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工人有力量!“最可爱的人”岂止在战场?

2021-05-03 06:3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以下文章来源于党人碑的熟人茶馆 ,作者dangrenbei
党人碑的熟人茶馆
宋史学渣眼里的中国革命史
来源:微信公众号“党人碑的熟人茶馆”(ID:dangrenbeigongzuoshi)
1950年1月1日,一个好消息传来:京汉、粤汉铁路恢复通车。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随着解放战争的进行,“解放军打到哪里,铁路就修复到哪里”。铁路职工和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部队,以及铁路沿线人民群众,发扬自力更生的精神,艰苦奋斗,以惊人的效率医治旧中国铁路的创伤。从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以来,十二年间,一直未曾全线通车的中国铁路网被再次贯通。纵连南北的津浦和京汉、粤汉,横穿东西的浙赣、陇海、京绥等主要干线,让北起满洲里、南达广州,东发海州、西至宝鸡的全国铁路线路系统获得新生,为新中国国民经济的全面恢复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朱德总司令在出席1950年1月24日全国铁路工程计划联席会议上有个讲话,他说:“敌人估计我们非十年八年不能修通,我们一年就把它修起来了。目前中国的家务中铁路是很大的,要很好发展这个家务,去帮助建设别的家务。”
1950年的中国,有个流行词叫做“让生活更美好吧”。然而美帝国主义不让我们建设和发展自己的家务,更看不得中国人民的生活美好。
1950年,朝鲜战火燃起,美国空军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前,就开始侵犯并袭扰我东北地区。从那时起,先后20多次,轰炸我安东、上河口与辑安3座江桥、车站和市区。特别是1951年3至5月,朝鲜战场上第四、五次战役期间,敌机854架次侵入中国领空,造成我大量人员伤亡和物资损毁。
既然帝国主义侵略者将战争强加在了中国人民头上,不畏强暴的中国人民就不得不做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定。
随着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中华好儿女,还有大量的农民、铁路员工、汽车司机和义务工作者,志愿到朝鲜担任战地勤务和运输工作。仅以全国铁路职工为例,有75%报名志愿赴朝;到朝鲜的铁路职工,有80%为中朝人民立了功。
如中朝两国铁路最北端的重要口岸站图们铁路分局,90%以上的职工,争着找领导,或者在大会上表示自愿上前线,有709人赴朝作战,266人立功受勋,23人牺牲在朝鲜战场上。战争不是闹着玩的!
美帝国主义是当时世界头号霸主,中美各种力量对比悬殊,自1840年以来,中国人民饱受列强侵略之害、饱经战火蹂躏之苦。刚满周岁的新中国,百废待兴,百业待举,因此中国人民对战争的残酷有切身之痛,对和平的宝贵更有无限憧憬。
是什么激励了中国人民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意志力呢?
吉林铁路分局磐石火车站的站务员王景洲同志,生长在“伪满洲国”,又经历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在1947年5月磐石县二次解放之前,他家靠着租种地主的三响地过活,从红蓝白黑满地黄到青天白日满地红,生活并没有任何改变。解放了,天亮了,穷人终于盼来了出头天,王景洲家分得了三垧地,父亲王梦海手里拿着地契,笑得乐开花,对儿子说:“这回咱也有地了,该过好日子啦!”
1949年3月18日,王景洲被考录为磐石车站站务员。这是车站最基础的工作岗位,站务员的工作熟练程度、业务水平直接影响着车站的运行,也代表了人民铁路的形象和文明程度。
上班第一天,磐石站正赶上粉刷候车室的墙壁,大家还在准备各种劳动工具,王景洲已经爬上脚手架,开始干活了。从这一天开始,王景洲总是每天第一个上班,第一个开始劳动,视车站为家,视乘客为亲人,兢兢业业、埋头苦干,受到领导和同志们的一致好评,当年就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光荣地加入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吉林铁路分局被列为前沿单位,广大职工踊跃报名参加抗美援朝,决心报效祖国,很快组成了第一批抗美援朝铁路职工大队。为了参加进去,平日里不爱说话的他,吭哧半晌就说了三句:“我身体好,我技术过硬,我是团员!”
