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天文学泰斗叶叔华:宇宙这么大,难道会是只属于人类的吗

澎湃新闻记者 邵文
2021-11-02 07:43
来源:澎湃新闻
科学湃 >
字号

“宇宙这么大,难道这个世界只是属于人类的吗?但是太远太远了,”对于是否存在外星生命,天文学泰斗、中国科学院院士叶叔华在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的会后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

叶叔华是中国科学院上海天文台名誉台长,中国第一个女天文台台长,于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她在32岁时主持建立了中国世界时系统,确定了当下所说的“北京时间”。宇宙中,有一颗小行星是以她的名字命名。

她还是我国天文地球动力学研究领域的奠基人之一,开创性地提出建设中国甚长基线射电干涉测量网(VLBI),倡导并建成上海65米射电望远镜;推动我国成为世界最大望远镜列阵(SKA)的创始国,推动上海建设SKA数据中心。

对于寻找外星生命的探测手段,叶叔华认为这是个无底洞,“你可以费很多力,但是一无所得,要有准备可能有这样的结果,也可能你找到什么。这两个结果都要有所准备,不一定找的多远,或者你的方向不对,或者你的方法不对。”

但这不是代表天文台的存在就是为了寻找外星生命,这是很长时间都存在的误解。像是对于上海天文台的主要工作,叶叔华介绍说,“一方面大家比较容易理解的就是国家需要的,比如北斗的作用非常大,在国防领域会有很大帮助,比如战争时帮助精确定位对手的目标位置。另一方面,基础科研与此完全不同,比如黑洞,黑洞没有什么实际应用,但对于增强对宇宙的理解是很重要的。”

而“仪器设备对于天文学很重要很重要,”叶叔华表示。

对于仪器设备与国际上的差距,叶叔华说道,“现在好多了。比方我们贵州的设备(世界最大天文望远镜FAST,Five-hundred-meter Aperture Spherical radio Telescope),不单是口径大,而且使用了很多新的技术。当然这是应该的,因为原先美国做的都是几十年前,当时他不可能做到的现在你能做到,那应该是这样。”

“所有这些天文的建设都是基础研究,出来了以后,最主要后面应该起码对全国的用户可以开放。大家可以去申请,我用这个时间做什么事情,甚至它有时长的话也可以对国外的用户开放。而且由此产生的科研成果应该是用户本身的受到保护的。”

除了自主核心设备外,叶叔华提到还要有技术,“而且技术不光是来自于天文台的人,全国有关的技术人员都可以做出帮助,做出贡献。”

“在一个问题涉及不同学科,有所需要时就会寻求别的学科的帮助,但是彼此都有不同的处境,比如经费问题、人员问题等等,所以都要大家彼此好好商量清楚,”叶叔华继续说道。

对于合作,一个让人至今还印象深刻的就是2019年多个国家共同发布的首张黑洞照片,叶叔华在接受采访时也提到,“比如前年的全球性看黑洞,这就需要大家共同来合作,我们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大家再来合作。”

目前最大的国际合作就是SKA项目(Square Kilometre Array平方公里射电阵),其是一个世界最大的巨型射电望远镜阵列,由数千个较小的碟形天线构成,将负责解答一系列科学疑问,比如行星如何形成,引力波如何拉伸,宇宙的结构以及首批形成的星系如何演化等等。公开资料显示,平方公里射电阵计划始于1993年,项目预计于2024年前后完工,但真正投入使用还要等到2030年底。

对于这个项目,叶叔华也有一些谨慎的思考,“但是因为这个参加的国家很多,也许就很难统一起来发挥力量。”

“在SKA里,中国是一个合作者。在上海天文台,有些年轻同志就首先努力做到了让一些仪器设备可以接收来自对方的数据,这也是很不容易的,现在到底做到了,而且是全世界第一个做到,我们也是很为他们高兴。”

那么关于中国在其中的话语权,叶叔华表示,“有时候很难说,很多时候是和你的服务对等的,可以合作,可以去提供方便。比如请大家来提课题,提的对就给时间做,这个就很对,就发挥了仪器的作用了。”

对于天文学领域年轻科学家常常选择去海外深造的现状,叶叔华也持非常开放的态度,“现在国内已经有些条件,但不是说有这个条件就不能去海外学习了。每一个地方都有它的优点和特点,我们也是有些部分刚刚赶上国际最先进水平,并不是所有地方我们都能够做到世界第一,所以并不妨碍大家希望到国外去多探讨。”

现场一位物理爱好者提出了“是否存在暗物质”的疑问,叶叔华做了正面的回答,“暗物质暗能量当然是有的,但是是不是能把它抓住,这个现在还没有能做到。”

“天文有助于拓宽一个人的世界观宇宙观。宇宙如此浩瀚,人只是沧海一粟,每一个人作为独立的存在,都应该珍惜自己短暂且唯一的生命。在有限的时间和空间里,尽可能地去做一些事情,做有价值的事情。人啊,总难免会遇到各式各样的不如意,但与浩瀚的宇宙相比,这些真的微不足道也!”叶叔华此前在一次采访中如此表达。

 

    责任编辑:李跃群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4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