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满街垃圾!英格兰苏格兰的足球恩怨,此恨绵绵无绝期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杨健/仰卧撑足球

2021-06-19 08: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苏格兰球迷走后,留下满地垃圾。

苏格兰球迷走后,留下满地垃圾。

格外引人瞩目的第115次英伦德比,却没有如球迷所愿。
排兵布阵过于放飞自我的索斯盖特,在众志成城的苏格兰队面前一筹莫展,90分钟的消耗战换来一场0-0,也令自封夺冠热门的三狮军团,格外窝囊憋气。
比起乏善可陈的比赛进程,激烈的对抗从场内蔓延到了场外:球场上,两队球员人仰马翻;球场外,两队球迷当街开干。
嘘声不断的温布利球场,与球迷离开后一片狼藉的莱斯特广场,证明足坛最老字号的德比,虽然近年来愈发罕见,却仍是应有的模样。警方逮捕闹事苏格兰球迷。

警方逮捕闹事苏格兰球迷。

激斗,从场内到场外
第115场英伦德比来临之前,温布利球场外不出意料地上演了各方意料之中的戏码——两队球迷在场外将口角上升到全武行,有备而来的极端球迷甚至投掷了烟雾弹,待到警方出面介入,混战才告一段落。
而在球场内,三狮军团与高地军团的对垒,同样刺刀见红。罗伯逊禁区内踩踏斯特林,后者痛苦倒地,但主裁却并未判罚点球,让整个温布利球场的嘘声达到了最高分贝。
另一项数据更可见本场比赛的惨烈程度:格拉利什替补出场仅27分钟,就先后4次遭遇对手侵犯,成了场上最醒目的活靶子。双方拼抢激烈。

双方拼抢激烈。

事实上,这样的针锋相对显然没有必要。正如苏格兰的曼联中场麦克托米奈所说:“我和拉什福德从8岁就认识了,平时我们无话不谈,哪怕这一次我们是以对手身份出现。”
这样的情形,又何尝不发生在罗伯逊与亨德森、库珀与菲利普斯、吉尔莫与芒特、麦金与明斯身上?俱乐部是亲密无间的队友,国际赛场则各为其主。只不过在恩怨的裹挟之下,这一夜,两队都很“上头”。
但比起苏格兰球员,苏格兰球迷才让东道主如临大敌。
伦敦警方在市中心重点地区发布了直到19日下午才解禁的禁令,以防赛后两队球迷聚众斗殴。遗憾的是,热血上涌的高地人,热情着实让伦敦城吃不消。警方如临大敌。

警方如临大敌。

伦敦的国王十字车站,从周四就被苏格兰球迷定时“占领”,查令十字街和莱斯特广场也聚集了大量苏格兰球迷。贝雷帽上插着翎毛、身着格子裙的球迷,随即开始了老三样:
畅饮歌唱,风笛表演,之后借着酒兴用各种“传统艺能”,变着花样嘲弄英格兰队。
0比0的比赛结果,之于英格兰如鲠在喉,之于苏格兰却有如迎来了圣诞:在莎士比亚喷泉,在海德公园,脱掉上衣、举着苏格兰旗帜、当街豪饮、挥舞烟火的苏格兰球迷,完全不顾防疫形势,欢庆俨然成了一场行为艺术大秀。伦敦街头一片狼藉。

伦敦街头一片狼藉。

149年,只有恨,没有爱
金庸的武侠宇宙里,华山派的“剑气之争”,成为几代人无法释怀的孽缘。而英格兰和苏格兰旷日持久的恩怨情仇,比巨匠笔下的刀光剑影,更加剪不断,理还乱。
1872年的格拉斯哥,坐镇主场的苏格兰0比0战平英格兰,这是有史以来足球首次走出单一国家和地区,以国际比赛的形式登堂入室。
这场比赛不但被公认为现代国际足球赛事的开山鼻祖,也为32年后成立的FIFA,提供了国际赛事的组织样板和规则设定。
然而,本该双双以男一号进入现代足球史的英格兰和苏格兰,却因这场比赛种下了长达149年的恩怨——英足总坚称在这场比赛开始的9年之前,现代足球就已经在英格兰发明,并得到普及;对此苏格兰当然不买账:我们踢的是一样的足球,凭啥只有你堪称鼻祖?苏格兰球员包围福登。

