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记忆】红军在安州的历程

2021-04-14 07:0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欢迎关注“方志四川”!红军在安州的历程
王乐正 张 琴
绵阳市安州区即原安县。1935年,安县辖区面积1580平方公里,辖江油的毛家、方水和北川的擂鼓、曲山、永安、安昌等乡镇。安州自古以来不仅是川西北商埠重地,又是占领成都平原兵家必争之地。千佛山战场遗址全景图
1935年3月初,安县境内驻有川军四十一军王铭章师、二十八军邓锡侯之一部、二十一军刘湘之一部,共计10余万人。该月底嘉陵江战役后,红四方面军大部队分别从广元、昭化、剑阁、梓潼等县相继进入江油境内。4月初,红四方面军进入安县毛家、方水、擂鼓、曲山,5月进入千佛(原茶坪)、高川等地。
血战千佛山
千佛山位于安州、北川、茂县交界处,主峰在安州区千佛镇境内。红军进入北川后,川四十一军军长孙震唯恐红军从北川南下成都,急令安县县长殷鉴、北川县长李国祥、旅长李炜如率4个团分别在邓家渡、曲山、漩坪、治城对岸的东狱宫和墩上布防。同时,川二十八军军长邓锡侯(“剿匪”前线总司令)为阻止红军进入其茂汶防区,急令第五师副师长陶凯率龚渭清、牛锡光两个旅以及被土司、头人控制的羌藏马队共1200人,在墩上、桃坪、土门设防,以封锁北川河谷通往成都、茂汶的要塞。5月3日,红军一举攻下凉风垭,打开千佛山一线的突破口。川二十八军暂编二师彭函之一部,立即向凉风垭猛烈反扑,被红军打退,敌死伤200多人,退到苏宝沟(原安县,今北川)驻防。红军在擂鼓建立1个乡、10个村苏维埃政权。
红军主力在总指挥徐向前率领下,相继到达北川,分头向千佛方向进发。徐向前亲自指挥号称“钢军”的红九军和号称“夜摸常胜军”的三十军之一部,以及妇女独立师100名女红军,与追击敌军的红军先遣队会师,直击伏泉山。千佛山战斗示意图
4日凌晨,红军包围了从漩坪撤至伏泉山的李炜如部五团,把守敌围得水泄不通。红军凭借深山老林掩护,从四面八方发起猛攻,一鼓作气攻上山顶。大部分守敌惊慌失措、不敢反扑,被红军生擒;余下百余名顽敌均被击毙。红军占领伏泉山主峰龙宫庙及其周围制高点。
眼看川西坝子的“北边城墙”千佛山一线已被红军突破,一些重要阵地被红军占领,川四十一军急调王铭章纵队(二路)率领第九旅、第八旅、第二旅共8个团,接替伤亡惨重的李炜如残部前沿阵地。同时,又调一路军游广居部7个团到草鞋街(永安镇)集结待命。李炜如残部退回二线防守。
5日,王铭章部在飞机和强大火力掩护下,向伏泉山阵地发起反攻,妄图夺回伏泉山阵地。红军浴血奋战、寸土不让。敌人改变战术,向漩坪东侧之九倒拐、火烧坡运动,企图迂回包围伏泉山,夹击红军,却遭到从治城方向来增援的红军迎头痛击,败回擂鼓。王铭章部从此由攻势转入守势,与红军对峙。
邓锡侯为增援陶凯和王铭章部进攻伏泉山、收回墩上,达到重新控制北川河谷目的,又急令林翼如部经茶坪、东大垭口向墩上前进,阻止红军南下川西坝子继续西进。6日,林翼如旅抵达东大垭口下面的百家林,遭到先期到达的红九军合力袭击。林翼如仓促布阵,双方展开激战,林翼如旅伤亡300余人,退至茶坪防守。红军在巩固东大垭口、百家林阵地的同时,继续向西推进。千佛山战役指挥所遗址
