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司令!

2021-04-15 04:47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洪麟阁洪麟阁,原名洪占勋。1902年生于遵化地北头村,满族。早年考入天津直隶法政学校,曾参加北京“马克思学说研讨会”的活动,听过李大钊的演讲,接受了革命思想。后任冯玉祥部的军法处长,参加察哈尔一带的抗日活动。国民党政府逼迫冯玉祥下野后,洪麟阁到唐山《工商日报》 任总编辑。1935年任天津河北工学院教授;1938年,中国共产党领导冀东人民发动抗日武装大暴动,建立冀东抗日联军,洪麟阁任联军副司令,兼任第一路军总指挥。1938年10月15日,洪麟阁率部在蓟县马伸桥西北台头村伏击日军军车,在激烈的战斗中壮烈殉国。1917年,洪麟阁考入丰润县车轴山中学,后来考入天津直隶法政专科学校,与同学连芬亭同在商科九班。两个人政治见解投契,经常在一起阅读革命书刊,探索救国救民之路。1921年冬天,洪麟阁得知李大钊在北京大学图书馆举办马克思主义学说研究会,便和连芬亭每星期日乘火车从天津赶到北大图书馆,聆听李大钊的教诲。特别是听了李大钊著名的演讲《庶民的胜利》后,他们开始接近工农大众,走向社会,经常借学校停课和节假日之机,深入到工人农民中间进行社会调查,结交了一大批工人、学生、农村青年和一些政、文教界的爱国人士。
1924年从直隶法政专科学校毕业后,在李大钊的指导下,洪麟阁联合天津各界青年学生建立了“青年勉励会”,同时创办了一所旨在普及文化知识,唤起广大民众的“天津平民夜校”。在夜校,洪麟阁任教员,传播革命真理,宣传共产主义思想。
1927年4月28日,奉系军阀杀害了革命先驱李大钊,并疯狂地搜捕京津地区参加北大马克思主义学说研究会的青年学生。洪麟阁为了逃避军阀的搜捕,离开天津后,友人引荐他到河南林县担任主管司法的县知事。洪麟阁将扰乱社会治安的官兵一一依法惩处,随后向冯玉祥发出专函,申明原委。冯玉祥深为洪麟阁为维护百姓利益,秉公执法的大无畏精神所感动,举荐他取得军籍,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军法处长。洪麟阁特意在臂章上书写“真爱民不扰民”六个字,以铭心志。
1932年10月,冯玉祥率领国民革命军,由内地转入张家口。身为军法处长的洪麟阁,时刻没有忘记李大钊的谆谆教导,一方面秉公执法,严格管理部队,另一方面向广大官兵宣传革命思想。1933年5月,日军向华北大举进犯,相继侵占了华北冀东地区各县,平津、华北形势相当危急。身为党外人士的洪麟阁,配合中国共产党做了大量的工作,并随同盟军进击日军,勇敢作战,收复失地。但是蒋介石实行“先安内后攘外”的卖国政策,派嫡系部队对张家口地区包围清剿,迫使冯玉祥下野。此时,洪麟阁泪滴长须,写下辞职书,他回乡登程那天清晨,冯玉祥戎装佩剑,为他送行。两人久久握手,互道珍重,挥泪而别。
洪麟阁由张家口回到唐山后由故友推荐,1934年,任唐山市《工商日报社》的总编辑。他利用报纸,继续宣传抗日。因言词尖利,影响太大,遭到国民党反动当局的查封。1935年洪麟阁由唐山再次辗转到天津,由早已回到天津的同学连芬亭介绍,到河北工学院任教,不久晋升为教授,他利用大学讲坛,向学生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力主抗日。1937年七七事变后,在天津地下党领导下积极参加组织天津各界的抗日救亡活动,是天津各界民众抗日救国会的负责人之一。
