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小米前副总裁常程离职背后:一年35次调整,内卷成“疯”?

关注
2022-02-07 12:59
湖南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文|张书乐(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感谢我米,两年时间亲身体验到了小米模式的威力,还结识了一帮喜欢产品,热爱产品的年轻朋友。衷心祝福我米一往无前,星辰大海。”这是小米集团前副总裁、手机产品部总经理常程离职后,在微博留下的一番感言。

2020年1月2日加入小米的那一天,常程满怀激动,信心满满地想要在小米干出一番新的成绩。

但是到了2022年1月28日宣布离职的这一刻,常程却只能留给外界一个遗憾的背影,毕竟他在小米并未做出外界预期的成绩。

值得注意的是,小米在过去的一年里也在“疯狂”调整,多达35次的组织架构或人员调整,让人感觉目不暇接,为何如此?

对此,《商学院》记者沈思涵和书乐进行了一番交流与,贫道以为:

常程尽管在舆论上争议颇大,但在小米任职期间也确实在青春版等产品线上,给小米带来了一种全新的进击可能。

只是,这种进击本身带有强力试错的意味,作为试错者就大概率要承担失败的宿命,常程恰恰成为了这一波被引入的外部高管试错者群体中,赛马失败的角色。

显然,常程作为试错者,和小米之间八字不合。

2020年4月,常程还因为小米10青春版营销翻车,其在微博写下“我却看到你的裤裆开裂了”“对面女生宿舍”等恶趣味营销,引发舆论反感和批评,最终常程本人和小米公司均不得不对外道歉回应。

营销上的失误,只是一个小插曲,但小米想要获得的垂直细分市场,却难以被常程打开。

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似乎成了小米的一种执念和败局。

但事实上小米在剧烈的结构和人员调整中,却找到了一些解锁自己天花板的可能。

小米本质上就是在通过广泛引入各类相关厂商有相当经验的高管,来打开自己在中低端触及天花板后在中高端、垂直领域等多个新战场的可能。

因此,三五个“常程”失败了、一个“常程”成功了,就足够了。

和常程在另一面的镜鉴是卢伟冰。

自2018年上市以来,小米便在招募高管的路上马不停蹄,其先是将金立集团前总裁卢伟冰招致麾下,随后前努比亚高管苗雷、前魅族高管杨柘、前小辣椒手机联合创始人王晓雁、前天语手机高管汪凌鸣和前中兴手机CEO曾学忠等人也慕名而来。

特别是2019年初加入小米的卢伟冰,其在入职后扛起了小米中国区总裁、红米Redmi品牌总经理的职责,带领Redmi手机攻城略地,出色地完成了“贯彻性价比”和“对标荣耀”两大核心目标。

此外还有曾学忠:履职仅仅八个月,就从小米集团副总裁晋升到了高级副总裁。

当然,如同常程一般挂印而去的亦不少。

2020年6月,杨柘高调入职小米成为集团副总裁、中国区首席营销官(CMO),但仅过去五个月后,杨柘就悄然选择离职。

同年9月,碧桂园原副总裁彭志斌加入小米,出任小米集团副总裁、首席人才官(CHO)一职,但同样也是在五个月后挂印离去。

频繁的人事变化对于一个企业来说,并非好事,但对于互联网公司而言却未必就一定是坏事。

小米要达成的就是高管试错,通过快速迭代的方式、让高管用自己过去的成败经验来试错自己的发展可能,成者兼容、败者速退,如此而已。

小米用互联网思维的打法,从产品线升维到高管领域,也是引入外脑来刺激自己的爆发力的一种方法论。

据调研机构 Canalys 数据,2021 年第四季度,小米手机中国市场出货量 1350 万部,同比增长 10%,市场份额 16%。同时,2021 年第四季度,小米也是除苹果之外出货量唯一环比上升的手机厂商。

一个常程离开了,小米反而可能更红火,这才是雷军自己的方法论验证有效的局。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