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45

新井一二三专栏:在日本,国产蔬果是上等品进口的才是下等品

新井一二三
2015-08-09 17:24
来源:澎湃新闻
专栏 >
字号

日本人也曾几何时比国产品更相信过外国产品吗? 网络资料

最近去香港,在当地朋友家吃了一顿饭。伯母为我准备的菜,除了香港特色的煲汤以外,还有炖鸡块啦、烧鳗鱼啦、干贝炒芹菜啦、蒸银鱼啦,以及几种水果如橙子、苹果等等。显然为请客,她特地买来了比平时好点的材料。朋友告诉我说:芹菜是澳大利亚的,苹果是新西兰的,还有橙子是美国的……

听着我不禁吃惊,因为我们在日本买菜吃菜,大家都尽量要买国产的。如今的日本人普遍认为:越近的产地来的食品越可靠。所以,即使在日本国内,都宁愿买当地或者周围县份产的蔬菜水果。

比如说,每个星期六上午,我都骑车去农业NPO(非营利团体)在火车站前边摆的蔬菜摊子。他们卖的是东京郊区的当地农家当天早上刚收割的作物。上星期我就买了茄子、青椒、秋葵、洋葱、土豆和青菜,在自行车前后的篮子里,满满地载着骑回家了。这样子,一周内家里消费的蔬菜,一半可以吃当地产的。摆摊子的先生、太太们,好几年都没有换人马,我跟他们彼此算熟,而他们又跟生产那些蔬菜的农民很熟;那么,我吃的东西,可以说是朋友的朋友种的了,叫人能够放心吃。

当然,香港跟日本各方面的条件都不同。香港始终是弹丸之地,再说是自由港。记得一九八零年代,我刚开始去香港的时候,看到街边的水果摊子摆的各国产高品质产品,着实吃了大惊。美国加州的橙子啦、泰国的榴莲啦、菲律宾的芒果啦、中国的荔枝啦,都是在当年日本吃不到的。对我来说,那品种丰富的水果摊,简直就是自由港的宣传画了。相比之下,日本的农业市场,可以说,一直对外国产品很封闭,主要是为了保护国内农家。由于长期当权的自民党受农业团体的支持,非得照顾“票田”,即“可望获得大量选票的族群”。

于是我也清楚地记得,日本第一次进口美国产樱桃时候感到的惊讶。多么红!多么大!多么甜!跟糖果一般!而且价钱也不贵呢!比较起来,日本山形县特产的“佐藤锦”牌樱桃,都像没有改良过的野生品种似的。但是,后来美国产樱桃并没有驱逐日本产樱桃,我估计在进口和流通两方面,自民党政治家暗中活动所致。

我这么说,因为即使在今天,从国外进口的食品并不是自然流通到消费者市场来的。例如,澳大利亚政府畜产局最近经常在日本报纸上宣传该国产牛肉,甚至隆重宣布了:从此八月二日是烧烤日,因为在澳大利亚,烧烤(BBQ)叫做“巴比”,而这跟日语“八二”两个字谐音。听起来就不那么有道理,但是更没有道理的是,看了广告以后,我去超市、百货公司找,都没有找到人家在报纸上宣传那样大块的澳洲产牛肉。反之,日本的鲜肉店卖的永远是:虽然肥嫩好吃但是异常昂贵的“和牛”与虽然特别便宜但是瘦硬难吃的美国产牛肉。

话归正传。香港朋友家的饭桌使我吃惊的原因,乃他们显然比当地香港产品、中国内地产品,都相信外国产品。回想看,日本人也曾几何时比国产品更相信过外国产品吗?对于外国产工业制品以及品牌的崇拜,过去非常明显,现在也还没有完全消失。对于一些地方名产,如意大利或法国的奶酪、萨拉咪香肠、红酒等的偏好,则直到今天都有。不过,那是因为人家做奶酪、香肠、红酒的历史和经验,都比日本行家长而丰富,味道也确实比日本产品好。对于外国产生鲜食品的偏好,则似乎从来没听说过。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的东日本大地震、海啸和后来发生的核电站事故以后,日本人对食品、饮料水的安全问题一下子敏感起来了。当时,大家主要担心核辐射的影响。在那近乎恐慌的情况下,我家附近那每周六定期摆的蔬菜摊子上,早晨九点钟摆的各种蔬菜,不到半个钟头都卖光 ,跟平时过了中午还有些剩货非得甩卖不可的情形大为不同。在同一条街上,平时专门卖米包(即以大米粉代替了小麦粉的面包)的小铺子,临时也售起大米来,而且很受当地消费者的欢迎。因为与其从超市的商品架拿下塑料袋装的大米来,大家宁愿跟卖家面对面,说着话,从人手接到人手地买大米吃的。

那些场面,似乎说明:面对不知该相信谁的情形时,今天的日本人就自动相信自己人、朋友、邻居、同胞。这背后也许存在,过去十年来在社会上推广的“食品距离”(Food Mileage)概念的影响。这本来是为了减低运输货物排出的二氧化碳而产生的概念:从远处运输食品来,一定会排出二氧化氮,结果对地球环境不友好,因而劝人们尽量吃当地产食品。从前,人们只拿外国产品和本国产品的品质和价钱比较;引入了“食品距离”概念后,至少在买食品的时候,人们会想:尽量买近处产品对环境好。同时,也慢慢发觉:从远处运来的食品,不仅对环境不好,而且可能包含较多的保存剂等等,否则越洋运来的蔬菜、水果等,怎么可能看起来跟当地产品一样新鲜呢?

今天,在日本的食品商店,国产蔬菜水果被视为上等品,进口的则被视为下等品了。下等的原因是来路不明、对环境不好、保存剂多;总的来说,不可靠。所以,那晚在香港朋友家,看着伯母边吃新西兰进口的小苹果边赞味道不错,我不能不受到文化震撼。当然,我出于礼貌,没有开口说什么,何况她花时间亲手为我做的一道又一道菜,都那么的好吃,令人回味无穷。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45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