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工运 | 创生与成长——中国工会的红色足迹(十二)

2021-04-17 12:06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字号
原创 劳动午报 劳动午报
中国工会史是中国近现代一个具有典型意义的缩影,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和折射了近现代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变和发展。
中华全国总工会成立后,在党的领导下,组织动员工人阶级为争取民族解放、人民幸福、国家富强而英勇奋斗,谱写了中国工人阶级团结奋斗的历史华章。
即日起,小午为您带来钟恭訄先生的工运史话连载《创生与成长——中国工会的红色足迹》,让我们一起重温中国工会波澜壮阔的工运史。
青灯夜校小沙渡
风起云涌上海滩(下)
1921年7月下旬,上海英美烟厂的工人为反对洋监工享白尔克扣工钱,自发举行了罢工。这时中国共产党正在上海举行第一次代表大会。会议期间得知罢工的消息,上海党组织就派李启汉前去组织指导。
英美烟厂位于黄浦江东岸的陆家嘴,分为新厂和老厂,工人有七八千人。外国老板为了赚钱,不顾中国工人的死活,强迫工人每天劳动12小时,给的日工钱不过1角2分,再加上连扣带罚,一个月不到3块钱。工人们生活十分穷困。1921年7月,老厂工人当月工资无缘无故被洋监工亨白尔克扣了。工人派代表与资方交涉,要求撤换享白尔克,资方拒不答应,工人代表还遭到毒打、扣押。愤怒的老厂工人决定罢工。
不过这次罢工组织得十分"原始"。工人们来到吴家厅刘公庙,在菩萨面前求签,求得吉签,菩萨"批准"之后,才举行了罢工。就在他们到庙里求签时,李启汉来了。他来向罢工工人问长问短。许多工人不认识他,问他来做什么?他笑着回答:"我是特地赶来帮你们讨债的。"
工人们听了,叹气说:"我们穷得连肚子都填不饱,时常要借债过日子,只有欠人家的,哪有钱放债?能把自己工钱要回来就不错了。"
李启汉说:"大家想想,我们没日没夜地干活,却越干越穷,那些资本家整天不干活,反而越来越富,这是什么道理?就是我们的血汗,全被他们吸光了,这就是他们欠我们的债!"
李启汉的话使工人们思想开了窍,大家围住他问:"怎么把这笔债讨回来呢?我们上次求过菩萨都没有解决,莫非李先生你比菩萨还灵?"
李启汉说:"求人不如求己,你们就是自己的菩萨。最好的办法,就是像俄国那样,把资本家的工厂收回工人手里。但是现在条件还不允许。我们当前能做的,就是组织起来,一条心和资本家斗争,咱们团结的人越多,就越有力量。"
工人们有了这个认识,他们便不再像过去那样低声下气地乞求,而是理直气壮地在刘公庙举行罢工宣誓大会,打出"还我血汗"的旗号——这是全国第一次,标志着工人阶级的觉醒。
李启汉随即帮助工人推选出热心为大家办事的刘凤臣等代表,组成代表会议,起草了《罢工宣言》,提出和资本家谈判的八项条件。
厂方对工人的要求置之不理,认为这伙穷鬼饿几天肚皮就知道利害了,还得乖乖回来上工。
资本家所料确是实情,工人们本来就生活困难,一罢工又没有了经济收入,一个星期下来,很多人都没米下锅了。有人开始担心,和财大气粗的资本家对抗,坚持不了很久。
李启汉鼓励他们把罢工坚持下去,他说:"我们罢工一天,少收入几角工资,资本家要损失好几万元,他们拼不过我们的,坚持下去,就是胜利!"
