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的星星亮晶晶 ——追忆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三庭原四级高级法官魏晶晶

2021-04-15 20:1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题记
青雾扰乱了晚风,
灯影拉长了夜色,
在你不曾抬头的时候,
天空已是繁星闪烁。
晶晶啊,
哪一颗是你呢?
撰写文书,
整理卷宗,
932办公室的角角落落,
都是你的身影。
窗外的梧桐叶落了,
又发了芽啊,
星星都躺进了夜的怀抱。
晶晶啊,
你什么时候回家?
孩子睡了,
说着梦话,
我想等着你,
看看星星说会话。
晶晶啊,
别一个人走得太快,
容易迷路,
我也跟不上步伐。
晶晶,
我想你了。
——摘自《天上的星星亮晶晶》▲魏晶晶法官生前审理案件时的工作照,额前的那一缕白发,特别扎眼。
【引子】
四月的阳光,如同没有边际的瀑布,朝着皋陶故里倾泻而下。当客车驶入六安这片红色的土地之后,映入眼帘的,是青山巍峨,满眼葱绿。
春末夏初,是大别山最壮美的时节,杜鹃花开,漫山映红。那一簇簇火红、热烈的映山红,总能激发起人们对生命的热爱,勾起对英雄人物的回忆。
4月4日,农历清明节,六安大观山文化陵园。
“那天我和岳父都提前准备了一段话,在墓前读给她听。岳父还特地把准备的语句写了下来。”
“按照原来的规划,我们今年暑假是准备带孩子去上海迪士尼的。”何海波说。
“去年底,医生说,我的眼睛需要做个白内障小手术。她听说后,就讲,‘爸爸,我来请假陪你去吧’。她自己也很忙,一直没有空闲,手术也一直拖下来了。”魏晶晶父亲说。
12月8日,一向晚归的魏晶晶一反常态在下午5点就回到家。
“那天回来一脸疲惫,说胃疼,我和晶晶妈妈总觉得她年轻,身体挺好,就没当回事,只按照她的要求,给她买了个热水袋用来暖胃,当晚她很早就休息了。”魏晶晶父亲说。
“12月9日早上,等我到办公室时,晶晶姐已经在电脑前写判决书了,见到我,她和平常一样笑嘻嘻的。”魏晶晶的助理邵爽说,这半年来晶晶不舒服的次数越来越多,劝她去医院看看是什么原因引起的胃疼,她说能吃能喝胃口好,不会有病,也怕去医院。
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932办公室,堆满案卷的办公桌上有个记事本。
12月10日那一栏里记录着:上午8点30分和下午3点分别有两场开庭。
而那一天的下午3点,准备开庭的同事们再也没有等来魏晶晶……
大家口中讲述的魏晶晶,是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三庭原四级高级法官。4个月前,魏晶晶在工作期间突发疾病,倒在了自己热爱的审判岗位上,因公殉职。
年仅37岁。▲在一份工作总结中,魏晶晶写道:“我珍惜自己的人格和声誉,规范和约束自己的言行。从未吃过当事人一顿饭,收过当事人一分钱,身着法袍,无愧于心。”
【一】
魏晶晶的家位于六安城南,紧邻一个水上公园。小区门口的商铺,各种小吃店、服装店、特色饭店等等一溜地排开。
每天早晨7点左右,魏晶晶就在这里吃过早点,然后步行十几分钟,穿过两条热闹的马路,走到六安中院上班。▲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诉讼服务中心。
时针拨回到2020年12月10日,当天魏晶晶有一个庭审将在下午举行。
“去世前一天(12月9日),她连开了3个庭,又合议了6起案件,过了下班时间,又收到诉讼服务中心转来的3个当事人的申请书,晚上带着儿子加班写判决书,一直忙到夜里10点多才回家。”
“上午8点(12月10日),晶晶姐赶在开庭前,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有位当事人想开一份履行完毕的情况证明,她向我询问了案件执行进展情况。中午12点,在下楼的电梯里,我俩相遇,她说:‘上午说的证明,既然当事人没有完全履行,就不能随便开,我将案件履行情况详细备注后,寄给他了。’”作为法官助理的张悦,向我们回忆起了,她口中“晶晶姐”见到最后一面的情形。
“下午3点,晶晶姐有一个庭审,一向守时的她却没有出现在庭审现场,她的助理邵爽还跟庭审当事人解释:‘十几分钟前我们下来开庭时,她跟我说,让我先下来,她喝口水就来。’”
2点44分,魏晶晶回复助理邵爽最后一个信息,“请大家稍等,我马上过来。”
