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13

欧洲观察室|法国大选颠覆非左即右政治生态,前景在未定之天

澎湃新闻记者 朱郑勇 于潇清
2017-05-08 15:13
来源:澎湃新闻
外交学人 >
字号

当地时间2017年5月7日,法国巴黎,“前进”运动候选人马克龙携妻子现身卢浮宫附近,与支持者一同庆祝选举获胜。 东方IC 图

法国前经济部长、“前进”运动候选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在5月7日的法国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当选为新一任法国总统。年仅39岁的马克龙将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近60年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也将是该国历史上首位来自两大传统党派之外的总统。

目前,包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美国总统特朗普、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德国总理默克尔、英国首相特蕾莎在内的多国领导人已向马克龙的胜选表示祝贺。

根据法新社5月7日报道,在欧盟主题曲《欢乐颂》的伴奏下,马克龙在胜选演说上号召法国人民团结一致,并表示自己不会向恐惧屈服,他同时向数以百万计投票给极右派对手勒庞的民众喊话,誓言自己将用未来5年的最大努力让选民没有理由再给极右和极左翼投票。

然而,欧洲本地新闻网(The Local)在8号的报道中罗列了未来马克龙执政的6大挑战:分别为国家的团结、政党的支持、政客的信任、公民失业率、恐怖袭击以及欧盟改革。

为此,澎湃新闻“外交学人”与上海欧洲学会“欧洲观察室”合作,邀请各方关注法国大选的专家,以及在法国工作生活的法籍华人分享他们对大选结果的观点,并对马克龙治下的法国未来进行评估。

嘉宾简介(以姓氏拼音顺序排名):

丁纯:中国欧洲学会副会长,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让莫内讲席教授

宋卿: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肖云上:上海外国语大学法语系前系主任、教授

薛晟:上海外国语大学法语系讲师

杨海峰:上海欧洲学会副秘书长

尤斐:法籍华人,金融行业工作者

丁纯:现在摆在马克龙面前最大议会大选的问题,也是最明确的考验,毕竟法国是半总统制。马克龙这次可以说是“万千宠爱于一身”,我已经收到多位法国学者来信表达他们的喜悦与兴奋。但当前仍然存在很大的不确定因素,马克龙背后并没有完全的政党在背后支持,马克龙又相对年轻,他多大程度上能够平衡法国政治各方,收拢队伍,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把极右勒庞以及极左梅朗雄的拥趸召集过来,也决定了他未来5年能够顺利的推进改革措施。法国选民此次对马克龙的支持使得法国传统意义上中左、中右的政党必须考虑重新定位的问题,如何在马克龙的领导下更好的生存。

对于马克龙和法国来说,理想和现实之间有很大差距,上台之后的马克龙会逐渐发现摆在他前面的问题之多。他原来承诺的一些列譬如支持全球化、支持欧盟的“政纲”如何变成拥有可操作性的具体“政策”,进而落实还有待观察。马克龙当前政纲包含了右派特征的经济政策与左派特征的社会政策,在执行上难度颇高,尤其如果他未来无法在议会选举中获得稳定多数,难度又会进一步提高,陷入改革的泥沼。我认为马克龙上台之初将侧重于国内政治,短期一段时间内他需要证明他的执行力与执政能力,将超越左右之“势”变成实际存在之“实”。

肖云上:马克龙这次赢得很漂亮,但勒庞获得的选票也超过900万,投票给她的选民总量增长,可见在第一轮投票中投给菲永和梅朗雄的选票有相当部分在第二轮转移到了勒庞这边。另一方面,这轮投票中的白票和无效票数量与2012年相比增加了一倍,达到了350多万张。第二轮投票的弃权率创下自1969年以来法国总统选举二轮投票弃权率的第二高峰,达到了24.47%。这说明了法国民众不满的情绪大大增加,梅朗雄的号召起到了作用,当选总统的权威性收到了挑战。这种不满的情绪会在6月的立法选举中表现出来。

法国电视二台紧接着邀请了各政党的代表做了现场直播,各政党代表都瞄准了立法选举。支持马克龙的中间派的贝鲁认为马克龙当选会带来“总统效应”,有可能使中间派成为立法选举中的多数派。但他的观点马上遭到了反驳,共和党代表明确说这是不可能的,共和党正全力准备立法选举,希望在议会形成多数派,以抗衡马克龙。而支持马克龙的社会党认为这次选举很成功,打乱了传统的左右对抗的政治风险,出现了新的政治格局,法国也会出现新的变化。

