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欧洲豪门为何自建联赛?70亿欧元奖金,谁能不动心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杨健/仰卧撑足球

2021-04-19 11: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2家欧洲豪门自立山头。

12家欧洲豪门自立山头。

因利而聚,也势必因利而散,欧冠改制扩军23年以来,始终在追求分成最大化的豪门集团,终于在新冠疫情导致的收入缩水面前,选择分家单干。
19日凌晨,来自英超、西甲、意甲的12家欧洲豪门宣布,组建超级联赛——欧超联赛将由15家创始俱乐部和另外5家俱乐部组成,皇马主席弗洛伦蒂诺为欧洲超级联赛首任主席。
自2018年11月《足球解密》网站首次爆料欧超酝酿至今,欧足联已经多次隔空喊话,警告豪门不要铤而走险,然而最令切费林们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为了瓜分超过70亿欧元的总奖金,12队冒着全员被FIFA和欧足联双重禁赛的风险,也要铤而走险——既然我们自己就有流量,自己能赚钱,为何还要你欧足联给我们分?拜仁慕尼黑和大巴黎目前没有加入欧洲超级联赛。

拜仁慕尼黑和大巴黎目前没有加入欧洲超级联赛。

改革,动了富人的蛋糕
1999年,欧足联对欧洲冠军杯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原本只有各大联赛冠军准入的铁律,第一次扩大到了五大联赛的靠前球队,最大限度地将精英俱乐部纳入其中。
而那个赛季,最终在诺坎普会师的曼联和拜仁,实则都是一个赛季前的英超和德甲亚军,倘若没有时任欧足联主席约翰松的锐意改革,这场经典对决显然不会发生。
时移世易,尽管普拉蒂尼任内,欧足联一再提出为中小联赛平权,并在资格赛阶段尽可能保障弱国联赛强队权益,然而顶级联赛对弱势联赛的吸纳空前强化,所谓保障,也只是一纸空谈。
2018-2021年间的欧战分成,最大的一块蛋糕,仍然属于欧冠32强。由于合同尚未执行完毕,具体分成情况暂不得而知,但在上一个合同年度,即2015-2018年间,欧洲五大联赛排名前三的俱乐部,平均分到了该国欧战总收入的85%。
总而言之,就是富人更富,穷人更穷。
得益于外战丰厚奖金,拜仁、尤文和巴黎均成为各自联赛寡头,相似的情况也发生在欧冠——2013-2014赛季至今的8个赛季里,欧冠只在皇马、巴萨、利物浦和拜仁四队间击鼓传花,所谓充分竞争,成了一纸空文。
打着“均贫富”的口号改革,结果却是更加凶猛的垄断——面对前任的失败,以改革者自居的欧足联主席切费林,上任后意图进一步改变奖金池分配,给中小球队更多分成。
同时,继续加强财政公平法案对豪门的“紧箍咒”,严厉打击豪门违规挖角,先后被欧足联或禁止转会、或开出罚单的巴塞罗那、马竞、切尔西和曼城,都撞在了枪口上。
面对欧足联的有意打压,2016年欧洲超级联赛的构想就已经进入论证——今年1月,欧超创始俱乐部更齐聚都灵召开峰会,而彼时欧足联的警告,不过一句“参与欧超的俱乐部和球员,将被禁止参加国际足联与各大洲足联组织的所有赛事”。
时隔两个多月,12家豪门敢于逆风而动,显然早就做足了预案——“欧足联从未像如今般不安。”《卫报》前体育作家亚瑟·霍普克罗夫特如此写道。
而据BBC报道,一旦欧超正式开始运行,本赛季欧冠和欧联赛事很有可能暂停,但此举显然正中豪门下怀,既然不带我们玩,那我就玩我们自己的!欧足联主席切费林的改革加速了豪门的团结。

欧足联主席切费林的改革加速了豪门的团结。

35亿欧转播费,史上第一大单
欧超几时正式开打?举行后和欧冠赛程冲突怎么办?在欧超肉眼可见的吸金能力面前,这些攸关生死的大事,陡然间都成了小问题。
早在1月欧超筹建阶段,《泰晤士报》就报道称,欧超将有15支常驻球队和5支逐年轮换的“嘉宾球队”,而英超Big6都将是欧超的创始成员,所有15支永久创始球队每届比赛将获得3.1亿英镑的奖金,受邀球队也会获得1亿英镑。
20队分成两组各10支进行主客场比赛,每组前四出线,然后继续通过主客场制完成淘汰赛,而决赛则将在中立场地举行。此外,参加欧超球队,还将按名次决出参加新世俱杯的名额。
而今,伴随着弗洛伦蒂诺为首的豪门话事人正式向欧足联摊牌,世界最大的网络体育直播平台DAZN闻风而动,立刻开出了一年35亿欧元的天价转播价码。
尽管近年来,烧钱不眨眼的DAZN在体育赛事网络直播方面,屡屡创下令人咋舌的手笔,但将转播费提上35亿欧元大关,还是史上未有。作为对比,欧冠新转播合同一年收入也才24亿欧元。
35亿欧元的转播费,显然只是豪门球队保底的奖金池——按照欧超章程,创始球队每支一年能直接分到3.8%的收入,另外还有20%的转播+赞助费会作为排名奖金。
作为欧超的金主之一,摩根大通也将提供35亿欧元,作为15家俱乐部和赛事的启动资金。