3点,邵爽见魏晶晶还没到庭,就先去了法庭在那里等她。“我和当事人解释说,你们稍微等一下,魏法官估计有事情耽误了,等会肯定能准时到。”
3点15分,邵爽又给魏晶晶发了一个信息,“我先下来了,我把卷子也带下来了。”15分钟后,邵爽再次催促,“你咋啦”!“半个小时了”,可这个信息,却再也没有等到她的回信。
3点30分左右,魏晶晶被民一庭书记员胡秦秦发现晕倒在地上。
“我们匆忙赶到的时候,晶晶姐已经没有了心跳,也摸不到颈动脉,我们一遍遍地对她进行胸外按压。”
学过护理和法医专业的书记员孙钰莹含着泪说,“同事们一遍遍焦急地呼喊着她的名字,晶晶……晶晶……”
哪怕是动一动手指,眨一眨眼睛啊。
可任凭同事们怎么呼唤,魏晶晶始终没有半点回应。
急救中心的120迅速赶到。
同事、家人、亲戚纷纷赶来。焦灼、悲伤充斥着,压抑着。每一个参与救治的人,都在极力挽留这位优秀法官的生命。
下午5点05分,当医院宣告魏晶晶的生命,抢救无效的那一刻,门外守望的人群立刻哭声一片。
作为红色老区,六安从来都是英雄辈出。就像那岭上开遍的映山红,奔放热烈的花期,一年年,一簇簇,一季季。魏晶晶就这样,静静地,静静地,回到了她深深眷恋的红色土地。▲在安徽财经学院求学期间的魏晶晶。
【二】
阳光,透过成排的香樟和榉树,密密地散下来,落下一地斑斓。六安的春天,便从这新长出的叶片上,慢慢地舒展开来。
裕安区佛子岭中路152号,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六楼会议室。
微风吹动窗帘,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椅子上,桌上冒着热气的茶水,慢慢地在房间里氤氲开来。
“这孩子做事一直很认真,比较有规划,我也是在处理后事当中,看了她的很多笔记,才逐渐对她有了个清晰的认知,她对工作的细致认真,很多都超乎我的想象。”
“也可能是受到了家庭的影响,她从小就有一个法官梦,大学毕业后考公务员,她就坚持报考市法院。”
“法院工作比较忙,我是深有体会的。所以从豆豆(小外孙)上幼儿园后,为了减轻他们的生活负担,我们老两口就把孩子接到我那住。”
“晶晶从小体质就一直比较好,总感觉这么年轻,死亡是一件离她很远的事情。这也是我们一直疏忽的地方。”
这位低低地讲述的老人,眼角一直噙着泪水,握着茶杯的手,也在一直不停地微抖。
“晶晶去世没多久,我们去扫墓的时候,豆豆用钢琴给她妈妈弹了一首《童年》,我特地录了下来,带去放给她听听。”
魏父口中的“豆豆”,就是他的小外孙,魏晶晶法官的独子。他太思念妈妈了,两个月前,家人在他的书房的墙上,发现他不知何时写了一句话——“妈妈!我永远爱您”。
“豆豆到现在从来没向我们问过他妈妈的情况。晶晶走了,对我们老两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尤其是她妈妈,整天拿着手机,反反复复地听着她的语音,一遍遍听。”
“我这几天也一直在宽慰她,哪一个孩子不是父母的心肝宝贝。放在一个大环境里来看,去年的疫情,以及加勒万河谷的冲突,不也有孩子倒在了自己的岗位上。从这个角度想一想,她只是一名普通的法官,她觉得审判工作是她一生的追求和事业。”
“临走的前一天,她还说,今年已经办结了190多件案件,手上还有30多件。年底了,争取再多结掉一些……”▲2016年9月8日,魏晶晶法官审理过的一位案件当事人周美云,从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坐了两天的火车,千里迢迢赶到六安,就是为了给魏晶晶法官送一面锦旗,当面说声谢谢。
【三】
她是一位好同学、好闺蜜、好同事,也是一位好妻子、好女儿、好妈妈。
采访魏晶晶爱人何海波的时候,地点是在他的办公室,他不好意思地跟我说,“家里到现在也没心情收拾。”
没有人能体会,最亲的人离去了,他心中埋下的苦痛和暗自吞咽的孤独。
但也没有人比他更懂得,一个妻子的大快乐与小烦恼。
他说,当他第一眼看到晶晶的时候,就觉得她非常单纯。
那时的她才25岁,第一次见面她没做头发,也不化妆,羞涩地站在那里。
恋爱关系确定后,他带她去参加朋友聚会。在大家的起哄下,她生平第一次端起了酒杯,结果大半杯红酒喝下去后,呛得眼泪直流。
“我和晶晶的性格特别互补,家里的事情,一般都是她做规划,我做执行”。何海波翻看着电脑里的她以前为家庭旅游做的攻略,语气很轻。
2013年5月1日婺源旅游、2013年10月1日石台旅游、2014年5月1日南京旅游、2014年6月13日武汉旅游……