10日,红三十军八十八师、红九军二十五师各一部进攻千佛山。千佛山守敌是川军豢养的金堂帮土匪,匪首赖金亭是川四十一军第三师师长黄其贵的结拜兄弟。红军侦察到山顶匪徒不多,一鼓作气打垮盘踞在山顶的土匪,占领了千佛山主峰。从此千佛山与伏泉山连成一片。
11日,红军乘胜占领千佛山西侧的大垭口,歼灭陶凯部一个团,取得辉煌战果。12日,由副总指挥王树声率领的红三十一军两个师抵达墩上,出击桃坪未克;同时,红九军、红三十军各一部从西大垭口经胡子顶向桃坪进发。陶凯部腹背受敌,邓锡侯急向刘湘求援,刘湘令六路军总指挥王缵绪派兵增援,王即派六路军独立一旅从晓坝派教导师第二旅从安县秀水场进兵,又派第三旅刘兆藜、教导师第一旅章安平到茶坪增援。13日,红军攻下桃坪。继而攻夺土门不克。14日,川军一路军游广居部侦得大坪山、皇宫山红军不多,出动7个团兵力,乘虚发起反击,夺取皇宫山、大坪山两阵地。红军连续发起反攻,终因兵力悬殊而不克。双方伤亡均在200人以上。
同日,陶凯部王敬三团趁红军换防之机抢占了千佛山主峰佛祖庙,指派地方武装赖金亭匪徒3000人扼守通往主峰必经之天险天门洞。天门洞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关,赖部自恃扼据天险拥有精锐武器,料想红军难上山。红三十一军九十一师强攻3次不克,且伤亡惨重。此时,红军增援部队和支前群众陆续赶到,指挥员找来熟悉地形的猎民苟玉乾了解情况,苟玉乾自告奋勇为红军带路。红军正面佯攻,另挑选身强力壮的战士,带上短枪、手榴弹和大刀,跟着苟玉乾爬悬岩、跨深沟、钻刺架、过老林,天黑到达天门洞后侧的赖部营地花园坪,并趁守军去天门洞换防之机,一举攻下花园坪赖部老巢。红军大部队趁机发起猛攻,攻下天门洞,全歼匪徒。
盘踞在千佛山主峰佛祖庙内的川军王敬三团,见天门洞已失,凭借千佛山险要地势和飞机助战负隅顽抗,红军强攻不克。红军侦察兵机智地抓获敌军哨兵和查哨班长,弄清敌军口令和火力配备。16日拂晓,红九十一师和九十三师共5个团同时发起冲锋,攻到佛祖庙,短兵相接,在红军“缴枪不杀”“优待俘虏”的口号声中,敌军纷纷举手投降。千佛山又一次被红军占领。这次战斗红军活捉敌团长王敬三,缴获机枪3挺、步枪弹药若干。红三十一军军长孙玉清率军部与九十三师师部进驻佛祖庙内。
鏖战高川乡
安县高川乡的观音梁子在军事上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它好比一根扁担,一头挑着西进北上的土门,一头挑着南下的制高点千佛山。因此,1935年5月初至7月14日,高川乡发生大小战斗近百次,天天都在打仗,有时一天打好几仗,晚上还有夜袭。现择其主要战斗记述。
观音梁子之战
川军为阻击红军,提早进行军事布防。1935年5月1—12日期间,红四方面军从北川、平武、绵竹清平一带分别进入茂县和松潘县境内,大部队由北川、安县与绵竹交界的千佛山、清平一带,向茂县土门方向前进。观音梁子战场遗址全景图
坐阵土门的敌二十八军五师副师长兼十三旅旅长陶凯,曾在江油中坝战斗中领教过红军的厉害,这次受领封锁土门任务后,设置3道防御阵地,每一阵地重叠配备各种火力, 多为路易式机枪和迫击炮,形成密集交叉火力网。红军经过侦察摸清敌情后,决定集中兵力先攻取敌主阵地观音梁子,徐向前亲临前线指挥,5月15日拂晓发起攻击。战斗从一开始就十分激烈,红军二六五团夜袭一举成功,其他部队按计划行动,经过两个小时激战,突破敌前沿阵地。二六三团奉命扼守阵地阻止敌军,其他部队乘胜追歼敌人。午后2点左右,红军攻占观音梁子主阵地,敌人连续反击,均被击溃。16时许,红军兵分两路攻取土门,对敌人形成南北夹击之势。
