附近河流时,遭到当地居民强烈反对,随后公司改用蒸汽释放的方式处理废水,不过这仍然会对环境造成污染。
在4月1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的例行记者会上,有日本记者提问称,核设施正常运转时都会产生废水,中国、韩国还有一些欧美国家都根据各国的标准排放到海洋和大气中,排水问题需要科学客观的判断。
对此,赵立坚表示,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了最高等级的核事故,其产生的废水同正常运行的核电站废水完全是两码事。否则这些年日方也就没有必要用罐子把这些水严密封装起来了。二者不能混为一谈。
将如何影响与邻国关系?
福岛核废水排放问题不仅涉及健康安全,还涉及政治和外交。
在国际社会中,目前唯一给予日本明确支持的国家是美国。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于当地时间4月12日表示,在这种独特而充满挑战的局势中,日本权衡了各种选择和效果,对其决定保持透明,并似乎已采取了一种“全球公认的核安全标准”,“我们期待日本政府继续监督和沟通,以监测这种方法的有效性。”
作为日本近邻和利益攸关方,中韩两国政府13日均对日方决定此表示强烈关切。据韩联社报道,韩国国务调整室室长具润哲在13日的记者会上说,日方在没有与地理位置邻近的韩国进行充分磋商和寻求理解的情况下单方面做出这一决定,韩方不会容忍任何可能危害本国国民健康的举措,韩国政府将向日方转达韩国国民对此事的反对立场和担忧。 
据中国外交部网站13日消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日本政府决定以海洋排放方式处置福岛核电站事故核废水发表谈话称,日方这种做法极其不负责任,将严重损害国际公共健康安全和周边国家人民切身利益,“中方将继续同国际社会一道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并保留作出进一步反应的权利。”
“这件事将影响日本与中国和韩国的关系,尤其是原本就处于僵局的日韩关系,核处理水入海将会使两国关系进一步恶化。”筑波大学大学院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科副教授五十岚泰正告诉澎湃新闻,“在处理福岛核废水问题上,日本应该要在寻求邻国理解的基础上采取行动,对保持良好的外交关系而言,这一点非常重要。”
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对福岛核废水的处理意见也备受瞩目。
在日方决定核废水排海后,格罗西2021年4月13日在IAEA官网发表讲话称,日本政府已要求IAEA派遣国际专家团队,按照安全标准审查该国的核废水处理计划,并监督计划安全、透明地执行。
(实习生朱家羲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胡甄卿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日本决定核污水入海,福岛第一核电站,东日本大地震

相关推荐

评论(26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