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一度|丘索维金娜最后一跃!30年传奇落幕,致敬英雄母亲

澎湃新闻记者 马作宇 蒲垚磊 发自东京 实习生 郁凯程

2021-07-25 19: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丘索维金娜正式告别赛场。

丘索维金娜正式告别赛场。

“在领奖台前,人人都是一样的,不管你是40岁还是16岁。”
体操流淌在丘索维金娜的血液中,从前是,现在也是——在25日刚刚结束的女子体操资格赛中,46岁的丘索维金娜获得14.166分的成绩,无缘跳马决赛。
当她完成最后一跳时,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许多其他国家的选手也上前向她致意。
这就是丘索维金娜留给世界的最后一跳,传奇就此走过30年。丘索维金娜抹着眼泪。

丘索维金娜抹着眼泪。

“东京奥运会将是我的最后一跃”
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41岁的丘索维金娜代表祖国乌兹别克斯坦参赛。
她在跳马决赛中使出“死亡之跳”,彼时全世界只有5人成功完成过,她的拼命一搏在落地时以失败告终,却意外得到了全场观众的呐喊。
而留在那张布满褶皱的脸上的,是说不出的遗憾——观众心里都清楚,她不只在和对手比赛,还在和自己较劲,和时间较劲。
最终丘索维金娜止步于第七名,夺冠的“黑珍珠”拜尔斯比她小了整整22岁,甚至比她的儿子阿利舍还小两岁。
拜尔斯对她的评价充满敬仰,“她太伟大了,如果我是她,我肯定没法坚持这么久,估计最多30岁就到头了。”丘索维金娜在东京完成最后一跃。

丘索维金娜在东京完成最后一跃。

虽然在里约她没有获得奖牌,但是为了向丘索维金娜身上这种拼搏的奥林匹克精神致敬,主办方将她请站上了领奖台,播放了她在奥运会上的精彩表现集锦。
而这个致敬的时刻似乎是来得有些早。
2018年的雅加达亚运会,43岁的丘索维金娜抱着卫冕的希望到来,跳马决赛依旧是她的主场。在一众“00后”中间,她比所有选手的年纪大了2.68倍——最终,她拿下了银牌。
那时她的内心就有声音在召唤着,要跳到东京奥运会,为了家人、为了祖国,为了对体操的热爱。
在2019年,丘索维金娜如愿取得了东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但疫情的冲击导致2020东京奥运会延期举办,这打乱了所有运动员的备战节奏,而乐观的丘索维金娜依然决定要在奥运赛场上再享受最后一次为她响起的舞曲。
“我一直都计划在东京奥运会后结束我的职业生涯,现在我也不想改变计划,这只意味在体操馆里再备战一个赛季。”从为了儿子,到为了自己
“在我小的时候,参加比赛只为追求结果。当我儿子生病时,我只能靠比赛赚钱为儿子治病。但现在,我终于可以把比赛当成一种享受并获得巨大快乐。我现在为自己而比赛。”
丘索维金娜曾穿着三个不同国家的队服参加奥运会(独联体代表团,德国和乌兹别克斯坦),这在奥运会历史上绝无仅有。然而在这神奇纪录的背后,蕴藏着的是她的曲折故事。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年仅17岁的丘索维金娜就代表独联体获得过女子体操团体金牌。随后,她又连续两次获得体操世锦赛的奖牌。
但当她两岁的儿子患上了白血病,一切都变了。丘索维金娜和儿子。

丘索维金娜和儿子。

噩运降临在这位母亲的身上——为了救自己的孩子,为了偿还高达12万欧元的治疗费,她逼着自己朝体操全能型发展,有的时候她会参加全部女子项目的比赛,为的是拿到更多的奖金。
“我想我必须重新回到赛场了,为了阿廖沙我必须挣钱。”
丘索维金娜曾说,一枚世锦赛的金牌就意味着3000欧元的奖金,为给儿子治病她必须忍着伤痛坚持参加所有比赛,只为拿到更多奖金。
之后德国体操界伸出了援手,不仅为阿廖沙筹钱治病,也帮助丘索维金娜重新恢复体操训练。
为了感恩,她在2006年加入德国国籍,并代表德国体操队参加了2008年和2012年的奥运会。在北京奥运会上,她凭借以自己命名的“丘索维金娜跳”摘得银牌,这也是德国62年来首枚体操奥运银牌。
但是许多乌兹别克斯坦人并不理解,甚至骂她“卖国贼”。丘索维金娜没有过多解释,只是默默承受——“德国为我做了太多,我只能这样报答。”更幸运的是,北京成为了丘索维金娜的福地——“我参加完北京奥运会回到祖国,他们通知我,我的儿子完全康复了。”
心中的一块大石落地后,丘索维金娜终于可以为自己而战,为热爱而战。
2012年,她在伦敦奥运会跳马决赛上只获得第五,但仍收获了观众最热烈的掌声。归去之后,丘索维金娜再一次宣布退役,然而这只是一个冲动的决定。
“前一天晚上我跟所有人说,我要退役了,但在第二天早上醒来之后,我还是改变了主意。”
2013年,丘索维金娜申请脱离德国籍,恢复乌兹别克斯坦籍。3年后的里约奥运,她代表祖国出征,成为了众人眼中的传奇,也让人再次看到她对于体操的热爱。
“虽然不知道自己有多大潜能,我只是单纯热爱这项运动。我喜欢给观众带来快乐,我也享受我在场上的每一次表演。”丘索维金娜,光芒万丈。

丘索维金娜,光芒万丈。

那杆被夺走的旗,早已在世人心中
丘索维金娜被选为乌兹别克斯坦在东京奥运的女旗手,让展现奥运精神的传奇人物举旗,这原本是众望所归,可未曾想到她却遭遇了“旗手风波”。
在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前的几个小时,第八次参加奥运会的丘索维金娜接到了乌兹别克斯坦代表团的通知,她的旗手资格被剥夺——跆拳道女选手图尔孙库洛娃取代了自己的位置,走在了队伍的最前方。
东京奥运会前,丘索维金娜非常憧憬作为旗手入场的美妙时刻,毕竟这将是自己的最后一届奥运会了。教练拥抱丘索维金娜。

教练拥抱丘索维金娜。

当得知自己的旗手身份被替换时,丘索维金娜相当愤怒,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根本没有人给我解释原因,只是通知我不用去了,我的参赛积极性备受打击,被扼杀了。我们都是人啊,他们这样做太不应该了!”
丘索维金娜的新闻发言人别洛利佩茨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是难掩愤怒:“她参赛并担任旗手的故事已经传开了,但是现在,你们能够想象她此时此刻的状态吗?为什么要让一位世界体操传奇名将如此受辱?”
乌兹别克斯坦的操作令人难以理解——这一杆国旗代表的不仅是丘索维金娜的成就与贡献,还有她不愿向46岁的自己妥协,为保持竞争力而不断的坚持……
而正如伦敦与里约的奥运赛场上那样,即使丘索维金娜未能摘牌,她仍然获得了全场观众的认可。
即使举起乌兹别克斯坦国旗的人不是丘索维金娜,她也已经赢得了世界的掌声,当之无愧地扛起了那面象征奥林匹克精神的大旗。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腾飞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东京奥运会

相关推荐

评论(41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