当日,红九军、三十军和妇女独立师各一部以及三十一军主力共2万余人,经过一天一夜战斗,夺下土门要塞,击溃陶凯部,分3路向北面和南面发展。
朵朵树之战
朵朵树地形十分险要,军事意义重大。从朵朵树山脊向北面前进,可直达观音梁子,若敌军占领朵朵树,就会直插千佛山西侧,对固守千佛山的红军构成威胁。
5月6日,红军三十军之一部已占领朵朵树一线山脊阵地,红九军二十六师七十六团驻守朵朵树阵地,并在朵朵树制高点依山构筑工事监视高川鹦哥嘴和茶坪金溪河谷的敌军行动。攻击朵朵树的川军是六路军教导师第一旅旅长章平安。5月上旬,刘湘又电令王缵绪率4个旅由大石坝、 鹦哥嘴向观音梁子、土门进攻。到5月15日,高川乡境内已屯兵5个旅15000余人。同日晚,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营参谋团亦电刘湘, 令第一、二、六路军重振旗鼓,于5月17日反攻伏泉山、千佛山红军阵地,进到漩坪、土门之线,重新封锁土门,阻止红四方面军向岷江流域西进。高川境内,鹦哥嘴、朵朵树等一线红军与川军每天都有战事发生,双方处于拉锯胶着状态。红四方面军为固守千佛山全线阵地,也增派4个团近万人,居高临下。敌军依仗人多,枪弹精良充足,加之天上有飞机、地上有大炮,向红军阵地发起猛攻。红军避其锋芒边打边撤。战斗呈拉锯状态,对峙近两个月。红军占据有利地势,牢固控制朵朵树至观音梁子沿线阵地。战斗中,击毙川军营长1人和士兵600余人。六路军教导师二旅旅长于渊奉命于18日配合独立一旅截击红军。于渊是早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地下党员,故意钻山迂回,拖至19日晚才到达干沟(属茂县);并借口受到红二十五师袭击伤亡数百人,丢下大量辎重,退至朵朵树一带。得知红军在鹦哥嘴与张竭诚旅激战,于渊以整顿队伍为由观而不战,张旅损失惨重。
5月18日,敌我双方处于守势,战场暂时平静。5月底,中央红军已渡过大渡河,红四方面军主力和机关后勤等部队日夜兼程西进。蒋介石此时才嗅出红军意图,急令一路军和六路军大部撤出千佛山一线阵地,转移到岷江流域截击红军,阻止红四方面军和红一方面军汇合,千佛山阵地由二路军和六路军一部坚守。红四方面军总部、 三十一军大部 、川陕省委和苏区苏维埃政府主席熊国炳等尚未通过北川河谷,红四方面军仍在千佛山全线、观音梁子、横梁子、高川坡、朵朵树等地固守阵地。至此,朵朵树仍有零星战斗,无大战事。
高川坡之战
高川坡是高川坪前的一架长坡,是进入高川坪、进攻千佛山的重要关隘。王缵绪指挥8个旅在安县、 绵竹、德阳布防作为后盾,随时增援高川坪前线。5月6日以后,红军陆续占领观音梁子、上下横梁子、高川坪、朵朵树一线阵地,驻守高川坪的是红九军副军长许世友亲率的二十七师。许世友把二十七师最精锐的七十九团正面布防在高川坪最前沿阵地五里坡,三十军一个团之一个营协助二十七师七十九团防守五里坡。高川乡红军亭
