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7

髀设·实践|法国库西的遗产保护工作营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于斐
2016-10-01 18:05
来源:澎湃新闻
市政厅 >
字号

Coucy工作营全景图(木匠+石匠),背后的双塔就是Coucy工作营要修复的Laon大门 来源:王冰(志愿者)

残缺的城墙塔楼间,有一条只容单车通行的车道,一旁的草坪空地上,有一批忙碌的身影在烈日下劳作:有的在敲打石块,有的在拉锯木料,有的往搅拌机里倒入粉末,有的在横架的木头上挖掘凹槽。每当有路人经过,总会好奇地停下脚步,询问我们这些穿戴并不像工人的人在干嘛,而我们总会自豪地告诉大家:“我们在修城堡,我们是志愿者。”

Coucy城池的Laon大门 来源:作者

库西城堡工作营,是法国“遗产保护志愿者工作营联盟”(简称Rempart)每年在全球30多个国家举办的几百个工作营地之一。2014年8月,我参加了它和中国“阮仪三城市遗产保护基金会”合作开办的贵州安顺屯堡工作营,修复云山屯黄家大院。2年后的夏天,我又一次来到了法国北部大省皮卡第(Picardie)的库西工作营,参与修复13世纪中世纪城堡的Laon大门。

修复工作营:修旧趋于故,于点滴之间

库西城堡和城池,始建于1223年,随着几个世纪的扩建加固,占地面积达到2000平方米,拥有33座塔楼,而城堡四角的塔楼高度,甚至要高于当时皇权统治下的卢浮宫塔楼。

极盛的繁荣止步于17世纪中期,由于当时的领主在“投石党”运动中不愿意屈服于路易十四,法兰西国王下令拆毁并遗弃了库西,于是城堡被填埋,很多石块被当地人撬走自用。

直到19世纪中期,法国出现了一位提倡保护和修缮中世纪遗产的建筑师Viollet-le-Duc,在他的带领下,库西瑰丽的中世纪遗迹得以发掘和修复,成为了当时法国三大游览胜地之一。然而,1917年3月,德军在占领城池3年后战败撤退时,用炸药和炮火摧毁了城堡和整个库西城,一切便灰飞烟灭。

1917年被德军摧毁前的Coucy城堡,西面 来源:Coucy城堡照片回顾展

1972年,当地保护组织AMVCC成立,致力于推广库西的文化遗产价值。四年后,它加入了Rempart联盟,开办了第一届遗产保护工作营。来自法国和世界各地的23位志愿者们,重建修复了城墙底下的步行大道。从1980年起,工作营着力于修复Lhermitte塔楼,挖走塔楼里的泥堆石头后,石匠班和泥匠班开始搭建被摧毁的塔楼上部。

现今的Coucy城池,以及徒步大道。修复于1976年。 来源:作者

当时负责重建计划的建筑师,因为无法知道塔楼具体的高度,于是便将上部设计成高高低低的“未完成式”。师傅说:“我们想用这样的设计,告诉人们这座塔楼曾经多么高耸伟岸,但由于无法确认它当年的具体高度,所以我们不想强加自己的主观臆想,把它建成某个宏伟的高度。”这句话,让人触动良多。

Lhermitte塔楼,以及上部的“未完成”设计。修复于1980-2013年。

国内的文化遗产保护,虽然已从单纯的表象模仿化的“修旧如旧”,慢慢转变观念为“修旧如故”,开始懂得尊重古老的材料工艺文化背景等,但法国人似乎还是比我们走得更超前了一步。如果不能确定“故”为何物,那就请尽可能留存它原本的面貌,曾经的光辉又或是磨难,都是历史自身最好的代言人。

在偏僻的法国北部山村,人们为了守护它八个世纪以前的历史,孜孜不倦地在行动着。他们有着长达几十年的长期规划,不是心血来潮隔三差五地搞一次工程;也有着循序渐进的短期目标,而非急功近利飞快重建以获取利益。如果你去问法国的志愿者,如果你去问城里关注我们的居民,为什么觉得需要修复这么一座中世纪城池呢?他只会简单地告诉你,因为这是我们的历史,我们需要保护好它,一代代传承下去,让后代知道我们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Soisson大门。修复于2009-2010年。