转播费+启动资金就有70亿欧元,这还不算蜂拥而来的商业赞助……
除此之外,参加欧超无论战绩如何,都将是一本万利的买卖:15家创始俱乐部将分享35亿欧元的基础设施补助,每家俱乐部将分得1亿欧元-3.5亿欧元不等,这笔款项将用于球场、训练设施和弥补疫情导致的球场方面的收入损失.
每个赛季每家俱乐部有权在自己的数字平台上转播4场比赛,收入均由俱乐部独享;15家创始俱乐部将平分32.5%的电视转播收入,另有32.5%的收入为20队平分。
没有进入淘汰赛阶段的球队,将按照成绩来分享20%的转播和赞助收入;剩余的15%收入将基于各俱乐部的声望划分商业份额。
更加诱人的是,分红明显比欧冠更加可观的欧超,赛事整体规模并不比欧冠更大,单场比赛的价值更高,即便战绩欠佳,也能因保底收入,而获得远高于联赛和欧战的进账。
去年2月欧洲足坛被新冠疫情笼罩至今,持续的空场作赛,豪门比赛日收入、门票收入基本归零同时,赖以糊口的电视转播收入也大幅缩水……
进退维谷之间,天上掉下来一块巨大蛋糕,焉有不一哄而上、分之后快之理?欧冠联赛将失去吸引力和商业赞助。

欧冠联赛将失去吸引力和商业赞助。

豪门单飞,联赛咋办?
当豪门可以强大到联合生钱时,谁还乐意补贴小俱乐部?一旦欧超进入运行阶段,欧冠、欧联、欧洲杯和欧洲国家联赛的吸引力,将直线下降。
2008年金融危机至今,除了少数金主凭借入驻豪门,实现了战绩和营收的“双赢”之外,投资足球多数情况下稳赔不赚:资本的收益率愈发低下,英格兰银行的基准利率更是降至了历史新低的0.1%,众多投资中小俱乐部的新贵,更多是为“情怀”坚持至今。
这也意味着,一旦欧超开战,无处可去的“热钱”,将扎堆进入欧超,从而促使豪门和小球队的鸿沟愈发拉大。
更加致命的打击,或许在于欧超成立后,多数豪门将彻底舍弃联赛、专攻欧超。
毕竟,多数豪门就算在联赛再“磨洋工”,也不会闹到降级的地步;而欧超势必取代欧冠的大背景下,争夺联赛欧战名额甚至冠军,更多时候只是面子工程,无关赚钱。
而长期蜗居国内联赛、至多能踢营收明显差了一个档次的欧冠欧联的中小球队,生存空间势必愈发萎缩,好不容易培养出的球星,也势必会被欧超球队轻松挖走——毕竟,后者拥有几近不设上限的转会费和工资预算,以及令球员无从拒绝的曝光率优势。
尽管眼下欧足联以禁赛要挟欧超12队悬崖勒马,但很显然,禁令一旦实施,只能促使欧超更快与欧足联划清界限。
眼下国家队赛事的号召力,早就和上世纪不可同日而语,更多球员在利益和荣誉面前的选择不再两难。更何况云集了英、法、西、意、德、葡等国家队精英的欧超,一旦全员禁赛,受损的仍是各国足协和国家队,进而是欧足联旗下的各大赛事。
“同归于尽”的结局,双方势必都不会接受。
然而,把欧超从规划逼成现实的,或许也是欧足联本身。连年来,欧冠、欧联、欧洲杯的疯狂扩军,已经令豪门球队的比赛负荷愈发不堪。
将热身赛上升为欧国联,进一步压缩赛事弹性、充实腰包的同时,愈发不满球员被频繁征调、参加无谓赛事的豪门,期盼改革的呼声,在FIFA公布新世俱杯方案后,得到了空前灵感并付诸实施,着实也是意料之中的必然。
以公正公平公开为改革起点,收获的却是史无前例的垄断,这或许才是欧超成立本身,最大的反讽。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腾飞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欧洲超级联赛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