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英模 树典型 当先进】用双语传递法治声音——记永德法院乌木龙法庭庭长罗青松

2021-04-16 19:54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万亩杜鹃花在山间次第盛开,雄浑的俐侎铜号响彻山谷,俐侎情人节“桑沼哩”令人向往……
——这里就是临沧市永德县乌木龙彝族乡。“桑沼哩”情人坡对歌
乌木龙位于永德县城东北部,大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山下,世代衍息着彝、白、苗等13个民族,是彝族支系俐侎人最大的聚居地,有俐侎群众1.2万人。
现年50岁的罗青松是地地道道的俐侎人,而让当地群众对他所熟知的另一个身份是:双语法官,除了汉语外,还用俐侎话判案。
携卷下乡 背着国徽去开庭
1995年7月,罗青松毕业于云南民族学院法学专业,同年8月,被分配到到地处边疆山区的永德县人民法院工作,在单位报到的第二天,被安排到离永德县城100公里的乌木龙人民法庭,虽说是法庭,但在随后两年的时间只有他一个人。
乌木龙山高坡陡,山峰层峦叠嶂,尤其是在那个年代,全乡10个村委会有近一半不通公路,走路下乡开庭成为罗青松工作的常态。背着国徽去开庭
一身制服、一双帆布鞋、背上国徽,是罗青松常年的“标配”。择一处乡村空地,或选一家农家小院,挂上国徽、拉起横幅,再加上从老乡家借来的两张桌子、几个板凳,就组成了一个露天法庭。
“法官多跑路,群众才能少跑腿,携卷下乡、就地办案正是为偏远群众提供司法服务的方式,同时每一次开庭也是对周围群众一次生动的普法活动。”提起进村入户开庭的经历,罗青松有着这样的认识。
2021年1月24号,一起土地纠纷案在木厂村平掌组小组开庭,原告诉请法院判决被告砍核桃树。案件原由是纠纷双方土地相连,近年来由于被告核桃树逐渐长大,影响原告茶地的茶叶产量,双方因此纷争不断。还未开庭,双方各自邀约亲朋好友凑在一起,双方各执一词、剑拔弩张,现场充满火药味。
“面对水火不容、针锋相对的双方当事人,作为法官要保持冷静和理性,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抽丝剥茧、明辨是非,找到调解的切入点。”罗青松坦言,这既费脑力又费精力。“特别是在农村,如果语言不通,难度系数更上一个层次。”田间地头办案
在开庭之前,罗青松就来到争议地块进行实地踏勘,原告所说基本属实,但叫被告砍核桃树被告利益也将蒙受损失。
思忖良久,罗青松有了一个主意。
现场,罗青松改用俐侎语言安抚双方情绪、尝试进行调解,表示一定会公平公正处理此事。在开庭前的调解中,罗青松提出通过双方置换土地的做法,由被告拿出一块茶园置换原告被核桃树遮荫的茶地,最终,双方达成共识,在法庭工作人员和当地村两委的见证下,自行转换土地。
一场纠纷就这样化于无形。
收拾好卷宗,背上国徽,罗青松和同事们接着又开始接续赶路。他深知自己身上背着的国徽意味着什么,镌刻着法律,代表着群众的信任。
双语审判 打通司法服务最后“一公里”
沟通是定纷止争的重要一步,而走好这一步的关键在于语言。
将生硬的法条用俐侎语言翻译,“双语审判”和“双语调解”拉近的不仅是俐侎族与其他民族之间的距离,更是法律与人民之间的距离。
“我宁愿多花两个小时,用俐侎话和同胞们聊聊法律法规调解纠纷,也比判决来得更有效果。”这是罗青松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农历七月正是雨季,连日连夜的雨水使道路变得十分泥泞,全乡笼罩在雨雾中。这天,罗青松接到了一件离婚案件,当事人家住乌大龙乡厥坝村,也是俐侎人,不会讲汉语。