5月18日,川军一路军游广居率领8个团,二路军王铭章率领9个团,五路军王缵绪率领4个旅12个团以及其他各部总计38个团向千佛山一线进行全面反扑。进攻高川坡的川军张竭诚电请蒋介石派空军对高川坪、五里坡、鹦哥嘴、朵朵树一带进行地毯式轰炸。由于当时设备局限,山高林密,敌人的飞机什么也看不见,胡乱丢光炸弹就飞走了,结果大量炸弹投在山谷、河沟以及敌人阵地,炸得敌军人仰马翻、鬼哭狼嚎。而我军居高临下,工事依山就势修在山坡上,附近多为岩坡,炸弹在岩石上爆炸,对红军杀伤力较小,反而炸塌大量岩石滚下山去,砸得敌人头破血流,不死即伤,失去战斗力。轰炸一停,许世友立即赶往五里坡视察,见部分工事损毁、部分战士受伤,当即命令胡宗万马上组织火力、控制要塞,迎接敌人进攻。川军张竭诚亲临一线,命令手下最能打硬仗的团长何保恒组织力量,不惜一切代价,在中午12点前拿下五里坡,占领高川坪。何保恒命令各营组织敢死队朝五里坡攻击前进。胡宗万组织七十九团奋力反击,敌军抱头鼠窜,死伤惨重。五里坡、高川坪牢牢地控制在红军手中。直至5月22日,高川坡战斗不断,敌我双方都付出重大伤亡代价,但高川坪仍固若金汤。敌人久攻不克,双方只能对峙。
6月中旬,红四方面军驻守高川坪、邬家沟的部队由东向西逐次撤出阵地,驻高川坪的红军从高川坡、鹦哥嘴、朵朵树撤向邬家沟一线。与红军对峙的川军通过多次试探发现红军已后撤,到7月初才爬上五里坡到达高川坪,在此布防驻扎。红军趁川军立脚未稳连续进行两次夜袭,逼迫川军仍退到高川坪边沿五里坡一带与红军对峙。安州战壕遗址
7月13日夜,红四方面军已全部通过北川河谷进入茂县,与中央红军在懋功会师,并在两河口联欢,谋划北上抗日大计。驻守高川坪、邬家沟的红军指战员接到总部命令, 驻守土门、观音梁子、横梁子、千佛山等沿线作战部队,由东至西逐次撤出阵地。到7月14日,红军全部撤离完毕。
拥军爱民一家亲
在两个多月的艰苦岁月里,红军战士发扬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筑掩体、挖战壕、修工事,保卫阵地,击退川军数次进攻,出色完成了固守阵地任务。在千佛山气候恶劣的自然条件下,红军战士克服缺吃少穿困难,吃野菜、背蓑衣、穿草鞋、住竹棚,情绪仍然非常高昂,充满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在战斗同时,红军还宣传、组织群众,建立乡、村苏维埃政权,开展土地革命,扩大红军队伍,组织地方游击队。安县老百姓主动送牛羊,采集野菜瓜果,到高川、茶坪、雎水、晓坝背粮食,送到千佛山和茂县供应部队,还把竹子划成篾条背到茂县去架桥。地方党组织也积极发动群众支援前线。
红军在安州的千佛山战役,粉碎了川军的围追堵截,宣告了蒋介石妄图消灭红军于北川河谷的阴谋破产,为红四方面军顺利通过北川河谷、西出土门、与中央红军胜利会师开辟了道路。
〔作者单位:中共绵阳市安州区委党史研究室(绵阳市安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王乐正 张 琴
方志四川部分图片、音视频来自互联网,仅为传播更多信息。文章所含图片、音视频版权归原作者或媒体所有。
原标题:《【红色记忆】红军在安州的历程》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