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劳伦斯谈英国木口木刻版画

恺蒂

2021-09-05 10: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彼得·劳伦斯(章静绘)

彼得·劳伦斯(章静绘)

彼得·劳伦斯( Peter Lawrence ),英国版画家,英国皇家画家版画家协会会员,英国木口木刻家协会前任主席。今年3月到5月,草鹭俱乐部、英国木版教育信托、英国木口木刻家协会联合举办了线上木口木刻版画展“印痕”,劳伦斯是特邀策展人。他也曾应黑龙江美术馆之邀在中国开设过大师班,对木口木刻版画在英国的渊源和发展最为了解。
大家往往认为木口木刻版画是最传统、最典型的英国艺术,是英国人发明了这种艺术,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两百多年前,您觉得这种说法准确么?
劳伦斯:确实,大家往往会说木口木刻版画是英格兰唯一的艺术发明。其实,“发明”这个词有些过分,但它确实是在英国发展起来的。这要归功于托马斯·比威克(Thomas Berwick)。比威克出生于1753年,在英格兰东北部的纽卡斯尔附近,纽卡斯尔当时刚刚成长为一个工业城市。比威克出生在乡下,家境并不富裕。他从小喜欢画画,而且很有天赋,因为画笔颜料和纸张都比较贵,所以他习惯于用粉笔在石板上画画。十四岁时,他进了纽卡斯尔的拉尔夫·贝尔比(Ralph Beilby)的雕刻工坊当学徒。这个工坊主要雕刻金属,在铜版或银器上雕刻,在结婚戒指上刻字等。金属雕刻是工坊赚钱的主要来源,有时候工坊也会接一些价格便宜的活计,例如在木头上雕刻。因为比威克是学徒,所以,低微便宜的木刻活就归他做。这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发生了。如果有一天好莱坞要拍一部关于木口木刻的大片,这个时刻正是故事的最重要的节点。托马斯·比威克

托马斯·比威克

哦,听上去很有情节感,您能解释一下么?
劳伦斯:当时木雕的活,基本上都是木刻,也就是木面木刻,用的是木头的纵截面。但比威克发现,黄杨木的横截面的纹理质地和纵截面非常不同,许多树的树龄都是两三百年,横截面的木纹非常紧密,几乎和金属一样坚硬,可以用所有雕刻金属的刀或凿。在横截面上雕刻,可以刻出非常精细的图案。这是比威克的伟大发现,但并不是他成名的原因。黄杨木块

黄杨木块

比威克发现了黄杨木横截面的密实坚硬,这还不够,他还发明了特殊的木口木刻技法,这是前所未有的。之前的木刻版画,都是把画面上线条的两侧刻去,留下的形成一幅图像,这种刻法不够细致,色调也很少有变化。比威克发明的刻法同时使用黑白线条。有时人们称他的刻法是“白线雕刻”,这是不准确的,因为他用的不仅是白线,也有黑线。例如这幅马的木口木刻,是由黑线和白线共同组成的,这些线条平行雕刻,变宽变细,他通过这种粗细的变化来改变画面的色调,创造出一种空间的幻觉,让马有了立体感。比威克的马

比威克的马

比威克生前出版了《不列颠鸟类史》和《四足动物史》,但让他更出名的,是他为许多书籍制作的填补空白的小插图,例如这幅赶牛过河的小插图。它是在长宽大约五厘米的黄杨木上雕刻的,非常细致。这是一幅十八世纪末社会评论的木口木刻,描画了英格兰东北部是很平常的事:一位农民牵牛过河去一块新草地。画面上有一座桥,那是收费站。十八世纪末,土地所有者设置收费站,从桥上过就要缴钱。这位农民显然不打算付过桥费,所以牵牛蹚水过河。更有趣的是,他的帽子掉在水里,正顺流而下。一顶新帽子的价钱可能远远超过过桥费。这是一幅很幽默的小图片,也是一幅社会评论版画。比威克的小版画中,有很多能让我们看到当时的社会风俗和人情世故。这是他出名的另一个原因。
比威克于1828年去世,他一直没有停止工作。他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纽卡斯尔度过,他也在伦敦待过一段时间,但他讨厌大城市,很快回到了纽卡斯尔。比威克小插图:赶牛过河

