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一个小州和一顿晚餐如何成为大选风向标

余冬、金小力

2016-01-27 15: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一过了圣诞假期,整个国家的目光就会汇聚到这个人口约只有三百万的小州,大家都在关注这场四年一度的政治盛宴。”爱荷华州民主党前主席Sue Dvorsky(以下简称Dvorsky)告诉我们的采访者,爱荷华大学政治学博士生余冬。
今年2月1日,美国两党党内初选的序幕将在爱荷华州拉开。不仅是美国,全球的政要都会紧密注视着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州的一举一动。Dvorsky说,作为一个州的党主席,她曾经见过瑞典,波兰,芬兰,日本,韩国的首相、要员,甚至还有来自中国的。
“我目前在帮希拉里的竞选团队做事,” Dvorsky女士一上来就向我们表明了她的新身份,提起其他候选人, 她显得十分小心严谨,“我说的话只能代表我的个人立场,不代表州民主党的立场,州民主党不偏向任何一个候选人。”
那么,爱荷华初选的流程是怎样的? 在爱荷华举行了哪些举国关注的活动?候选人竞选的资金募集有什么猫腻? Dvorsky又会怎么评判老对手共和党呢? 让我们一起来听听这位前主席怎么说。
爱荷华州民主党前主席Sue Dvorsky
谈初选:竞选士气高,投票率却是个位数?
爱荷华州的初选形式被称作党团会议,两党的流程稍有不同。拿民主党来说,最基层的集会从区一级开始。选民就近参加全州1681个区(precinct)会议并在其中选出代表参加县(county)会议。在县会议上,各区代表按照选民的意愿投票并产生新一级代表参加国会选区会议(congressional district convention)和州会议(state convention),最后整个爱荷华州再选出州代表参加民主党的全党代表大会,最终在大会上选出党内提名者与共和党竞争。Dvorsky表示:“近年来参加初选的人越来越多了,2007年我们把地点设在了小学的健身房,结果那年群众参选的热情特别高,有超过500个人都出现在同一个区会议上,健身房完全容纳不下。在爱荷华,超过80%的选民都注册投票。”然而,当我们查阅实际投票率时发现,2012年实际投票的注册选民只有6.5%,虽说爱荷华州的这一数据比其他举行党团议会的州要高出三倍还多(如:内华达州1.9%,华盛顿州1.1%)。但为什么80%的注册选民只有6.5%在2012年初选中投了票呢? 这和党团会议的投票形式有什么样的关系?(注:成为注册选民不代表实际投票。)
在党团会议中,首先,已经想好投票对象的选民分列于自己支持的候选人的指定区域,接下来的三十分钟里,人们试图说服那些还没有决定的选民加入到自己的组中。但是由于各区选派到县会议的代表人数有限,所以没有满足一定得票门槛的候选人将一票不得,而原本支持这些候选人的选民只能放弃自己的第一选择,在所有过了门槛的候选人中重新选择(这也就是爱荷华州的民调喜欢问候选人的第二选择的原因),结果出来后,各区的党主席将用手机app向民主党及时传送结果。
显而易见,党团会议会耗费大量的时间,Dvorsky还告诉我们:“会议的形式决定了很多人不参加, 因为在会议上你不可能隐藏政治倾向。往往你要面对你的邻居朋友公开表示:‘我支持xxx,我的理由是xxx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习惯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的。”
谈竞选筹资:为何一个法案让民主党同仇敌忾?