匠人匠心:手艺相传,赤诚相待

库西工作营分为石匠班和木匠班。木匠导师马努(Manu)第一天介绍了整个木匠工程的总计划:搭建200平方米的木房;而我们两周的工作营的目标,是搭建两座木棚。马努是Rempart专业聘请的手工艺导师,每年奔波于多个营地之间,带领木匠班工作。第一天上课时,讲完一大堆梁柱结构和木料理论后,他笑眯眯地说道:“我知道这些理论听上去很糟糕,看你们也听得糊里糊涂,不过没关系,等会一上手工作就好了。” 马努觉得,一个好的手工艺师傅,与其说会传授手艺,更重要的是能够改正学徒的错误,在实践中教学。

木匠导师在上理论课 来源:作者

之前参加的中国工作营,采取的主要是志愿者辅助工匠的形式;而法国库西营,从始至终都让志愿者们担当营地任务的主人。这种绝对的信任和托付,不仅没有让志愿者们手足无措,反而促进了大家自我学习,互相探讨的合作精神。困惑的时候,马努也一直在身边监督,及时帮我们纠正路线。

木匠班工作图 来源:作者

问马努为何会喜欢木匠活,为何会选择这样的导师职业时,他说,自己只是很爱手作的工活。即便是在法国这么一个重视手工艺的国家,他也能深深感到传统手艺的败落和消逝,所以他希望能把这些宝贵的传统手艺流传下来。工作营是他选择的传承的媒介,在这里可以接触到更多的年轻人,在谋生的同时,可以更广泛地向别人传授自己的知识和手艺,和这份对手工艺的真心。

志愿者精神:互助分享,专注参与

工作营的负责人西蒙,原本是去年库西营地的志愿者,今年他选择重回这里,担当了我们的生活委员,交通采购旅游导览,忙忙碌碌。我问他怎么会想到回来,为什么不选择其他的营地,他说他喜欢这里。为什么呢,“即使是同在库西,每一次的营地也大不相同。因为让每一个工作营出彩的,永远是你们这些志愿者。”这句话,不能同意更多。

工作的时候,大家都积极地互帮互助,取他人之长,补己之短。男生们力气大,在女生锯木时,会帮她们先开一个口;女生们心细,可以负责木头的各种绘图划线。其中有两位志愿者已经是第N次来库西营地了,所以他们总是主动关切新人的进度,手把手地再演示一遍马努讲过的技术,还会把自己操作中总结的经验技巧无私传授给他人。我很享受这样的过程,有理论,有演示,有讨论,有交流,为着共同的目标,实践着双赢的过程。

石匠班敲打石块上的中世纪符号 来源:作者

在库西古城里,不仅有遗产修复工作营,事实上,整个库西城,乃至周围各个村落的每个人,都是中世纪文化遗产传播的志愿者。

每年七月的周五和周六晚上,这里都以库西城堡为天然主题背景,进行“库西的奇迹”中世纪主题集会和演出,有300多名村民义务参与演出。在这个过程中,大家学习并完善各种舞台技巧,迎接来自法国各地甚至国外的成千上万的观众。周五的夜晚,零点的钟声敲响,只见缤纷灿烂的烟花,绽放在静谧的天空下,在蓝黑色的帷幕里,开始进行一场欢声歌舞的盛宴,也是一场中世纪文化的庆典。它是对我们外来志愿者的回礼,也是对本地志愿者的感召。

“Coucy的奇迹”中世纪主题演出,全部由志愿者出演(300余人) 来源:作者

Rempart工作营的特点之一,就是大家要分摊所有集体生活任务。除了食物采购由西蒙负责,其他的楼层打扫,洗碗,做饭,茶歇,都需要志愿者主动报名,把自己的名字填在任务分配表上。

我负责洗碗的那天中午,起先以为只需要用自动洗碗机清洗杯碟,和我搭档的姑娘见我操作完机器后,便先离去了。然而没有想到,之后还有人不断续餐,所有烹调锅具也需要清洗,好几口大油饭锅啊。正当我无从下手时,天使出现了。来自加拿大的Alex见我独自一人,便一言不发地卷起了袖子,拿起清洁海绵,倒上洗涤液,蹭蹭地刷起锅子。剩下的几个法国人,也纷纷加入洗涤和整理的队伍里,厨房间里一派忙碌景象。

