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金爵单元里的沪语小短片,用影像留住流逝的岁月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21-06-19 16:3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短片单元,往往是电影节里灵光乍泻的一方小天地。青年电影人们用更轻快的创作,展现初露锋芒的才情。
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短片竞赛单元中,一部全沪语对白的小短片《炮仗的故事》,家长里短的热闹中带着几分伤感与不羁,颇有意趣。《炮仗的故事》海报

《炮仗的故事》海报

无力弄潮的小人物,在时代“微浪潮”里翻滚
《炮仗的故事》在南方小城里展开,随着“禁燃令”的颁布,“年味”无处寻觅,一个八岁的男孩决定去找炮仗,以此拉开了一段关于“年味”的探寻之旅。
制片人梁乃心在上影节的短片单元发布会上这样阐释创作初衷:“岁月在不断流逝的过程中,有一些人会怀念它,希望去抓住一些碎片,去留住那些失去的时光,我们选择了这样一种影像方式将它留下来。” 导演郝智梓

导演郝智梓

导演郝智梓毕业于复旦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曾在《战狼2》中担任现场副导演,2017年前往伦敦电影学院攻读电影制作研究生,其间导演影片曾入围伦敦短片影展、BFI(英国电影协会)青年未来影展、苏格兰酷儿影展等国际影展。《炮仗的故事》是他2021年的毕业影片。
影片改编自郝智梓的大学同班同学,90后作家王占黑的短篇小说《空响炮》。王占黑的写作从童年模糊的弄堂、河岸记忆到独立于“乡村”和“都市”之外的半新不旧的空间,它们有一个共同点,即都是小城市平民阶层所创造的熟人社会。 《炮仗的故事》剧照

《炮仗的故事》剧照

《炮仗的故事》一写好,郝智梓就和王占黑夸下海口,说有一天要把它拍成电影。Flag一直立着,直到2019年,借着毕业影片的契机,郝智梓重新开始构思这部影片。
原作小说中一晃而过的小男孩被改编为影片的主角,从一个孩子的视角串起成人世界的疲态和时代变迁。郝智梓在和澎湃新闻记者谈论改编过程时,坦言曾经一度想要放弃。因为小说中散点透视的结构对于一部短片来说过于琐碎,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无法找到适合的切入视角。 《炮仗的故事》剧照

《炮仗的故事》剧照

直到一天,和家人打电话时,母亲无意说起他小时候偷钱买神奇宝贝画册的经历,他突然找到了他想说的那个故事。“从一个孩子的视角去看整个事件,可以更多表现他和成年人之间的隔膜。而电影中的主人公们作为社会空间处于下层的人,他们和上层的人有一层隔膜,这两种隔膜之间也有相似之处。”
《炮仗的故事》发生在上海,禁燃令颁布后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低调谦逊的老店主开始贩卖电子炮仗,找到了新的商机;风光多年的烟花店老板则开始发愁自己的生计;居委会的烫头阿姨则为了落实政策,四处奔走巡视。除夕这天,八岁的男孩点点四处寻找炮仗。跟随他的脚步,我们看到了小城居民们在这个新年之夜的生活,也见证了点点最终找到了他想得到的东西——尽管这和他最初的期待并不相同。 《炮仗的故事》剧照

《炮仗的故事》剧照

“2016年王写好故事,当时我最喜欢的点是他讲了很多无力弄潮的小人物在浪潮里翻滚的故事,它是一个微型的时代浪潮,但还是会影响很多人。”郝智梓说。
这是一部属于上海的电影
影片在崇明的堡镇拍摄,里面的人都说着上海方言。郝智梓自己并不是上海人,但他对这个城市的语系着迷。
郝智梓分析,可能是自己出身的地缘背景复杂,父亲来自山东,母亲是青海人,但他从小在海南生活长大,“从小我爸会说我是山东人,我妈会说我是青海人,我自己又觉得自己是海南人,这个割裂导致我对地域特色和在我成长环境中不存在的方言非常着迷。”
在上海读大学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地域性很强的文化,而在那里生活的四五年也让导演对这个城市感到亲切和熟悉。这个沪郊小镇具备了故事背景中的空间紧凑度和人口紧密度,家长里短的东西都可以被呈现。“讲这个城市里人的故事,我会看到通过方言表现出来的人物质感,我没有理由不让他们用他们最原生态的方式。”
疫情使得这部短片的拍摄并不顺利,从英国回来的剧组人员在回家过年后被各自拦在家中,无法回沪相聚。眼看影片拍摄所必需的冬日气候即将过去,郝智梓一度心灰意冷想要放弃拍这个故事。 拍摄团队

拍摄团队

坚持的动力来自于一份责任感。筹备之际,制片人就在英国发起了为这部毕业作品的众筹,不到一周的时间,居然就筹集到90%以上的资金。制片人鼓励说郝智梓不该放弃,“否则对不起给你捐钱的人。”
如今登上上影节银幕的《炮仗的故事》,片尾字幕会滚过长长的感谢名单。“众筹让我肩上有一份责任在,我还挺喜欢这个东西的,它让我觉得我拍东西至少有这些人看。如果能够提前锁定观众,片子就不完全是为我自己拍。”郝智梓说作为创作者他并没有那么“自我”,“我更喜欢这样为一群人拍电影的感觉。”
上影节发布入围影片名单的那天,郝智梓看到策展人妖灵妖在豆瓣上推荐了他的片子,兴奋了好久,“感觉被大神翻牌子。”
在此之前,郝智梓对上影节的记忆,停留在读大学时每年抢票和尽兴观影的经历,“上海电影节是我人生中以观众身份参与的第一个电影节,感情非常深。这个看着我长大的电影节,现在自己的片子又入围了,我非常高兴。以及这是一部在上海拍摄,全程都在讲上海话的电影,它就是属于上海的一部片子。”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国际电影节,炮仗的故事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