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工运 | 创生与成长——中国工会的红色足迹(十)

2021-04-15 17:05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字号
中国工会史是中国近现代一个具有典型意义的缩影,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和折射了近现代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变和发展。
中华全国总工会成立后,在党的领导下,组织动员工人阶级为争取民族解放、人民幸福、国家富强而英勇奋斗,谱写了中国工人阶级团结奋斗的历史华章。
即日起,小午为您带来钟恭訄先生的工运史话连载《创生与成长——中国工会的红色足迹》,让我们一起重温中国工会波澜壮阔的工运史。
邓少山罢工求权益
王荷波进京争寒衣
1920年,在李大钊、陈独秀酝酿建立中国共产党时,就确定了在北方"先组织北京小组,再向天津、唐山等城市发展"的方针。李大钊在派邓中夏到长辛店发动工人的同时,也派出罗章龙到唐山开展工人运动。
唐山地处京津之间,与天津同属直隶省,相距不过120公里,唐山的工运也受到北京、天津两个方面的影响。在这种共同影响之下,唐山成为工运思想传播较早的城市。
罗章龙到唐山后,决定首先在唐山工人中找几个思想先进、技术高、在工人中有威信的人建立联系。有人告诉他唐山有个广东会馆,一部分广东籍工人技术较高,也有文化。有位工人介绍说:"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有我的一个朋友,叫邓培,是广东机器匠,和我一起做过工,我可以给你们介绍一下。"于是这位工人便给邓培去信,很快介绍他和罗章龙接上了头。
罗章龙来到唐山时,为了不引人注意没有穿学生装,而是穿一件黑布大褂,给邓培留下了深刻印象,以后邓培就称他为"北京来的穿大褂的先生"。罗章龙就这样结识了邓培,从此结下了一生的友谊。
邓培,字少山,很早就受进步思想影响,对共产主义有一定的了解,阶级觉悟也在不断提高。正因为这里已经有了一定的工人运动基础。所以在唐山,罗章龙没有像长辛店那样从补习学校办起,而是有了一个更高的起点——建立职业工会。
在罗章龙的启发帮助下,邓培对同人联合会进行整顿和改组,他决定清除原来同人联合会中的工头,在工人中重新发展会员。同时教育工人打破同乡帮派观念,把增强工人团结,领导工人进行反压迫反剥削的斗争,作为新的工会组织的宗旨。1920年底,一个崭新的近代职业工会——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工会在邓培的组织领导下诞生了。这是唐山地区工人阶级建立的第一个职业工会,也是中国北方工人阶级最早建立的职业工会。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消息传到唐山,邓培十分兴奋。他向北京党组织提出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要求,北京党组织对他作了进一步考察,批准他转为共产党员。9月,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京分部建立,邓培成为分部成员。
这一年10月,共产国际为了组织国际统一战线,决定召开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又称远东各民族代表大会),邓培作为中国产业工人的代表参加了中国代表团。
本次赴会中国代表团共44人,代表性相当广泛。中国共产党的代表是张国焘,国民党的代表是张秋白,还有工人团体、文化团体、妇女团体的代表,高君宇、张太雷、王尽美、邓恩铭、瞿秋白、林育南、任弼时等,亦以各方代表的资格赴会。一时堪称风云际会。会议期间,邓培受到列宁的亲切接见。列宁说:"铁路工人运动是很重要的,在俄国革命中铁路工人起过重大的作用,在未来的中国革命中,他们也一定会起同样或者更大的作用。"
回国之后,邓培把更大的精力投入到工人运动之中。
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是我国最早建立的铁路工厂,工厂中的主要管理职务均由英国人充任,中国人只能担任副职。工厂门口有印度雇佣兵站岗,公文、图纸都用英文书写。工厂中保留了各种剥削制度,如包工头克扣工人工资、少记工、罚工,以及种种超经济的剥削。广大工人处境非常悲惨,工资很低,特别是担负繁重体力劳动的小工,每日工资只有2角,徒工每日工资1角4分。加之连年战争,物价高涨,工人生计日益艰难,因此,他们急切地要求改善待遇。
目睹工人的状况,听到工人的呼声,邓培召集工厂各场房工人代表开会,代表们说:"我们要吃饭,要自由,就要立即起来斗争!"纷纷提出了各种改善待遇的要求。
1922年9月13日,邓培代表全厂工人向厂方和京奉铁路局提出了改善生活待遇的5条要求。
9月14日,邓培、王麟书等4人作为工人代表去见副总管孙鸿哲,孙鸿哲开口便恶狠狠地说:"你们工人不好好干活,不开除你们就不错了。现在你们还要求增加工钱,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工人代表非常愤怒,邓培、王麟书决定当天下午6时,在工厂门前空地召开大会,全厂3000余名工人皆到会,秩序井然,旁观拥挤甚众,颇极一时之盛。邓培向工人群众报告了与厂方交涉的情况,并征求大家意见。工人群众异口同声回答:"以最后手段——罢工对待!"
