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方拖欠劳务费,致渠县一包工头拖欠农民工工资被起诉

2021-04-13 23:14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字号
记者 王敏 实习生 薛石岩 陈芷萱 编辑 刘洲
“农民工一直起诉我拖欠工资,不是我赖着不给,只是587万元的劳务费,向黎只给了我320万元,至今还有200多万元没给我,我自己已经垫付不少钱了,实在没有办法支付全部工资。”4月12日,劳务承包商罗建全说,碧瑶庄园项目投资方法定代表人向黎一直不结清工程劳务费,致使他无法按时支付农民工工资。
四川渠县包工头罗建全陆陆续续被十多名农民工起诉后,法院判他支付工资,他表示很无奈。
4月12日,四川博舜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向黎回应上游新闻记者(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未结清项目所有款项是因为罗建全承包的工程质量存在问题,导致目前没法使用。
目前,罗建全诉四川博舜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向黎一案,法院已于3月16日进行了审理,该案尚未宣判。四川渠县碧瑶庄园景区。/华西都市报
1 包工头:587万劳务费投资方有268万元没结
据渠县人民政府官网介绍,碧瑶庄园项目位于四川达州渠县万寿乡灵感村,占地近2000亩,建筑面积50000余平方米,是“航母级”文旅融合发展的乡村旅游项目。碧瑶庄园距离渠县县城约15分钟车程,由四川博舜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投资,按4A景区标准建设。
罗建全称,2015年,博舜农业法定代表人向黎投资了碧瑶庄园项目工程,需要劳务人员进行挖土方、打地基、浇筑柱梁板墙等土建工作,作为劳务承包工头的罗建全与向黎达成合作。“合作时我俩就达成口头协议,约定好安装地板沟每平方米10元,修建房屋每平方米50元,修建餐厅每平方米240元等相关施工项目的单价。”罗建全说。
2015年12月5日,罗建全带领近200名农民工进场施工。“按照工种和水平不同,我给的工资也不同,水泥工每天130元,木工还有师傅级别的每天260元。”
在施工队近两年努力下,2018年1月碧瑶庄园项目工程就已建设完成,“向黎一直拒绝签收工程收方表,导致我没办法向博舜农业办理劳务费最终结算。”
工程完工后,罗建全按照约定工程价格计算工程劳务费,共计587万余元。罗建全称,“这587万元劳务费,向黎只支付320万元,现在仍有268万元没支付。我多次打电话要求他支付,但他都是拒绝,后来直接把我的电话拉黑了。”2020年,因拖欠工资,包工头罗建全陆续被十多个农民工起诉到法院。/受访者供图
2 农民工:法院判包工头给我们的工钱
因为无法支付所有工资,罗建全给农民工签下欠条。在多次催要无果后,2020年4月起,罗建全相继被王某成、毛某福、贾某奎等十多名农民工告上法庭,要求结清欠下的所有工资。
渠县人民法院根据罗建全的申请,追加了博舜农业公司作为劳务合同纠纷案的被告。
罗建全在庭审中说,在欠条中,他写明了“所欠工资款由民工代表人罗建全收回欠款后发放工人”。罗建全认为,博舜农业没与他结算,他也只收到部分款项,所以应当驳回农民工的诉讼请求。
被追加的第三方被告博舜农业公司称,其与原告并不认识,也没有请他们从事劳务工作,与原告没有任何合同关系,不应当承担向他们支付工资的责任。“我们虽然与罗建全有口头的劳务承包协议,但是罗建全不是农民工代表,他的身份是包工头,双方之间没有结算全部款项的原因,也是罗建全在施工中有质量问题。”
渠县人民法院审理认定,罗建全向农民工出具的欠条,是双方当事人就劳务报酬结算所达成的真实意思表示,所以罗建全向农民工支付劳务报酬是其法定义务;罗建全要求博舜农业承担支付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2020年5月27日起,渠县法院先后对诉讼作出一审判决,要求罗建全支付原告1120元到17000元不等的劳务费,共12万余元。
4月12日,农民工罗某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自2015年至2018年参与碧瑶庄园的施工建设,项目已经完成两年多,自己还有1万多元劳务报酬没有收到,“我只知道是包工头罗建全欠工资没有给,罗建全和向黎之间的债务纠纷我不清楚。”
罗建全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他已将博舜农业及其法定代表人向黎起诉至渠县人民法院,要求被告支付劳务费268万余元并且从起诉之日起按照LPR报价利率支付欠付劳务费利息,法院已于3月16日审理了该案件,目前罗建全正在等待宣判结果。部分农民工的工资表。/受访者供图
3 投资方:部分工程质量有问题没验收
4月12日,向黎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说,没结清项目所有款项是因为罗建全承包的工程质量有问题,导致项目目前没法使用。
“我发现罗建全在施工时偷工减料。整个景区围墙连地基都没有,只用砂浆垫了底,连混凝土都没有用。”向黎称,还发现很多地方的围墙没有浇筑,“既影响美观,也增加开裂的可能性,这就是未来的一个安全隐患,所以我一直没敢验收。”
“投入了一千多万元的游泳馆,因为他们施工导致的质量问题也没办法使用。”向黎表示,现在游泳池混凝土很多地方出现了沉降、开裂情况,工程遗留问题也导致碧瑶庄园的4A级风景区名号差点被摘牌,“还有景区的水沟、围栏都已经敲掉找施工队重做。”
“我按照他使用的材料成本和人工成本预计了一下,他做的这项工程根本不值500多万元。我现在支付他的300多万元,已经是我在预估成本上又给了他30万元的利润了。”向黎说,在法院审理过程中,他已经建议法院邀请第三方评估公司来重新对工程估价。罗建全称合作之初他就与投资方口头约定好了相关施工项目单价。/受访者供图
4 包工头:投资方所说问题跟我们无关
对于投资方的上述说法,罗建全认为,这是向黎不想结清尾款的借口。
“泳池出现沉降跟我们没有关系,他又没有提供施工图纸,都是他让我们怎么挖我们就怎么挖,现在怎么所有责任全怪在我头上呢?”罗建全说。
罗建全称,施工时现场并不止他们一家施工队,“围墙的条形状基础是他找人挖的,泳池的砌砖和防水都是他找其他专业人士做的,我们只负责铺钢筋和混凝土。他就是不想给钱,所以就说这儿有问题那儿有问题。”
原标题:《投资方拖欠劳务费,致渠县一包工头拖欠农民工工资被起诉》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媒体号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