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辰光过立夏

2021-05-05 20:1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上海老底子每天呈送精彩文章一组
打开尘封的记忆,寻觅往昔的岁月
叙上海老底子事 忆上海老底子人
诉上海老底子情小辰光过立夏
侯宝良“立夏”了,记忆里老早子到了立夏搿天早浪要吃蛋,中浪吃过中饭要“称人”,也就是称体重。至于具体有啥讲法,有啥典故,埃歇辰光年纪太小,呒没啥人来告诉阿拉,留辣记忆里嗰侪是开开心心白相做游戏。
记得当年阿拉屋里住辣弄堂里,立夏搿天早浪,邻居隔壁个小朋友侪会拿出红红绿绿个纱线来做蛋套。做好仔就拿烧熟个大鸭蛋套进去,一般就是咸蛋,挂辣头颈里晃来荡去,互相碰面还要比一比,啥人个蛋更加大。蛋套哪能做呢?先拿根粗2毫米个线套辣自家头颈浪,两头挂到胸口合适个地方并起来打个结。再拿几根稍微细一点彩色纱线,多少根就看欢喜个网眼大小来定。每根线对折起来有三只半蛋个长短就可以,统统挂辣头颈里个粗线浪,然后开始用相邻个线互相打结组成环型,接头个高低可以用合适网眼大小个物事作标准,一般是2厘米个小木尺咾啥。一圈圈结下去,当结到可放得落一只蛋个辰光,就拿所有线头并辣一道打个大结,留下一把线头,剪齐刚好成为漂亮个彩须。称人呢,从前看啥人分量重就说明“吃价”。到了现在标准就要倒过来了,啥人体重超标肯定坍招势,要减肥了。至于用啥秤,埃歇辰光体重秤只有医院里体检个地方有,普通人屋里肯定是呒没嗰,阿拉用个是米店、煤球店或者小菜场里个大磅秤。我屋里就住辣煤球店楼浪,阿奶是煤球店营业员,每年到了立夏,常常看到弄堂里个邻居带仔小囡来称体重,所以搿天店里邪气忙,除脱称煤球还要称人,相当热闹。听老人讲,从前乡下头称人用大杆秤,需要双手拉牢称钩,双脚离地。小囡力气小,拉勿牢称钩,就坐辣箩筐里,像称小猪猡一样。我听了笑得肚皮痛。
我印象比较深个邻居是“庄家伯伯”,伊是松江人,住辣对面弄堂里,体重足足200多斤。当年邻居侪讲伊“福相”。伊自家讲:“覅看我福嗒嗒,我走路吃力啊。”现在想想,当年大家吃得侪勿算好,有搿能个体重,大概是伊个身体出问题了。现在我晓得立夏吃蛋、称人搿点习俗是从三国辰光传下来嗰,是老百姓为了图个“盼头”。吃蛋现在勿稀奇,可以天天吃,最好每天吃一两只,补充蛋白质。现在交关人家屋里侪有人体秤,称人也用勿着等到立夏。还有一种智能秤,勿但可以称体重,还可以测量身体里个脂肪含量,分析是勿是肥胖超重。所以现在到了立夏,或许还有人辣自家屋里安排小囡吃一只蛋、称一称体重,但是小辰光弄堂里个闹猛已经看勿见了。
原载2021年5月2日《新民晚报》
配图来源:网络
鸣谢:侯宝良先生赐稿分享!

原标题:《小辰光过立夏(作者:侯宝良)》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湃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