2008年大选后,一个名为“公民联合会”的保守派游说团体把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诉上了最高法院(Citizens United v. 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因为在大选中,“公民联合会”想要制作并宣传一部以反希拉里为主题的电影,却被华盛顿地区法院以违反2002年两党竞选改革法案中对“竞选通信”的规定而制止。引起轰动的是,最高法院驳回了华盛顿地区法院的裁决并重新规定:美国的政治活动组织,也就是后来人们口中的 “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s)”,可以无限制接受来自外界的捐款并用于支持候选人,只要不与该候选人的竞选团队保持联系即可。
竞选离不开金钱的支持,此番裁决为美国的亿万富翁们在暗中操纵选举创造了大量机会,尤其让备受富人青睐的共和党有利可图。Dvorsky表示:“虽然民主党也通过这样的方式获得了资金支持,可党内对‘公民联合会’一案的反对几乎是异口同声的,桑德斯的团队更是把它作为了竞选的主要议题之一。”
为了方便我们理解,Dvorsky又举了一个2012年大选的例子。 当时的共和党候选人,前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在竞选初期一直票数不高,而且Dvorsky认为他也没有出众的政策,在爱荷华州的党团议会中金里奇更是只拿到了13%的选票。就在大家都觉得金里奇可能要退选时,谢尔登·阿德尔森,这位曾在《福布斯》富豪排行榜名列前三的商业大亨,每周都通过“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给金里奇暗暗注资两百万美元,这才让金里奇勉强支撑了下来,并在初选中拿下了南卡罗来纳州。
权力和金钱的纠葛向来是难以割断的。即使民主党可以限制“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富豪们总是能找到其他的方式来操纵选举。比如501(c)4组织就逐渐取代Super Pacs成为最新的热词。原来,最高法院“公民联合会”裁决的第501(c)4条中表明,社会福利组织(social welfare group)也可以接受无限制的捐款,但不能用于拉票,而只能用于在竞选中宣传某个特定的政策,重要的是,这些捐款既不用交税也不用公布捐助人的名单,来源是完全匿名的。此裁决的脚注中还注明:如果这些社会福利组织所制作的政策宣传广告中(issue-ads)没有出现“投票支持”、“投票反对”等关键字眼,就不能算是给某候选人拉票,因此是合法存在的。法律的漏洞瞬间让无数热钱涌入了所谓的福利组织,这些匿名的巨款被用于制作诋毁或吹捧某候选人的传单广告,只要稍稍注意,避免了关键字眼,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打着政策宣传的招牌不受处罚。
虽然面对共和党背后强大的财团支持,Dvorsky对民主党的2016大选充满了信心,她告诉我们:“即使共和党有钱制作出无数的广告,当公众看到的时候一定都能明辨这些政策的好坏,就像金里奇,最后不也还是没取得共和党的提名吗?”
谈爱荷华:一顿晚餐如何吸引全国关注?
候选人竞选需要大量捐助,民主党组织选民投票也需要不少资金, 关于组织竞选的资金问题,Dvorsky向我们介绍说:“州里会拨一些款,竞选团队也会出一些钱,但主要的资金来源还是州内举办的筹款活动。由于爱荷华是初选的兵家必争之地,这里的筹款活动大多都能吸引不少目光,其中最有名的非举国关注的‘杰弗逊-杰克逊晚餐’莫属了。”
民主党把托马斯·杰弗逊和安德鲁·杰克逊看作建党人物,而以他们名字命名的杰弗逊-杰克逊晚餐(通常被称为JJ)在大选前一年的年底举行,是整个初选过渡到最激烈阶段的标志。因为许多爱荷华人从这时才开始真正关注初选,民主党的候选人通常都会全数出席,并争着在这次活动中一是要证明自己的实力,二是要显示自己的财力。
2007年11月,当时默默无闻的伊利诺伊州参议院奥巴马就是在杰弗逊-杰克逊晚餐中一跃成名的。奥巴马不仅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从得梅因市中心一路延展到晚餐地点,他在晚餐上的演讲更是技惊四座。在演讲中,奥巴马直指希拉里对伊拉克战争的纵容和在伊朗问题上的不当处理,表达了对圆滑世故的政客的抵制,让9000多位到场的选民第一次开始重视这位口才非凡的候选人,果然奥巴马在爱荷华击败希拉里,并最终获得提名。2015年的杰弗逊-杰克逊晚餐同样是座无虚席,坐在前排的不乏各种财团和福音教派举足轻重的人物。各候选人早就把门票买好分发给支持者,一张坐票甚至可以卖到1200美元到10000美元之多,吸金能力可见一斑。在晚餐上,桑德斯同样抓住了希拉里模棱两可的老毛病,直指希拉里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问题上的立场转移,希拉里则是强硬回击称,民主党提名者的任务不仅是针对亿万富翁,而关键是最后能否打败共和党入主白宫(暗指桑德斯受众面太窄,无法赢得大选)。这次的“杰弗逊-杰克逊晚餐”虽然没有让希拉里和桑德斯分出个胜负,但仅凭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就让爱荷华赚足了眼球。
得益于媒体报道的不仅是候选人,爱荷华州内的许多社会问题也因为竞选而得到了关注。Dvorsky举例说道:“莫尔顿(Moulton)小学是首府得梅因一所非常贫困的学校。希拉里这一来,让全国人民知道了这所无人问津的贫困小学,这种事情要在加利福尼亚这样的大州是绝不可能发生的,在大州如果候选人想要深入走访选区,那候选人就根本没有时间接触到足够的选民来提升选情。”
谈共和党:感谢他们攻击希拉里?
