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东京奥运会主场馆设计波折,伊东丰雄有很多话要说

澎湃新闻记者 陈诗悦

2017-04-25 09: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伊东丰雄个展“曲水流思”。澎湃新闻记者 陈诗悦 朱洁树 编辑 陆林汉(01:18)
2020年东京奥运会主场馆——东京新国立竞技场方案以其设计方案的争议与曲折一直受到关注。日本建筑师、2013年普利兹克奖得主伊东丰雄曾两度参与东京奥运会主场馆东京新国立竞技场方案的竞标,却都未能获选,伊东丰雄在其个展“曲水流思”于上海当代艺术馆举行之际,详细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谈及关于此事件的细节和他对此事的看法。伊东丰雄的个展“曲水流思”以图像、模型、稿纸、视频等形式展出其事务所自成立以来的30多件重要作品。这也是伊东丰雄在中国的首个大型回顾展。
伊东丰雄
4月22日,日本建筑师、2013年普利兹克奖得主伊东丰雄的个展“曲水流思”在上海当代艺术馆(PSA)7楼开幕,他本人在22日下午做了一场名为“探险的建筑”的讲座,并接受了媒体采访,聊了聊他的设计理念以及最近的项目,特别是大家都很关心的东京新国立竞技场方案,伊东丰雄曾两度参与竞标却都未能获选,他详细地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谈及自己对于此事的看法和关于此事件的细节。
伊东丰雄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回顾展
如果要画伊东丰雄的漫画形象,白框眼镜大概是必不可少的要素。伊东丰雄却说,这是为了突出自己那张毫无个性的脸才做的特别装饰,不过,这位建筑师的设计却不如他形容自己的面容那样无趣。轻盈、灵动是他建筑建筑语言的特色,而变化则是贯穿他四十多年职业生涯的关键词。
展览名“曲水流思”取自中国古代的习俗“曲水流觞”,即指文人们从河中取酒,分享哲思,举觞相庆。伊东丰雄的创作过程就好像不断从河流中掬取思想之水,其富于流变的作品若河流的旋涡,各具独立空间,又交融与河流的水波。
展厅以“曲水流觞”的形式串起事务所的重要项目
展厅就以形象的“曲水流觞”形式串起伊东丰雄建筑设计事务所从早期至今的重要项目,蜿蜒的流水型长桌上以时间顺序分为六个阶段,展示其最有代表性的模型及相关模型。最值得一提的是,不论一个项目历经的时长是1、2年还是10年之久,展览都力图展现其从概念形成到完工的整个过程。伊东丰雄回忆说,有的时候会觉得自己一开始的想法“很蠢”,但是随着团队的不断推进和细化,会慢慢成型,所以他希望年轻的建筑师不要放弃自己最初稀奇古怪的想法。
“穹顶闲室”(Relax Globe)
在长桌环绕起的中心位置有一个直径达10米的“穹顶闲室”(Relax Globe),其造型来自于伊东丰雄先生于2015年完成的“‘大家的森林’岐阜媒体中心”中的11个“穹顶”(Globe)。这些由聚酯纺织和无纺布粘合的“穹顶”,不仅将自然光吸入内部空间,同时也促进了空气循环,让身处媒体中心的人们感受到自然的生机。置身“穹顶闲室”内,观者可以躺在伊东丰雄设计的豆子沙发里,观看象征其建筑设计与结构衍变过程的影像。
“穹顶闲室”的内部
从城市机器人到探寻自然的可能