比威克小插图:赶牛过河

 比威克小插图 :踩高跷过河

 比威克小插图 :踩高跷过河

比威克的工坊

比威克的工坊

十九世纪英国插图书的剧增是否就是因为比威克的木口木刻“发明”?
劳伦斯:是的,比威克开启了一场图像印刷的革命,席卷西方。因为他在雕刻图像时,所用的黄杨木块是和金属铅字同等高度的,这样,插图的木块可以直接锁入铅字版面中,图像和文字可以同时排版印刷。在他之前,插图往往是铜版画,文字书页和插图页分开印刷,装帧时再穿插在一起,费工费时,而且很昂贵。比威克的发明让插图与文字同时印刷出来,简单省力,快捷便宜,这才是真正的革命。所以,突然间,很多书籍都配上了插图,杂志、广告也都有插图了。
这样一来,对木口木刻的需求也会直线上升,所以,到了十九世纪,木口木刻就发展成非常盛行的行业版画,能否请您谈谈这方面的情况?
劳伦斯:比威克是一位艺术家,也是一位雕刻师。他能画也能刻。随着对插图需求的增加,不可能所有的艺术家都学会木口木刻,这样就形成了行业刻工,这些刻工按照艺术家的绘画原稿来刻版。《伦敦新闻》或其他杂志报纸上的巨幅图片,往往是艺术家作画,有好几位刻工刻版。黄杨木长得很慢,树不大,树的横截面比较小。所以,《伦敦新闻》上一幅半个版面的插图,往往是由十六块小木块组成的。这些木块被放在一起,组成大木块,艺术家在上面画好图后拆开,交给几位刻工去刻,刻完后再组装在一起。例如这张《维多利亚女王进入哥达》,就是一位艺术家来作画,好几位刻工来完成,上面还能看到一个裂缝,两个木块稍微分开了。学徒刻工会刻一些背景,天空,树木和其他东西。有经验的刻工刻人物,最好的刻工会负责维多利亚女王威灵顿公爵,以及重要人物的脸部。《维多利亚女王进入哥达》

《维多利亚女王进入哥达》

随着十九世纪出版印刷业的发展,对图像的需求越来越大,许多木口木刻工作室建立起来,有的资料说仅在伦敦就有两百多家。刻工大都是自由职业者,很多是妇女,在家工作。他们往往只能看到需要他们雕刻的那一部分图像,不会看到整张图,而且只是复制艺术家的作品,不能加入任何艺术诠释。所以,我们称他们为行业刻工。他们在刻小块时,不会完全刻到木块的边缘,所以当木块重新组合在一起的时候,这些木块的接缝处需要补刻,形成一幅完整的图画。这个过程很神奇。
为报纸或杂志刻插图,速度要快,通常意味着刻工需要通宵工作。这里有一张描绘刻工的画,在他的桌子上有一个圆球,光线通过圆球反射到木块上,增加亮度,十九世纪前半世纪没有电,刻版是非常艰苦的活计。十九世纪的行业刻工

十九世纪的行业刻工

一定有很多眼睛近视的刻工。
劳伦斯:当然,刻版会让眼睛很累,有了电灯之后会好很多。罗斯金曾多次抱怨,说这些刻工如何不被重视。他曾说过,奴隶制在美国已经被废除,但在英国仍在继续,没人会操心行业刻工的工作环境。而且,维多利亚时代的书籍插图的风格非常繁复,例如这张拉斐尔前派的米莱(J. E. Millais)为丁尼生的诗歌制作的插图,有很多交叉的线条,效果看上去很潦草,但是刻工要在木块上刻出这样的效果,是非常耗费时间的,而且是非常辛苦、枯燥的工作。米莱的插图