苏格兰球员包围福登。

而得益于英格兰足球竞赛体制的完善,以及更强势的文化输出,“英格兰是现代足球鼻祖”的说法,更加深入人心,但苏格兰否决南方邻居的方式,就是在球场上见个真章。
半个多世纪以来,任何入选高地球队的新国脚,都会被队内老大哥们教育一番:“在我们这里,没有英格兰队,他们也不叫‘三狮军团’,只有一个称呼,‘老敌人’!”
对立情绪至此,也难怪1977年好事的英足总提出举办四支代表队“内部友谊赛”时,遭遇了空前的打脸。
当时在温布利,反客为主的苏格兰2比1击败英格兰,数万名南下观战的苏格兰球迷,不等终场哨响就纷纷从看台跳下,挖掉了温布利球场的草皮,还爬上球门压断了横梁……当然,身为老大哥的英格兰,也绝对以牙还牙——1996年欧洲杯小组赛第二轮,比赛最后时刻,加斯科因挑球过人后凌空低射入网,为这场兄弟阋墙,画上了休止符。
得意忘形的“加扎”,狂奔到场边躺倒在地,而老人精谢林汉姆则拿来水壶,做出向加斯科因嘴里灌酒的庆祝动作。此前英媒曾抨击加斯科因在备战期间偷灌黄汤,满嘴酒气地来到训练场,这次回击,两人显然早有预谋。
但对苏格兰人而言,这却是双倍的侮辱——在意甲遭受长达1年有余的重伤后,是苏超格拉斯格流浪者敞开怀抱,接受了体重超标、劣迹斑斑的加斯科因,甚至对英格兰天才时常豪饮威士忌始终睁一眼闭一眼……
杀人诛心,无过于此。球迷模仿加斯科因庆祝。

球迷模仿加斯科因庆祝。

谁赢不重要,英格兰输最重要
21世纪来临之后,实力愈发被甩开的苏格兰,已经无力追及终生仇家。但在场内场外,给英格兰人挖坑下绊子,却是苏格兰人的拿手好戏。
2012年本该合家欢的伦敦奥运会,就见证了苏格兰人的“不顾大局”。
身为东道主,百余年间从未出现过的“英国队”,势必要云集四大足协旗下精英。英格兰足总拉下面子,早早向向威尔士足总、苏格兰足总和北爱尔兰足总示好,希望联合组成国奥队参加奥运足球比赛,但苏格兰足总连想没想就一口回绝。
最终18人名单中,除去13名英格兰球员,仅有5名威尔士球员加入——这支有名无实的“英国国奥”,也不出意料地无缘奖牌。
而在挖角边缘国脚时,苏格兰则一向手脚利索。本届欧洲杯上,身披苏格兰队10号的切·亚当斯,此前是英格兰各青年梯队常客,生涯也全在英超度过,但在苏格兰队主帅克拉克的反复游说下,同时具备为英格兰、苏格兰、安提瓜和巴布达三队效力资格的亚当斯,选择了深蓝色战袍。现场的苏格兰球迷。

现场的苏格兰球迷。

更无语的画面,出现在世界杯赛场。
2014年世界杯,英格兰队1比2不敌乌拉圭,在死亡之组惨遭淘汰。直播镜头捕捉到了令人哭笑不得的一幕:在苏亚雷斯打进决定胜负的一球后,一名激动无比的苏格兰球迷挥舞着地区旗帜,与乌拉圭球迷一同庆祝。
随后英国媒体挖到了这名苏格兰球迷的底细——此人名唤马克·麦康维尔,时年41岁,因为公务前往巴西,顺便来看英格兰队比赛。任务只有一个,为英格兰队的对手加油助威。
对此,英格兰球迷习以为常——那届世界杯开始前,有媒体恶搞假如三狮军团世界杯夺冠,届时英国各地媒体的封面会是怎样,其中苏格兰报纸的头版标题是“未来一个月里躲避这些该死的英格兰球迷的二十个办法”。
“作为一名苏格兰球迷,我们的生活中充满了痛苦,但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支持任何国家,只要他们是英格兰的对手。”主演过《斯巴达300勇士》的苏格兰电影明星杰拉德·巴特勒的话,代表着诸多苏格兰球迷的心声。
“苏格兰拿世界杯冠军,也不及英格兰输球那么令我们开心。”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腾飞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欧洲杯,英格兰,苏格兰

相关推荐

评论(11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