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对离婚夫妻,不得不朝夕相处18天……

2021-09-16 20:56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新疆,赛里木湖。
暮色四合,三对已经离婚或即将离婚的夫妻坐在篝火旁,各自分享白天旅行时的感受。
离婚一年的40岁女演员,用大笑掩饰羞涩,在众人的追问下承认自己动了心:“好像对他(前夫)又有来电的感觉了。”
众人起哄,气氛暧昧。下一秒,镜头转向她的前夫——男人眉头紧锁,表情很费解。他说,我没有感觉,真的没有。
 离婚夫妻的房车旅行

离婚夫妻的房车旅行


婚姻纪实真人秀《再见爱人》的出现,堪称今夏国产综艺的一大惊喜。
与近两年火爆的恋爱综艺不同,《再见爱人》不再执着于给观众撒糖,而是邀请了三对深陷婚姻危机的夫妻,去新疆进行为期18天的房车旅行,借此重新审视他们的情感关系。
豆瓣8.8,这对于综艺来说,称得上是一个罕见的高分。
 
不少网友评价其残酷又真实,“失败婚姻里的琐碎、沉默、过高的期待,包括已经不再需要的感动,都令人唏嘘不已”。
具体来看,三段婚姻,都颇具典型性。
章贺和郭柯宇,结婚十年,分居三年,离婚一年。
两人都是演员,郭柯宇事业的巅峰期在20年前,年仅17岁,她就凭借电影《红樱桃》获得上海国际电影节和百花奖双料影后,后来组了个名为“追星族”的乐队,当主唱,玩摇滚,是典型的女文青。
 
章贺是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科班出身,虽说在表演上的成就不如郭柯宇,但也戏约不断,前几年在热播剧《军师联盟》中饰演配角,算是有自己的代表作。 
2008年,两人因合作电影《完美新娘》相识,恋爱一个月后闪婚。婚后一年,郭柯宇怀孕生子,基本淡出演艺圈。
节目里,郭柯宇坦言,当初结婚只是因为觉得年纪到了,该组建家庭了。她斩钉截铁地用“没有爱情”来总结这段十年的婚姻,“我们互相进不去对方的世界,也不想进”。
 
郭柯宇喜静,章贺喜欢热闹;郭柯宇注重养生,每晚七点就睡觉,而章贺是夜猫子,常和朋友组局玩到凌晨。两人同住一个屋檐下,却宛如生活在平行世界。
比起生活习惯的迥异,沟通不畅是更大的问题。
郭柯宇细腻感性,章贺性子急、粗线条,聊天总不在一个频率——章贺问郭柯宇,吃饭了吗?郭柯宇回答,那家餐厅真美,虽然菜挺一般的,可是老板娘的耳环很漂亮。章贺便不耐烦起来,吃了就说吃了,没吃就说没吃,别扯没用的。
长期的无效沟通,导致双方逐渐丧失了了解彼此的欲望。录制初期,这对曾经的夫妻连眼神交汇都极为回避。一人靠近,另一人便下意识走远。
如果说,章贺和郭柯宇的症结在于互相疏远,那么朱雅琼对王秋雨,看上去则是剃头挑子一头热。
人称老王的王秋雨,年近50,是个编剧,作品大多是抗战题材。朱雅琼2006年参加过超女,目前在一家经纪公司当艺人总监。
两人相差十岁,相识19年,有个一岁大的孩子,是典型的老夫少妻,如今正处于离婚冷静期。
朱雅琼曾说,在这段婚姻里,她最大的痛苦在于感受不到爱。
王秋雨是个工作狂,天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写剧本。朱雅琼曾有一次敲门进去问他,能不能抱抱自己,一分钟就好。王秋雨就真的只抱了她一分钟,然后拍拍她的肩,表示时间到了,你可以走了。
两人结婚时没有办过婚礼,甚至没有钻戒,因为这些在王秋雨看来都是“毫无必要的仪式感”,有那闲工夫,不如多写几页剧本。
 
在他心中,同样毫无意义的,还有对妻子给予肯定。
朱雅琼说,老王从未赞美过她。当年领证时她精心化了妆,老王却皱着眉评价,“好丑”。
就连朱雅琼视若生命的音乐,老王也当着众人的面表示,这么多年,他其实一直很讨厌朱雅琼唱歌,导致第一次得知真相的朱雅琼情绪崩溃,录制结束后痛哭了一整夜。
 