她的攻略做得很详细,从家到目的地有多少公里,那里有什么“十大小吃”、“五大必去景点”,包括沿途各种景点的简介,她都写得非常清楚。
人们都说七年之痒,何海波说,他和晶晶似乎从来就没有“痒”过。在外面聚会的时候,她都喊他“男神”,张口闭口就是“我们家男神……”,她还把他的微信名改成了“小鲜肉”,他跟她开玩笑,“哪还是什么‘小鲜肉’,都成‘老腊肉’了。”
怀孕的时候,他每个周末的下午就陪她遛弯,刚好晶晶姥姥家离他们家也不远,一转弯就到了。
这个大家族的家风特别好,晶晶姥姥有四个女儿,每个周末,女儿女婿都去老人家聚聚餐聊聊天。晶晶特别孝顺,每年过春节,她都会给父亲买双鞋,给母亲买件衣服。
“她的书柜里面放的除了专业的法律书籍以外,其他都是各种关于孩子教育的书籍,像什么《中国成语故事》《有故事的汉字》《历史旅行指南》,等等。”何海波说。
2019年11月10日,何海波还清楚地记得那晚的场景,一早到家的魏晶晶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在书房看书,而是早早地躺在了床上。
我问她: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她说:我有点紧张,双十一马上就到了,我给儿子和我买了好多书,怕抢购不上。
“去年年中的时候,她还跟我讲,孩子现在大了,让我引导一下孩子的生理教育。我觉得这些事情,等到孩子大了自然就懂了。她又买一堆书给我看,非让我按照书上写的步骤来。”
回望这些生活上的点滴,何海波想起的都是妻子的温馨和可爱。
何海波说,结婚十多年来,家里的大小事情基本都是她在操持。前几年,他开始掉头发,晶晶就给他买了好多的营养液和修复液,告诉他这个是平时用的,那个是洗澡后搽的,她还半开玩笑半安慰何海波:“放心,我不会嫌弃你的!就算秃完了我也不介意,哈哈……”后来没过两年,她自己也开始有白头发了,尤其是额前的那缕刘海,白得特别扎眼。
“你看看,为了照顾你的情绪,我也染点白发配合你……这都是为你和儿子操心累的!”晶晶嗔怪地说。
何海波说,他最近在看一部电影,叫《牧马人》。他觉得晶晶和电影里的那位女主角秀芝特别像,俩人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工作上,三观都特别正。里面有两句台词,他觉得就是给晶晶写的:
“我知道,你舍不得这个家……你可以把她装进口袋里带走,可那是空的……”
“人,毕竟不是单纯的为了物质生活而活着的。”▲2019年魏晶晶陪着孩子假期前往呼伦贝尔大草原,这也是她最后一次带着孩子远足。
【四】
在六安中院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我走进了魏晶晶生前的办公室。
书架上,还摆满她用过的法律书籍;电脑桌面上,放着没写完的判决书;堆满案卷的办公桌上有个记事本,里面记录的开庭排期,已排到2021年1月7日;御寒的棉衣搭在椅子扶手上;同事新送的喜糖还没启封……▲魏晶晶法官生前的办公室,电脑桌面上,放着没写完的判决书;案卷堆满了办公桌;御寒的棉衣搭在椅子扶手上。
“晶晶的性格很开朗,喜欢开玩笑,在民三庭人缘也特别好。”
在民三庭前庭长何武的眼中,魏晶晶就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徒弟”。
“晶晶来的时候,正是民三庭最忙的时候。我问她,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她开玩笑说‘我不就是看你们这么忙嘛,所以赶回来帮你们嘛’。”
在何庭长的印象中,晶晶就像一个邻家大女孩,每有案件调解成功后,她就连跑带跳地跑到办公室,推开门就说,“何庭长,这个案件我办完了。”
“笑声比较大”“单纯善良”“认真细致”、“喜欢开玩笑”“疼爱孩子”……
这是采访诸多魏晶晶的同事、朋友、同学、合作律师后,提纯出来的关键词。
邵爽是2019年4月跟着魏晶晶,做她的助理。
“晶晶姐,比我大11岁,她见我第一面的时候,就跟我开玩笑,让我喊她阿姨。”
“她当时看我很瘦,每次都买很多零食给我吃,还说,一年之内,我一定要给你养胖,结果一年时间,我被她喂胖了10多斤。”
在民三庭的办公室里,同事们都说魏晶晶和邵爽天生就是一对相声演员,邵爽是捧哏,魏晶晶是逗哏。
“因为我们办理的多是建筑类的案件,标的额都比较大,她有时跟我开玩笑,如果要按照办案金额来给我们算提点的话,那我们的生活也更好过了。”
魏晶晶经常开玩笑地说,生活已经很苦了,不想美点,怎么开心生活呢?
