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67!

2021-04-13 14:19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字号
百年见证
人生七十古来稀,他们已是期颐之年。他们从苦难中走来,见证了共产党从诞生到发展壮大的光辉岁月,见证了中国沧海桑田。他们带着百年岁月的烙印,呈现给我们一本本厚重的历史书。
百岁老人是共产党从诞生到发展壮大的见证者,更是国家从贫困落后到富强先进的亲历者,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之际,直播日照特推出专栏《百年见证》,寻访日照百岁老人,讲述他们的百年风雨与人生百味。
清明的细雨无声无息地遍泽田间巷陌。乡路两旁,柳树、桃花、梨花、紫荆……各类花木正恣意地呼吸,摇曳生姿,莒县小店镇水沟泊村便也沐浴在这密实的淅淅的雨中,舒坦着。
陆海祥老人居住的小院就静静地藏在这个村子里,4月2日,在莒县小店镇团委书记、扶贫办主任黄玉蕾的带领下,我们来到陆海祥老人的家。
得知记者要来采访,他早已正襟端坐在堂屋木椅上,急盼我们的到来。
出生于1921年的陆海祥老人,正好100岁和党同龄。
67年的信仰记者到达小院,还没进屋,央视新闻播出缅怀英烈的声音便先传了出来,陆海祥老人指向电视机,激动地拉着黄玉蕾的手,未语,眼睛已经潮湿了。
“爷爷,您是我的老前辈啊,我也是干青年团的工作的。”
“一看你就是干党的工作的。谢谢,感谢党,谢谢你们!“
一听是镇上团委书记黄玉蕾也看他来了,老人拐杖忘记了拿,直直站了起来。瞬间泪眼婆娑,语气哽噎,双手颤抖着,嘴唇翕动了几下,终是没再说话,只是硬拉着黄书记的手不放下,紧紧地。
手把手的传承,屋子里满是信仰的味道。
100岁的陆海祥年轻时就是村里的团支部书记,那时,六七个村的团员都在他那儿开会。
1954年,陆海祥如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的队伍,如今他是一名有着67年党龄的老党员。
“爷爷,您入党多少年了?“
” 1954年入党!我这么大党龄的人村子里没有!”陆海祥老人有些答非所问,他的耳朵有些背了,很多事都已经忘记。但是“1954年入党”硬是狠狠地刻在他心里。言语间,他为自己竖起了大拇指,脸上骄傲的神情一览无余。
悄无声息地,他缓慢踱出屋子,嘴里叨叨着“我很珍重,放在一个红包里 “,一边走向西边侧房,在屋里摸索半天。
回来时,他的手心里正小心捧着一个红色的布包,展开看,里面赫然摆着一枚党徽……红布衬托下,它更红了,恍若整个小院子里都氤氲着这份澄澈的红。“我给党添麻烦了!我对党没有贡献,一点功劳没有,做得还不够。会议都参加不了,想去参加也参加不了。”
长久以来,陆海祥总是准时参加党的会议,自从去年身体欠安后,组织照顾,不让他再参加了。但是,会议的精神老人一点也拉不下。开完会回来,他的老伙计们便纷纷聚到他家中,跟他说说党员会议上的那些事。
“这不,昨天,他们(老党员)去开了会,今天就过来告诉他。”
陆海祥老人静静听着,身体前倾,盯着大儿媳妇的嘴唇,眼睛里发出星子般的光辉。
雨小了,院门口的隔断里,两面的布帘低低地垂着,五六个石凳子围成一圈,恍若静静述说着时光,述说着老人们的故事,述说着他们深沉的执着的爱。没事时,陆海祥老人总爱看电视,不看别的,就只看新闻和抗日战争片,如今听不太清了,但还是喜欢看看那些画面。老人常说,是上级照顾得好,他才能活这么大岁数。
在他心里,这个上级,就是党。
糊糊、土豆到了100岁
陆海祥老人自幼家境贫困,40岁上才结了婚,育有两儿一女。大儿子大病初愈,无法干重活,二儿子在外地淘生活,日常的照料便落在60岁的大儿媳赵桂美身上。
老人已经十多年不吃肉了,平时大多以糊糊、小豆腐、土豆、西红柿为食,饭量不错,一日三餐定时吃饭。作息也非常有规律,早晨6:30起床,晚上5:00便睡觉。眼下,除了高血压,身体没什么大毛病。
不抽烟,不喝酒,不饮茶,三餐规律,定时作息,他的长寿经简单朴素极了。
在之前,陆海祥老人的身体很硬朗,耳不聋,眼不花,走路如飞,自从去年大儿子生病后,他的身体大不如前,而今,过往经历大部分已忘却,还渐渐耳聋起来。即便这样,陆海祥老人依旧保持着爱干净的习惯,屋内屋外,洁净整洁。一有空闲,就扫院子,洗衣服,整理卫生,中午还生火做饭。
环顾四周,四四方方的院子里,处处井然有序。围墙之内,水泥地面被细雨刷得清清亮亮,墙边的花正生出嫩芽,在纤纤的雨里,茁壮成长。
孝在小院
“爷爷,哪个儿媳妇好?”
“都好。二儿媳妇来不了,她(大儿媳妇)最好了,坡里她干,儿子生了病,都是她跑里跑外。”
老人低低地回应着,眼圈红了。身旁,大儿媳妇正担忧地望向他,他的泪几欲流下,她的泪也盈满了眼眶。60岁的大儿媳妇赵贵美,如顶梁柱般,承担起家庭的重担,悉心地照顾陆海祥老人的饮食起居,帮他买药,置办衣服,干各种零零碎碎的事,笃行着孝道。老人想喝糊糊的时候就煮糊糊,想吃水饺的时候就包水饺,凡事都依着他的性子。
“我老了,帮不上忙了,她是家里的顶梁柱啊!”陆海祥老人擦了擦眼睛,倏尔抿嘴笑了。
自从大儿子生了病,晚间,老人就坚持自己休息,不让别人陪。但是孙子陆文翰来家就不一样了。今年17岁的陆文翰正在上学,每个周末回家时,都会陪着爷爷,整整两天,白天是,夜里也是。这样的陪伴已经坚持很长时间了。即便自己要洗澡,他也会拖到周日中午再做,剩下的时间,都给爷爷。
老人的孙女,空闲的时候,也会赶过来,帮爷爷洗洗衣服,整理整理院子。正说着,外墙上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一只小猫跃进院子里,金黄的,晃着身子,在房檐下低声咪咪叫着。
“这是一只流浪猫,有天突然跑进院子里,见它可怜,公公便一直喂养着。”大儿媳妇轻声解释起来。
是时,正乍暖微寒的日子,屋子里突然添了好些温暖。老人善良,子孙孝顺,家里抱成一团,彼此的心里便多了妥贴,多了安慰。
人间重晚晴。
期颐之年,老人得到了各类关怀。他享受着低保、高龄补贴、孝德基金、横山情等各类补助,林林总总加起来,每个月都很够用。
“您知道今年是建党100周年吗?”
”知道啊”
”见到党旗亲不亲啊?”
”亲!我跟共产党同岁,祝党生日快乐!”鲜艳的党旗在老人的身后上方徐徐展开,熠熠生辉,猎猎作响,整个小院都鲜活起来。老人亦如同注入了力量,立刻添了活力。他的手指向党旗,喜悦、激动、满足、虔诚……
雨停了,时光恍若静止,满院子的景色都已不在,只这面红,这个老人,这份纯净的信念辉耀天地间。
来源: 直播日照 黄海晨刊
记者:秦美蓉 杨洋 特约记者:宋年升
原标题:《100!67!》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媒体号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