1965年从东京大学毕业后,伊东丰雄进入了菊竹清训建筑设计事务所工作。菊竹清训事务所是领导日本新陈代谢派运动的主角之一,参与了包括1960年海洋城市在内的一些列空想城市与建筑项目。这一派建筑师强调事物的生长、变化与衰亡,极力主张采用新的技术来解决问题,反对过去那种把城市和建筑看成固定地、自然地进化的观点,曾对伊东丰雄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但是,大都会所带来的人口密集、环境污染,以及当时学生运动的兴起,让建筑师们意识到未来建筑的两面性与不可预测性。1971年,伊东丰雄离开了菊竹清训的事务所设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取名为“URBOT”(Urban Robot:意为“城市机器人”)。
银色小屋
伊东丰雄的早期项目以住宅为主。“铝之家”(1970-1971)是他首次独立设计的住宅,就是对新陈代谢派所讴歌的未来都市的某种反叛。另一位对伊东丰雄产生重要影响的建筑师是筱原一男,他曾说过,闭锁性、抽象性、象征性仍然是日本当代建筑的三个重要线索,筱原一男的建筑作品中,除了理论上能够分析出来的这三条以外,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他的感官性。这种感官性,令伊东丰雄的设计开始趋向于内在化,这在1976年完工的“中野本町之家”中得到了彻底的体现,这是一栋彻底背离都市,充满内在流动与美感的封闭住宅。
展览现场
80年代,日本进入了泡沫经济时代,伊东丰雄以轻建筑回应迅速变化的信息时代和消费时代。“银色小屋”、“东京游牧少女之包”及之后的“横滨风之塔”等项目中,伊东丰雄基于“浮游”理念,运用了铝材等轻构材,设计了纯粹、透明、抽象的现代主义建筑。
仙台媒体中心
80年代末,伊东丰雄建筑设计事务所的项目以日本本土的公共建筑为主,包括博物馆、消防局、剧场、体育馆等。其中,历时长达5年的“仙台媒体中心”成为了伊东丰雄创作生涯的重要转折。这座城市般的建筑中,他以13根海草形状的管子为支撑架构,让置身于其中的人们可以与自然对话。这个项目之后,伊东丰雄提出了“少一点纯粹的美,多一些活力与乐趣”的设计理念,他从现代主义的纯粹建筑转向动态的建筑,关注自然形态、非纯粹几何结构以及两者的关系。
展厅中展出的仙台媒体中心的模型
在2011年3月11日发生的东日本大地震中,仙台媒体中心内部流线型的结构得以有效回应地震波动,进行结构调整,在形成一种相对的动态平衡的状态下将自然灾害造成的破坏最小化。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被视为伊东丰雄在当代建筑的语境下与自然建立起的对话
布鲁日展馆
2000年开始,伊东丰雄建筑设计事务所开始接到海外项目的委托。“布鲁日展馆”、“蛇形画廊展亭”以及“TOD’S表参道大楼”等项目中,伊东丰雄运用电子技术设计了建筑的三维曲面,并将蜂巢、树木及榉木等自然形态转换为建筑的结构,这些建筑的非均质抽象性表达了自由空间的更多可能性。
伊东丰雄曾说,“20世纪的建筑是作为独立的机能体存在的,就像一部机器,它几乎与自然脱离,独立发挥着功能,而不考虑与周围环境的协调;但到了21世纪,人、建筑都需要与自然环境建立一种连续性,不仅是节能的,还是生态的、能与社会相协调的。”也是基于这个原因,伊东丰雄在“规规矩矩”的建筑之外,利用参数化技术,开始探索材料所能模拟的自然形态。
台中大都会歌剧院
一个建筑师的社会性
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后,伊东丰雄看到原本在现代主义指导下具有支配力的建筑物竟然在大自然面前如此脆弱,深感人们应该对自然给予更多的尊重,保持谦卑之心。他在地震灾区发起了“众人之家”项目,为无家可归的灾民们提供地理重建与心理慰藉。他邀请了其他建筑师、结构师以及灾民们共同构思并搭建建筑。灾害最为严重的东北三县目前已落成了15座“众人之家”,它们成为了人们聚会与交流的据点。此后,伊东丰雄还将“众人之家”项目带到了日本南部的大三岛,并在这个区域建立了“今治市伊东丰雄建筑博物馆”、今治市岩田健母子儿童博物馆等公共建筑,赋予这个地区全新的活力,并成为人们最想居住的岛屿。
