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泳|陈寅恪诗《从化温泉口号二首》新解

谢泳

2022-04-09 12: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陈寅恪诗《从化温泉口号二首》全诗如下:
火云蒸热涨汤池,待洗倾城白玉脂。
可惜西施心未合,只能留与浴东施。(医言患心脏病者不宜浴此泉)

曹溪一酌七年休,冷暖随人腹里知。
未解西江流不尽,漫夸大口马禅师。(余日饮温泉水一盏)

此诗见三联版《陈寅恪集·诗集》第121页,注明作于1956年。
胡文辉《陈寅恪诗笺释》下册解此诗,并转述余先生观点,认为二诗是典型的“双关两意诗”。文辉兄判断“余说在细节上可商,但整体思路可从”。余、胡判断此诗别具深意,应是敏锐阅读感受,但求之过深,去诗意略远。《陈寅恪诗笺释》(增订本),胡文辉著,广东人民出版社2013年5月版

《陈寅恪诗笺释》(增订本),胡文辉著,广东人民出版社2013年5月版

此诗的字面意思极易让人产生游戏笔墨之感,但如果引入章士钊南游背景,则此诗深意,似不难理解,此诗是针对章士钊诗而发的感慨。
如所周知,1956年3月,章士钊奉命赴港,为两岸和平奔走,经广州时曾受到广东省长陶铸和负责秘密工作的饶彰风接待。1957年香港印行的《章孤桐先生南游吟草》中即有《大同酒家会食后呈陶铸省长》《饶彰风约在太平馆食烧鸽》二诗,集中最广为人知的是章士钊写给陈寅恪夫妇的诗《陈寅恪以近著数种见赠论再生缘尤突出酬以长句》《和寅恪六七初度谢晓莹置酒之作》。《章孤桐先生南游吟草》

《章孤桐先生南游吟草》

《章孤桐先生南游吟草》共三分,即“广州集”“香港集”“怀人集”。“广州集”集尾收五古《从化温泉》,全诗如下:
久闻从化泉,笃老始一游
凌晨发东山,亭午抵灵湫
灵湫不可见,峰峦殷四周
高馆从下上,吾宁择岩幽
开轩敞圃大,荔枝丹可求
逡巡入浴房,白石讶新甃
地中煽阴火,池上张狮头
一捩混混来,源泉难遽收
泉品吾不解,非磷复非硫
人言是苏打,疚病无形療
澡浴既绝胜,服食亦云优
仰攀刘安仙,鸡犬行不留
杜公访汤东,常怀宫殿忧
开口龙用壮,百官身且抽
何须说小民,侧目愁胡愁
昭阳第一人,独为凝脂谋
此老赴奉先,垢腻荡无由
赐浴皆长缨(用句),一叹天地秋
于今大翻覆,民听接天休
同乐靡不得,何况源泉流
佗城吾屡至,玉液耻冥搜
既谢主人惠,更喜民意遒
陆贾千金装,未闻甘露酬
华清池畔客,定无长庆叟
吾与时际会,先哲谁能俦
临风一拂拭,聊洗诗人羞

此诗仿杜甫《奉同郭给事汤东灵湫作骊山温汤之东有龙湫》,用韵亦同;“昭阳殿里第一人,同辇随君侍君侧”用杜诗《哀江头》典故;“赐浴皆长缨”是杜诗《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成句。
此诗不难理解,全诗借写从化温泉感受,抒发自己当时心迹。“陆贾千金装,未闻甘露酬”,用西汉陆贾出使南越,完成说服赵佗接受册封典故,以陆贾自况,述香港之行志向,全诗寓意多借杜诗,表明时代发生了变化,百姓和领袖意志相同,两岸一家,应当珍惜,即谓“同乐靡不得,何况源泉流”,自己难得有为国家效力的机会,愿意“临风一拂拭,聊洗诗人羞”。
陈寅恪1951年诗《有感》中曾见“赵佗犹自怀真定”句,因俞大维一家在台,陈寅恪对两岸关系极为关切。细读章诗,感觉此诗有特定阅读对象,结合他与陈寅恪夫妇会面事实,推测陈寅恪应当知道此诗。理解了这个背景,陈诗寓意应当说相当显豁了。陈诗“待洗倾城白玉脂”,章诗“独为凝脂谋”,通用白居易《长恨歌》“温泉水滑洗凝脂”典,借伴君王,浴温泉,咏美人,暗示章士钊特殊身份,特殊之命。陈寅恪对两岸关系的判断是“可惜西施心未合,只能留与浴东施”。
陈诗作于何时?文辉兄认为是1956年2月,依据是当时陶铸曾邀广州部分教师到从化温泉参加知识分子座谈会,陈寅恪夫妇出席。章士钊香港行在1956年3月,陈诗亦作于同年,在不确定具体月日的情况下,期间有几个月的时差,推测陈诗作于陈章会面后,应在合情合理范围。章诗《从化温泉》排在《章孤桐先生南游吟草》“广州集”尾,应作于赠陈氏夫妇二诗之后,陈诗章诗同题,很难说是偶然巧合。我推断章陈会面时,先有章诗抄示,后有《从化温泉口号二首》,时地相合,具“闻见之可能”。陈诗两处自注,是障眼法或别具深意,期待博雅君子有以教我。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郑诗亮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陈寅恪,章士钊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