同时,李启汉还组织募捐,为工人们送来了钱物,无异于雪中送炭。他又组织部分工人到南洋烟厂打临时工,换得部分收入维持生活。又以工人代表的名义通电各报馆、各团体,请求各界主持公道。
资本家的饥饿政策失效了,又企图使用棍棒政策。7月29日,他们从浦西雇用工人数十名,企图进厂开工,但受到罢工工人的阻挡。又拿出500大洋,买通了工头王凤山,叫他纠集几十个工人,于8月3日声称要"自动上工",同样遭到了罢工工人的拦阻。双方话不投机,随即打在一起。争斗中,工人汪有才等人打伤。事情闹到警察厅,警察厅把汪有才等人抓起来问罪,却把工头王凤山放了。
李启汉决定组织示威游行,向军阀政府提出强烈抗议,要求释放汪有才等工人。8月5日,罢工工人高举"争取工人人格"等标语,到淞沪警察厅请愿。警察厅不但不放人,反而把请愿的工人代表刘风臣也抓了起来。罢工工人更加气愤,一怒之下包围了警察厅。淞沪警察厅见势不妙,不得不释放刘凤臣,并答应两天后释放汪有才等代表。
李启汉认为,王凤山这个工头,本来也是工人,无非是一时糊涂,拿人的手软罢了。对于这样的人,还是要争取。于是对王凤山开展攻心战,经过工人的教育,王凤山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加入罢工的行列。李启汉在《劳动周刊》专门发表《欢迎王凤山君的反悔》一文,肯定了王凤山的行为,希望王凤山今后和工人们一起走,大家紧紧的结合。也希望别的工头赶快觉悟起来,以王凤山为榜样,与工人携手共谋幸福。在罢工中,李启汉成了工人的亲密朋友,他冒着炎夏的骄阳,几乎每天都到浦东去,跟工人们在一起印发传单,商讨对策,鼓舞了工人罢工的斗志。工人们亲切地称他为"小李先生"。
招数用尽,资本家再无计可施,外埠催货的电报一封接一封,每停工一天都仿佛看到白花花的银子在流走。在强大的压力下,资方不得不答应和工人谈判。
双方唇枪舌剑,你来我往,最后资方自知理亏,基本上接受了工人提出的条件。双方在复工协议上签字。工人欢呼雀跃,在鞭炮声中胜利结束了大罢工。
李启汉领导的英美烟厂工人罢工,历时20天最终取得胜利,时逢中共一大刚刚结束,无意中成了工人运动的第一个"献礼工程"。工人们看到自己的力量,开始相信李启汉这尊"菩萨"了。
罢工取得胜利后,李启汉继续深入开展工作。经过多方努力,8月下旬成立了上海烟草工会,推举刘凤臣、张子根为正副会长,办公地点就设在英租界北成都路19号,和劳动组合书记部在一间房里办公。
李启汉的行动,引起了上海资本家的恐慌,更被上海公共租界当局和军阀视为"危险人物"。1922年6月1日,公共租界工部局以"煽动罢工,扰乱秩序"的罪名逮捕了他。
李启汉被租界当局判了3个月徒刑,期满后租界当局不甘罢休,又玩弄"借刀杀人"之计,以"驱逐出租界"为名,将李启汉押解给上海淞沪护军使署。护军使何丰林下令将李启汉关进监狱。
在龙华军事监狱,李启汉始终斗争不屈,坐了2年零4个月的牢狱,经受了严酷的考验。1924年9月,李启汉才得以释放。对此,邓中夏深有感触地说:李启汉是我党坐牢最早最苦的第一位同志。
这一时期,在印刷工人中发动工运的,是党的早期党员徐梅坤。
徐梅坤在工运史上名头不算很大,却颇有几分传奇色彩。他于1893出生于萧山一户贫苦农民家庭,与毛泽东同岁。10岁起做学徒,后在杭州当印刷工人。五四运动时期,受新思潮影响,发起成立浙江印刷公司工作互助会,领导开展工人罢工斗争,创办了浙江第一张工人报纸《曲江工潮》。1921年回到上海,进入《民国日报》社工作。
中共建党之初,共产党员大部分是高级知识分子,陈独秀看到,作为无产阶级的政党却没有一个工人党员,感到很是遗憾。一次偶然的机会,通过《民国日报》编辑部的邵力子结识了徐梅坤,相谈之下甚为投缘,遂于1922年初介绍他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江浙地区第一名工人党员。
从1922年起,他先后担任中共上海地方执行委员会兼江浙执行委员会书记、上海印刷总工会委员长、上海总工会组织部长和全国印刷总工会委员长等职。此后受党的委派,赴杭州建党,赴绍兴、宁波发展党的组织,还参与领导了商务印书馆的罢工斗争。1923年6月,徐梅坤出席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并当选为中央执委会候补委员。
在上海期间,徐梅坤奉命组织了中共第一个秘密特工小组,专门惩治工贼及叛徒。他们从外滩的洋水兵那里买来了4支手枪,加上几柄斧头作为武器。此后这个特工小组被周恩来改建成"红队",也就是大名鼎鼎的中共特科。1926年,上海区委组织领导上海工人举行武装起义,指挥部成员有罗亦农、赵世炎、汪寿华、李泊之、徐梅坤、奚佐尧等6人,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中,徐梅坤担任南市区总指挥,指挥工人英勇战斗,起义取得了胜利。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徐梅坤护送周恩来到长江码头,登上英商"怡和"号轮船离沪。在返回上海路过萧山时被叛徒、沈玄庐的太太王华芬发现告密,遭到国民党反动派逮捕,起初判为死刑,后由蔡元培出面营救,才改判无期徒刑,再通过邵力子说情,被判处10年徒刑。1935年9月因病重被保释出狱,后改名徐行之,与组织失去了联系。
1981年,他在耄耋之年再度重新入党,成为党史上一段佳话。
作者:钟恭訄
原标题:《红色工运 | 创生与成长——中国工会的红色足迹(十二)》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媒体号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