“众人之家”
除了对于灾后重建的重视外,为未来培养建筑师也一直是伊东丰雄关注的焦点。位于金治市大三岛重建的银色小屋,作为伊东丰雄建筑博物馆的一部分,就长期用于工作坊以及研究项目。他告诉记者,学校分别有向成人和10-12岁儿童开放的课程,注重他们在理论之外的实践动手能力。作为先行者,伊东丰雄鼓励人们在他探索的基础上去发现自己发展的方向。
“冥想之森”岐阜县市政殡仪馆
东京新国立竞技场:日本政府是要把建筑师都排除在外
关于2020年东京奥运会主体育场馆设计方案的起起伏伏在过去几年几乎成了建筑界的一场闹剧。伊东丰雄在两次竞投中都没能获选,分别输给了英国已故建筑师扎哈·哈迪德和日本本土建筑师隈研吾。
扎哈·哈迪德最初中标的设计方案
此前,在反对扎哈·哈迪德方案的一众建筑师中,伊东丰雄就是态度最为强硬的一个。在被问及反对的理由时,伊东丰雄告诉澎湃新闻说,他认为扎哈的方案设计方案太过现代, 不符合东京的历史风貌和体育馆选址的空间氛围。“东京自江户时代发展至今有至少400多年的历史,而新国立竞技场的周边建筑也有大约百年的历史,我认为在做这个项目时,应该考虑将历史元素进行保存,与周围的景致进行配合。但是扎哈的方案体量非常庞大,而且她的作品看起来不论是在中东还是韩国,都很类似,不会因为当地的历史文化进行改变,这种设计方式抹杀了竞技场所在的历史空间,我无法接受。”
在遭到反对后,扎哈·哈迪德修改后的方案
扎哈·哈迪德的设计在建造过程中预算不断增加确为事实,她前卫的设计风格遭到本土建筑师的集体反对也尚在理解之中。不过2015年7月,日本政府宣布放弃使用在国际竞赛中胜出的方案而重新举行竞标,却被很多人认为破坏了“游戏规则”。对此,伊东丰雄的回应是,如果说破坏规则的话,扎哈的设计方案不论在高度、体量、造价上全部都违反原来竞标的要求。
有意思的是,曾经嘲笑扎哈的设计就像一只“大海龟”的日本著名建筑师矶崎新在她的方案被推翻后,发表评论说扎哈是“日本建筑界排外主义的牺牲品”,而后的第二次竞标仅有伊东丰雄和隈研吾两家事务所参加,也让人不免怀疑。伊东丰雄解释说,竞赛本身并没有排斥外国建筑师,只是奥运会的开幕时间早已确定,而留给建筑师的时间仅有5年,所以要求建筑师和建商一起参与投标。伊东丰雄的事务所也是在截止日期前一天才完成了所有的细节。“我想一般的建商大概也不会想和我这么麻烦的建筑师合作,他们希望找一个对什么都‘差不多就好’的建筑师,但我对细部的要求很高。因此不是排外,只是时间迫在眉睫,普通的日本建筑师也很难进入这个竞投。”
隈研吾以突显日本传统庙宇特色的方案
2015年底,隈研吾以突显日本传统庙宇特色的方案胜出,却在第一时间遭到扎哈·哈迪德的批评,称这个设计和自己在两年内所作的细节设计和预算控制“惊人相似”。为什么从外表看来如此不同的设计会被认为相似?伊东丰雄解释说,扎哈原本的设计在推进时是由大成建设(Taisei)公司承建的,负责所有的结构。大成建设已经介入了一段时间,包括钢筋在内的一些材料也已经购买齐全。而隈研吾所“绑定”的建商也正是大成建设公司,如果将两个设计方案放在一起看,不论是坐席、厕所、楼梯都完全一致,“坦白讲这不是隈研吾的项目,而是大成建设的项目,隈研吾比较像是顾问的身份,主要是负责外观和比较表层的设计。”伊东丰雄说。
伊东丰雄的设计方案
他认为,原本扎哈的设计预算已经超过了最初的三倍,而政府选择原来已经介入的大成建设公司,将设计最简化,从而控制成本来将预算降低,是一种“政治性”考量,“与其说排外,不如说是要将建筑师都排除在外”。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建筑,新国立竞技场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