目前法国四大派政治力量的支持率都在20%左右,都认为自己有可能在立法选举中获得多数。其中不可调和的是极左的“不屈的法国”的梅朗雄和极右派“国民阵线”的勒庞,再有就是共和党和马克龙的“前进”运动。“前进”运动缺乏坚实的政党基础和基层人选,它能否在议会中获得一席之地,要看马克龙的智慧,能否异军突起,找出新的方向。7日晚10点马克龙在卢浮宫前的讲话指出了他要建立一个变革的多数派,希望民众在立法选举中为他能够建立多数派予以支持。2017年的法国大选有可能开启一个新的共和国的历史,把第五共和国传统的左右两极对立彻底颠覆了。至于这个历史如何写法?要看立法选举,可能使法国走得更好,也可能走得更糟糕。如果立法选举产生不了多数派,各派力量相差无几的话,这样一个联合政府会是一个不稳定的政府。总统大选是结束了,但法国大选的第二季才刚开始,等到6月立法选举的结果出炉,一切才算尘埃落定。

尤斐:如果是一年前我来预测法国大选的结果,那么现在的结果是很出乎意料的,这次的选举实在太多意料之外的事情了。本来共和党的朱佩是这几年热门的候选人,结果他在党内选举中出人意料地败给了菲永,继之成为大热门的菲永又被“空饷门”缠上,最终无缘第二轮投票。

在马克龙和勒庞进入第二轮的情况下,马克龙当选也许是法国最好的选择。我这次把票投给了马克龙。不投极右,投他们的对立票是我的底线。如果是梅朗雄和勒庞进入第二轮,为了阻击极右的勒庞上位,尽管不是那么愿意,我也会投给极左的梅朗雄。

进入政坛不是很久的马克龙一年前创建了自己的组织,当时很多人嘲笑他提出的非左非右的主张,嘲笑这位不安分的年轻人。当时就觉得这位年轻人不一般,一直关注了这个组织的成长,一年后马克龙成为法国新选总统,法国政坛最不可思议的故事发生了,未来五年属于这位年轻的总统,希望他能把握好!

法国华人对今年大选的参与度很高。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前几年法国华人深感自身安全缺乏保障而举行了几次游行,也因此有了自己的组织,渐渐知道了参加选举的重要性。去年11月的时候,我在一些华人竞选的群里就感受到很强的投票意愿了。这次大选的选民资格注册截止日期是去年12月底,今年4月发生的刘少尧事件和法国华人参与选举之间没有特别的关系。事件发生后马克龙慰问了刘先生的家属,应该是争取到了一些华人中立选民,不过支持菲永的华人并不买他的账。

这次法国华人投票虽然踊跃,但选票很分散,很多人对法国政坛也不是特别了解,所以发挥的影响还是有限。

薛晟: 1. 马克龙的胜出可以说是在法国已经成为一潭死水的政坛扔下了一颗炸弹。打破了第五共和国以来左右轮流执政的惯例。在之后的立法选举中,会如何表现,值得期待,也会是一场好戏。

2. 勒庞的失败在意料之中。但是仍然可以说是一种胜利。相较她的父亲老勒庞,她获得的选票数量已经翻番。这是在特定时间下出现的结果,也是整个欧洲,或者说整个世界民粹主义势力发展的体现。这种趋势在今后还会继续。勒庞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竞选失败的演讲中,她也提出:“国民阵线将是新总统的第一反对势力”

3. 接下来谁会成为马克龙的第一位总理,值得期待,也将看出马克龙到底是左是右。第一届政府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也将体现马克龙的智慧。媒体提了很多人选,这里不做猜测。4. 左右两派传统政党都面临着分裂的状态,社会党是沉沦还是再次崛起?共和党是萨科齐再次复出还是进入群龙无首的状态?不得而知。但是短期之内,社会党要崛起是很困难甚至基本不可能的。共和党内如何处理三位大佬之间的矛盾,从而能够在立法选举中有所作为将是其能否继续在法国政坛上发出自己的声音的关键。

5. 极左的梅朗雄不会就此罢休,随着总统大选的结束,很有可能梅朗雄的支持者将会走上街头进行抗议,并且在接下来的立法选举中试图有所作为。在已经在大选第一轮获得这样成绩的情况下,梅朗雄将会成为马克龙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但是马克龙会如何处理与极左在某些理念上的不同,这是让人期待的。

6.极右很有可能继续增长,在法国没有解决现在经济增长缓慢,失业率居高不下及难民涌入的问题的情况下,民粹主义的势力将会继续增长,在立法选举中,很有可能再次出现极右的飞跃。但是要形成极右的多数派,几乎是不可能的。另一点就是对于勒庞在电视辩论中的表现,在国民阵线党内也出现了不满意的声音,因此,对于勒庞来说,避免党内分裂也将会是一个问题。

