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12

睡不着|这些让人心疼的丑孩子

菠萝头
2017-07-26 22:05
来源:澎湃新闻
有戏 >
字号

编者按:如果你“不想睡”或者“睡不着”,欢迎继续阅读。

这里或许有个文艺片,这里或许有个恐怖片。不知道你会闷到睡着,还是吓得更睡不着。

今天介绍一部看上去丑丑的动画片。

关于孩子的动画最难得真实。

瑞士导演克劳德·巴拉斯的首部长篇《西葫芦的生活》(Ma vie de courgette)出人意料地横扫欧洲电影节动画类奖项(欧洲电影奖和恺撒奖最佳动画片等),还以海外片身份入围奥斯卡,对孩子的诚实是最大功臣。

《西葫芦的生活》海报

因为籍籍无名,克劳德·巴拉斯一遍遍表达自己想做“儿童版肯·洛奇”以及“色彩版蒂姆·伯顿”的意愿。低成本黏土定格动画,偏暗色调,不慎“杀死”酗酒母亲进入孤儿院的9岁男孩“西葫芦”,孤儿院里“成人世界罪恶缩影”的孩子们,巴拉斯的概括确能窥见影片全貌。

但《西葫芦的生活》最迷人处不是与别人的相似,而是它本身。

巴拉斯十年前读到Gilles Paris的半自传体小说原著,用六年时间改写剧本、打磨细节,四年制作。

时间和有限预算的好处是,原著里一个个关于孩子们的小故事被精简成66分钟长度的影片。

十年,每个孩子的故事早已刻进巴拉斯的脑子。影片中哪怕只有一两句台词的配角小孩,也能令人信服他/她的真实存在。

《西葫芦的生活》没有地域和年代感,角色们(尤其孩子)顶着巨大无比的脑袋和乒乓球般的巨眼。

脑袋和眼睛巨大,因为它们是人物情感的外在表现。手臂的长度刚好够流泪时擦掉眼泪,要做到这个平衡花了剧组很大功夫。

巴拉斯感谢有限的预算,因为越做他越发现,如果一个黏土人偶能做的只有挑眉或撇嘴(角色脸上能动的之后眼睛、眉毛和嘴),当它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反而更具冲击力。

总有一些动画作品与现代动画技术发展背道而驰。手工制作的美依然能被欣赏,疏落的画面场景中观众注意到了灯光在不同时刻的变化。

黏土木偶动作的笨拙与孤儿们在悲伤和希望中彼此找到依托,逐渐形成成熟人格的节奏刚好一致。

作家/导演Céline Sciamma亦参与剧本编写,《西葫芦的生活》经她之手呈现出对大人和孩子一视同仁的面貌。

优秀的文艺作品不分年龄。孩子的智慧不输成人,只要你把孩子认真对待就会发现这一点。

这个故事没有专为成人准备的彩蛋,也没有取悦孩子之处。

情况就是这样残酷,根本无需避讳:“西葫芦”关阁楼门的时候不慎打到醉酒的母亲,母亲跌落楼梯身亡。他被警官送到一所只有几个孩子的孤儿院,被孩子王西蒙欺负,目睹周围孩子们的怪异举动。

这几个孩子就像成人世界最糟糕一面的缩影,谋杀、抢劫、性侵幼童、偷渡……大人们捅的伤口,孩子们就是触目的疤。

但很多人忘记小孩子拥有的独特超能力,影片提醒了我们。有一点点爱和友谊,几个同类,一线长大成人逃脱牢笼的希望,他们就能彼此抱团度过长夜。

发生了几件小事:新成员卡蜜儿加入,大家有过一次看初雪的山间旅行,一起帮助卡蜜儿摆脱坏阿姨。雪地里,当孩子们怔怔看着有母亲安慰的小孩,企图以“她也许不是他妈妈”开导彼此的时候,这些孩子们已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一个家庭。

在每一次受伤、孤单、悲伤和需要团结一致与“坏人”斗争的过程中,孩子们逐渐找到面对世界的办法——调侃、互相安慰,团结战斗。

孤儿院的故事可以无休无止地拍下去,因为儿童时期的日子无限长,故事无限多。说到底,孤儿们的快乐和忧愁与我们童年时的没有很大不同。

但孩子们还是迎来最大的考验——西葫芦和卡蜜儿将被好心警官领养。在一起变好是因为在一起,如果这个孤儿之家将被拆散了呢?

《西葫芦的生活》很像一则古老寓言,关于一群孩子失去爱,找到爱,面对分别,直到确定爱已生根,将永远跟随他们。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12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