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教师猝死未认定工伤”续:高校曾向复议机关提反对意见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何沛芸 澎湃新闻记者 林珏瑶

2021-12-08 19: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2月8日,就“青年教师梁宇佳校内身感不适后猝死未被认定工伤”一事,内蒙古工业大学建筑学院环境设计系主任莫日根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该做的学校已通过正常渠道做过了。”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内蒙古工业大学建筑学院环境设计系青年教师梁宇佳今年6月18日22时许在校内操场跑步时感觉身体不适,随后被送医,因抢救无效于19日1时20分死亡,死亡原因为心源性猝死。2020年教师节时的梁宇佳 

2020年教师节时的梁宇佳 

事发后,内蒙古工业大学曾向呼和浩特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对梁宇佳进行工伤认定,但人社局于今年8月作出了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
梁先生称,在家属提出行政复议后,内蒙古工业大学委托代理律师向复议机关提交意见称,梁宇佳生前不存在超负荷工作的情况,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其死亡与超负荷工作有关。
梁宇佳的父亲梁先生表示,内蒙古工业大学先是向当地人社部门为梁宇佳申请工伤认定,当地人社部门不予认定后,校方未提起行政复议;家属申请复议后,内蒙古工业大学又委托律师向复议机关出具反对意见称,“声称梁宇佳老师的去世因长期超负荷工作造成的,显然没有说服力。”
为何校方态度如此变化?梁先生表示不解。
12月8日傍晚,记者联系到代理学校出具律师代理意见的内蒙古铸伟律师事务所的李金柱律师,他表示,“(代理意见)是事务所依据法律规定作出的独立判断。目前案件在复议过程中。”
清华毕业生入职内蒙古工大三年后猝死,学生沿街送别
梁宇佳爱这份工作。
父亲梁先生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他在2018年新教师教学能力培训期间写过这么一段话:“梁宇佳教授至今已为内蒙古自治区兢兢业业健康的工作了五十年,不仅对我区,对我国以至全世界都做出了重大的贡献,今天,他光荣的退休了。但希望梁教授的精神其他老师要继续发扬。”落款时间是五十年后——2068年9月。
在梁父眼里,1992年出生的梁宇佳性格开朗,爱好广泛,从六七岁时开始学画。梁父介绍,2018年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硕士毕业后,梁宇佳同年9月入职内蒙古工业大学建筑学院,担任两个班级的班主任和教学工作。2018年,梁宇佳从清华大学硕士毕业

2018年,梁宇佳从清华大学硕士毕业

梁父回忆,儿子工作近3年,为了完成学院工作,每个寒暑假期都晚回家10天左右。2020年疫情居家办公期间,也一直在电脑前从早忙到晚。“对学生、对工作,态度没有半点马虎。”
在梁先生向记者提供的学生回忆梁宇佳老师的手写材料中,一名学生称,梁宇佳在大二、大三、大四年级都负责学生教学或指导工作。另一学生表明,梁宇佳任两个班级班主任的同时,还教授室内设计、中外室内设计史等学科。在学生们的评价中,梁宇佳“认真负责,为人友善”“是人生路上的老师”。
6月22日早上,灵车载梁宇佳遗体去殡仪馆火化。路过学校时,父亲梁先生看到,许多学生穿着黑衣,在路边为他送别,也有些学生去到殡仪馆现场悼念送别。
家属申请复议工伤认定,校方提反对意见
父亲梁先生称,梁宇佳一直很健康,他坚持跑步,很少生病。没想到,人突然走了。
事发后,经协调,内蒙古工业大学向呼和浩特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对梁宇佳进行工伤认定,人社局于8月19日作出了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
该决定书显示:梁宇佳受到的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现决定不予认定或者视同工伤。
对于上述决定,梁先生难以接受。梁先生告诉澎湃新闻,他们于10月18日向当地政府申请了行政复议,目前正在等待结果,希望能为儿子认定工伤。
在行政复议申请书中,梁先生一方写道,“梁宇佳在事发期间一直担任大创项目和学年奖项目的指导老师,其工作量巨大,工作时长远远高于法律规定;事发前,梁宇佳刚刚结束其对大创项目的指导,虽然其在操场上发病,但从本案事实可以看出,梁宇佳在被发现之前3小时,还在指导学生,并且其为了完成学校赋予的工作长期熬夜。”
“梁宇佳在内蒙古工业大学工作期间除了日常教学工作,还担任两个班级的班主任并兼任数字化设计实验室主任;班主任和设计实验室主任的工作性质要求其必须随时处在待命状态,其微信记录也经常出现22点之后还在沟通工作的情况。”
梁先生称,在家属申请行政复议后,内蒙古工业大学委托代理律师,向复议机关提交意见称,梁宇佳生前不存在超负荷工作的情况,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其死亡与超负荷工作有关。对此,梁先生难以理解:为何校方出具这一意见?
12月8日上午,澎湃新闻致电内蒙古工业大学党政办公室和人事处,工作人员均表示,电话里不便透露太多,需要和宣传部门联系。记者多次致电该校宣传部,电话无人接听。
记者联系上内蒙古工业大学建筑学院环境设计系主任莫日根,他表示,“该做的学校已通过正常渠道做过了。”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丁金坤向澎湃新闻分析,该事件的争议点在于当事教师梁宇佳事发时是否在岗、其死亡是否为“过劳死”,这需要调查其该阶段期间的工作任务、工作时间等进行综合认定。丁金坤分析,梁宇佳是周五晚上在校园内跑步后猝死,事发地校园可视为工作场所。如果梁没有工作任务在身,则是个人锻炼时间,视为不在岗状态;如果其有工作任务在身,譬如晚上还要加班等,则可视为在岗状态。如果家属不服社保局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还可以到法院起诉,由法院来查清事实。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崔烜
图片编辑:施佳慧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工伤认定,青年教师

相关推荐

评论(24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