7. 在很多问题上,马克龙和工会会有分歧,因此接下来5年即使马克龙能得到政府的支持,在街头的反对声还是会很大。之前的改革因为妥协很多都已经不再是最初预期的了,马克龙能否避免这种情况?对此我持消极态度。此外经济增长和就业率将是他要首先解决的问题。这并非一朝一夕能解决得了的,而法国人有多大的耐心也会直接考验到马克龙的民众支持率。套用《基督山伯爵》最后的那句话吧:法国的未来,对于我们以及所有人来说,都包含在两个词里:等待和希望!

杨海峰:1.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并不代表勒庞的极右力量以及与勒庞类似的这种极端势力的式微,但至少证明是有办法挫败他们的。与极端势力的斗争是长期的,需要采取的正确态度,可能还是“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

2.接下来的法国立法选举是真正的试金石。马克龙在第一轮总统大选中胜出带有偶然性,其在第二轮选举中胜出当选总选并不能否定这种偶然性,只有在立法选举中获胜才能证明马克龙及其政治力量是真正获得法国人民认可的,证明法国人民愿意给予马克龙及其政治力量一次机会来带领法国进行改革与发展,证明马克龙及其政治力量代表了法国政治发展甚至更广范围内政治发展的一种未来。

3.即使马克龙及其政治力量能在立法选举中取得胜利,但从中长期来看,其执政之路应该不会平坦,不管是法国,还是欧盟或者其他国家,都应该有这种思想准备。

4.不管马克龙今后执政是否顺利,其最终当选法国新一任总统对于现在的欧洲一体化是一个好消息,当前的欧盟及其相当一部分成员国可能也会成为马克龙今后执政的一股助力。马克龙先前对英国脱欧及其谈判的态度与欧盟现在的态度十分接近,双方可以相互支持。但是,过去5年,德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是法国的两倍,从这一点说,法国想改变当前法德在欧洲一体化中的地位差距需要很大的努力。当然,南部欧盟国家是法国可以借助的一支力量。

宋卿:1、 马克龙的获胜暂时阻止了民粹主义浪潮的冲击,没有成为特朗普、英国脱欧后的第三张多米诺骨牌。理性主义战胜了蒙昧主义和保守主义。但是他只走完五十步,之后的议会选举是更大的挑战。从传统的“左右共治”向“另类共治”(中右共治或左中右共治)过渡,这在第五共和国的历史上从未出现过,执政效果如何只能拭目以待,这必定需要马克龙的政治智慧和游说技巧。鉴于马克龙力求组建“变革的多数党”,他必定会谋求吸收社会党及共和党的党员。共和党目标直指议会多数党,因此凝聚力更强,反观社会党却有可能落得分崩离析的下场。

2、投票率方面,弃票和白票率较2002年相比增加一倍。传统上,法国大选第二轮采取的是“排除法”,即排除更加讨厌的候选人。在如此情况下还呈现出如此高的弃票和白票,一方面反映出其主体人群对马克龙的不满,日后对其执政而言会形成一股强大的社会抵制力量;另一方面反映出法国社会负面情绪严重不容忽视。这种抵触情绪体现在选到最后人们别无选择只能接受一个毫无政治经验的“毛头小子”,选民诉求的“被忽视”和“被边缘化”势必在未来导致“破罐子破摔”的行为模式,这股暗流涌动必定会在未来某个时间点爆发出来。

3、勒庞虽然败北,但单单从得票率一项指标可看出,同老勒庞时代相比已是进步,更遑论欧洲的民粹主义势力仍处于强势上升的态势。国民阵线在可预见的未来仍旧是欧洲民粹主义的排头兵,对于马克龙的执政而言仍是一个监督者和批判者的角色。

4、各主要政党目前都经历内部分裂。共和党方面因为菲永空饷门事件发酵以来显现出明显的派系之争,社会党内部的左右分野日益扩大,分别向梅朗雄和马克龙分流,而国民阵线内部,老勒庞、玛丽娜•勒庞,玛丽昂•勒庞三者矛盾分歧始终存在,凝聚力缺失。因此,马克龙的“前进”运动(或“前进党”)如何利用这种局面为自己谋得最大化的利益,值得关注。

(欧洲观察室系上海欧洲学会主办的专项学术活动,由欧洲研究领域的专家学者围绕欧洲所面临的各种问题,以及相关时事热点,进行及时、多维、深入、前瞻地观察解读。)

    校对:余承君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13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