出发入朝的前一天晚上,王景洲的妻子在铁路医院生下一个男孩,他满怀着当父亲的喜悦跨过鸭绿江,但让人始料不及的是他踏上朝鲜这片土地看见第一个朝鲜人,竟是一具被美国飞机炸得血肉模糊的婴儿尸体。
王景洲止不住地流下了眼泪,牙咬得咯咯直响!他说:“从那时起,我更懂得了我们为什么要抗美援朝,抗美援朝就是保家卫国,就是不让美帝国主义杀害中国孩子!”一来到在朝鲜新城川车站,王景洲同志就排除两枚定时炸弹,荣立二等功。此后风云里来雨里去,冒着敌机轰炸更是家常便饭。
美帝国主义曾替我们的志愿军算了笔账,对我前线部队每天的物资需要量和运输力作过估计,由此判断铁路是中朝人民军队的主要运输手段。
更要命的是朝鲜北部地形和铁路网布局,也有利于“飞贼”的破坏。地形上北宽南窄,山多河多,铁路穿山越水,抢修不易。而铁路布局则南北贯通线多,缺少东西联络线,且大都位于沿海,又与公路平行,易于破坏。特别是主要铁路线集中,通过朝鲜半岛的蜂腰部两侧,在新安州、西浦、价川间构成“三角地区”,成为咽喉部位,一旦被掐住,铁路运输便陷于瘫痪。在当时,美国的空中力量稳居世界第一,算上仆从国,跟我们的对比是六比一。所以它们扬言,要发动“绞杀战”,通过不分昼夜地对我铁路线施以狂轰滥炸,切断志愿军的后勤补给,窒息中国人的作战能力。
在整个战争期间,它们的空军一直把铁路作为空中封锁破坏的首要目标。在近3年的时间里,仅朝鲜铁道军事管理总局管区内,敌共出动各式飞机约59000架次,投弹达190000余枚。相当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投在英国本土各类炸弹数的1.5倍!
共破坏桥梁1606座次,延长6509米,线路15564处次,长达409474米,车站3747处次,延长131935米,隧道89座次,机车1058台次,车辆12282辆次,使我铁路运输经常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
具体到王景洲同志的工作地新成川,这里地处交通枢纽,南通平壤,东达元山,西至中国,北行德川,车多任务重,是敌人重点轰炸地区。无数王景洲一样的中国铁路工人和志愿军一起,奋战在朝鲜北部的交通线上,他们用生命一次次修复被炸毁的道路、桥梁,每天要迎战32到64架的“飞贼”,每个月要跟三、四千次的大轰炸做顽强斗争。
1951年3月2日,为保全战友,为保全七辆弹药车和桥梁,王景洲用身体压在撬棍和铁轨上面,逼停了即将相撞,可能导致车毁桥炸的下溜机车,壮烈牺牲,时年22岁。
今天的我们,在纪念抗美援朝伟大胜利的时候,很少有人会知道这位王景洲烈士的英名。很多朋友估计想不到,还会有无数位王景洲一样的工人师傅,牺牲在朝鲜。
参加抗美援朝的铁路职工,也并不仅限于东北地区,郑州铁路局洛阳机务段的工人杨体均师傅和他的爱人孙艳玲同志,就是其中的优秀代表。洛阳机务段有光荣的革命传统,1921年12月,毕业于交通大学唐山分校(即今天的西南交大的前身),22岁的福州小伙子游天洋,在这里创建了中国共产党在河南的第一个党组织,他也是河南省第一个共产党员。
和游天洋一样,孙艳玲也不是河南人,解放前她家在山东滕县(今滕州)。民国时代的山东,比河南的社会环境好得有限,也是兵荒马乱,所以孙艳玲从小就跟着父亲,一路逃难向西,到了河南省会开封卖饭,做个小生意,也就是个一两张桌子,几条板凳的早餐摊儿。
可是还没刚过安稳,日本人又从山东打到河南,占领开封,孙艳玲又和父母逃亡到陕西。国民党让她全家背井离乡,日本人让她全家生离死别。孙艳玲的丈夫杨体均是个工人,夫妻同命相连。山东人孙艳玲的逃难路,河南人杨体均也跑了半程,身遭水旱蝗汤的多重戕害,沿着河南人传统的逃难路线,跑到西安,靠着河南老乡介绍,当了工人。两个苦命人相遇,抱团取暖,在苦难的生活中相互扶植。
解放后,杨体均因为踏实肯干,工作勤恳,被作为技术培养的重点苗子,调到洛阳机务段,先当副司机,接着就升为正司机。两口子由衷的,对新生活和新中国充满了希望,觉得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可爱,所以常常互相鼓励,要努力建设和守护人民自己的新生活和新中国。
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以后,洛阳机务段的全体工人,投入到全国人民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运动中,杨体均师傅所在机车包乘组的同志们,也响应号召,参加了铁路工人志愿援朝运输大队。
在赴朝的前夜,杨体均曾问孙艳玲:“明天我就要到朝鲜去,你同意吗?”