就在天津的抗日活动如火如荼之时,1937年8月,中共中央在洛川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毛泽东提出著名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并主持制定了开辟华北敌后战场的具体计划。中共中央提出在日伪统治比较严密的冀东地区开展游击战争,创建冀东抗日根据地。中共河北省委为实现中共中央的这项重大战略决策,组织冀东抗日武装暴动,立即选派了一大批军政领导人深入到冀东斗争第一线。
1938年2月,洪麟阁受党的指派,回到家乡,以本村地北头为大本营,着手组建抗日联军队伍。他在遵化、丰润、玉田等县方圆三四百里范围内宣传发动群众,鼓励青年参军,改编当地民团。各地民团纷纷响应,参加了抗日联军。当地青年们踊跃报名参军,仅三个月时间,秘密建立了一支分散在各地的有2500多人的抗联队伍。
人多枪少,他为购买武器,说服亲人捐资助款,利用昔日担任工商日报总编的声望,邀集丰润、玉田、遵化等县和唐山市有名望的巨贾豪绅,进行筹集。三天之内,丰、玉、遵等县的大部分绅商都行动起来,有钱的出钱,有枪的出枪,有人的出人,主动提前把钱款送到了抗日联军。
此时,天津市各界知名人士杨十三(杨裕民)、马溪山、连以农等人,陆续来到遵化县地北头村,同洪麟阁共议暴动之前的一切准备工作。中共中央北方局又派李楚离赶到地北头村,指导冀东抗日联军的组建工作,和杨十三、连以农等人负责在村北山沟中的二郎庙给联军上政治课,洪麟阁和赵振威上军事课,培养出一批军政干部。
6月,遵化、迁安、滦县三路抗日联军的负责人在丰润县田家湾子村举行联席会议。鉴于抗日大暴动准备工作的进展和条件的成熟,会议研究决定,正式建立冀东抗日联军,由高志远任总司令员,洪麟阁、李运昌任副总司令员,下面组成三路军,洪麟阁兼任第一路军司令员。自此,联军指战员们亲切称洪麟阁“教授司令”或“大胡子”司令。
会议决定:7月16日在遵化、丰润、迁安、滦县等六个县内同时举行抗日起义大暴动。就在大暴动一天天迫近的时刻,情况突变。由于叛徒告密,7月4日拂晓,丰润、玉田、遵化三县的2000多名伪警备队突然包围了地北头村。因为抗联战士在暴动之前都已分散隐蔽,村内只留下第一路军指挥部和一个警卫连,洪麟阁立即率领大家奋起应战,同时派人通知隐蔽在村北山沟二郎庙的第一总队火速来援。洪麟阁率领指挥部和警卫连同时发起冲击,与第一总队内外配合,里外夹攻,从搏斗到拼刺,从远距离到近距离射击,打得敌人死伤无数,伪警备队大队长果振均被当场击毙,敌人不敢恋战,狼狈溃退。
硝烟未散,洪麟阁与李楚离等指挥部成员立即开会研究决定:抗日大暴动时间提前到7月8日,先攻占遵化县城。8日拂晓,第一路联军的三个总队同时行动,洪麟阁与赵振威率领第一总队;李楚离与杨十三各率第二、第三总队,兵分三路,向遵化县城猛进……日军闻讯,慌乱不堪。唐山市伪政府的日本顾问亲自出马,调集玉田、丰润的日军600多人,伪警备队2000多人,从侧翼拉网包抄,企图在玉田、遵化两县交界处的小狼山,把洪麟阁率领的第一路抗日联军吞噬。天近黄昏,洪麟阁和赵振威率领第一总队捷足先登,迅速占领了小狼山口,与敌人开战。洪麟阁趁机瓦解敌军,敌军内部一片混乱,日军无可奈何,当夜停火退到山下。
洪麟阁见敌众我寡,便组织部队趁夜黑突围南撤,把敌人甩在小狼山,在鲁家峪与李楚离、杨十三率领的第二、三总队会合。几位领导人研究决定:改变原进攻遵化县城的计划,趁敌人出来“围剿”,玉田县城兵力空虚,打它个措手不及,先攻占玉田县城。
