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33

李永波24年家长式管理结下多少仇,这次他少了“免死金牌”

澎湃新闻记者 朱轶
2017-04-11 14:59
来源:澎湃新闻
运动家 >
字号

李永波的时代终究是过去了。但他留给中国体坛的烙印却不会远去。

这些年,他能炮轰观众、炮轰羽联,多次语出惊人,甚至被外界形容为“一手遮天”,但也正是他,打破运动队规定,允许弟子林丹谢杏芳恋爱,在商业领域不断开拓……

李永波就是中国羽毛球的家长,这种家长式的做风曾让众多旁观者感到难以理解,甚至有媒体形容“李永波像蓝翔技校的校领导”。

但是,这就是李永波的人生,在“培养100位世界冠军”背后,是他的硬气。

当街训斥队员。

对于李永波,有一个细节镜头很具代表性。

2014年9月28日,在亚运会羽球混双比赛中,中国组合徐晨/马晋0比2不敌印尼对手阿马德/纳西尔。第二局中,中国组合甚至一度以0比11落后。比赛结束后,两人被李永波叫到了体育馆外。李永波坐在路边凳子上,手指指着毕恭毕敬的徐晨、马晋,训斥开来。

看到中国队总教练像家长似得训话队员,过往的行人也驻足围观,甚至拍起了照片。而这些难得一见的照片,也成为社交媒体上的热图。

这是李永波的独断专行吗?不少网友认为,“训斥队员也应该找个私密的空间,而不是大庭广众”,也有网友认为“李永波再一次证明了这是他的队伍,他想怎样就怎样”。

作为中国体坛任职最久的总教练,李永波一向是以“家长式”的做派行事。这在他与前国家队教练李矛的恩怨中也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李永波在场边喊话。

1998年,羽毛球队曾发生“倒李事件”,起因恰恰是李永波在队中独揽大权,部分队员和教练也怀疑队中存在经济问题。最终弹劾李永波的队员退役,教练李矛远走异国,并抛下“正邪不两立”的狠话。

李矛甚至坦言,因为李永波的存在自己无法在国内执教,“没有哪个队敢接收我。”

李永波曾主导周蜜在奥运会上让球;因为上海球迷为李宗伟加油,也威胁以后中国公开赛搬离上海(如今迁往广州),甚至也曾抛下“让球是我熟悉业务”的论调。

曾经,队员的比赛奖金除了上缴国家之外的另一半均是由他参与分配。他也表示有时候甚至会充当球员经纪人的角色,“帮所有球员把关”。

坊间也传言,企业赞助羽超联赛找他也更加有用;甚至哪个城市有他的支持,办一些高端比赛也容易很多。这些也令他被形容为“羽毛球太上皇”。

对于这位家长,李矛就意味深长地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金牌可以免死的”,“只要有奥运金牌,就不怕的,金牌可以免死的。”

但是在里约,免死金牌只剩下了两块。

伦敦率队夺得5金。

很多时候,外界形容李永波时用的最多的词是“个性强势”。坐阵比赛现场时,如果他认为发生不公正,会直接对裁判叫喊,也会直接对球员喊话来形成场上压力,他说用这个方式来帮助自己的队员,而且世界羽联的官员也没有他资历老。

即便说起自己跋扈的一面时,李永波也有着自己的解释,“如果是因为跋扈了一点,蛮横了一点,但是确实对我的队员能够起到促进的作用,我宁可这样做,因为一切出发点都是为了金牌。”

很多人都给李永波贴上不同的标签,或褒或贬。英雄、恶人、性情中人、爱出风头……不过也有人认为这些都无法取代一个事实:在他的工作岗位上,他做到了可以做到的极致。

对于为自己引来众多口水的鲜明性格,他倒是并不想刻意“收敛”,他曾向澎湃新闻记者解释道,“其实每个人工作的方式不可能完全一样,我有我自己的性格和工作方式,这是我从年轻开始一点点积累起来的,事实也证明,我们的羽毛球现在发展得越来越好,无论是竞技还是群众参与性方面。”

李永波不在乎也不喜欢两极的评价,他对自己的看法简单到很多人无法想象,“一直以来,我只想努力做最好、最真实的自己。为中国羽毛球队培养100个世界冠军。” 

只不过,这个梦,无法实现了。

    责任编辑:腾飞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33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