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微党课】离家后被母亲写信催婚,聂耳这样回复

2021-06-15 21:4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1949年7月,刚刚解放的上海为纪念音乐家聂耳逝世14周年举行了隆重的纪念大会。在这次大会上,聂耳的中国共产党党员身份正式公开。聂耳的战友于伶在纪念大会上说出了一个愿望:一定要为聂耳写部戏,让聂耳的形象和歌声在银幕上再现。
10年之后,1959年,于伶和聂耳生前好友创作的影片《聂耳》公映,这是新中国第一部音乐传记片,也是当时为数不多的彩色电影之一。刚满十岁的新中国用这样的形式纪念国歌的曲作者,记录一位热血的爱国青年如何成长为人民音乐家的经历。
这位生命定格在23岁的革命者,生前有过什么牵挂?时至今日,在这位音乐家的故乡,人们在用怎样的方式纪念他、记住他?
“我是为社会而生的”
1959年,作为新中国成立10周年的献礼片之一,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拍摄的彩色故事影片《聂耳》公映。影片用聂耳作曲的《开路先锋》作片头曲。电影《聂耳》海报
人民音乐家聂耳原名聂守信,1912年生于云南昆明,家中排行老四。1930年,18岁的聂耳从云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毕业,因为在校期间参与学生运动,被国民政府列为抓捕对象。学生时代的聂耳。资料图片
聂耳三哥聂叙伦的外孙青山介绍,“外公那时候说,有个省秘书长的孩子是他的好朋友,有一天夜里跑到家里面说,‘出大事了,你弟上了黑名单,在我爸办公桌上的批捕名单里就有你弟的名字。而且我还特意问我爸是真抓吗,说这次必须真抓,这黑名单上的人全抓。’”
聂耳回到老家云南玉溪躲了一阵,又顶替三哥聂叙伦的工作机会,从昆明经滇越铁路到越南,再坐船走海路抵达上海,到从事云南和上海间贸易的“云丰申庄”做工。18岁的聂耳出门远行,心中难免有牵挂。
“那时候聂耳有一个初恋女朋友,叫袁春晖,大家闺秀,是云南大学前身东陆大学文科班的,聂耳逃难以后她有时候还来家里。妈妈写了封信催婚,问他什么时候能回云南,先把婚姻大事办了。”青山说。
聂耳在回信中拒绝了回家完婚。90年后,他的侄外孙青山面对和聂耳当年同龄的年轻人,念出了信中的句子。“聂耳给妈妈的信里说,‘妈妈,我是为社会而生的。我要在这个人类社会里,做出伟大的事实。’”聂耳给母亲的回信。青山供图
聂耳的母校云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历经更迭,成为现在的昆明学院。2021年6月6日,一尊聂耳的雕像在这里揭幕。
红布揭开,聂耳以拉小提琴的姿势立在众人面前,外套仿佛在风中扬起。昆明学院的聂耳像。记者白杰戈摄
“应该有一首中国的《马赛曲》”
1959年的电影中,有聂耳在昆明和同学们一起庆祝北伐军胜利的场景,他弹着家乡的民族乐器月琴。到了上海,他又用拉车攒的钱换了一把二手的小提琴。他还善于唱歌,和剧团同仁一起慰问受伤的抗日将士,他带头唱起了法国大革命时期的战歌《马赛曲》。
青山从外公那里听说,唱马赛曲和想要写“中国的《马赛曲》”,是聂耳在学生时代就埋下的种子。“聂耳觉得《马赛曲》特别激昂、特有劲,一唱这歌大家就热血偾张,他说应该有一首中国的《马赛曲》。所以《义勇军进行曲》的诞生绝对不是偶然。其实在这个学校的时候,就已经坚定了他的信念。”
1935年,《义勇军进行曲》作为《风云儿女》的主题歌,随着影片和唱片传遍大江南北。
在这之前,聂耳先后在上海联华影业公司和百代唱片公司工作。1933年,经田汉介绍,聂耳加入中国共产党。聂耳(左)与田汉的合影。资料图片
《义勇军进行曲》成为他的绝笔
而在《风云儿女》上映之后不到两个月,1935年7月17日,聂耳在日本神奈川县藤泽市的鹄沼海滨游泳时溺水遇难。
多年后,互联网上还有人发问:一个写抗日歌曲的爱国青年,为什么去了“敌国”?
其实,1959年的电影中已经有答案。
史料记载,聂耳从上海出发时,有郑君里、袁牧之、赵丹等好友为他送行。
20多年后,郑君里担任电影《聂耳》的导演和编剧之一,赵丹主动要求饰演聂耳。电影里没有讲述聂耳到达日本之后的事。在日本停留期间,聂耳完成《义勇军进行曲》的定稿,寄回上海,成为他的绝笔。电影《聂耳》拍摄现场,左一为赵丹饰演的聂耳。资料图片
聂耳遇难的那片海边,藤泽市民发起建立了聂耳纪念广场。每年7月17日,当地的乐队会在这里演奏聂耳的作品,包括《义勇军进行曲》。1981年,藤泽市和昆明市结为友好城市。鹄沼海滨的聂耳纪念广场。记者白杰戈摄
这首伟大的歌曲,后来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1949年10月1日,在首都北京天安门广场奏响。
2019年,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盛大演出,千人交响乐团在天安门广场中央奏响乐章,旋律中也蕴含着《义勇军进行曲》的元素。他们中的50位乐手,来自聂耳家乡以他名字命名的昆明聂耳交响乐团。2019年10月1日,千人交响乐团在天安门广场奏响乐章
当晚的4名指挥之一,乐团的艺术总监兼首席指挥黄屹说,“那天晚上看到我们演奏的同时,天空中礼花齐放,大家为这样一个事业,在那一刻迸发出的爱与奉献,是让我们每一个人在这一生都很难忘怀的瞬间。”
“我看到他流泪了,但他表面还在笑”
聂耳故居所在的甬道街,现在作为昆明老街的一部分,成为热闹的景点和休闲场所。
六月初的周末下午,街边有书画交流和摄影展,小广场上有文艺展演,再往前的抗战胜利堂正在拍摄庆祝建党百年的节目,列队的人群在歌声里一起扬起手,无人机从空中飞过。
这是18岁的革命者聂耳离开后就没能再回来的故乡。电影《为国而歌》画面
“云南有一种花叫缅桂花,小女孩都愿意买一朵,白线缠着,很香。那时候没有香水,聂耳去世的时候,在他的小提琴琴盒里和日记本里面全是缅桂花,干瘪地夹着。他和袁春晖见过多少次面,就有多少朵缅桂花。女孩送给他,他就保留到去世。”聂耳的侄外孙青山说。
缅桂花在上海又叫白兰花。青山把这段故事拍进了他导演的电影《为国而歌》,献给先辈聂耳。那个年代,离家后不再回来的革命青年成千上万,作为他们中的一员,聂耳这个名字和音乐一起,流传下来。
青山回忆,“我9岁时,那时候我爸爸还在世,和外公去西山扫墓。拿了一个砖头的录音机,外公在聂耳的墓上放磁带,是小提琴曲《梦幻曲》。我问外公为什么每次来都要放这个,他说这是他和聂耳决别的音乐。聂耳当时没满19岁,在家里吃完米线,大家欢聚完以后走的那一晚,拉的就是这首曲子。外公说得很生动,他说所有人包括聂耳的大姐都在,大家都在流泪,只有聂耳在笑。但是外公说,‘我看到他流泪了,但他表面还在笑。’”
原标题:《【党史微党课】离家后被母亲写信催婚,聂耳这样回复》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