女方到法院起诉,要求法院判决离婚。接到案子后罗青松和同事们一起到男方家进行调查取证,面对法官的到来,男方情绪十分抵触,扬言只要法院敢判离婚,他就把他妻子杀了!同时把气撒在罗青松身上,说罗青松丢尽了俐侎人的脸,把罗青松他们赶出了家门。
“老百姓对法律的认知和理解有限,在不能理解、甚至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时候,他不信任你。”罗青松深有感触地说,”人在不信任的时候对什么都抗拒不配合,这会让法律程序无法完成,当事人的诉请无法得到表达,即便最后案子结了,也很难达到定纷止争的效果,还可能引发其他矛盾。”
正常的法律程序行不通,罗青松想到了村里德高望重的俐侎长者。在火塘边,大家耐心的开导这名男子要面对夫妻分居、感情破裂的事实,最终男方同意了调解。罗青松与俐侎群众
作为一名双语法官,罗青松能轻易地打开和他们之间的交流障碍,感觉能用民族语言和他们沟通,他们就比较信任罗青松,罗青松也由此成了一对对感情出现裂痕的夫妻的大家长,在他每年审理的数十件婚姻家庭案件中,调撤率达90%。心地善良、为人正直的罗青松在调处婚姻家庭案件中,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去做当事人的工作,去了解双方当事人产生矛盾纠纷的原因,针对不同的矛盾纠纷,采取不同的方式来进行化解,修复已经破裂的家庭关系。
因为有语言的优势,办案很“走心”,别人觉得难办的案子,到罗青松手里大多都能顺利解决。自2018年至今罗青松每年承办、参办案件数均在160件以上。2021年他经手的案件调撤率达94.7%。
“其实不单单是语言,他们对我的信任更多是源于同民族的血脉联系和潜意识的认同感。”
坚守热土 带着民族感情践行司法为民
俐侎人崇拜火,在巡回开庭路途中,始终不变的是,罗青松那颗司法为民、公正司法,像火把一样的心,罗青松将这束“火把”带进村村寨寨,化解彝族俐侎兄弟姐妹心中的寒冰。办案路上
老百姓打官司,有时候要的就是一个理儿!有时候求的就是一条路!小案办不好,带来的就是更大的矛盾和后果。
一天早上,法庭门前坐着七个男子。罗青松用俐侎话和他们交谈后得知,这七个人和两个本村的包工头到外地干活盖房子,干了三个月,却一分工钱也没有拿到,他们来到法院,打算起诉这两名包工头,但七名工人手上没有任何凭证,工钱只是口头约定。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通过法律渠道是很难追讨工钱的。为此,罗青松采取了化解的方法,他找到当事两个包工头,向他们讲明利害关系,督促他们想办法支付工人工资。通过不懈工作,两个包工头终于给付了工钱。
“爬计哩(太好了)!”紧紧握着罗青松的手,工人们不停地用俐侎话道谢。罗青松做当事人思想工作
“我是一名法官,为群众主持公道,义不容辞!”罗青松说道。
在民族地区工作,只有把民族群众当亲人、当朋友,工作才能顺利开展。作为俐侎人的罗青松深知,俐侎群众文化不高,法律意识更加淡薄,外出务工频频被骗。闲暇之余,罗青松就会走村串寨,到群众家中做客,和群众交心,宣传法律知识,引导群众利用法律维权的同时,也不能触犯法律,只有在法律范围内生产经营、干活挣钱,才能受到法律的保护。刚参加工作时的罗青松
时光易逝,岁月难回。
26年的时光弹指一挥间。罗青松从一个毛头小伙变成了两鬓斑白的中年人,岁月的沧桑刻在他的脸上。这期间,由于工作需要,他历经了多次岗位调换。离开乌木龙21年后,50岁的罗青松又再次踏上熟悉的土地,朋友问他为什么,他总是笑而不语、不作解释。
如今,听着熟悉的母语,寻着曾经的足迹,罗青松正续写着一名基层法官难以割舍的司法情怀。
作者:赵金锐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原标题:《【学英模 树典型 当先进】用双语传递法治声音——记永德法院乌木龙法庭庭长罗青松》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