孙艳玲“生气”了:“你咋这么看不起人呢?为了咱们祖国,为了朝鲜人民,你又是个共产党员,还不应该带头去吗?你放心的去吧,家里的啥事,我都会做好,保准儿不让你分心!”在朝鲜,杨体均同志率领包乘组的全体工人,迎着美国鬼子的炸弹,抢运人员物资;在洛阳,孙艳玲同志当选机务段工人家属委员会副主席,不但把自己的家庭生活料理得一停二当,还领导着其他的家属,经常进行学习,帮助她们提高政治觉悟,鼓励她们当好光荣家属,将来好去会见立功的爱人,这叫“两好并一好”!
可谁也没想到的是,赴朝仅三个月后的1951年4月2日凌晨4点,杨体均车组行至距祖国约五百华里的中平车站附近山洞,待避美帝“飞贼”的轰炸,因特务暴露了目标而英勇牺牲。
请大家记住这五位平凡的工人师傅,除了杨体均烈士外,他们是李新民、张金尧、郭玉亭、秦振修。
噩耗传到洛阳,杨体均烈士的妻子孙艳玲心如刀绞,好日子怎么才刚刚开始,就戛然而止了?什么叫“阶级仇、民族恨”?这就是活生生的例证!
美帝国主义及其豢养的各路反动派,妄图把新中国扼杀在摇篮里,妄图把刚摆脱旧社会牢笼的中国人民,重新打回万劫不复的地狱,任其侮辱和损害,中国人民能答应吗?
孙艳玲知道这仇恨是谁造下的,知道一个“杨体均”牺牲在鸭绿江以东,多少“孙艳玲”才能幸福的生存,更知道应该怎样给丈夫报这个血海深仇,所以化悲痛为力量的方式,就是继承丈夫的意志,成为一名新工人、新劳模,让这个美帝国主义仇恨的新中国更加强大,更加不可动摇。
1951年“七一”,距离丈夫杨体均牺牲三个月后,孙艳玲走进丈夫曾经工作过的洛阳机务段工房,开始镟工学徒的生活。她下定决心,坚决要成为技工,而且是高级技工,在生产战线上为丈夫报仇。武汉的工人师傅们,喊响了战斗口号:“车间就是战场,工人就是战斗员,开快机器,多做一件活,就等于多消灭一个敌人!”
在这种精神的鼓舞下,仅仅13个月,孙艳玲就出徒了,成为三级镟工,很快生产成绩超过四级男镞工的生产指标,在红旗生产竞赛中,两次荣获郑州铁路管理局颁发的红旗奖。
在“五一国际劳动节”,让我们向当年参加抗美援朝运动的所有工人师傅致敬,向如今奋战在各条战线的劳动者致敬,你们也是“最可爱的人”!
“咱们工人有力量
每天每日工作忙
盖成了高楼大厦
修起了铁路煤矿
改造得世界变呀么变了样
发动了机器轰隆隆的响
举起了铁锤响叮当
造成了犁锄好生产
造成了枪炮送前方
咱们的脸上放红光
咱们的汗珠往下淌
为什么?为了求解放!
为什么?为了求解放!
为了咱全中国彻底解放!”
原标题:《咱们工人有力量!“最可爱的人”岂止在战场?》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