与前两对夫妻的阴云密布相比,KK和佟晨洁最初展现的和谐与亲密,一度让人以为他们俩是来秀恩爱的。
KK本名魏巍,之前在湖南经视当主持人。佟晨洁属于第一批走出国门的超模,前夫是著名足球运动员谢晖。
 
佟晨洁比KK大两岁,两人的相处模式似姐弟又似母子,佟晨洁总是更多地承担照顾者的角色。
KK曾在饭桌上语出惊人,表示他在家不做饭是为了佟晨洁好,“我要让她感到,没有她我活不下去”,结果被担任嘉宾的倪萍痛批,“我活了60岁第一次听到这观点”。
 
然而,只要提到喝酒和孩子,两人间甜蜜的气氛便荡然无存。KK迫切地想要孩子,而佟晨洁认为KK酗酒的毛病不改,这事就没有商量的余地,因为她没法相信KK可以做一个好父亲。
  
三对夫妻中,只有佟晨洁和KK尚未办理离婚手续。但节目顾问、情感专家沈奕斐认为,他们俩的问题最严重,因为“生孩子”和“喝酒”属于底线问题,“如果得不到解决,他们离婚的几率反而最大”。
 婚姻是复杂的,因为人也是

婚姻是复杂的,因为人也是


单看这几对夫妻的冲突和矛盾,其实很容易为他们的关系下定义:
章贺和郭柯宇是无爱婚姻,KK和佟晨洁是巨婴与贤妻,而王秋雨和朱雅琼则属于老男人PUA小女孩。
但随着剧情展开,旁观者又能充分感受到每段婚姻的复杂之处,以及每段情感关系中的暗流涌动。
冷漠无情的老王,也有踏实靠谱的那一面。对待工作,他的确很勤奋。每天节目录完已接近深夜,KK和章贺喝酒闲聊时,只有老王抱着电脑,见缝插针地赶剧本。
 
而在和朱雅琼的相处中,老王也更多承担了照顾者的角色。
每逢双人行动,老王负责开车,朱雅琼全程抱着吉他坐在后排唱歌、写歌。两人在车上吵了架,朱雅琼赌气下车,老王再郁闷,也会跟在后面拿行李。
 
他们的相处模式类似父女,老王像个冷言冷语、武断专行的父亲,朱雅琼则是那个敏感、自我、情绪化的女儿。
他们互相依恋,老王喜欢朱雅琼的可爱,朱雅琼享受老王的照顾;同时他们又相互厌恶,朱雅琼厌恶老王的强权,老王厌恶朱雅琼的孩子心性。
情感专家沈奕斐用一句话点破了症结所在,“他们是在长期磨合中,互为因果地形成了这样的相处模式”。
 
亲密关系通常是互相作用的。这个规律放在KK和佟晨洁身上,同样适用。
节目中的佟晨洁,是个挑不出毛病的妻子,勤快,理性,高情商。每当发生了争执,总是佟晨洁率先服软,给KK台阶下。
录制期间,KK酒瘾犯了,拉着摄像和导演们喝到凌晨,佟晨洁也没有当众驳了他的面子,反而主动送来下酒小菜,招呼工作人员们一起吃。
佟晨洁是上海本地人,前夫还是著名“国脚”,当年二人的豪华婚礼也给上海人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因此,面对一个无论是出身、事业还是为人处世的能力,都远胜于自己的妻子,KK似乎心安理得地躲在了对方的羽翼之下。他只需要扮演好一个开心果的角色,就能赢得佟晨洁的喜欢和呵护。
但恰恰是这种依附关系,激发了KK内心深处的不安全感。所以他迫切地希望有一个孩子,当父母老去,夫妻关系终结,血脉相连的孩子会是他和这个世界最后的联结。
说到孩子,就不得不提到这个家里的两位长辈。中途,节目组请来了佟晨洁和KK的妈妈。老人们一坐下,开口便是催生,理由不外乎还是老有所依,“等我们不在了,有个孩子能陪伴你们,养老送终”。
 
