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驶向稻花深处的独木舟

关注
2021-05-09 19:44
上海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五一小长假去“乡下头”,这个“乡下头”就是苏州太湖边上的新农村。苏州吴江区有两个带“泽”字的古镇,一个是震泽,还保留了一条不足两里长的老街和一座高高的石拱桥——禹迹桥,仿佛大禹治水时真的在此歇过脚;河边还有一处师俭堂是全国文保单位,里面的锄径园赛过“半亩方塘一鉴开”,却耐人勾连。另一个是盛泽,中国丝绸之乡,史书上所言“日出万匹、衣被天下”,指的就是它。

我去过震泽N次,踏进盛泽的地界倒是第一次。盛泽在江苏最南边,再往南就是嘉兴了,吴根越角,人文相亲。我们在盛泽参观了宋锦文化园后就转到了震泽。

震泽境内有个长漾湖,朋友说那里的白鱼比太湖所出还要鲜嫩肥美,生态养殖的甲鱼全江苏第一,黄焖裙边这道菜非常出名。长漾湖以南一大片农田中还拥抱着一个较小的湖泊——周生荡,传说周瑜曾在此操练水军。长漾湖南岸有一条“稻米香径”,将长漾湖与周生荡中间好几个自然村串起来,包括很有名气的谢家路村。

谢家路村在众安桥村行政村管辖范围,与好几个历史人物有关,“英姿勃发”的公瑾之外还有写下“桃花流水鳜鱼肥”的张志和、佐助朱元璋荡平天下的大将军常遇春。近年来,震泽镇着力将谢家路打造成特色田园乡村,使之成为“丝绸小镇”全域旅游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观光农业的示范区。

我们先去湿地公园内的蚕桑园采桑椹,今年桑椹长势欠佳,又加上每天好几百游客的轮番扫荡,留在枝头的都不堪食用。但也长了知识,得知桑树分叶桑、果桑和材桑,叶桑供养蚕所用,果桑就是长桑椹的,材桑长大了可用作建房做家具,上世纪七十年代有一首歌,表现湖南农民用桑木扁担挑着茶叶进京的欢快心情。二十多年前我在吴中路老家具商店买过一具桑木做的小凳子,一物三用:当扁担挑包袱,当凳子歇脚,当武器打狗。

接下来又去太湖雪桑蚕文化园转了一圈,看到许多孩子聚精会神地观察正在“上山”的蚕宝宝。小生命轮回不足两个月,但春蚕到死丝方尽的执着,对花蕾少儿人生观的形成定会产生积极启发。

据说太湖雪文化园是一群青年人搞的项目,形式多样,富有创意,与以前类似的农业展览馆不同,在受众体验与衍生产品的开发上很是用心。

午饭是在江村饭店吃的。江村并非真实存在的村落,而是费孝通在《江村调查》里假托的对象,它对应的是开弦弓村。今天,江村成了一个共享的品牌。江村饭店是农家菜的升级版,碧澄芳香的桑芽茶先饮一杯,红烧桑园鸡本香浓郁,皮下脂肪肥而不腻,肌理清晰富有弹性,情不自禁多吃了几块。太湖盐水虾、清蒸鳜鱼、红烧鳝段、红烧老鹅等都是太湖本色,乡味最浓的是臭豆腐蒸猪脑,臭鲜至味,难以抵挡。

吴中农村有立夏吃野火饭的旧俗。这一天在田头忙完农活的孩子,可以在田埂边挖出一个小坑,再捡几块碎砖围成一个土灶,向村里的农民讨点糯米,讨点咸肉,再从田里偷摘几把蚕豆和豌豆。“立夏日,偷豆吃,一偷偷了十八结”。乡风纯朴,小孩子在这天偷豆是“免于处分”的,上门讨米讨咸肉也不能拒绝。材料备齐,升火煮饭。野火饭香糯美味,烟火气萦绕于鼻,我吃了一大碗,直把他乡作故乡。

接下来驱车几分钟到了谢家路村,那里有个“苏小花”,是抖音上疯传的旅游打卡地。

这是一间田野咖啡西餐厅,用村里腾出来的旧厂房改建而成。投资方是震泽的一家酒店,经理据说是一位九零后女孩,细节上处处体现出年轻一代的审美。大坡顶的厂房颇有北美风情,层脊上竖着的铁艺花体字招牌很远就能看见,庭院周边砌了矮矮的青砖围墙,间隔着一段段木栅栏和木板墙,也都漆成了果绿色,红花绿叶锦簇,瀑布般流泻。餐厅旁另辟一片大草坪,白色帐篷如云般朵朵,好几张露天餐桌摆满了啤酒和美食,烧烤架青烟袅袅,烤串香气四溢,无人机嗡嗡作响,在头顶盘旋。

登上十五米高的观景塔,周边的田野河流一览无遗,身穿汉服唐装的帅哥靓妹拗足造型拍照。如果借助望远镜,视野可以抵达长漾湖对岸。路边和停车场上的私家车少说也有一百辆,商家还出租电瓶车供游客沿着乡间小路绕圈,路边的风车哗哗作响。小孩子置身其间,奔奔跳跳,打打闹闹,乐不思蜀啦。

晚到一步,户外已没有我们的插足之地。转入屋内,内饰体现了很潮的酒吧风格,音响设备放在橡木桶上,爵士乐、怀旧金典激情放送,不算太吵。我们要了几杯拿铁,比星巴克还贵,披萨也有好几个风味。可惜餐具品质较差,属于街头黄鱼车上叫卖的货色。

农舍的山墙上画有壁画,垃圾房的整洁程度远远超过我家小区,洗手的水池,与上海人家卫生间的配套足可比美啦。几个村民笃定泰山地在家门口摆起八仙桌,卖起自家做的冰冻绿豆汤、定胜糕和冰淇淋……由“苏小花”同一投资人打造的还有一家名叫“初恋”的粤菜馆,还有一处由农舍改建的日系风格餐厅名叫“五亩地”,据说战斧牛排的味道不输上海外滩,还有一个新建的民宿叫“柴米多”,茶餐厅也向一般游客开放,北欧简约风格,大幅落地玻璃正对着一片稻田,敞开式走廊里横陈一条老旧的独木舟,诠释着沧海桑田的涵义。

河堤下长着凡高笔下的鸢尾花,黄的紫的,一丛丛喜气洋洋,艳丽明快。

眼前的一切,与炊烟袅袅、牛羊归来那种牧歌式的农村景象完全不同,咖啡、牛排、披萨、烧烤、爵士乐、游览车、无人机、鸢尾花等,都含有异质文明的元素,以陌生者的身份强势进入,与村里农民的日常生活并无关联,农民是无可选择的。但是今天村里的农民已无需背负苍天脸朝地了,土地经过流转,传统农业向现代服务业转变,将产生更大的经济效益,生产关系也发生了根本变化。

观光农业将在何种程度上改变江南农村的生态以及经济、文化,很值得想象。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