曾跟魏晶晶有过多次合作的晏宗武律师,现是皖西学院法学院的一名老师。
他从魏晶晶第一天做法官的时候,就认识了她,是魏晶晶一步步成长起来的见证人。
“建设工程施工案件是众所周知的难,因为这类案件合同履行期长,有瑕疵也多,标的额大,动不动就三千万人民币起步。”
“这不仅要求法官要懂法律,还要懂工程建设。一个案件的卷宗,有时阅卷都要一周的时间,开庭的时候,卷宗都要用小车拉进法庭。”
作为曾经的合作律师,在得知魏晶晶去世的消息后,他有感而发地写下这样一段文字:
一个熟悉的中院年轻女法官,我看着她从一个小姑娘变成严肃的法官……建工案件真的是多而且麻烦,想起来了她(额前的那缕)白头发,开庭之后向我做的鬼脸和呵呵的笑声……37岁的茂盛和冰冷的死亡,不相宜。▲魏晶晶父亲(左)与魏晶晶爱人何海波在六安中院接受媒体采访,讲述魏晶晶法官生前生活点滴。
【五】
在采访中,我了解到这么一组数据:魏晶晶自从2015年3月担任助理审判员以来,到2020年12月10日,魏晶晶共主审案件891件,其中调解137件,参加合议庭审案2596件。
在一份工作总结中,魏晶晶写道:“我珍惜自己的人格和声誉,规范和约束自己的言行。从未吃过当事人一顿饭,收过当事人一分钱,身着法袍,无愧于心。”
用一次次成功的调解,用一件件公正的判决,妥善化解当事人之间的矛盾纠纷,让人民群众感受到了公正司法的温度,这,是魏晶晶的信条。为此,她也付出了许多不为人知的艰辛。▲台历记事本里面,密密麻麻地记录着每天的工作计划,里面记录的开庭排期,已排到2021年1月7日。
袁明伟律师曾代理了一件“拖欠防火门工程款”的案件,案件当事人李传运几年前创建了安徽金宏源防火门有限公司,曾为中阳建设公司安装小区防火门,2016年7月竣工,项目部撤回了江西,拖欠工程款4年,要了几十次都不给。
无奈之下,李传运的公司将对方告上法院,案件二审由魏法官主审。
“庭审过程中,中阳公司提出,双方根本没有施工合同,决算单是我们伪造的。”袁明伟律师说。开庭时,庭审一结束,魏晶晶就对他们双方说:“你们稍等一下,我来换一双运动鞋,等会还要爬楼,我们一块去小区核对一下防火门的数量。”
“8月份,正是六安天正热的时候,她带着我和双方当事人,从第一层开始数起,一栋一栋,挨家挨户数防火门的数量。”对于当时的情形,袁明伟至今记忆犹新,“上上下下300多层楼,一层一层地数,一扇门一扇门地核对,最终,门数清了,1107扇。”
确定防火门数量后,对方公司再也无法抵赖。没过多久,67万多元工程款汇到李传运公司的账户。
同样想念魏晶晶的还有冉家宏。
2019年,他与护理院签订消防工程施工合同,合同为固定单价合同。实际施工过程中,冉家宏除进行消防部分的施工外,还进行了土建部分的施工,但因未办理签证,双方就土建部分的价款是否含在合同约定单价内产生争议,以至成讼。
当时,一审法院以冉家宏不能证明该部分价款应另行计算,驳回其诉请。
上诉后,魏晶晶通过向民政局了解案涉护理院消防改造工程拨款情况,调阅同期其他护理院消防改造施工情况,并向专业机构咨询工程造价事宜,经发回重审,对该部分价款予以鉴定后,支持了冉家宏的该部分诉请。
最终,为冉家宏讨回了23万多元的工程款。
“我的腿本身有残疾,走路非常不方便。整个案件,魏法官只和我见了三次面。后来才知道,她在背后做了大量的工作,还跑到了民政局去调材料做调查。”冉家宏说,他本来以为法官只是坐在办公室里看材料的,没想到魏法官这么认真。
【六】
不走进魏晶晶的世界,就不会了解她在述职报告中,写下的那句“每一次坚持只为了心中的那座天平”,是怎样一种分量。
不走进基层法官这个群体,也不会了解,这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是怎样一个值得尊敬的群体。
在采访中,我们还联系到了魏晶晶的高中同级同学、好闺蜜,也是和她曾经共事五年的同事——合肥知产法庭的许琛。
