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其尧|古诗文中的“互文见义”及其英译

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教授 吴其尧

2021-07-03 11: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词汇学简论·训诂学简论》,张永言著,复旦大学出版社2015年1月出版,141页,32.00元

《词汇学简论·训诂学简论》,张永言著,复旦大学出版社2015年1月出版,141页,32.00元

语言学家张永言先生在《训诂学简论》一书中以“互文”为例谈及修辞手法和文词含意之间的关系,颇可予人以启发,于我们阅读古诗文、正确理解文词含意、进而提高阅读和欣赏古诗文能力均有助益。一般而言,“互文”有两个意义:一是指上下文,特别是相对称的两句话,各举一端,在意义上相互补充,使文词简洁精练的一种表达手段。一是指在两句话的相对应的位置上用不同的词来表示相同或相近的意义,使文辞错综变化的一种表达手段。“互文”的这两种表达手段在俞樾的《古书疑义举例》之“参互见义例”、杨树达的《古书疑义举例续补》之“避重复而变文例”以及姚维锐《古书疑义举例增补》之“耦语中异字同义例”中多有拈出。上述三部书加上刘师培的《古书疑义举例补》和马叙伦的《古书疑义举例校录》,汇成《古书疑义举例五种》一书,由中华书局于1956年推出第一版,2005年又出了第二版,本人手头这本是2006年第二版的第六次印刷,共印了四万四千册之巨,可见长销和畅销程度之高。
限于篇幅,本文只说说“互文”的第一义,并列举各家英译的情况,供古诗文及英译爱好者参考之用。诗歌语言由于字数、平仄、对仗、押韵等的限制,常常使用“互文见义”的表达法。沈德潜《说诗晬语》(《说诗晬语笺注》,王宏林笺注,人民文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一百二十则举王昌龄《出塞》一诗首句“秦时明月汉时关”为例,指出:“边防筑城,起于秦、汉,明月属秦,关属汉,诗中互文。”本来“秦汉”两个词是要合在一起说的“秦汉时明月秦汉时关”,但为了音节和字数的限制,要省去一个,于是前面省去了“汉”字,后面省去了“秦”字,解读时则要把两个词合起来讲:月是秦汉时的月,关是秦汉时的关。切切不可机械地理解为月只属于秦、关只属于汉。徐忠杰先生的英译:We have the same border passes--/ As in the Han dynastic days. / We have the selfsame brilliant moon-- / As the Qin people had to face. 就是照诗句字面形式移译,把关只归属于汉,把月只归属于秦了。
《古诗十九首》之十:“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也属互文见义,要理解为:迢迢皎皎牵牛星,皎皎迢迢河汉女,也就是遥远明亮的既是牵牛星也是织女星。徐忠杰的英译把同样遥远明亮的两颗星分开来翻译了:Far up in the heavens is the “Cowherd”/ And the “Weaver”—this side of the Milky Way. 白居易的《琵琶行》:“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说的是主人和客人都下了马和上了船,诗人采用了互文修辞手段,也是为了字数和押韵的需要。如果不是这样理解,只说客人上了船而主人下了马仍在江岸上看着,那后面那句“举酒欲饮无管弦”就没有着落了。 试看许渊冲先生的英译:I, the host, dismounted and saw the guest in the boat,/ We wished to drink but there was no music afloat. 不得不说,译诗与原诗的意义还是有较大的出入的。
杜甫诗中这种“互文”现象尤为常见,不妨略举二例。《潼关吏》:“大城铁不如,小城万丈余。”钱锺书《管锥编》第五册第六页中有一段关于互文见义的补注:杜甫《潼关吏》“大城铁不如,小城万丈余”;仇注“上句言其坚,下句言其高”。施鸿保《读杜诗说》:“此互言也。大城未尝不高,小城何尝不坚。分解非是。”即孔疏所谓“互文相足”。钱先生自然是同意施氏的解释的:大城和小城都是既高且坚的。孙大雨和宇文所安的译文都按照“分解”译出:The bulwark huge than iron is more stalwart; / The citadel small ten thousand feet doth surpass.(孙大雨)No iron can match the main wall,/ the lesser walls stretch thousands of yards up. (宇文所安)杜甫《客至》:“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这两句也是互文见义,应该理解为:花径不曾缘客扫,今始缘君扫;蓬门不曾为客开,今始为君开。孙大雨的译文:My flower paths have not been swept for guests;/ These shrub-strung doors are opened first on your way. 吴钧陶译为:The floral path hasn’t been swept as no one happens/ To come, but now for you the wicket door opens. 宇文所安的译文也同样没有注意到互文现象:My flowered path has never yet been swept on account of a guest,/ my ramshackle gate for the first time today is open because of you.
行文至此,我脑海里浮现出两个问题:一是英文里或西方语言里是否也有类似的互文现象?一是古诗文尤其是古诗中的这种互文现象是否可以翻译成英文?对第一个问题,我虽然学习英文多年,也读过不少英文诗歌,但互文作为修辞手段似乎不曾见过。当然,“言有易言无难”,我所知有限,以我有限的所知判定英文里没有互文现象恐怕过于武断。对第二个问题,我则敢肯定地回答:可以译成英文,只是以我目前的水平无法办到罢了。
除了古诗中的互文见义现象外,张永言先生还指出古文中的互文,如《荀子·王霸》:“国危则无乐君,国安则无忧民。”“君”“民”互文,等于说国危则无乐君、乐民,国安则无忧民、忧君。柳宗元《捕蛇者说》:“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叫嚣”“隳突”互文,“东西”“南北”互文,原文是说叫嚣隳突乎东西南北,即到处狂呼乱叫,横冲直撞。有一个英译文是这样的:When those bullying tax-collectors come to our district, they bellow and curse from east to west and rampage from north to south. 如果理解了原文属于互文见义,那就可以把bellow, curse, and rampage放在一起来翻译:they bellow and curse as they rampage here and there. 范仲淹《岳阳楼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原句的实际含意是:不因环境、条件好而喜,也不因环境、条件不好而悲;不因个人遭遇不好而悲,也不因个人遭遇好而喜。英文不妨译为:Happiness or sadness was independent of either natural beauty or one’s own situation.有意思的是,汉乐府《战城南》:“战城南,死郭北。”两句诗也是互文见义,“战”“死”是互文,“城南”“郭北”互文,诗句是说城南和郭北都在作战,都在死人。杨宪益的英译是:There is fighting and slaughter south of city./ There is also fighting and slaughter on the northern outskirts. 看来杨先生是按照互文见义来理解和翻译原诗的。
总之,诗文中互文见义现象是常见的,“使用互文见义的表达方式可以以少胜多,言此及彼,在有限的字数中增加语句的内涵,使文字简练而意义完备”(张永言先生言)。我们在将古诗文翻译成外文时要提醒自己注意汉语中的互文见义现象,以免译错。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郑诗亮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张永言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