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21

睡不着|看《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被感动得要命

李思园
2017-07-20 22:02
来源:澎湃新闻
有戏 >
字号

编者按:如果你“不想睡”或者“睡不着”,欢迎继续阅读。

这里或许有个文艺片,这里或许有个恐怖片。不知道你会闷到睡着,还是吓得更睡不着。

今晚聊聊“孤独又敏感的我”。

看《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被感动得要命。

当然不是因为汤浅政明和森见登美彦联起手来刻意煽情。从《四叠半神话大系》到《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丧”是自始至终的主调。很容易将《春宵苦短》里追求后辈“黑发少女”结果屡屡被当做小透明的“我”,与《四叠半》里“憧憬着玫瑰色一般的大学生活”拼命参加各种社团却总是做了别人的垫脚石的“我”这两个角色重合在一起。

跟随着“黑发少女”的脚印,“我”在大学校园和京都古城里的一连串奇妙遭遇,论自我之渺小、他人即地狱、命运之不可知、爱情之不可能,《春宵苦短》在主题上也与《四叠半》一脉相承。面对几乎令人绝望的现实世界,“我”始终不惮向前,以无益的热情迎面撞击的姿态在两部作品里如出一辙。

森见登美彦,仍是那个把决心与勇气藏于幽默讽刺之中的宅男恋爱导师;汤浅政明,也还是那个把机关枪式密集的苦水独白完美转化为天马行空的多彩画面的天才画师。

《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

《四叠半神话大系》

电影《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改变了原作小说的构成,将原本发生于春夏秋冬一年间的故事,集中在了一个夜晚。小说中四个相对独立的短篇被精巧的细节串联起来。

第一段来自春天,黑发少女在酒场展开寻找伪电气白兰之旅,酒量对决中的李白已经有点感冒了,成为第四段流感风暴的伏笔,学园祭事务长在酒巷登场,也为第三段学园祭做好了准备。

第二段来自夏天,为了寻找黑发少女幼时的心爱绘本,“我”在古书祭上陷入火锅地狱。

第三段来自秋天,学园祭上,被锦鲤砸中的“内裤大头目”自编自演歌舞剧来寻找命运女神。

第四段冬天,黑发少女终于意识到学长的存在,带着梦幻的感冒药冲破风暴向他奔去……

四段故事在电影中以极其快速的节拍展开,组成了奇幻的漫长一夜。

大胆的改编或许让熟悉原作的人觉得与读小说时想象的不同(比如“诡辩舞”的跳法),但汤浅任意驰骋的脑洞总不由得让人击节叹赏。

整部电影在学园祭的歌舞剧段落达到高潮,为了阻止黑发少女献出舞台初吻,“我”空降舞台瞎编乱唱,被“苹果雨”击中的“内裤大头目”发现梦中的少女竟然是学园祭头目的女扮男装,告白失败的他这次又被鲤鱼击中陷入新的相思。

自我封闭没人爱的宅男面对恋爱的笨拙,存在感稀薄还死皮赖脸自我意识过剩的尴尬,《春宵苦短》从一个无比悲观、无比敏感的自我出发——这种悲观、敏感、孤独正是现代人普遍的生存状态。

主人公没有名字,对黑发少女来说只是无名的“前辈”,和《四叠半》一样,一切以“我”的妄想和迷茫出发,以“我”的视角观察着无序得令人畏惧的世界。

站在观者的角度,我们尽可以认为电影用嬉皮笑脸的语气讲述着宅男的窘境,无厘头的情节里充斥着青春的混乱,进击的荷尔蒙,近乎愚蠢的执着。观看时却不由自主地自我投射,对透明、卑微但却厚着脸皮努力追求的“我”感到叹服,从嘲笑到苦笑,再到感动,获得鼓舞。

汤浅政明

做导演之前,汤浅政明做了十多年的一线原画师,《蜡笔小新》《樱桃小丸子》《哆啦A梦》《阿松》,还有吉卜力的《我的邻居山田君》里都有他的身影。靠稚拙低龄的原画吃饭的汤浅做了导演之后,画风变得自由诡谲,天马行空。

《蜡笔小新》原画(出自《汤浅政明大全》画集)

在访谈中汤浅说,因为还没导过大热作品,就经常自己上网搜索观众反馈,发现观众经常给出“虽然不好向别人推荐,不过个人非常喜欢”、“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但我觉得很有意思”的评论。

这些评论的有趣在于,虽然只是对一部动画表达好恶,但在表达观点之前评价者先要揣测大众心理,率直地说出“喜欢汤浅作品”似乎有点难度,不愿被视为“怪人”,就先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汤浅说:“这种谦虚、消极、找没必要的借口的心理很不可思议,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明明可以毫无理由地表达喜欢就好。世界很宽广,有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地方,应该更自由地去拥抱生活的丰富性。”

这种理念影响着汤浅政明的工作方式,也成为他动画创作的潜在主题。在他今年的另一部作品《宣告黎明的露之歌》里,内向忧郁的少年凯和人鱼少女露的小镇体验,正是对跨越种族、跨越一切复杂借口,对单纯可贵的“喜欢”的赞颂。

《宣告黎明的露之歌》

2017年是汤浅政明的跃进之年,两部长篇作品《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和《宣告黎明的露之歌》分别于4月和6月在日本公映。《宣告黎明》是汤浅首部从脚本开始构思的原创作品,在来上海参加金爵奖最佳动画片的角逐之前,刚刚在法国安纳西动画电影节上摘得最佳长篇奖(宫崎骏的《红猪》和高田勋的《平成狸合战》也曾获得同一奖项)。

《乒乓》制作花絮(Science Saru工作室资料)

在通常以三年为一个工作周期的动画界,一年两部长篇电影是闻所未闻的快节奏。日本动画产业在迎来新一轮爆发式增长期的同时,也以超长的工作时间、极低的薪资被冠以“黑色产业”的名字,成为劳动基准监督部门的重点关注对象。

汤浅政明和他的Science Saru工作室却逆风前进,被树立为“良心公司”的典型,执行朝9:00晚6:30、周六日双休的工作制,用减少手绘关键帧,使用flash动画补足动态的方式,仅用一般动画电影三分之一的制作人数完成了《宣告黎明》的制作。

动画制作方法因画风不同形成差异,无法完全复制推广,但Science Saru的社风的确要宽松很多。

Science Saru工作室

两部电影展现了两种不同面相的汤浅政明:台词密集、需要一定宅文化背景去理解的《春宵苦短》在日本国内获得了更多的宣传,声优选择了最当红的星野源、花泽香菜、神谷浩史;故事线索简单、主题超越文化界限的《宣告黎明》则被带往国外参加电影节。

不过上海观众的反响或许会出乎他们的预料:事实上,在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春宵苦短》是除《昼颜》之外最难抢票的一部片子,喜欢汤浅的小众到这里变成了大众。

观众们不是熟悉汤浅的代表作《乒乓》《四叠半》,就是熟读森见登美彦的作品,字幕翻译漏掉几个词,毫不影响整场观众默契地同时爆笑。对于这些观众来说,正宗京都味的《春宵苦短》显然比国际范的《宣告黎明》更具吸引力。

由于电影节的契机,银幕外的同好们带着各自的“喜欢”和零散的执念聚集在一起,和银幕上废柴主角摆脱“透明人”境遇、获得黑发少女关注的执念相互呼应,成为了对电影节“大众狂欢”的最佳诠释。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2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