米莱的插图

最近我去看了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举办的爱丽丝大展,里面有《爱丽丝漫游奇境记》的原画,还有刻版,这本书可能是十九世纪插图书中最著名的一本了。
劳伦斯:对,大家公认的十九世纪最著名的木口木刻版画,要数爱丽丝了。插图画家是约翰·坦尼尔(John Tenniel),刻版师是丹泽尔兄弟工坊(The Brothers Dalziel),这家工坊在英格兰东北部,离比威克的老家很近。
坦尼尔在木块上用6h的铅笔作画,那是最细、最尖、颜色最灰的铅笔,这非常考验刻版师的视力和技巧。当然,行业刻版师越来越自信,有时他们会在插图角落签名,例如丹泽尔就会刻上自己的名字,表示“这是我干的”。当然他也会在木块的另一边刻上坦尼尔的名字,也就是说,他签了两次名。丹泽尔兄弟的公司越做越大,成了行业刻版最重要的公司。丹泽尔的双签名

丹泽尔的双签名

这个展览也展出了《爱丽丝漫游奇境记》所用的电铸版,有老鼠尾巴的那张。后来摄影技术的发展是不是取代了木口木刻插图的作用?
劳伦斯:因为木块在多次印刷之后,可能会有缺口、划痕或损坏等,所以,到了1870年代之后,通常会把木口木刻的图像制成电铸版,再进行印刷,那张老鼠尾巴线条很细,从木块直接印可能印不了那么多本,所以麦克米兰就做了电铸版。木口木刻的行业刻工一直持续到二十世纪。摄影技术的发明对行业刻工很有用,因为艺术家的画可以通过摄影转换到木块上,这让刻工更容易复制。但后来摄影逐渐开始取代木口木刻的插图,行业刻工的作用也逐渐减弱。
那不是正好把艺术价值归还给木口木刻了么? 功能元素减弱了,所以艺术家可以重新开始关注其创造性。
劳伦斯:正是这样的。当然,许多木口木刻插图也具有高超的艺术性,例如,拉斐尔前派为丁尼生的诗集创作的插图,米莱、亨特、罗塞蒂等,都为木口木刻插图画了许多极棒的原作。
十九世纪下半叶,商业印刷开始使用蒸汽驱动的大型印刷机。比威克年代使用的那些小型的印刷设备,开始变成只在私人书坊中使用。威廉·莫里斯想要回归到十五世纪的风格来出版书籍,创建了凯尔姆斯格特书坊。他出版的《乔叟作品集》的主插图就是木口木刻作品,而不是木面木刻作品。莫里斯可能很讨厌商业版画风格,他讨厌行业刻工必须复制那些复杂的交叉线条等图像,所以,凯尔姆斯格特出版的书中的插图看上去很像木刻,但肯定是木口木刻。我去大英博物馆看过这些作品的原版,我可以确定它们绝对是木口木刻。《乔叟作品集》

《乔叟作品集》

《乔叟作品集》插图的木口木刻作品,大概用了多少个小木块?
劳伦斯:整页大概用了二十块。造木块的人,是一个非常熟练的工匠,因为这些木块必须和金属字模的高度一样,也就是一个旧先令的高度。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是这个高度,就是因为英国人比较古怪吧。牛津大学更为古怪,有自己的字模高度。刻插图的木块和金属铅字的高度必须完全一样,非常光滑平坦,这也是高超的技术。有时一整页就是一幅木口木刻版画,为铅字留下空间。
有趣的是,伯恩·琼斯在给《乔叟作品集》做插图时,风格有很大改变。他是一位非常典型的拉斐尔前派艺术家,早期的木口木刻作品的风格非常维多利亚,有很多纵横交叉的线条和细节,刻工的工作非常繁琐复杂。他开始设计《乔叟作品集》时,风格简洁,很像木面木刻的风格,我想是莫里斯说服了他。刻版师叫威廉·胡珀,是一位行业刻工。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琼斯先画草图,再画成墨水画,然后由摄影转移到木块上,再由胡珀来刻,这里面也很有故事。伯恩·琼斯草图及完成的木口木刻

伯恩·琼斯草图及完成的木口木刻

您也制作过一幅莫里斯和他的太太珍妮的木口木刻版画。
劳伦斯:那是我向莫里斯和伯恩·琼斯致敬。我用的是伯恩·琼斯的一幅莫里斯刻黄杨木块的素描,莫里斯曾在珍妮·莫里斯的画像背面写道:“我不能画你,但我爱你。”因为罗塞蒂画过许多珍妮的画像,我的版画的标题就用了“我无法刻你”。伯恩·琼斯素描 

