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海归崇拜”的时代过去了,不是坏事

张丰

2021-12-08 21:2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我认识的一位小朋友最近刚去意大利,读他喜欢的学校,他在国内读的是一所自己不太满意的大学。我身边这样的年轻人其实挺多的,有些在读高中就瞄准留学,接受国外高校预科式的教育。
出国留学成为城市中产父母有能力支付的“产品”,这是社会的巨大进步。它意味着中国年轻人在知识获取上已经和世界同步,获得了更多人生可能性。
中国排名前20的高校,在过去10年里,都大大提升了自己的海外排名。如果仅就所学到的知识来讲,在一些海外并不知名的大学,未必比在中国的985高校收获更大。
到海外留学变得容易后,还出现个奇怪的现象:一些留学生扎堆,不再有不同文化中的孤独感,这让他们放松了学习,甚至“混”了四年,连英语这关都没过。
这大概就是海外留学生的某种现状。留学已经是大众化的,不再是“精英教育”。甚至有一些高校为了创收,招收大量中国留学生,办一些一年或两年学制的速成硕士班。这满足了更多人到海外“镀金”的愿望,也进一步解构了“海归”这个词。
说白了,“海归”早已不再高贵,不再是精英的代名词。我看过几个年轻人的简历,有两位“海归”,都不愿强调自己的这一标签。
这个词再次上热搜,是和“废物”组成一个合成词。在社交媒体的“海归废物小组”里,大家一起吐槽求职中各种不顺的经历。
和“985废物”一样,“海归废物”也是一种现实主义的自嘲。最典型的案例是,在海外读文科四年花掉200万,现在月薪不到6000元。我身边也有一个案例,一位朋友国内大学毕业,父母给安排了工作,自己不愿意,去海外读了硕士回来,结果还是靠父母给安排了同样的工作。
这样的声音加入到就业不易的现实中,让人有些伤感。但也许从一开始,有些人就犯了一个错误:不管是在国内读大学,还是到海外留学,目的到底是什么?我们能够从简单的“投入(学费)—产出(工资)”标准,来判断教育的价值吗?
到今天,我仍然羡慕那些到海外留学的人。他们有机会见识一个更大的世界,体会不同文化背景下的生活,获得在海外生存的基本技能。即便是将来到海外旅行,也有更多优势。
国内的985高校也一样。我仍然相信985高校和普通大学是不同的,否则就很难解释,为什么全世界的青少年都在为读更好的大学而努力。在一所好的大学,遇见好的老师,享受四年求知的乐趣,本身就是巨大的财富。
换句话说,不管是国内大学还是国外大学,不管是国内985还是国外常春藤,你读了就是“赚了”。 
不同的是,曾经,“海归”是一道耀眼的光环,好像大家默认留学归来的人,就比国内大学毕业生更高水平、更有优势。某种程度上说,这透露了过去一段时间内,国内外高等教育水平的差距,但也带有“稀缺性”和信息不畅带来的认知偏差。
当“海归”的光环褪去,大家站在了同一条赛道上,开启的是一种更公平的竞争。这种新格局的背后,是我国高等教育质量的持续提升,以及出国留学大众化带来的对“海归”的祛魅、去迷信化。
一些人在谈论何为好的教育时,有种简单粗暴的实用主义教育观,即一个人读完大学,能找到月薪多少的工作、能在几年内买房买车,才符合预期。这种社会情绪反馈到毕业生自身,就是只看得到眼下,看不到长远和自己的成长,徒添焦虑,甚至怀疑、否定自己曾接受教育的价值。但该知道,这种认知多么肤浅、片面而荒谬。
要承认,“海归崇拜”的时代确实过去了,但985、“海归”,包括任何一个曾经或现在还带有光环的群体,都不天然和“废物”挂钩。成为一个怎样的人,终究取决于个人,能否找到让自己坚实地站在大地上的根本,用能力说话。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甘琼芳
图片编辑:李晶昀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海归废物”

相关推荐

评论(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