在得知采访需求后,许琛和我们聊了很多她与魏晶晶的过往。
她对魏晶晶的了解,更多的是从共事后开始的。在她的眼中,晶晶是个单纯的女孩,出了校门即进入单位,怀抱着理想,从书记员、助理检察员,一路入额成为法官。
她说,晶晶确实喜欢这个工作,觉得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务实,能看到成果的。就像她们小时候升级打怪,虽然没有尽头,但回头看每一个办过的案件,都历历在目地记录着度过的岁月,觉得实实在在的。
有时她也会和许琛聊起现在工作太累的现状,两人就相互安慰,和曾经的高三冲刺那一年相比,还是没有那时累。
许琛说,晶晶很疼爱孩子,不仅在学习上全力投入,每年的休假也都用来带娃旅行,发的朋友圈,除了工作也大都和孩子有关。
“晶晶说,一直忙一直忙,累到极致时,孩子就像自己的充电宝。”
孩子的每次考试魏晶晶都很关注。有时周末还要挤时间,陪着娃到合肥参加游泳比赛什么的,每次来去匆匆。疫情这一年,她朋友圈发了好多次娃娃拼乐高的成果,舐犊情深让每个母亲都能感同身受。
临走时的那一刻,她该有多牵挂孩子。
回忆起过往的点滴,许琛说,魏晶晶是个非常热爱生活也热爱美食的姑娘,每次说起六安的某个地点,都是以某某小吃店,某某上的《舌尖》为坐标。
“六安云路街的麻辣面,小东街的明发猪头面,青年路菜市场的卤甲鱼,都是她带我去探寻的美味。”
许琛还记得2019年西瓜刚上市的季节,她俩结伴加完班已是晚上九点半了,饥肠辘辘的一起出去吃晚饭。坐到麻辣面馆点了份面,晶晶拌面盛汤时,许琛从隔壁买了个小西瓜,她俩一起用勺子舀着边吃边聊案件,当时的内心充实而惬意。
“晶晶曾是个爱美的姑娘。初回法院时,烫着卷发,画着美美的淡妆,穿的衣服也很精致,还会和我们说些打扮心得,后来就越来越忙,越来越灰头土脸,白头发越来越多,反正天天上班就是披着法袍去开庭,好像也无所谓穿啥。”
“她临走那天身上穿的蓝羽绒,是三年前她妈给她在门口裁缝店做的,是她最爱的法袍打底,暖和、没帽子、耐脏,最适合套法袍。”
“对朋友,对同事大度且真心。”许琛的印象中,很少看见她为小事计较。单位里年长两旬的同事,她亲热的姐姐长姐姐短,把人心都喊化了。比她小一旬的,也是亲亲热热聊着共同话题,毫不违和。她会经常从家里给同事们带好吃的手工饼干啥的。
“我俩在同一个办公室呆了五年,调动离开时,她送我,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在采访中我了解到,魏晶晶法官走后剩下的30多个案件,已由其他同事交接代办;她的父母和爱人,也渐渐振作起来,生活在慢慢地回归日常;六安中院民三庭里,依旧还是忙而有序,每天都有开庭,公平正义的阳光在这里将更加闪耀。
对于魏晶晶法官来说,为人民鞠躬尽瘁,为工作殉职,死而无憾。可是,她还有太多不舍:▲魏晶晶去世后,她的儿子时常在夜里醒来哭泣,他实在太思念他的妈妈了。有一天深夜,他默默地用笔在墙上写了一句“妈妈,我永远爱你!”
作为法官,她再也不能走上庄严的法庭;作为母亲,她再也不能陪伴孩子度过快乐时光;作为女儿,她再也不能围在父母身边嘘寒问暖;作为妻子,她再也不能与爱人携手余生……
时光倥偬而逝,生命总有长情。
时代不同,英雄亦不相同,但每个时代,都有顶天立地的平凡英雄。
魏晶晶虽然倒下了,但在她身后却有千千万万像魏晶晶这样的平凡的政法工作者,依然身披法袍,依然脚步铿锵,依然一路向前,依然为法治中国这一幅美丽画卷,描绘着属于他们这一代人的浓墨重彩。
来源:安徽法制报
原标题:《天上的星星亮晶晶 ——追忆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三庭原四级高级法官魏晶晶》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