伯恩·琼斯素描 

 劳伦斯木口木刻版画 《莫里斯:“我无法刻你”》

劳伦斯木口木刻版画 《莫里斯:“我无法刻你”》

到了二十世纪,木口木刻与现代艺术运动的关系如何?
劳伦斯:1920年,木口木刻家协会成立了,目的之一就是要抛弃十九世纪的风格和方式,让木口木刻成为现代化艺术运动的一部分。发起木口木刻家协会的,有印象派画家卡米尔·佩萨罗的儿子卢西恩·佩萨罗(Lucien Pissaro)等。这个协会与莫里斯的艺术和工艺运动有着明确的联系。发起人之一洛克(Noel Rooke)是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木口木刻系的第一任老师,他的父亲托马斯·洛克(Thomas Rooke)是伯恩·琼斯的助手。佩萨罗的木口木刻作品

佩萨罗的木口木刻作品

1920年代对年轻艺术家来说,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年代。政治革命,艺术革命,各类“主义”也都在那时形成。木口木刻的版画家们自己创作,也自己刻印,不需要行业刻工了,刻版也是创作的一部分,这和雕塑很相似。他们也对木口木刻作为书籍插图非常感兴趣,埃里克·吉尔(Eric Gill)、罗伯特·吉本斯(Robert Gibbings)、格温·瑞弗莱德(Gwen Raverat)等等,都创作过许多书籍插图。他们开始举办许多展览,从那个时候开始,木口木刻版画才像其他的画作一样,开始被挂在墙上。 1920年代的木口木刻家协会展览海报

1920年代的木口木刻家协会展览海报

吉尔的插图线条很简单,也是木口木刻么?
劳伦斯:吉尔作品线条纤细,都是木口木刻。吉尔在为书籍做插图时,是莫里斯非常喜欢的黑色线条风格。他俩都想把插图和文字结合起来,把两张对开的双页作为一个整体来设计。他们不喜欢矩形或方块的插图下排列文字的版式,而是从整体的角度,考虑到字体的粗细,字母、单词之间的距离,页面上的空白处的比例,文字和图在页面上各占的分量等因素,将插图和文本和谐统一起来。所以,他们会把文字和图片设计在一起,这种传统后来一直延续了下来。吉尔为金鸡书坊工作,设计过许多非常棒的书籍,非常精致,文字和图像融合,非常细的线条,精确的白色。吉尔的木口木刻