凌晨开始攻城。洪麟阁命令第一总队主攻东门,二总队攻西门,三总队攻南门。洪麟阁身先士卒,和第一总队长赵振威率先冲到东城脚下,带头竖梯登城,敌人惊逃四散,联军战士们喊杀声冲天,大开城门,鱼贯而入。以内应为向导,从伪县政府的卧室内抓到了伪县长郎惠和,并火速占领了全城。洪麟阁命令在全城各处贴安民告示,开监释放“政治犯”和群众。紧接着召开了军民大会。
攻下玉田县城,大大增加了广大军民抗日必胜的信心,各县、乡踊跃参加抗日联军的人数与日俱增,第一路军由2500多人猛增到6000多人。
攻下玉田县城的同时,冀东抗日武装大暴动全面展开。仅两个月,连克卢龙、迁安、玉田、乐亭、蓟县、平谷等20多个县城,摧垮了敌人除铁路沿线以外的大部分城镇据点和遍布在农村的伪政权。人民群众扬眉吐气,日伪军惶惶不可终日,不得不从“满洲”(东北三省)等地调遣重兵来应付冀东。
8月2日夜,李楚离披星戴月地从联军总部赶到玉田县城,向洪麟阁转达中共上级组织和军方负责人宋时轮、邓华的建议:联军队伍再回原地,配合八路军共同作战。洪麟阁立即率领部队赶往遵化县铁厂镇,与由平西挺进到冀东的八路军第四纵队会合,同由“满洲”增兵冀东的日军进行了几次战斗。敌人死伤惨重。抗日联军由于刚刚组建,武器装备不足,也减员很大。
8月27日,由邓华主持,八路军第四纵队党委、冀热边特委以及第四纵队和冀东抗日联军各路指挥员在铁厂镇举行联席会议,传达了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朱德、刘少奇等领导同志几次来电关于在冀东立即建军、建政、建立根据地的指示,并决定成立冀热察军区,宋时轮任军区司令员,邓华任政治委员,李运昌、洪麟阁、高志远任副司令员,统一领导和指挥各路抗日队伍。
10月,洪麟阁率部在蓟县马伸桥西北台头村与日军遭遇。日军的骑兵分南北东三个方向疯狂包围过来。洪麟阁立即命令设伏在山头的几挺机枪,向敌人轮番扫射,阻击敌人的进攻。一颗炮弹向指挥部附近袭来,洪麟阁为掩护机枪射手,猛扑过去,头部和腿部受了重伤,浑身上下起了火,长须和头发全部烧光。他在地上滚了几滚,压灭了身上的火苗,翻身而起,继续指挥战斗!突然,一排排子弹射来,洪麟阁和机枪手身中数弹,前胸和腿部的衣服都被打成了碎片,鲜血染红了阵地上的山石和劲草。警卫员、通讯员、司号员,扶住洪麟阁寸步不离。
十七岁的通讯员靳成轩(玉田县欢坨人),用央求的口吻说:“司令,您挂花了,我背您走。”洪麟阁厉声说:“快快撤离,不要管我。”说着,从一棵杨树上扯下一段树皮,用血写了一句遗嘱:“还我河山”。转过身来,发现敌人正往上冲来,便抛出手榴弹,结果了10来个日本兵。这时,敌人火力更凶,洪麟阁又负伤多处,直到剩下一颗子弹,举枪对准自己的头部,为党和人民的事业流尽最后一滴血。待杨十三、连以农带队赶到,战斗已停,见到洪麟阁烈士的遗体卧在台头村北穿芳峪山洼草丛中。同志们默然脱帽致哀,指战员们不禁痛哭失声。
老乡抬出最好的柏木棺材,将洪麟阁的遗体安葬在别山的一个陡峭山崖顶上。为纪念洪麟阁殉国,当地人特意给那个高山头起名叫“洪山岭”。朱德得知洪麟阁死讯后,心情沉重,无限感慨地说:“决定抗联西撤的错误的思想路线,洪麟阁同志在错误路线面前坚持真理,顾全大局,这是值得我们党内每个领导同志应当学习的高贵品质。革命的成功,要有共产党人的英勇奋斗。但是,没有党外仁人志士的协力共助,也是难以成功的。洪麟阁是我们党非常需要的知识分子和军事人才,他的牺牲对我们是一大损失啊!”
原标题:《教授司令!》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