最后,我们还问到了Dvorsky关于共和党竞选策略的看法。
“五位民主党候选人在告诉民众他们支持什么,而十五位共和党候选人则是在告诉民众他们反对什么。民主党的竞选着眼前方,而共和党的竞选着眼过去。特朗普的竞选口号是让美国重新伟大起来(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他的话外之音难道不是说要我们倒退到之前的样子吗?”
提起特朗普, Dvorsky告诉我们,她出生在一个共和党家庭,她的哥哥就是一个共和党人,而像她哥哥这样的许多共和党人都为特朗普的极端言论而感到深深羞耻。Dvorsky说:“特朗普给美国社会带来的最大威胁不仅在于成为总统,而在于他的言论已经引起了广泛的社会骚动,以后无论是谁当选总统,面对的形势都非常艰难,因为他(她)不得不解决由特朗普带给社会的负面情绪。美国政治的公开性也让政治丑恶的一面暴露无遗,而特朗普恐怕就是这种政治公开性的产物。俗话说牙膏一旦挤出去就很难挤回来,特朗普丑化政治对话,诋毁竞争对手的不良影响也覆水难收。在著名脱口秀节目‘斯蒂芬·科尔伯特晚间秀’上,主持人问特朗普奥巴马是不是美国人,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简单明了的问题,特朗普都不回答。”
除了特朗普,Dvorsky对共和党不满的地方还有共和党对中国的态度:
“他们曾经把肯尼亚妖魔化,因为肯尼亚带来了奥巴马,然后他们又妖魔化了墨西哥和伊斯兰,现在他们又公开妖魔化中国,但是如此却是在分散美国自己解决实质性问题的精力。与中国的贸易合作,知识产权问题,这些才是中美关系的实质性问题,然而这些问题的解决并不会因为妖魔化中国而被推动。他们说要强势影响中国的货币政策,然而他们现在能很好地处理美国自己的货币政策吗?”
最后,Dvorsky笑着告诉我们,连民主党的选民都没有决定到底是希拉里还是桑德斯时,共和党就好像已经帮民主党内定了希拉里一样。在第四次共和党电视辩论中,每位候选人都在黄金时间提到了希拉里至少一次,卡莉·菲奥莉娜前不久更是暗讽希拉里称:“不像另一位女性,我真心喜欢和我丈夫一起共度时光。”面对共和党对希拉里的全面开火,Dvorsky仍然信心满满:“这恰恰就说明了希拉里团队的成功吧。你想,即使是对抗他们全部,希拉里仍然没有被打倒,等到一对一的时候,希拉里一定比其他人准备得更充分。”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焦点
我们是介绍、分析美国大选的团队,关于美国大选的问题,问我吧!
选·美 2016-02-02 240 已关闭提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大选,民主党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