吉尔的木口木刻

我看到有的记录,吉尔是有人为他刻版子的。
劳伦斯:这很有趣。吉尔自己既画也刻,当然,他是与众不同的艺术家,常有例外。吉尔的助手是拉尔夫·比登(Ralph Beedham),他是最后一位行业刻版师,他为吉尔刻过不少版子。例如吉尔为金鸡出版社设计的《坎特伯雷故事集》,这本书超大,有很多插图,每页都有边框,总共有两三百幅木口木刻版画。吉尔的风格是精简的线条,有许多空白。所以每个木块上可能图像只占百分之二十。吉尔绘画好之后,会自己先把凸起的黑色的线条刻出来,然后叫把木块交给比登去刻掉那些空白,空白区域是很大的,可怜的比登先生需要刻掉许多木头,而且还要刻得比较深,清理得干净,这样印刷时空白处才不会沾上任何油墨。这种苦差事吉尔自己不会去做,都是比登的活儿。
在那个时期,私人书坊的发展和木口木刻版画是不是有非常密切的联系?
劳伦斯:是的,这也是因为莫里斯。莫里斯的凯尔姆斯格特书坊的出版物,现在很多人觉得过时了,不再被人们欣赏或追随,但它在当时非常有影响力,因为它启发了其他私家书坊,比如佩沙罗的书坊、Vale书坊、金鸡书坊,这些私家书坊,给木口木刻版画家提供了用武之地,对推广这种艺术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1920年代和1930年代通常被视为木口木刻艺术的黄金时代。那一段时间,私人书坊能够投入资金制作最豪华的书籍。就像莫里斯说的,最好的纸,最好的油墨,最好的装帧。这些书中的木口木刻插图相当精美。但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钱花光了,私家书坊纷纷关门了,木口木刻版画被搁置了。
现在木口木刻在英国艺术中,仍是个很小的门类,您如何评价?
劳伦斯:版画是艺术门类中的灰姑娘,木口木刻又是版画中的灰姑娘。铜版画、丝网版画、麻胶版画等更为人所知。二战之后,到了五十年代,对金属铅字印刷的需求减弱了,照相制版更为流行。木口木刻版画能将插图与文本共同印刷的优势也逐渐减弱。木口木刻更是成为一种小众产品,木口木刻家协会虽然没有正式宣布解散,但也形同虚设。当然,一些老一辈的版画家仍然继续创作,为一些小型出版社工作,或为对开本协会(Folio Society)的书籍做木口木刻插图——这是一家部分商业、部分私人书坊形式的出版社,他们出版了许多插图精美的书籍。
只为书籍做插图,还是很受局限的。要推广这种艺术,展览的空间是非常重要的。
劳伦斯:是,要继续发展的木口木刻版画家,需要找到展览的空间。前面说过,是到了1920年代,木口木刻版画才开始展览,人们才知道它们也是可以挂在墙上的。到了1980年代,木口木刻版画被重塑了,就像时尚流转,木口木刻版画又开始流行。但是学绘画的仍然觉得它太传统,不愿意去学。是一些年轻的设计师对木口木刻大感兴趣,为书籍、杂志等创作木口木刻的封面和插图。现在许多最畅销的书籍,会请木口木刻家制作封面或插图,例如克里斯·沃梅尔(Chris Wormell),他为菲利普·普曼(Philip Pullman)的作品制作了封面和插图。克里斯·沃梅尔制作的《尘之书-野美人号》封面

克里斯·沃梅尔制作的《尘之书-野美人号》封面

还有最畅销的哈利·波特系列,封面就是木口木刻版画家安德鲁·戴维森(Andrew Davidson)设计的。因为我和安德鲁·戴维森非常熟悉,所以我拥有他的一幅封面作品,这张版画非常稀少。惭愧的是,我从来没有读过《哈利·波特》,也没看过电影,我甚至无法告诉你这张图是哪本书的。 安德鲁·戴维森制作的“哈利·波特系列”封面

安德鲁·戴维森制作的“哈利·波特系列”封面

这应该是《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的封面。
劳伦斯:看来你比我清楚。
现在英国是否还会有小出版社延续传统方式,将木块与铅字一起排版印刷?
劳伦斯:有些私人出版社如惠庭顿出版社(Wittington Press)等,他们还这么做。惠庭顿由约翰·兰德尔(John Randle)管理,延续了艺术与工艺运动的传统,它甚至仍然使用卡斯隆铅字,这正是艺术和工艺运动的选择。这些书用金属字模拍版,插图是木口木刻的木块,用漂亮的纸张手工印刷。因此,这些书价格昂贵,往往是限量本。他们用的印刷机也是Albion手动印刷机或哥伦比亚手动印刷机。凯尔姆斯格特书坊用的也是Albion,哥伦比亚手动机的顶端有一只大鹰。如果你买了这台机器,你必须意识到,你拉动横杆时,老鹰作为一个平衡物就会向上移动。所以你需要检查一下天花板,可能需要开一个洞让它上下移动。菲普斯《惠庭顿出版社》

菲普斯《惠庭顿出版社》

版画家霍华德·菲普斯(Howard Phipps)的一张作品描绘的就是惠庭顿出版社,就是上面有老鹰的印刷机。
劳伦斯:他和惠庭顿出版社有过许多合作。欧洲、美国也都有全手工的私家书坊,牛津每两年会举办一次书展,来自世界各地的私家书坊都会来展示他们最新的书籍,排版、插图、印刷等,都是全手工的。这个趋势在日益增长,这是对现代商业印刷的一种矫正吧。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郑诗亮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彼得·劳伦斯,英国,木口木刻版画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