加拿大小分队,每天都在帮大家洗碗 来源:作者

那天晚上,恰巧是加拿大小组做饭,由于做饭的人同时需要负责洗涤餐具锅具,有了中午的经验后,我深知任务繁重,于是便也加入了帮洗的队伍。这种习惯,日后渐渐地在整个营地传播。

集体生活任务分配表 来源:作者

虽然大家有填写任务分配表,但其实并不会太在意谁必须今天干什么,只要有时间,边聊天边帮忙的大有人在。只要做饭的人大喊一声“吃饭啦”,就有无数的天使从花园休息室冒出来,开始摆放餐具,倒上水杯,拿出黄油和面包,再大声喊上一句“吃饭啦”。

俗话说:“予人玫瑰,手指留香。”而接受到玫瑰的人,也会再予以他人,直至芬芳满室。在被助与回馈中,锲而不舍地修正自己,集体生活就在这样的氛围里,渐渐升华。

志愿者们一起在包中国饺子 来源:作者

遗产保护:相知才能相爱,相爱才会相守

这次参加法国营的时间,恰巧遇上Rempart联盟成立50周年。1966年7月11日,Rempart运动产生,其初始目的是为了聚集参与过遗址保护工作的手工艺人,给他们一个交流经验的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Rempart和国家部门合作,成立了工匠导师培训课程,并逐渐成为了遗产文化教育和推动的公众负责组织。时至2016年,Rempart已经覆盖30个国家,200多个会员或合作单位,参与修复了全球850处古迹,接待了15万全球志愿者,后者贡献了超过200万个日夜,为了全球各地的遗产保护工作而努力着。

Rempart联盟历史介绍海报 来源:作者

事实上,每一个工作营的诞生,并不是Rempart总部搜索研究后的产物,而更多的是当地个人或者组织的提议:愿意共同合作,保护,修复和推广当地的历史遗产。而Rempart联盟的作用,更多是在于帮助当地机构推广认知,给予咨询建议和帮助。这些年来,也将遗产保护的工作,从法国慢慢延展到其他国家,启发着各国工作营对于遗产保护的思考。

“因为了解,才会爱;因为爱,才会保护。”如果直译Rempart五十周年墙上的这条话语,总会让我想起被常常引用的艾青的那句话――“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从这一点而言,国内外对于遗产保护的认知是相同的。必须要先让大家了解,才能热爱,有了感情,才能谈及保护。

Rempart办公室里关于各地遗产保护工作营的资料 来源:作者

遗产保护不该只是上层的蓝图规划,更多地是要让大众知道自己所生,才有所想,才能行动。这也是为什么,在Rempart的主要任务中,教育是摆在首位的,工作营也因此成为了法国公民社会责任和义务的活动推荐。尤其是对于年轻的学生群体,因为“他们才是未来的公民。”要教育和感动下一代,永远不会太晚。

我想到两年前,在贵州云山屯工作营的开幕式上,阮仪三老师不无激动地感慨:“这个地方,我30年前来过,现在再来看,样子都没有变。戏台上依然画着当初的桃园三结义,山上依然有那云鸠古寺,我很激动。”营长越剑也微微颤抖地致辞道:“欢迎大家,回到明朝。”他说自己想做这个项目,想了很多年,今天终于实现了。最初村民们不解,“你们是来干吗的”,到了篝火晚会那晚,他们说:“谢谢你们来帮我们修房子,欢迎你们以后随时回来看看。”

在法国工作营的志愿者里,有一个女孩子,其家庭本身就是某一段城墙的拥有者,所以每年的夏天,她和她的家庭都会参与到工作营的活动里,为自己的家乡贡献绵薄之力,虽然她只会回答你:“顺便回山里度个假咯。”

文化遗产保护,是很宏大的课题。短短两周的工作营,并不只是旨在完成修复工作本身,更大的意义,应该是希望唤起当地人的关注。每一项遗址的修复,需要长期的具体规划,需要更多有志者的合作参与,需要点点滴滴不求即时回报的努力心态。在法国库西营,我很真切地感受到了这些。这些,也是刚起步的中国工作营,正在努力的方向吧。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7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