10月13日,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的3000余名工人,在邓培的领导下宣布罢工。凌晨5时,工人纠察队就在工厂门口布岗。上午7时40分,全厂工人按时进厂。邓培派人向工人群众宣布罢工委员会的决定。各场房工人立即将场房门锁好,窗户上贴上封条,然后走出工厂。
罢工开始以后,罢工委员会向北京政府吴佩孚和京奉铁路局局长发出5封快邮代电,申述工人的正义要求。同时向京奉、京汉、京绥、津浦等地铁路工会发出20封快邮代电,报告罢工情况,以求支援。
京奉铁路局在接到报告以后,贴出布告污蔑工人是 "暴民"。直隶警察厅从天津派出300名保安队,驻防滦县的陆军第十五师调出一营军队,荷枪实弹,气势汹汹地叫嚷着要开进工厂,遭到工人纠察队的阻挡。几百名士兵在工厂门口和工人纠察队对峙,局势非常紧张。
邓培对带兵前来的旅长董政国陈述了工人罢工的原因,他说,工人兄弟生活痛苦,要求改善待遇,三次向厂方提出条件,但厂方拒不答复,工人忍无可忍,才决定罢工。这完全是正义的举动。
董政国无言以对,转而说:"先复工吧,别的条件好商量。"邓培斩钉截铁地说:"工人要求先答应条件,后复工。"董政国大怒,站起来吼道:"如果你不宣布复工,我的枪炮就要说话!"邓培毫不畏惧,慷慨陈词:"工人兄弟为了争取起码的生存条件,宁死不屈!"
厂方被迫坐下来与工人进行谈判。第8天头上,京奉铁路局恐旷日持久,损失更大,终于被迫让步,答应了工人们提出的大部分条件。
10月21日,工厂正式复工。工人齐集车站,鸣汽笛20分钟,在工厂门口奏乐欢庆罢工的胜利,在喧天的锣鼓声和鞭炮声中,工人扬眉吐气,笑逐颜开。
在斗争过程中,工会的影响扩大了,工人争着参加自己的工会,会员很快增加到2000多人。
在津浦铁路,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成员、著名工运领袖王荷波,也把工人运动开展得热火朝天。
王荷波,1882年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少年家贫,只身出外谋生,他在华东地区当过水手,在东北旅顺、大连做过苦工,1916年夏,王荷波到了扬子江畔的浦口,在浦镇机车车辆厂当钳工。
长江北岸的浦口, 是津浦路与沪宁路的中转站,是南北交通的枢纽。浦镇机车厂是1908年由中英合资建起的一家机车车辆修理厂,该厂名为中英合资建造,实际大权为英帝国主义独揽,厂长和总监工都是英国人,英籍厂长奥斯顿和总监工布拉克等在厂内为所欲为,压榨职工。他们在厂里罗织爪牙,横行霸道,耀武扬威,欺压工人。王荷波看在眼里,恨在心头。为维护工人权益,王荷波经常出头替工人说话。王荷波严以律己,办事公正,深得群众信赖。工人们把满脸胡须的王荷波,亲切地称呼为 "王胡子大哥"。浦镇机车厂的洋人和工头狼狈为奸,挖空心思压榨工人。他们惩办、开除工人的条款多如牛毛,极端苛刻,也十分荒唐,引起工人极大不满。1920年5月,英籍总监工布拉克竟下令拆除厕所,不许工人上班时间大小便,更激起工人的强烈反抗。王荷波说:"英国鬼把我们当牛马,我们是人,是中国人,绝不能任他们摆布。"他代表工人们向厂方提出:取消所有罚款制度、重建厕所、加薪一成和责令布拉克赔礼道歉四项条件;在厂方未答复前,全厂实行罢工。布拉克慌了,急电铁路局机务处。三天后,机务处派人与工会代表谈判。在罢工的压力下,厂方被迫答应了工人的要求,使这次的罢工斗争取得了胜利。
1921年冬,由于货币贬值,物价暴涨,工人生活水平急剧下降。王荷波代表厂工会向铁路局提出增加工资、发御寒棉衣等11条要求,遭到铁路局的拒绝。王荷波为工人弟兄谋利益,不顾个人生命安危,采取断然措施,带领60多名工人,趁津浦路特别快车进站之时,高举"饥寒交迫,无人问津""工人死活,有谁关照?"的大字标语,卧轨请愿,顿时成为社会和国际舆论关注的焦点。
列车停车,整条津浦路当即瘫痪。铁路局官员火急火燎地赶来处理。谈判了一天,铁路局官员说:"你们提出的条件涉及的范围太广,不是铁路局可以解决的。"
王荷波说:"既然铁路局有难处,我们就到北京,找交通部叶恭绰总长请愿去!"他毅然只身前往北京,找北洋政府交通部讲理。在北京,面对交通总长及其他官僚们,王荷波据理力争,迫使北洋政府答应了工人的合理要求。
当王荷波从北京乘车返回浦镇,《民国日报》和京津浦各报已经报道了王荷波只身进京打赢胜仗的消息。工人们穿上王荷波从交通部拨来的崭新棉衣工装,敲锣打鼓,高举写着"热烈欢迎王荷波会长凯旋荣归"的大幅标语,迎接王荷波胜利返厂,把火车站挤得水泄不通。
斗争胜利了,工会在群众中的威信大增。王荷波抓住这个大好时机,发动工会督促资本家为工人修建浴室,为工人开办夜校、子弟学校和合作社等福利事业,使工会成了团结工人反抗压迫的坚强堡垒。
1922年春,浦镇机车厂工会加入了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他也到北方分部工作。在此期间,他阅读了《共产党宣言》等马列主义书籍,并和同道一起研讨工运问题。同年6月,王荷波在北京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津浦铁路的第一个工人党员。
作者:钟恭訄
原标题:《红色工运 | 创生与成长——中国工会的红色足迹(十)》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媒体号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