一家四口,三人都催生,可想而知佟晨洁的压力有多大。但观察他们的相处细节,又不难感受到他们平日里的融洽,以及佟晨洁对这个家的珍视。
佟晨洁和KK都出身单亲家庭,从小受够了家庭破碎的苦。婆婆虽然催生,但大体上通情达理,绕了一圈最后还是回到了主题,“重点是你们俩好,你们要是散了,我要孙子有什么用呢?”
每一段婚姻的真实情况都是复杂的。当局者有当局者的盲区,旁观者也有旁观者的盲区,这也是为什么观众群情激昂地劝分或劝和时,当事人总有明显的犹豫和摇摆。
这一点在章贺和郭柯宇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旅行初期,两人毫无互动,唯恐避之不及,但无处不在的摄像机,又总能抓到他们偷偷瞄向对方的眼神。
 
旅程过半,当其他两对夫妻的矛盾白热化,章贺和郭柯宇反而逐渐破冰。
出门买菜,章贺主动搭话,郭柯宇自然地挽上他的手臂,脱口而出“亲爱的”;单独旅行环节,章贺骑电动车载着郭柯宇,一度试图甩开摄像团队,郭柯宇大笑着搂紧章贺的腰,说,“咱们好像在私奔啊”。
 
就当所有人都以为,这会成为他们的复婚之旅时,两人接下来的反应却又让人雾里看花。
篝火夜聊,郭柯宇大方坦陈白天互动时的心动,“好像又有来电的感觉了”,章贺却非常直白地表示,“我没有感觉”。
隔天,家里的长辈来探班,撮合两人复合,章贺意愿强烈,但郭柯宇却态度坚决地说,“绝对不可能复婚”。
 
贴标签、下定义,总会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但节目里的一句文案很贴切,“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有流动的,无法被归类的情感”。
 我们能从失败的婚姻中学到什么

我们能从失败的婚姻中学到什么

 
如何经营好一段婚姻,称得上是个世纪难题。
《再见爱人》的导演刘乐在接受采访时说,把婚姻里的伤痛曝光在大众面前,绝非易事。
但这三对夫妻之所以愿意参加节目,是因为心中实在有许多答案想要追问。他们都想拥有一段幸福的婚姻,却事与愿违;努力补救过,却始终不得其法。
刘乐说,对于离婚的态度,女嘉宾们通常更为坚决,男方则主要想挽回。
当节目组找到KK时,他甚至觉得莫名其妙,他认为自己与佟晨洁的感情非常完美,不能理解一档离婚节目为何要找他。
当人们困在亲密关系的泥淖里,第三视角的出现或许是一种治愈。
据刘乐说,导演组结合了部分社会学、心理学理论,将一些经典实验融合进游戏环节里。
比如“正话反说”的游戏,就让王秋雨说出了不喜欢听朱雅琼唱歌的真相,引发了双方巨大的感情震动,以及后续的连锁反应;
还有画像环节,事前声称不了解彼此的章贺和郭柯宇,却表现出了惊人的默契,他们对彼此细致的描述,让素未谋面的画师,为他俩画出了还原度接近100%的肖像画。
 
可以说,《再见爱人》是一场别出心裁的社会学实验,它为当事人和看客们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用一次短期旅行,将现代人婚姻中那些模糊却巨大的矛盾,密集地暴露出来,强迫人不得不去直面问题,并提出解决方案。
但同时,它的局限也很明显。
或许是在选角上存在客观性的困难,最后确定的三组嘉宾,基本都是娱乐圈从业者,虽不至于家财万贯,但至少也算城市中产,这让他们能够专心地“谈情说爱”,婚姻困境基本和经济问题无关。
而普通人婚姻中真正沉重的部分,例如财产分割,育儿之苦,包括更为隐秘的性问题,都被轻巧地略过了。
不过,这不妨碍我们从这些“问题婚姻”的切面去总结规律,收获经验。
几对夫妻虽然具体情况不同,但最大的共通之处在于,他们都存在严重的情绪问题。要么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要么是对对方的情绪置之不理。一旦有了分歧,除了争吵,用激烈的字眼指责对方,便是长时间冷战,回避矛盾。
  
沈奕斐曾在节目里分析,亲密关系里,80%的问题都是情绪问题。
情绪背后是需求,伤心的背后可能是在意,愤怒的背后是恐惧。遇到情绪性的问题,一定要先处理情绪,再去处理事实。
如何经营好一段婚姻,没有定式,但可以确定的是,爱和吸引,仅仅是一段婚姻的开端。
激情总会有消褪的那一天,而双方愿意合作的态度和努力,直面问题的勇气,才是最终能够抵御庸常的武器。
关键词 >> 再见爱人,离婚,综艺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