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36

新井一二三专栏:当日本人遇到家庭纠纷时,他们会怎么办

新井一二三
2016-10-30 10:33
来源:澎湃新闻
专栏 >
字号

从前的人在生活中遇到了什么问题,大概就找父母、老师、同学、朋友等谈话去了。假如是爱看书的人,也许要在贤人留下的文字中寻找人生答案。有信仰的人,可能去找宗教上的导师谈到心情舒畅。

在我曾经生活过的加拿大,当有人因某种问题想不开了,别人都劝说:找专业辅导去吧。被劝的人也大多乖乖地掏腰包去见心理医生之类的人。那种服务,在日本却不太流行。如今的东瀛人若面对了困难,一般会在互联网上的咨询网站找找答案。另外,历史悠久的广播节目“电话人生相谈”也仍旧吸引着不少人类迷羊。

日本放送电台每周五次播送的“电话人生相谈”开始于1965年,至今有五十多年的历史,乃该台现有的节目中历史最久的一个。从周一到周五,由五个名人轮替主持二十分钟的节目,每天也请来法律、教育、医学等各方面的专家当顾问,以便给来电人士提供专业的辅导服务。虽然如今开收音机听广播的人没有以前多了,却可容易听到网络上的转播和录音。我自己前些时忽然想起老节目来,在网络上找了一下马上找着,而且还意外地听到了三十余年前上早稻田大学时候的老师、著名社会心理学家加藤諦三先生的声音。他当年已是媒体上的红人,出版过许多励志书。而且对我来说是平生第一次被亲手赠送签名本的一位作家,印象自然非常深刻。

想起“电话人生相谈”,不外是由于生活中发生了问题。不能找朋友谈,又不外是私事不方便外扬所致。有趣的是,光看着网络上的咨询内容清单就能得知:来电者面对的大多属于家庭纠纷,其中涉及负债、精神疾病等重大问题的不在少数。不再一个人烦恼而往外寻找辅导,一个好处就是能够拿自己的问题来跟别人家的比较。结果,自己的问题马上显得微不足道。

说实在的,“电话人生相谈”节目半世纪来一直很受听众欢迎,恐怕不能排除个中有“幸灾乐祸”的因素。别人家的不幸会蛮好听的,那显然是人性中不能否定的一部分。我们也不能说,从古希腊到莎翁的悲剧作品之成功,都站在人类普遍“幸灾乐祸”的基础上吧。也许改说“事实之奇胜过小说”更为恰当。总之,听了几十个小时的“电话人生相谈”节目以后,我都忘记了当初是为什么烦恼的。

除了广播以外,报纸、杂志等平面媒体也历来刊登生活顾问专栏。记得在加拿大的时候,我特别爱看发自美国、当地《多伦多星报》转载的“Ask Ann Landers”专栏。她好比热心肠的邻居老太太,总是很诚恳且幽默地回答读者提出的问题。再说,她用的英语也既好懂又生活化,对还不大习惯北美生活文化的外国人如我,帮助非常大。

这些年在日本,我几乎每期都买《周刊文春》杂志的一个原因,是有伊集院静的“烦恼是花儿——大人的人生相谈”专栏。他是旅日韩裔第二代,广告界出身的无赖派小说家,经过婚外情,娶到的美女演员夏目雅子却不久就被癌症夺去生命,一时沉湎于酒和赌博,在大伙儿眼里是尝过人生酸甜苦辣的一个人。果然他回答读者问题的风格,也跟安妮老太太完全不同,甚至可以说正相反,唯一的共同点是幽默感。谁的人生没有烦恼?只好以幽默的态度去面对了。伊集院专栏名称中的“花儿”,在日语里有“最佳时光”的意思。人生道路上的“最佳时光”,往往在刚要过去的时候才被发觉。当事人眼里的大麻烦,稍后回头看来,其实就是“最佳时光”,就是人生味道之具体所在都说不定。反之,没有烦恼的生活,一方面可以说似天堂,另一方面也可以说跟死了没两样。

日本杂志上对伊集院静的专访。

不知道是否近来日本人的烦恼越来越多,我订阅的《每日新闻》家庭版,刊登“人生相谈”的频度明显呈增加的趋势。前几年有跟伊集院静一样属于无赖派的小说家白川道回答读者的问题。他离过婚、负过债、坐过牢,对人生的运作了如指掌,但是对每一封来信都以谦虚的态度写了很诚恳的回音。2015年,他在家里中风昏迷,六十九岁就去世了。后来接棒的小说家高桥源一郎,也是一样年过花甲、离过婚、坐过牢的过来人,但对来信人的态度却跟白川道完全不同,他往往写出“你才是问题”等具有攻击性的文字。

也许是为了保持平衡吧,《每日新闻》方面亦请来了女性剧作家渡边惠理、女艺人光浦靖子、落语家(日本相声演员)立川谈四楼,另三个辅导员。他们对来信人的态度比高桥客气、温柔得多。渡边甚至在报纸上向要抛弃丈夫离家出走的老龄女士写回信道:“若是你一个人,可以来我家住一段时间啊。”我看着这些文字,心里觉得很温暖。我跟那位老太太,虽然有不同的烦恼,但是都需要温暖的安慰。暂时,我在嘴里重复道:烦恼是花儿,烦恼是花儿。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36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